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总编辑刘永钢:澎湃如昨、破界出圈、超越媒体

澎湃新闻

2020-07-22 11: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20年7月22日,澎湃新闻六周年战略发布会在线上直播举行。澎湃新闻总裁、总编辑刘永钢作题为《从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到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澎湃新闻的逆生长之路》的主旨分享。以下是演讲全文,根据录音整理。各位网友,各位同仁,大家好!有点遗憾但是也很特别,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跟大家报告分享澎湃过去一年的发展和我们的一些思考。
很多观点认为这次新冠疫情可能会在根本上改变我们的世界,成为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分水岭。但我是一个乐观派,我认为应该还不至于这样。事实上,人类历史一直充满了智慧、斗争、妥协、敬畏,我相信这一次我们也一定可以迈过这个坎。
今天,正是因为有了越来越智能的互联网,也正是因为我们的媒体都转型成为了互联网新媒体,所以面对疫情,媒体仍然能够正常出版,信息仍然能够正常流动,我们也能够在这里和大家做分享交流。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真的是一项伟大的发明,感谢互联网。
但不管如何,疫情还是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我们对未来的思考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挑战、影响或者说改变。疫情之后,媒体该如何作为?该如何转型?又该如何发展?这是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借今天这个机会,我向大家报告和分享交流一下澎湃的一些思考。主要是三点:第一,澎湃如昨;第二,破界出圈;第三,超越媒体。
一、澎湃如昨——做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
澎湃如昨是我们对媒体初心和使命的坚守。澎湃新闻是中国最早、最彻底从传统媒体成建制整体转型而来的新媒体,六年来,我们一直执着地坚持内容为王,执着地坚持媒体本份,执着地追求成为一家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对于这一点,疫情改变不了我们,时间也改变不了我们。
我可以举今年以来的三个报道例子,一个是抗击疫情的报道,一个是今年“两会”的报道,一个是现在正在进行的抗洪报道。我认为这三方面的报道分别代表了我们作为媒体的“逆行”、提问和在现场。
澎湃一直在“逆行”。抗击疫情,医护人员的逆行让我们感动也让我们心里有底,我们也看到每当有重大事情或者灾害发生,医护人员、消防员、警察、解放军战士……他们都是勇敢的逆行者,为我们力挽狂澜。澎湃新闻记者魏凡、廖艳进入隔离区采访护士

澎湃新闻记者魏凡、廖艳进入隔离区采访护士

事实上,我们的记者也总是逆行者,无论是哪里发生了新闻,不管是天灾人祸还是其他重大的事情,我们的记者永远不惮于做逆行者。从武汉最初发现不明肺炎病例以来,澎湃新闻记者一直在逆行。2019年12月30日晚上,澎湃新闻记者魏凡、郑朝渊就到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和金银潭医院,在核心现场发回视频报道。在此之后,一批批的澎湃新闻记者不顾风险,继续逆行。这里有一些数据,可以反映我们记者的情况,澎湃新闻记者在武汉有100多人次进入了红区,也就是ICU等最危险的区域;有200多人次进入到隔离区;从今年1月到5月,澎湃新闻刊发的关于抗击疫情的原创报道有15000多篇,进行了470多场直播,发布了5234条短视频,做了370多张海报。我们很欣慰,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澎湃新闻做了记者和媒体应该做的,正像读者评价的那样,澎湃新闻的报道像眼睛一样,带我穿越疫情的冬天。澎湃一直在“提问”。这组海报反映的是我们记者在今年“两会”和其他一些场合的提问场景。有一句话叫做记者的天职是提问,澎湃新闻一直在提问,我们在各种场合提问:在“两会”上提问,在发布会上提问,在突发现场提问。我们也向各种各样的对象提问:向总理提问,向外长提问,向发言人提问,向企业家提问,向普通市民提问。我们还有各种方式的提问:专访式,质问型。我们认为提问代表着思考,体现着媒体的职责。澎湃一直“在现场”。比如当下的抗洪抢险,澎湃的记者一直在现场发回报道,光在目前大家关注的鄱阳湖周边,我们就前后有20多位记者。他们在大堤上、在乡村、在街镇,他们也在轮渡上面,在每一个抗洪的现场,在每一个乡亲们转移的现场。
面对疫情,我们的劲头也依然澎湃如昨。疫情发生以来,我们所有的同事都通过各种方式正常上班,很多人都在加班在超负荷劳动。有好些同事工作到眩晕,这个我们首先要检讨,但也真的非常让人感动和欣慰,我们仍然是这样一群有使命,有追求,有责任,有担当,愿意付出的同事。
感谢所有同事的努力,疫情之下,澎湃仍然在澎湃前行。疫情期间,澎湃新闻客户端和我们在全网的传播,所有数据都有非常明显的提升。澎湃的经营也经受了疫情的考验,继续保持了快速增长。所以,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所有的澎湃人,感谢各位同行,感谢我们的客户,感谢管理部门的支持和帮助。
二、破界出圈——全媒体新矩阵新营销
澎湃做了六年了,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在成为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之后,我们的方法论是什么?我们的想法是破界出圈,主要是这么三句话:更加彻底的全媒体,更加新型的平台化,更加全面拥抱新营销。
从全媒体的角度来说,澎湃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全媒体内容平台和供应商。澎湃已经有了完整的图文、视频、音频和各种类型的新媒体产品的生产和供给能力。今后,我们会在全媒体的道路上走的更加义无反顾,更加坚决彻底。比如视频报道,现在澎湃视频的日产量已经占到整个澎湃原创报道总量的将近50%,我们预计,到下半年视频的量很可能会超越50%。澎湃新闻虽然从一家传统的纸媒转型而来,但我们一直在拥抱变化,一直在随着传播手段、传播技术、传播格局的变化而做新的变化。即使是做视频,我们也在不停的调整、优化和进化。
新型平台化是澎湃平台化的2.0版本。澎湃的平台化努力已经有好几年了,从最初的政务到之后的湃客,再到去年全部整合为澎湃号。我们认为这些都还是内生式的扩张,内生式的平台化,它还是在澎湃的体系之内。从去年开始,澎湃开始探索外延式的扩展,也就是一种矩阵化的扩展。我们和外部更多垂类的内容创作者,一些MCN或者更加机构化的内容供应商合作,合作的方式多种多样,包括对他们进行投资、提供内容管理或者内容分发服务。通过这些合作,澎湃和他们形成一种新的矩阵化平台,共同做大做强。
拥抱新营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得已之举。媒体一般的营收方式就是广告、版权还有活动,在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在现实的压力下,我们也是从传统营销的基础上做了更多的破界出圈的工作。澎湃已经越来越把自己从广告销售商变成整合营销商,再变成内容4A公司,还有政务服务商。这些服务依托澎湃的内容优势和专业能力,在传统的媒体经营基础上,不断扩张新的边界,拓展新的服务方式。
三、超越媒体——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
今天我要跟大家报告的最后一个关键词是超越媒体。澎湃一直是一家媒体,一家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澎湃的媒体特色非常明显:原创、严肃、严谨,专注时政与思想。媒体是我们的基础和核心,这些都没有改变,我们探索的是能不能在媒体之上、媒体之外有更多的空间和价值。
事实上,进化一直是澎湃的鲜明特点。从2014年上线到今天,在这六年的过程当中,澎湃一直在进化。在2014年7月22日正式上线之前,澎湃是东方早报,是一家传统的纸媒,随后我们切入移动端,成为一家新媒体,而且是中国最早整体转型的新媒体。到了2016年,澎湃就从图文报道为主逐步拓展为全媒体,我们上线了视频频道,有了音频播报,新媒体产品门类也越来越丰富。在这个基础上,澎湃进行了平台化的努力,从内生扩张型到外生矩阵式拓展,我们一直在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平台。到了今天,澎湃又在着力将自己进一步打造为一家内容生态服务商,也就是说经过六年的发展,澎湃逐步从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进一步转型为内容生态服务商。我们认为,这是澎湃的两个面,澎湃首先是一家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其次它也是一个全链条的内容生态服务商。内容生态服务商是什么?做什么?我们认为内容生态服务商是为互联网内容行业提供基础服务的,这些基础服务包括基于技术的生产工具,还包括素材、加工、审核、分发、版权交易等等,只要是在内容产业的全链条当中会涉及到的,澎湃都可以根据需求提供一些支撑和服务。
首先从内容生产工具来说,这是我们从满足自己的采编和管理需求而研发的澎π系统起步的,后来我们把它进行了技术输出,已经有了很成功的应用。现在,澎π系统2.0版已经正式启用,它融入了更多智能化和安全管理方面的考量,以实用、安全、智能为特征,无论是对媒体还是其他机构,只要涉及到内容的编发管理,都有很好的适用性。
内容生态服务的第二块是内容版权素材,无论是版权还是素材,一直都是内容生产的一个痛点,一方面优质素材稀缺,另一方面代价高昂或者面临版权风险,但换个角度,它其实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服务点。所以,澎湃这两年在内容版权素材这一块花了很大的精力,也做了很多的布局,和很多上下游的服务商达成了各种形式的合作。比如说在影像素材这块,包括图片、视频、背景音乐等,我们的“PAI视频”服务平台马上就要正式上线了,它首先是一个素材库,其次它还可以提供很多进阶服务,比如在线剪辑,交易系统,精准推送,正版保护等。我们认为,内容版权素材服务对内容生产者的帮助会很大,对于内容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会有所帮助,也有助于我们走向世界时规避知识产权风险、加大产权保护力度。对于内容生产者提升价值,获得更好的市场认可,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内容风控这一块,在经过大半年的试运行之后,澎湃内容风控平台已经正式开始运行了。内容风控是一个在全球非常普遍并且日益重要的业务,全球大型的互联网平台都在这块投入资金、技术和人力,以确保平台内容不违背法律,不传播虚假信息,不与主流价值观相悖。在这一块,中国的互联网平台方同样需要进一步提升和加强。相对而言,澎湃具有政策、业务、人才等方面的优势,并且研发了基于人工+智能+制度的风控平台。我们认为,风控平台中人工、智能、制度这三环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环,都没有办法形成安全闭环,而澎湃恰恰能够把这三者进行一个比较好的结合。内容生态服务里面还包括内容的聚合分发。澎湃除了在自己的客户端和网站等自有平台进行分发以外,也在全网进行分发;澎湃除了自己的优质原创内容以外,也形成了内部平台内容和外部矩阵内容。利用澎湃的品牌以及与各平台和终端的合作,我们可以做更多的内容聚合分发服务,为各大平台和终端提供更智能精准的优质内容分发,帮助内容生产者进一步提升创作力、到达率和影响力。
各位网友,各位同仁,今天我要跟大家报告和交流的主要就是这些,最后,再跟大家做一个小结吧。
第一是澎湃如昨,我想特别强调的是,即使这次新冠疫情会成为历史的一个分水岭,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变化,我还是想说,澎湃还将澎湃如昨,我们会一如既往坚持我们的理想、信念,坚持我们的责任和追求,我们会好好的做一家媒体,做一家值得大家信任,得到大家认可的媒体。
第二是破界出圈,这是我们面对当下态势的一种方法论,面对传播技术和格局的深刻变化,面对疫情带来的压力,澎湃会坚定不移的破界出圈,就像2014年从东方早报到澎湃一样,我们会毫不犹疑,绝不退缩,我们会坚定、坚决、坚持破界出圈,打造一个全新的澎湃。
第三是超越媒体,超越媒体我们才会有更广阔的空间,超越媒体我们才能把作为媒体的澎湃做得更好,超越媒体我们才可能成为一家更伟大的媒体。
谢谢大家!
2020年7月22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钟煜豪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澎湃新闻六周年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