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为美提供唯一关键证据PPT曝光,孟晚舟律师强力回击

澎湃新闻记者 方一枫

2020-07-24 18: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20年7月23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高等法院(加拿大法院)应孟晚舟律师团队申请,公开了下一阶段庭审的证据材料。
针对美国指控以及汇丰银行提供的唯一关键证据PPT,孟晚舟律师团队给予强力回击。
汇丰银行提供“唯一关键证据”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过境加拿大途中突遭逮捕。随后,加拿大当局表示,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孟晚舟。
孟晚舟案审理至今,出现“唯一关键证据”是由汇丰银行提供的。
据美方陈述,2013年8月22日,华为CFO孟晚舟在香港向汇丰银行的一名银行高管做了PPT演讲,介绍华为与一家名为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简称Skycom)在伊朗存在合法的商业合作。
根据南华早报之前的报道,孟晚舟在与汇丰银行高管会面时,如实陈述了华为在伊朗的业务。孟晚舟的PPT用大量篇幅介绍了华为和Skycom在伊朗的客户、产品、合规要求、合规制度。其中还特别强调,在2010年7月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制裁伊朗法案后,华为高度重视,不仅自身严格遵守,同时要求合作伙伴必须合规。华为在这份PPT中介绍,Skycom是华为在伊朗地区的合作伙伴,华为曾持有该公司的股份,孟晚舟也短暂担任过该公司的董事。但早在2007年,华为便出售了所持有的Skycom的全部股份,2009年4月,孟晚舟辞去该公司董事会职位。在与孟晚舟会面后,汇丰主动索要了PPT的英文版,而这份PPT却是美方指控孟晚舟的最重要依据。
美国向加拿大法院提交的《案件起诉记录》称,这份PPT中对于华为和Skycom公司的关系介绍“有所隐瞒”,对汇丰造成误导,致使汇丰银行“并未了解华为业务全貌”,继续向华为提供服务,使汇丰面临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法案的民事和刑事罚款的“风险”。据此,美国指控孟晚舟存在“欺诈行为”。加拿大联邦检察官Robert Frater也在法庭陈述中指出,“欺诈是本案的核心”。
孟晚舟律师团队强调从未欺诈汇丰银行
孟晚舟的律师强调,针对华为在伊朗业务,孟晚舟已经向汇丰银行告知了所有必要事实,足够支撑后者判断其中是否存在风险。对于汇丰银行而言,了解客户是否在伊朗有业务,是其评估合规风险的唯一要素。至于华为和香港星通是什么关系,实际并不重要,也并不应该被详细列入这份描述业务合规的PPT中。
孟晚舟的律师团队补充道:就算是华为跟Skycom的关系,汇丰也是始终知晓的,2011年的多封业务往来邮件都可以证明汇丰明白华为与Skycom的关系。孟晚舟律师团队提交证据还显示,华为曾把Skycom的财报发给汇丰,财报对Skycom业务有着清晰的描述。
华为CEO任正非本人也在2019年6月亲自反驳汇丰银行的说法。他指出,“这家银行从一开始就清楚Skycom在伊朗的业务,也知道Skycom与华为的关系。华为和这家银行之间的往来邮件可以证明,上面还有银行的LOGO。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该行不能说他们被骗了或者不知道。这些证据都在,这是赖不掉的。”
据了解,多年以来,汇丰处理Skycom的业务都是与华为员工用华为邮箱进行沟通和联络。汇丰内部,Skycom也被标志隶属于华为集团(Huawei Group)。
美方《引渡案件记录》的说辞是,仅汇丰银行的“初级”员工清楚华为与Skycom公司的关系,但这些“初级”员工没有将相关信息传递给汇丰银行的“高级”管理者,导致后者只能依赖孟晚舟提供的PPT这一份材料来判断业务合规风险。
孟晚舟律师认为,这一说法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诸多证据指明这是 “重大不实陈述”。
一位有着25年金融机构工作经历的专家女士表示,华为作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和《福布斯》全球500强企业,是汇丰银行全球流动性及现金管理部第17大客户,双方有着近20年的业务合作。如此的规模和时长,难以想象安排给华为的客户经理是个不懂汇报的“低层员工”。因此,无论是从银行审批流程、涉敏感国家业务,还是涉大客户业务等多角度审视,汇丰高层都应该完全了解华为和Skycom在伊朗的业务情况。华为向法院提交的邮件也证实:汇丰不同区域、不同业务、不同层级的员工,包括“副总裁”和“高级副总裁”都在和华为直接沟通Skycom的银行业务。
尤为关键的是,2012年12月,汇丰因自身不当行为,包括为毒贩和基地组织成员洗钱违反美国制裁规定,与美国司法部签署《延期起诉协议》。汇丰向美国司法部保证,针对全集团客户开展审视和清理工作。金融专家表示,在此过程中,汇丰不可能识别不出华为和Skycom的关系。大型金融机构最基础的合规要求,就是“了解你的客户”。汇丰有专门的风险管理委员会,所有分支机构均设有合规部门。风险评估更不可能仅仅依靠一份孟晚舟的PPT文件。
汇丰不承担责任,也没有任何损失
“欺诈罪”需要欺诈者存在“犯罪动机”,并产生“欺诈行为”对被欺诈者造成“确实损失”才可成立。美方在《补充引渡案件记录》中指出,孟晚舟欺诈汇丰银行,从而使华为获得了9亿美元的“高额”信用额度,汇丰银行的经济利益因此面临风险。
不过,孟晚舟团队指出,事实上,9亿美元的信用额度是在2014年4月30日,汇丰及另外8家银行共同提出的。其中汇丰提供的总额度上限仅为8千万美元。更重要的是,华为从未使用过这一信用额度,并在2017年6月取消了这一信用额度。
此外,在美国提交给加拿大的《案件起诉记录》中,美国指出汇丰曾违规为Skycom的涉伊朗业务提供过1亿美元清算,这一举动违反了对伊朗的金融制裁禁令。面对这一确凿指控,背负《暂缓起诉协议》的汇丰如若没有合理解释,将难逃被美国没收金融执照,失去银行身份这一重罚。然而,汇丰随即“甩锅”华为,将所有的过错无端归咎为“汇丰不清楚华为及Skycom在伊朗有业务”这一“万能理由”,将自己的过失,摘得一干二净。
公开材料显示,华为与汇丰一直在通过电子邮件沟通业务往来,华为与Skycom间的结算业务也在其中。如前文所叙,在完全了解华为及Skycom在伊朗业务的情况下,2010年到2014年,汇丰为华为提供了相关金融服务,业务来往资金总量为1亿美元左右。
一位拥有26年银行工作经验的证人表示,进行美元跨境支付和结算的具体路径,由付款银行来决定;作为银行客户,通常只会在乎支付的及时性和成本,“华为获知清算路径的可能性极低”。而且,银行如果认为相关付款可能违反制裁法律,完全可以冻结或者拒绝付款。
简言之,交易是否通过美国清算,责任在金融机构。如果汇丰银行结算确有违法操作,那也应由汇丰自身来承担主要责任,而不应是银行客户。
案底在身 汇丰递交“投名状”脱罪?
一直声称被华为欺诈的汇丰银行,至今没有采用法律手段主张自己的权利。这又是为什么呢?
有分析人士认为,因为有“案底”在美国手中,汇丰为给自己减罪,主动与美国合谋,配合美国为构陷孟晚舟七拼八凑各种材料。
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美国政府就为墨西哥毒贩洗钱和资助国际恐怖主义行为指控汇丰,当时很有可能在美国被吊销经营许可。不仅支付了19.2亿美元罚金,并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为期五年(2012-2017年)延期起诉协议。协议到期前,汇丰同意在任何调查中配合司法部,“配合监控和持续合作”。2013年,美国司法部联同FBI指定美国一家金融调查公司Exiger进驻汇丰,“监控汇丰客户的全球汇款,并获取汇丰的一切信息”。
2016年9月,美国司法部就是否撤回延期起诉协议、是否以刑事罪名起诉汇丰进行讨论。同年底,汇丰调查华为账户,上千人被美国司法部访谈。据媒体报道,正是汇丰配合美国调查,将PPT转手交给了美国。并于2017年8月突然终止和华为长达20年的业务合作。
2017年,美国司法部合规监管员出具报告,显示汇丰合规仍有很大缺陷,对汇丰延期起诉协议能否如期关闭造成了巨大压力。然而,美国检方最终出人意料地撤销了对汇丰的全部刑事指控,并结束了对汇丰的监管 。既没有被美国起诉,也没有任何高管被捕,汇丰平安落地,结束了延期起诉协议,因此成为极少数被撤回指控的企业之一。
此前,《环球时报》引用一位观察人士的观点称:“未来几个月,汇丰可能会面临进一步裁员,甚至可能完全失去中国市场。汇丰银行可能会在中国法院受到起诉,并最终被逐出市场,原因是该行与美国政府勾结,打压华为 。”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周玲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华为,孟晚舟

相关推荐

评论(27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