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里的“丽人行”,唐宋仕女画作10月集结“她”特展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2020-07-21 08: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传唐代张萱 《明皇合乐图》、周昉 《内人双陆图》到宋代李公麟《丽人行》、钱选 《招凉仕女》,台北故宫博物院近日公布了即将于10月初开幕的特展“她——女性形象与才艺”的展件清单。
澎湃新闻获悉,此次特展按照主题及年代,选展七十一组件书画精品,在内容上将分为“群芳竞秀”与“女史流芳”两大单元。前者是以宏观的角度,依序展陈自五代迄于近现代的书画精品,具体勾勒历代女性所扮演的多元角色与风格面向;后者则为女性书画家的作品,尽管青史曾留名的女性艺术家,与男性相比,数目差距极为悬殊,但其中绝不乏笔墨清丽且风格独具的佳构。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 (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 (局部)


据台北故宫公布的资料介绍,女性在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拥有不容忽视的地位与贡献。台北故宫典藏以女性为对象,或者由女性所创作的作品,数量丰富,且艺术价值极高。但不容讳言,中国数千年的古代社会,基本上仍是一种以男性为主导的环境架构。因此,诸如“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内”、“女子以弱为美”,与“女子无才便是德”等说法,确实对中国的女性影响深远,也发展成多数人根深蒂固的观念。导致极多女性的才艺,终其一生,都无法得到充分的发挥。这些女性的处境与心声,只有透过一些优秀艺术品的诠释,才幸运地博得同情与关注。
此次特展,拟按照主题及年代,选展七十一组件书画精品,内容分成“群芳竞秀”与“女史流芳”两大单元。前者是以宏观的角度,依序展陈自五代迄于近现代的书画精品,具体勾勒历代女性所扮演的多元角色与风格面向。后者则为女性书画家的作品,尽管青史曾留名的女性艺术家,与男性相比,数目差距极为悬殊,但其中绝不乏笔墨清丽且风格独具的佳构。这一单元展出的书画,适足以反映女性在不同的工作场域中,所曾经展露过的才艺。
 (传)唐 张萱 《明皇合乐图》册页

(传)唐 张萱 《明皇合乐图》册页

 (传)唐 张萱 《明皇合乐图》册页(局部)

(传)唐 张萱 《明皇合乐图》册页(局部)


张萱是唐代尤善仕女的宫廷画家,在世时就有很大影响,他的仕女画更是在人物画史中影响深远。然而,张萱作品真迹今已无一遗存,历史上留下《虢国夫人游春图》(辽宁省博物馆藏)和《捣练图》(美国波士顿博物馆藏)两件由宋朝画院画家所摹的手卷。
台北故宫此件《明皇合乐图》风格与张萱其实不符,可能是张萱曾绘题为《明皇合乐图》的长卷,后人根据著录绘成此图。图中所绘唐明皇是一位酷爱音乐的皇帝,执政其间出现了许多音乐家和舞蹈家,画中的他正仰卧于矮足大绳床上吹箫,另有仕女四人。(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局部)


唐代周昉,善画道释人物仕女,我们最为熟知的《簪花仕女图》便出自其笔下。
传为其所作的《内人双陆图》有两件,一件藏于美国佛利尔美术馆,另一件即台北故宫即将展出的这件,两件应皆为北宋时期摹本,但台北此件笔法更为细致,色彩艳丽。
此图绘有一双陆桌,桌内有双陆棋盘,原本是胡人游戏,玩法以异木为盘,盘中彼此内外各有六梁,故得名。
画里的月牙凳为唐代新兴家具,专为贵族妇女所坐,此凳是典型式样,凳的四角及腿足都有精心雕饰,腿足外侧是直角线,内部为曲线雕花腿,两腿间形成一个壶门轮廓,凳面为竹藤类的编织物,外型装饰追求华丽正与唐代风尚相符。卷尾有刘孝基、陆师道跋。(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局部)

(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局部)


五代十国时南唐宫廷画家周文矩,亦擅人物仕女,多以宫廷贵族或文士生活为题材。其绘画风格接近周昉而更为纤丽,宋人称“用笔深远,于繁富则尤工”,所作人物线条皆细劲曲折、圆润流畅,间作颤动之势,飘逸自若,成一家面目。然目前存世作品多为摹本。(传)五代南唐 周文矩 《仕女图》轴

(传)五代南唐 周文矩 《仕女图》轴


此幅传为周文矩之作的画中,桐荫仕女凭栏展卷,旁见一貍奴相伴。
图中并无名款,然观其衣纹,转折刚健,与周文矩风格相去甚远,当属后世收藏者擅自附名,才有此标题。五代人 《浣月图》轴

五代人 《浣月图》轴


本幅画明月倚天,交接莹璨,曲栏庭院间,蕉叶挺翠,且尚有芙蓉、蜀葵、雏菊等竞吐芬芳,秋意撩人;奇石之上,蟠螭泻水,激荡池中月影,画中妇人盛装,探手如欲捞之。一旁,另有侍女三人,或临案焚香,或捧物、荷琴。画中人物衣纹线条刚健细劲,属“铁线描”一类,并有佐以金线者,披帛、裙带且平行如“琴弦描”。
此画旧传为五代人制作,但若以风格及服饰、器用形制观之,似为宋末仿五代作品。宋 李公麟 《丽人行》卷

宋 李公麟 《丽人行》卷

 宋 李公麟 《丽人行》卷

宋 李公麟 《丽人行》卷


此幅与辽宁省博物馆藏《宋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卷构图非常近似,而之所以认定为此卷《丽人行》为李公麟的仿古作品,可能是因为李氏擅长人马题材。实际上,此画完成的时间,应当在南宋以后。宋 李公麟 《丽人行》卷(局部)

宋 李公麟 《丽人行》卷(局部)


《丽人行》是根据杜甫所写乐府古诗《丽人行》而订名,内容描写杨贵妃的姐姐虢国夫人等一行共九人,在初春时骑马出游的情景。画中女子体态丰腴,额鼻皆留白;马匹肥壮,从马辔徐行,优游闲适。宋 李唐 《文姬归汉图》册(被掳)

宋 李唐 《文姬归汉图》册(被掳)


“文姬归汉”这一画题来自才女蔡文姬陷胡的坎坷经历。当年蔡文姬遭入侵的羌胡所掳,被南匈奴左贤王胁迫成亲,从此羁留胡地十二年,并育下二子,直至曹操当政,因念及与蔡文姬父亲蔡邕旧日的情谊,方遣使携带金帛前往胡中,将文姬赎回。回到中原后的蔡文姬,根据自己的坎坷经历,写下了催人泪下的《悲愤诗》——这是中国诗史上第一首自传体五言长篇叙事诗。她还将此经历写成了更为著名的《胡笳十八拍》,这篇经典的琴曲歌辞,被誉为千古绝唱,亦成为其时流行的创作题材。
援引文姬归汉的故事入画,据传胎息自唐代阎立本,只是画迹早已不传。检视如今存世的《文姬归汉图》,多数出自南宋画家之手,或为元、明画家仿宋的摹本。台北故宫所藏的这册《文姬归汉图》并无作者名款,第一拍幅左有王铎手书签题,订为“阎立本画,虞世南书”,但由书画风格观之显然不确。《石渠宝笈三编》中则根据胡敬《西清劄记》所考将此画作者该订为李唐,如今学界尚无定论。但无疑议的是,此册出自南宋画院中人之手,只可惜画幅残损情形相当严重,补笔部分可能出自明人。宋 朱克柔 《花鸟》册

宋 朱克柔 《花鸟》册


朱克柔是南宋高宗时以女红著名的女性艺术家,其缂织作品极为精工,且构图精巧。本幅为《镂绘集锦册》第八幅,浅褐色底织一山鸟站立于芙蓉枝干上,正以蓄势待发的姿势,紧盯着叶片间的小虫,生动逼真、生趣盎然。整幅画面刻织精密,激发多变,用“木梳戗”及“包心戗”织出花瓣与鸟羽等部分的配色,呈现出细腻的晕染效果;枝杈则以墨加笔皴染。宋 杨氏 《题马远倚云仙杏》

宋 杨氏 《题马远倚云仙杏》


南宋光宗、宁宗两朝画院待诏马远,山水尤独树一帜,其时与另一画家夏圭齐名,称为“马夏”。本幅设色绘红杏一枝,布局简略。上方有杨皇后小楷书题:“迎风呈巧媚,浥露逞红妍。”书风秀雅,并钤有“坤卦”“杨姓翰墨”二印。
此画应作于宁宗嘉泰二年(1202),杨氏被立为皇后之后。画中的杏花由含苞、盛开至凋落,颜色由红转淡,花落时纯白,展现出画家细腻观察与掌握。宋高宗后坐像

宋高宗后坐像


宋高宗先后立过两后,元配邢夫人在靖康之难时被俘,高宗即位后遥册其为皇后;另一位为吴夫人,邢后棺椁由北地迎回后,吴夫人才正式被册立为后。
这幅坐像中所描绘的应当是续立的吴后。吴后夙喜读书,翰墨的修养高绝,曾经为高宗代笔,人莫能辨,故深受高宗宠信。画中的吴后,头戴九龙花钗冠,面贴珠钿;身着深青色祎衣,上绣对雉十二行,并用朱色作边饰,上再缀以龙纹,鲜艳、华美至极。元 赵孟頫 《吹箫士女图》轴

元 赵孟頫 《吹箫士女图》轴

 元 管道昇 《致中峰和尚》尺牍

元 管道昇 《致中峰和尚》尺牍


赵孟頫与其妻管道昇向来以“赵管风流”闻名于世,管道昇为时人尊称为“管夫人”,她有才略、聪明过人,有“作墨竹,笔意清绝”的绘画才能,亦能书,是继卫铄“卫夫人”之后的第二位女性书法家。其书牍行楷,风格与赵孟頫相似。
此件乃管道昇寄给中峰明本禅师的一封信札,她与赵孟頫都曾受教于中峰禅师。信中楷、行、草三体兼备,是“杂体书”的一种。她在信中除了写下感念恩师的话,也提到点化亡者、普渡家人众生之事。封题与本幅裱成一页,钤有“赵管”朱文印,得以窥见中国古代女性婚嫁冠夫姓的传统。元 卫九鼎 《洛神图》轴

元 卫九鼎 《洛神图》轴


《洛神图》乃元代画家卫九鼎孤本,幅上还有倪瓒题:“题卫明铉洛神图”。洛神在传说中名宓妃,为伏羲氏之女,落水溺亡而为洛神,三国魏曹植的《洛神赋》形塑理想的女性之美,传诵千古。画家用柔韧流畅的笔法,清淡的墨色,以白描方式画洛神驾着轻云,飘凌在水波荡漾的江面上,衣带随风轻舞,如游龙回转,婉婉升起,优雅飘逸,展现洛神空灵出尘之美。明 文徵明 《蕉阴仕女图》轴

明 文徵明 《蕉阴仕女图》轴


文徵明甚少作仕女图,台北故宫所藏仅此七十岁的作品一幅。画中仕女持扇立于庭院一隅,其后立有奇石和丛聚的芭蕉。款署嘉靖己亥(1539)春日,偶阅赵孟頫(1254-1322)芭蕉仕女,而戏临一过。笔墨构图简明,草草数笔,聊以见意,属文人画家风味,具复古意趣。画虽清简,幅上诗句的内容却对景致和仕女风情做了细腻的刻画,两相应照,别有趣味。明 唐寅 《陶谷赠词图》轴

明 唐寅 《陶谷赠词图》轴


此幅为唐寅晚年之作,描绘的是陶谷赠词时的场面。夜幕低垂,一处花树掩映的院落里,陈设着两座典雅的画屏,旁边还燃着一根红烛。陶谷以指拈须,似在构思良句。榻上有茶盏、纸笔。对坐的秦蒻兰则绣襦罗巾,巧笑嫣然,为陶谷轻轻拨奏着琵琶。左下角一僮子在煮茶。右上自题:“一宿姻缘逆旅中,短词聊以识泥鸿。当时我作陶承旨,何必尊前脸发红。唐寅。”
陶谷是北宋初年的大臣,一次出使小国南唐,态度十分傲慢,对南唐的李后主出言不逊。南唐君臣无法容忍他的这种态度,便设下圈套,派一名宫伎秦蒻兰扮作卖唱女子到陶谷下榻的地方,陶谷见其便赠词讨好。翌日,李后主设宴招待陶谷,那名宫伎就怀抱琵琶出来献曲,歌词即是陶谷所赠。陶谷认出此女子就是昨晚那个卖唱的女子,顿时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明 唐寅 《仿唐人仕女》轴

明 唐寅 《仿唐人仕女》轴


唐寅此件题材则取自唐代名妓李端端向张祐乞诗的故事。画中的李端端手持一朵白牡丹,亭亭玉立于屏风前方;张祐则坐在榻上,神情相当专注,仿佛正要为没人构思佳句。张祐有诗赠李端端,诗中“一朵能行白牡丹”之句,对照此图中的仕女,极为契合。此外,本幅中人物及屏风,落笔俱极工致,惟配景树石及款书部分,线条较为纵放,与唐寅四十七岁时所作《山路松声》相当接近,故推测可能是同年或稍早的作品。明 仇英 《汉宫春晓图》卷(局部)

明 仇英 《汉宫春晓图》卷(局部)

此卷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代宫廷为时空背景,描绘后宫佳丽百态。其中,还包含画师毛延寿为王昭君写像的著名故实。通幅构景繁复,用笔清劲而赋色妍雅,林木奇石与华丽的宫阙穿插掩映,铺陈出宛如仙境般的瑰丽景象;除却美女群像外,又融入了琴棋书画、鉴古、莳花等艺文休闲活动。明 赵文俶  《画春蚕食叶》轴

明 赵文俶  《画春蚕食叶》轴


赵文俶乃文徵明玄孙女,贡生文丛简之女,后嫁给吴中高士赵灵筠为妻。她自幼聪慧,据说她平日居家,偶然看见奇花异草、小虫怪蝶都会随手画下,陆续收集了千种,合成一册,题名为《寒山草木昆虫状》册。不但写生功力极深,对捕捉花木草虫的性情特征,有独到之处,亦擅写松石,兼工仕女。
本幅《春蚕食叶》画的便是一清新可人的小景,桑叶之上,三只春蚕正蠕蠕而动,叶片上有啃食的痕迹。整幅虽尺寸不大,但描绘绿叶、红果及白蚕,笔墨设色见闺秀画家清雅之风。
(本文相关资料来自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部分作品介绍参考“展玩”公号)
附:展件清单
传唐   张萱   《明皇合乐图》册页
传唐   周昉   《调婴图》卷
传唐   周昉  《士女吟诗图》册页
传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卷
传五代   周文矩  《仕女图》轴
五代人  《浣月图》轴
宋   王诜   《绣栊晓镜图》册页
宋   李公麟   《画丽人行》卷
宋  李唐  《文姬归汉图》册页
宋  朱克柔  《花鸟》册页
宋  杨氏  《题马逺倚云仙杏》册页
宋  刘松年  《桃花仕女》册页
宋   李嵩  《听阮图》轴
宋  陈居中  《画王建宫词图》轴
宋  钱选  《招凉仕女》册页
宋人 《徽宗后、钦宗后》册页
宋人  《宋高宗后坐像》轴
宋人  《宫沼纳凉图》轴
元  盛懋  《松梅仕女图》册页
元  赵孟頫   《吹箫士女图》轴
元  管道升  《致中峰和尚尺牍》册页
元   卫九鼎   《洛神图》轴
元人   《元世祖后、元顺宗后》册页
元人   《画招凉仕女》册页
元人  《画梅花仕女》轴
明  文征明   《蕉阴仕女图》轴
明  唐寅  《陶谷赠词图》轴
明  唐寅   《画班姬团扇》轴
明  唐寅   《仿唐人仕女》轴
明   唐寅   《画韩熙载夜宴图》轴
明   仇英   《汉宫春晓》卷
明  仇英   《乞巧图》卷
明   仇氏杜陵内史   《画白衣大士像》轴
明  仇氏杜陵内史   《画唐人诗意》轴
明  邹赛贞  《书诗》册页
明   邢慈静  《画大士》轴
明  赵文俶   《画春蚕食叶》轴
明  文俶  《书治安策》册页
明   陈洪绶  《仕女》册页
明   陈洪绶  《缥香》册页
明   林雪  《山水》卷
明   李因   《双帆竞渡》册页
明人   《孝定皇后 、孝安皇后》册页
明人   《西池王母》轴
清   周禧   《画罗汉(甲) 》轴
清   朱耷  《东坡朝云图》轴
清   陈书   《山静日长图》轴
清   计采   《梅花》册页
清   焦秉贞   《莲舟晚泊》册页
清   黄慎   《炼丹图》轴
清   丁观鹏   《画人物》轴
清   于氏   《绣御制乐寿堂诗意图》轴
清   冷枚   《耕织图》册页
清   姚文瀚   《岁朝欢庆图》轴
清   金廷标   《画曹大家授书图》轴
清   罗聘   《苏小小像》轴
清   钱慧安   《瑶仙献瑞》轴
清人   《油画像》镜框
清人   《美人折桂图》轴
民国   吴淑娟   《花蝶》册页
民国   溥靖秋  《画蝶》成扇
民国   吕凤子  《仕女》轴
民国   溥心畬   《纨扇仕女》轴
民国   黄君璧  《仕女》轴
民国   张大千   《吉祥天女》轴
民国   林风眠   《红颜将军》单片
民国   丁衍庸   《木兰从军》轴
民国   傅抱石   《横筝仕女》轴
民国   吴青霞 周练霞  《合作仕女》单片
民国  吴咏香   《萱花》册页
民国   程芥子   《公孙大娘舞剑器》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性,古代艺术,台北故宫,特展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