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丨729声工场:关于成长和出圈的那些事儿

澎湃新闻记者 夏奕宁

2020-08-03 14: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由“承包影视剧男神女神”的业内大咖阿杰、乔诗语领衔,并活跃着杨天翔、苏尚卿、刘琮等新声实力派的729声工场,虽然才刚度过4周年的生日,但早已是圈内公认的头部声优厂牌。不久前,几位成员阿杰、杨天翔、歪歪来沪参与作品宣传,热情的粉丝提前三四个小时入场等待、举着精美的手幅打call应援,排面丝毫不输给小偶像们。
不过,如果你在网络上提问“729声工场是一个怎样的公司?”,可能大家会更乐意这样解读——这是“一支业余说相声、发美食的游戏战队”。从早年一群爱好者用爱发电,到如今企业化运营步入轨道,不变的是成员们亲密无间的合作,与对配音表演的严格要求。729声工场四周年合影

729声工场四周年合影


回忆起自己初出茅庐,给前辈发了个“安利包”毛遂自荐,杨天翔不好意思地说“可能那时看来相当可笑”。歪歪更是对自己初次担当男主角印象深刻:“焦虑得睡不好觉,梦里都在配音,醒来发现是一场梦,更焦虑了。”清亮动听的嗓音只是敲门砖,但更重要的是10000个小时的训练积累,“不吃苦哪能学到本事呢?痛苦才是成长的必由之路。”
幸运的是,得益于前辈多年来积累的口碑和声望,新人们能在729声工场得到更多的践习机会,将阿杰曾经历的成长周期大大缩短了。如今,歪歪已经实现了从《狐妖小红娘》群杂到单元男主角的飞跃,杨天翔则从配音演员成长为配音导演,还首度挑战了影视剧拍摄。
阿杰指出,配音演员和配音导演的区别,不仅体现在声音表演的技术,更在于把控全场的能力,“当配音演员在棚里录音时,考虑地会比较主观,而身在棚外的导演必须更具把控力,能够从其他角度给出配音上的指导。” 杨天翔则直言:“既然我坐在导演的位置上,那就必须得讲真话,不然就对不起这个位置的分量。”
在阿杰看来,良性的市场循环,在于既有保质保量的IP衍生,又有配音演员来完善这些作品,“配音行业和整个文化产业相辅相成。”以声追梦的途中,729声工场已经奉上了广播剧《杀破狼》《默读》《全职高手》《三体》等诚意之作。在4周年生日之际,他们又一口气官宣了广播剧《盗墓笔记》《鬓边不是海棠红》《六爻》,《歌剧魅影》多人有声剧等全新企划,再次将粉丝的期待推向高潮。
声可载景,动人以心。以上影节为契机,澎湃新闻记者与阿杰、杨天翔、歪歪一起聊了聊。
【对话】
澎湃新闻:729声工场过4周岁生日了,有怎样的感想?
阿杰: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这四年的情感,我们都寄托于所配的角色,通过这些角色的台词传递给所有喜欢我们的听众了。
杨天翔:对我和歪歪来说,这四年里所收获的,感觉比时间所经历的要多的多。跟着杰大和公司涨了好多见识,也通过很多资源得到了锻炼,这些都是我还是一个人时想象不到的。
阿杰:其实咱们旗下的配音演员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在努力,我觉得(个人与团队)是互补的。
歪歪:我加入729的时候正好是一周年,一转眼三年就过去了。大概去年六七月之后,感觉得到的机会也越来越好。
阿杰:歪歪现在也开始录《狐妖小红娘》里的主要角色,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一般新人成长到第三年,也到了独当一面、单挑大梁的时候了。阿杰

阿杰


澎湃新闻:三年,差不多就是培养一个配音新人的周期吗?
杨天翔:有的人稍快,有的人稍慢,大概是这个度,反正我也没有太快。(阿杰:你就一年半吧?不到两年。)其实每个配音演员的基础水平差不了太多,重要的是后天的训练量,好像有个说法是需要10000个小时。
阿杰:天翔说的对。说到训练量,记得我2006年刚入行时,一年也配不了一两部动画,配的基本都是电视剧,两个月能有一部也就不错了。训练量跟不上,自然想进步也进步不了太快,所以一直到2010年、2011年那会儿,我才觉得自己懂一点配音了。配音演员的成长,需要大量的作品让他们历练积累,天翔、歪歪他们真是赶上了好时候。
澎湃新闻: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配主角时的情形吗?现在回头去听早期的一些配音作品,会有怎样的感觉?
歪歪:我刚入行一年时配的《我的逆天神器》,第一次录男主角很害怕,紧张得睡不着觉。
杨天翔:《我的逆天神器》也是我刚开始当配音导演时,接到配音量最大的一部。歪歪有多害怕我都能感觉到,我还劝他别紧张。
歪歪:那段时间我太焦虑了,经常半夜突然醒来。梦里在配音,醒来发现是一场梦,还得继续配,更焦虑了(笑)。
阿杰:从新人阶段到成熟期,肯定是需要学习的过程,我之前去重听自己录的第一个男一号,也觉得太可怕了、惨不忍听(笑)。年轻时的那些作品的确现在看来都是缺点,但也不能全盘否定。等录的多了,想找回曾经的那种青涩感也难。歪歪

歪歪


澎湃新闻:在培养新人上,你比较看重哪些特质?天翔、歪歪两位当时是怎样被你发掘的?
阿杰:我一直在说,配音是表演的艺术。很多人对配音有一定的误解,觉得配音只要声音好听就行了。但实际上,配音是要把情感融入到语言中,然后通过声波传递到听众的耳朵里,从而打动对方。所以我看新人时,会比较在意他们有没有表演的感觉。
杨天翔属于毛遂自荐型。当时他把自己录的一些素材发给了我,从他的声音,我能听出他对于表演的理解。歪歪的话,当年他参加配音比赛,我刚好是评委,我给他打出了蛮高的分,后来邀请他来北京发展试试。
杨天翔:其实就是和同学录来乐一乐,类似元旦表演助兴的那种视频,可能那时在杰大看来相当可笑(笑)。
阿杰:很多人对配音的爱好,一开始就是在网络上发配音秀,模仿那些经典角色的声音。但是一个配音员要在圈子里立得住脚,他的能力肯定不仅限于模仿别人的腔调,要有自己的风格。
澎湃新闻:今年上半年的疫情,有对配音工作带来影响吗?
歪歪:平时春节过完,我很快就要回来开工了,结果今年又在家里呆了很久。
杨天翔:有一段时间大家保险起见就不进录音棚了,后来情况有点好转,但是原本多人一起录的项目,都改成了单人,并且每天严格限制工作时间。
阿杰:每个人录完音,我们还会空出半小时到一小时来消毒,所以那个时候效率比较低。(记者:怪不得,感觉等待《默读》第五季的间隔特别久。)说到这个呢,其实也不只是单独我们台词这一环,本来能够面对面沟通、很快就能解决的事儿,那一阵都不行了,所以整个项目都受到了影响。按原本的计划,三四月开始做还是挺从容的,结果好多事堆积着往后推,我们也在努力赶工,好长时间没有休假了。杨天翔

杨天翔


澎湃新闻:今年杨天翔还参与了影视剧《你好喵室友》,挑战拍戏有哪些不一样的感受?
杨天翔:特别感谢剧组选择了我。这个剧一开始,是想从各个行业中找几个跟猫相性比较好的年轻人。我能得到这个机会,一部分原因是制片人曾经和我们公司合作过,大家也比较熟悉了,还有一部分原因大概是因为我刚好也养猫吧!
这次很幸运和郑云龙、蔡维泽、马伯骞、李昊几位一起,他们都是各自行业里挺有代表性的人物,合作也很快乐。本身配音就是表演的一种,而拍戏能综合锻炼我在声音、形体、表情等方面的表现,对专业能力是一个很好的拓展。等我回来再录台词时,感觉自己的理解更全面了,是特别有意思也有意义的过程。
澎湃新闻:你们怎样看待配音的“出圈”?
阿杰:出圈肯定是我们希望发展的方向,但是具体能不能实现,还得看市场的需求。一个作品能否出圈,也不仅仅是配音这一个环节能决定的,我觉得首先是要有一个优秀的原作基础,然后我们的制作人贡献也很大,是他们敏锐地发掘到了某个作品潜在的生命力,并付诸实践,接着我们再根据他们的需求展开创作,呈现出最理想的效果。所以一直以来,非常感谢作者和制作人们,让我们有进一步呈现那么好的作品的机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声优,配音演员,二次元文化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