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悼念《神奇校车》作者乔安娜·柯尔

颜小鹂

2020-07-19 1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乔安娜·柯尔

乔安娜·柯尔

写这篇稿子,是为了思念一位叫乔安娜·柯尔的作家,她于2020年7月12日在美国去世,享年76岁。她是一位儿童科普作家,一生为孩子们创作了超过250本科普书,享誉世界的《神奇校车》就出自她的手。1986年,神奇校车第一个故事——《水的故事》诞生,从那天起,一个让孩子们着迷的卷毛老师也走进了孩子们的心里,陪伴孩子们去探索奇妙未知的世界。
2020年她最新一本《神奇校车》——《探索人类进化》即将出版之时,乔安娜·柯尔带着她的奇思妙想、她的幽默,她对世界探索的精神,驾驶神奇的校车,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带给人间孩子们快乐的卷毛老师离开了,思念和不舍让我不得不写下这篇小文。《探索人类进化》英文版内页

《探索人类进化》英文版内页

谈起《神奇校车》,我觉得有说不完的故事,书与我的,读者与我的,作者与我的……还真不知从何说起,要不就从几个特殊的时间节点说起吧。
2000年,也就是20年前,我在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做编辑。当这套让人眼花缭乱的书摆在我们选题论证小组成员面前的时候,我感觉好特别,科学还能这样讲给孩子听,可以试试看。后来这套书社里买下了版权,起印了5000套,发到新华书店,销量平平,好像就不了了之了。《神奇校车》(图画书版)

《神奇校车》(图画书版)

2004年,我被派北京,组建四川少儿出版社北京编辑部。刚来不久,就认识了“红泥巴”的萝卜探长和阿甲两位老师,那时跟他们经常在一起聊书看书,也开始了解图画书这个门类。他们提到了《神奇校车》,那时的“校车”系列只有10本图画书版,在他们的积极帮助下,我们“砸”在库里的3000余套库存,重新找到了读者。佩服他们的慧眼识珠。
2005年,四川少儿社与《神奇校车》美国出版方的第一个版权期到了,面临是否续约的问题。因为第一个版权期的销售并不好,按照常规是不能续约的。那时社里有个政策,如果我们编辑觉得书好,也愿意承担经济风险,还是可以提报的。于是,2005年,完成了第二次续约。这次续约,增加了动画版和阅读版,年龄跨度从3岁到了9岁,从图画书阅读到了文字阅读。续约后,我们北京编辑部对内文、排版进行了新的整理核对,也找了新的译者对新书进行了重新翻译。新版“校车”系列的上市,也得到了阿甲等老师的大力支持。记得当时去南京一家书店,阿甲老师亲自给到场的小读者讲这套书,可惜那个时候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留下照片。也许是因为图画书还没有被广泛认知的原因,地面销售情况还是不太好。于是后来我们又选择了线上渠道,选择了当当网。当当网对这套书给予了积极的推广,销量开始不断上升,影响力也不断上升。《神奇校车》图画书版内页

《神奇校车》图画书版内页

2006年底,我离开四川少儿社,2007年,创立了蒲公英童书馆(北京远流经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就从离开那天起,我便开始盯住了这套书,多次与版权代理公司博达沟通,也多次与美国学子公司的代表交流,沟通的主要内容还是讲我对这套书的理解、喜爱和对市场的信心,希望在下一个版权期,我依然能成为其编辑和出版者。这中间反反复复,忽喜忽悲,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2010年,有一天,接到版权方电话说,外方开放版权了,据我了解多家社都参与了报价,当然我们也在其中。经过几轮报价,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我们首先对这套书的内文进行了重新翻译、重新审读,并找多位科学家对每本书进行知识核对。这套书从上市第一天起,就只在当当网销售。当当网给予了这套书充分的支持,十年来,《神奇校车》都是当当网童书屹立不倒的一面旗帜。目前的《神奇校车》也从最早的十本,发展到了今天的七十余本。《神奇校车》(阅读版)

《神奇校车》(阅读版)

今年我们还将推出乔安娜·柯尔最后一部作品——就是上面提到的《探索人类进化》,很伤感的是,我们刚拿到这部作品的版权,刚看到这部新作的pdf文件,就要与作者说再见了。
2013年,乔安娜和布鲁斯来华。我们从2011年开始,就想请“校车”系列的两位作者来中国,特别是在2011年博洛尼亚插画展上偶遇了“校车”系列的插画家布鲁斯之后。可是几次邀请,都因对方工作或者身体的原因没有成功。直到2012年下半年,外方给我们回复说,已经说服了两位作者,可以成行了。这个消息来得很突然,也让我们很开心。蒲公英童书馆自2007年成立以来,之前邀请过美国童书作家理查德·斯凯瑞的儿子哈克·斯凯瑞来过中国,参加我们的活动。哈克毕竟年轻,而《神奇校车》的两位作者年事已高,我们要做好一切应急准备。颜小鹂(右)与乔安娜(中)、布鲁斯(左)的合影

颜小鹂(右)与乔安娜(中)、布鲁斯(左)的合影

第一次见到两位作者,乔安娜温文尔雅,总面带微笑,如老友般亲切自然。而她的幽默是藏在细节里的,比如,她带的耳环是神奇校车,让我立即想到那个充满活力和想象力的卷毛老师,总觉得她的能量会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爆发出来;她学习拿筷子吃饭的那股认真劲儿,也像是带领孩子们探险的卷毛老师,总要试一试,执着中又有那么一些俏皮,童心十足;当谈到《神奇校车》的创作时,她讲选择,讲取舍,这个时候的她,又是那么坚定,也多了一些谦虚:她提前列出很多条科学知识点,为满足孩子的兴趣做选择,一条一条地打磨,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地取舍,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设计。当然最主要的是,她本人就是一个对科学充满兴趣的人,卷毛老师的原型是她儿时的老师,更是她想成为的那种老师。我相信,每个孩子都想有一个卷毛老师,陪伴自己成长。我曾经想过,如果我的成长中,有一个卷毛老师,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两位作者在北京朝阳师范附小参加活动

两位作者在北京朝阳师范附小参加活动

2013年两位作者从美国来到中国,第一站是北京,我们在国家图书馆做了一场活动,报告厅被挤得满满的,布鲁斯用不同的校车造型调动孩子们的兴趣和想象力;还有那天乔安娜和布鲁斯走进我们的办公室,同每一个同事一一打招呼,在我的办公室坐下之后,我们聊了“校车”创作的前前后后,聊了为了方便创作,布鲁斯甚至搬到了乔安娜所居住的城市;聊到乔安娜与布鲁斯之间的交流,布鲁斯每次拿到故事后的紧张、害怕和兴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创作状态啊),还聊到了乔安娜的孙女,她说要买一套中国的旗袍送给她,穿起来一定非常漂亮。还聊了好多好多,有些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乔安娜那温婉谦和的样子,却让人无法忘记。乔安娜和布鲁斯在四川省博物馆的活动现场

乔安娜和布鲁斯在四川省博物馆的活动现场

活动的第二站是我的家乡成都,也是《神奇校车》最早来到中国的地方。他们走进校园,走进博物馆,被小读者们包围着。
那种读者与作者的情感,那么热烈、那么融洽,真看不出有什么国界隔阂,就如卷毛老师就出现在中国一般。有一天,我们请他们去成都熊猫基地看大熊猫,为他们专门买了近距离接触熊猫的票。当他们拿着与熊猫宝宝合影的照片出来的时候,那开心如孩子般的笑容,让我看到了“校车”系列里那群卷毛老师的学生,他们心里的那个儿童,这是他们作品中永恒的美好。那天还有个小插曲,他们在熊猫基地,居然在众多参观者中,被两个美国读者认了出来,那两个读者说,卷毛老师开着校车来中国了,来看熊猫了。可见《神奇校车》真的是属于全世界孩子们的,没有不同的国界,只有一样的童心。开着神奇校车的“卷毛老师”

开着神奇校车的“卷毛老师”

与他们一别七年,一直心中挂念。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给世界孩子们带来快乐,带来奇思妙想的“卷毛老师”,这位畅销全球的《神奇校车》之母,驾驶着她的校车,离我们而去,离全球热爱她的孩子们而去。感恩她把智慧给了我们,把幽默给了我们,把探索的精神给了我们,更把快乐留给了我们。
永远怀念她,怀念一位叫乔安娜·柯尔的儿童科普作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方晓燕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神奇校车》,童书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