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郊公园,关于盖浇饭,关于我们的青春和记忆

2020-08-02 15:4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fanggong 晏秋秋 来自专辑晏秋秋:魔都私家地理

文/晏秋秋
“魔都私家地理”时隔两月回归,发了一篇这样的文章。
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文章的热议。文章发出后24小时,在各大平台上,有超过千条评论,讲述各自与西郊公园的种种。
我想,还是应该把部分的精彩留言,集纳一下。这不是1毛5的素交饭和2毛5的大排盖浇饭,这是几代上海人的青春。
阅读晏老师每一篇80年代的上海故事,就像坐上时空穿梭机一样,学生时代的回忆扑面而来。西郊公园曾是我们这代人春秋游的必经之地。
——S 小秋
阅读了晏老师写的西郊公园"盖交饭",仿佛回到了50多年前,碰到春游秋游隔夜天就会很兴奋的困不着。同学们一般都带蜡纸包着的面包,有同学能带钞票吃份盖交饭就会很羡慕的呀!
——李国芬
我记得很清楚,小学四年级,学校组织去西郊公园玩,那可是一件大事。在弄堂里,我前前后后与一些小伙伴谈论了二个星期,大象的鼻子有多长,老虎有多凶,长颈鹿有多高……
西郊公园,在我们这一代人,是多么神圣,多么想往的地方……
谢谢秋秋的文章,把我们带回到那遥远的童年……
——南飞燕
高级盖浇饭没吃过,
小辰光春秋游有红宝桔子水面包火腿肠已经很开心了 前一晚总是兴奋得睡不着……
——elyn
西郊公园盖交饭,赛过今日鱼翅捞饭。就像对门阿山饭店的味道随着阿山老人的离去而消失了,还有重新开业的四新食苑的小馄饨…,我们的魔都在变化,是否该保留滋味而非记忆?
——Jake
秋秋太喜欢你的文章了,你一下子把我带到几十年前童年时代,心里有点小激动,提前知道要去西郊公园,一定几天睡不好觉,激动和兴奋的心情无法形容。
——Yi HONG AN
我记得门票好像是一角五分,57路从头乘到底也是一角五分、我初中毕业插队前特意去了天鹅湖,还跟天鹅合了影,至今珍藏在相册里!插队回家探亲几个小伙伴能借到自行车骑车去,跟现在出国旅游一样开心。到了程家桥,当时还是木头桥,猛踩几下,冲上桥顶,就可以放开脚,一路腾到西郊公园门口停。
——吴国仪
小时候到西郊公园去,一定要吃盖浇饭,就像现在的肯德基那么出名!
——茉莉
那时候去趟西郊公园,真是不容易呀!后来48路一部车到,再后来48路改线了,又有了地铁十号线,更方便了,想去就去。
——曲三多
西郊公园盖浇饭的餐厅和售卖窗口、桌椅陈设在《孽债》电视剧里有比较完整的呈现。其实不吃盖浇饭,一只短法棍��(那时叫棒子面包)夹几片红肠,在草地上吃吃也交关开心,现在短法棍和红肠很难找到当年的味道。去动物园印象主要是看大象、熊猫和狮虎、金丝猴等。
——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西郊公園迭戈辰光嗰蓋澆飯�� 是真好喫!
——玉樹臨風
忆起六十年代,我的苏州大姨父特别喜欢动物园,来沪到西郊公园是首选,我则是首选陪同;姨母特地吩咐极其节省的姨父:请客噢,盖浇饭!幼小的我平时胃口差,这喷香的盖浇饭却是吃得狼吞虎咽,真正是世界上最最好吃的盖浇饭!
——百英
西郊公园,上海动物园,这两个名称还是西郊公园更深刻。特别我五十年代从外地来的人,叫西郊公园更亲切。
我住在杨树浦路的时候,我家的那一套老房子,可以说是客栈,时不时的乡下有亲戚来,我是我家的礼宾司长,又是陪同团团长,不外乎从十六铺将乡下亲戚接上岸,第二天又陪他们不是去大世界,就是西郊公园,或者逛南京路。秋秋在文中描写西郊公园的景头,我历历在目。关在笼子里的狮子,老虎,猎豹,是那样的凶残又是那样的无奈:长颈鹿高度是人的二倍,对人又是那样的友好和善:大熊猫既慢悠又灵巧的富态:大蟒蛇令人惧怕的狰狞,大人小孩无不吓势势……我在想人的世界和动物世界是不同的:人是动物的主人,但动物永这成不了人的主人。但动物的群居,生老病死,饮食起居,和人没有什么两样!
去西郊公园,也是一份美差。父母给我一点零花钱买点美食给亲戚少不了我一份;到中年时陪儿子去也不能太寒碜,趁机改善一下;晚年陪孙子,爷爷要有爷爷的“腔调”。
西郊公园是上海的名片。这张名片,在我不同年龄段,书写我不同的经历。
——朱永龙
遥远的回忆!自己小时候去西郊公园从没吃过盖浇饭,心心念念的梦想,一直到90年代带孩子去玩才能圆梦!
——alen
我儿子小时学校春游季游去动物园,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带去动物园,叔叔婶婶也带去动物园,他说那只黑猩猩已经认得出他了
——guoguo
小时候最喜欢的是看猴山上的猴子,印象中狮子老虎都比较懒,孔雀要挥手帕才肯开屏…对了,有机会的话,去尝尝秋秋老师提到的盖浇饭。
——徐晶
四十年没去那里了,当年带六岁的女儿去,如今外孙二十岁了,却没有去过。
——安東
八十年代初的西郊公园的小象出生和动物园里卖的盒装津津豆腐干是到了80岁都抹不去的记忆。
76岁老父亲的留言:还记得吗,你小时候就去了西郊公园,你先发现有个小象,与这张图片相像,我记得我小时候是叫跑马厅(马厩),我爸带我去过,下次去上海就带王宝宝看看玩玩,现在肯定比以前好玩多了,
——surl
三十年前曾经差点在西郊公园和家人走散 后来就是听旁边的游客说 走看大象去 (因为和家人约在看大象的地方集合)才顺利找回爹妈 只知道当时自己的爹因为找不到我 急的都跑到大门口以为我自己要做公交回家了 (住在杨树浦路)难忘的回忆啊 哈哈
——天才小萨满-拉拉
85前看的眼睛很酸,怀念无忧无虑的童年
——J_q_x
最后的照片上还有锦江乐园露一小脸 也是满满的快乐回忆
——ellawang爱Emma
我的小学,在当年的老北站附近。郊游的时候去西郊公园,在汽车上晃啊晃的,感觉要过了一个世纪才到。那时的上海,很小也很大,靠着地图,总能找到,现在的上海,很大也很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到。
——Yongling
小时候去西郊公园还有个地方让我印象深刻,一个个像画廊一样的金鱼缸,还记得吗?
——moto
爸爸他们搖橹生产队5吨水泥船,赶两潮水,到程家桥,上岸,进西郊公园,虎啸一声,爸爸赶紧抱起我,给我一根香蕉,那是我第一次吃到香蕉,也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至今已四十多年,尤如目前。
——老虎
一罐军用水壶的水,粮店三分钱的精白面包,永远拥挤的57路,可爱的动物。八十年代对于西郊公园的记忆!
——男人海洋
去西郊公园,肯定会带红宝橘子水,还有一种白色塑料罐头的橘子水,易拉罐的形状,旁边可以拉一根吸管出来,太小了实在想不起名字。
——James 謎之美食家
小时候吃不起啊 小时候带一点切片面包和零食去春游秋游已经很好了
——����李颂峰����
到现在为止,说起上海动物园我还一直习惯叫西郊公园。公园里的盖浇饭每次去都会买了吃,方便实惠!
——孟繁强
上世纪七年代去西郊公园,好像是南京西路静安寺坐51路公交车,终点就是西郊公园。那时还小,能去一次西郊公园绝对是一件格外开心的事,因此西郊公园这个名称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那么多年过去了,至今还是习惯称上海动物园为西郊公园。
——一片石
有瘪塘的军用水壶白煮蛋到游戏面包或鸡蛋面包,一蓝一黄二种包装再到红宝桔子水,儿时记忆扑面而来,彼时正年少⋯,爷青结
——唐��糖��
盖交饭“世界冠军”!一点不错!
——王纪铨
以前小时候去西郊公园玩,大象馆还能进去参观,现在不能进去了,里面长期关着一头老公象,大概就是秋秋说的那头越南来的公象吧。
——梅花二弄
小时候西郊公园春游偶一个女生走马观花看大象看长颈鹿看猴子看……都不重要,重中之重是去吃盖浇饭
——晓萍
哈哈 盖浇饭�� ,阿拉小辰光叫“毛吾盖浇饭”
——沧海一剑
我人生中的第一份方便面,是在公园餐厅吃到的
——钱毅
西郊公园还有最好吃的小笼,可惜也没了
——上海双子座
记得在五十年代末困难时期,我曾跟随家长到西郊公园游玩,中午就是吃的盖浇饭,虽然已经过去60多年,但是西郊公园的盖 交饭至今未忘。感谢秋秋老师的文章使我的记忆又回到童年······
——李家骁
爸爸买了照相机�� 带我们去西郊公园拍照片,特意去吃西郊公园的盖浇饭,感觉没有外婆做的牛肉糜肉汁拌饭好吃。等我带学生去西郊公园春游的时候又去吃盖浇饭,感叹东西越来越难吃了。
小时候妈妈单位组织带小孩去西郊公园玩,妈妈在大草坪打羽毛球,我钻进大象围栏里去了,吓得妈妈不敢大声叫嚷怕惊到大象,拼命做手势让我钻出来,等我钻出来妈妈才哭出来。这是妈妈对于西郊公园最深的记忆。
——平雷
小时候住机场新村,妈妈经常带我去西郊动物园。57路一部头。妈妈是自仪厂的工人,工资是不多的,但是西郊动物园里临出门有个小火车和小飞机每次我都可以乘五遍。妈妈喜欢摄影,海鸥牌照相机一卷胶卷30来张,每次都拍完。小时候光顾着玩,嫌我妈给我拍照片麻烦要摆各种姿势。现在想要麻烦却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Invisible
小辰光被抱起来看河马,池子交关度,么么黑,臭得来要西。宁么交交关。现在想想真有点哈丝丝,万一么抱牢格了落进起……性命要报销……
——��许玲琳
礼拜天,西郊公园下午二点钟还有鸡汤阳春面,吃过伐?
每个礼拜二是西郊公园大部分职工休息日,因此这天动物要饿一天的。
——张兄
哈哈,想起了小时候也是自己从长白二村走到东宫,之后在地下室的哈哈镜这里和老师、同学们会师
——咖喱洋山芋
精白面包。小时候最爱。春游时候加炒鸡蛋香肠
——sharon
老早公园吃盖浇饭是在橡胶输送带传送过来的,每个食用者手持小票扔进带水的小罐中,捧着一盘盖浇饭,那叫一个香啊!
——栾秋生
我记得上小学春游时看动物都是在中山公园,那时西郊公园还没有建成。后来西郊公园建成后中山公园的动物都迁移过去了。我记得素的盖交饭0.15元一客盛在一只汤盆里边,味道确实很好的。
——Old Wang
这么算算 我大概跟L女士差不多大。西郊公园,长风公园是那个时候最赞的春游地点,后来有了共青森林公园。
长风的银锄湖、铁臂山;西郊的猴子山、象鼻头。
——朱雯
当年西郊公园的盖浇饭, 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回味无穷。中午时分的大厅里, 排满了无数条长队。在买饭窗口返回的游客, 手托一大盘荤素盖浇饭, 神情自豪地从众人面前走过, 让排队人艳羡不已……
——William虞
记得上世纪70年代小学时期的六一儿童节,爸爸妈妈就会带着我和妹妹去西郊公园(因为六一当天不用买车票和门票),平时节约的父母总会给我们一人来一份盖浇饭,童年最美好的记忆!
——Jenny
我小辰光住南京东路324弄,老早的蔡同德隔壁,去趟西郊公园比现在自驾去千岛湖还要吃力
——卡卡
上世纪七十年代。应该是0.15一客。饭很糯。盖交饭。饭上有一片薄薄的的蛋皮。大排饭。确实很好吃、很好吃。
——周炜288
吃过的人现在做爷爷奶奶了,可以讲童话故事了
——用户95486515518
吃过一次的,终生难忘呀。
——1994682
吃过西郊公园盖浇饭额基本上五十出头了!
——一瓶火锅料
对。我56了。西郊公园出来。对面是56路吧。排上至少1小时乘上到徐家汇。再转乘。[呲牙][呲牙][呲牙]。满满的回忆
——周炜288
人生中第一次吃的盖浇饭就是在西郊公园,那是童年抹不去的回忆。还有,那时的面包真的太好吃了,每次春游总是二只面包,椰子的一毛五一个,现在再也吃不到那种味道的面包了。
——舟舟6572
对的,记得小时候,学校老师组织同学们去公园春游,同学们,有的带着馒头,有的带着大饼、油条,还有的带着在家里炒好的油炒饭呢。家里经济条件好的,身上背着一个水壶的;经济不太好的,只能在书包上挂着一个水杯,在中午,午餐的时候,去学校带来的大的保温桶里放点水喝喝
——惜缘42815
是哦,小时候听说过西郊公园的盖浇饭,可是那时候年纪小 没钱品尝。
——丁丁41163
上点岁数的上海人都叫西郊公园 盖浇饭的确好吃[笑]儿时记忆
——阿大175933495
我看这篇文章都有点泪湿湿了,因为西郊公园在我心中也像神一般的存在,以至于谈恋爱的时候就跟对象提,一定要去西郊公园,怎奈某男是一个没情趣的大傻瓜。所以竟然结婚前都没去成。这是我这个上海杨浦70后老阿姨心中永远的遗憾[流泪]
——阿里王蛇蛇
以前春游的时候,西郊公园是“终极梦幻目的地”,一般前一天晚上是睡不着的,家里会给我们兄弟几个买上奶油筒和鲜桔水以及面包红肠(这种密集的高规格待遇只有春游的时候会有)。巨龙公交车上面挤着满满当当,一路上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春天里百花香过去的。版纳的暗暗的象房和巨大的猴山,是最深刻的记忆。
——hollyhigh好厉害
小学时去西郊公园,盖浇饭吃不起也来不及排队,公园里人山人海。新村旁边的面包全部售罄,带去的是老父亲特地赶制的菜肉馒头。突然间想起了老父亲……
——annygxz
在西郊公园的草坪上抓"结拎子"的情形不会忘,现在还有吗?
——用户3838685349585
不知现在还有没有盖交饭了,很怀念!
——用户丁丁
小时候去西效动物园,带了一副大并油条,二角钱,中午吃了盖浇饭一角五分,带回来五分,明天去烟杂店三分一根断冰棹,还多二分[捂脸]
——不工作工人
我就是在西郊公园吃过“盖浇饭”后知道这一餐饮名的。在上海,西郊公园,就是动物园的代名词。其实,“西郊公园”这个名字比“上海动物园”更动物园。
——庭前耕闲
小辰光,学校组织,春游西郊公园,是最开心的事体,前一晚,兴奋的难以入眠。一大早,爸妈已经把面包等干粮放进了小书包,军水壶背好,到学校集合乘车,一路叽叽喳喳到公园,猴山,狮虎区,大象区都是必去……难忘的记忆。[玫瑰][赞]
——沪枫唤语
[大笑][大笑]84年父亲厂里组织旅游,去了外滩,锦江乐园,西郊公园。其他都忘了,只记得2个场景,黄浦江不是海,能看到对岸,很失望��。还有一个就是西郊公园的鸵鸟,我只够到鸵鸟的胸口。看上去像怪兽[大笑][大笑]吓的我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
——1980慢慢变老
老上海至今都称它为西郊公园,小辰光西郊公园合盖浇饭难忘,我怎么觉得应该是一角五分呢?[抠鼻]有时候去春游秋游标配是军用水壶,炒码粉。[捂脸]
——Mark690610
满满的感情,满满的回忆,满满的故事,满满的细节,留在岁月的纪念册[赞][赞][赞][玫瑰][玫瑰][玫瑰]
——余仲威1492
西郊公园的盖浇饭,猴山,长颈鹿,虎山,熊猫馆,还有大象版纳……满满的儿时记忆啊!
——冰清玉洁9537
小时候那是70年代末爸爸出差带我去上海干了几件大事,西郊公园看大象,去南京路看国际饭店,去老城隍庙吃蟹粉小笼,去外滩看黄浦江。
——无风浪自平
那时吃饭地方是一个大厅,白色大盆子装的盖浇饭,分荤、蔬两种,二角半、一角半,这肉大概野味,非常鲜美可口。
——錢偉康938
上海动物园(原名西郊公园)的盖浇饭真的好吃,我们当时叫猫屎(上海人读WU)盖浇饭,好像是0.15元一份。
——球迷老吾头
吃过一两次,都是学校春游,秋游的时候,卷心菜红肠丝,还有黄芽菜烂糊肉丝,而且这个食堂的餐桌都是一股饭菜香,大锅菜的魅力
——铁臂阿童木的爸爸
记得八十年代初西郊公园里还有一个溜冰场,溜场冰吃次大排盖浇饭绝对奢侈。
——阿尼头
谢谢作者的大作,这篇文章不仅文笔优美,而且史料翔实。更是勾起了我四十五六年的记忆。我是农村人,家在浦东南汇地区,那时,我读小学三、四年级吧,学校组织每班的"五好学生"去上海游玩,有一次就是去了西郊公园,早上四点到学校集中,再走四公里路到公路,乘坐沪南线,再到十六铺乘轮渡到市区,再我也不知了。到了西郊公园也已近八点左右了。门票是多少我们不知道,估计对学生也是优惠的,那时对孩子们最吸引的就是狮子老虎猴子长颈鹿大象,但印象最深的是看孔雀开屏,看一次不够,要看好几遍。至于盖交饭,是我人生第一次吃,也是迄今为止尚无胜有过它的盖交饭,我记得那次吃的是炒肉片浇头,一角五分。想想此情此景就在眼前,但距今已近半个世纪,真可谓时间如白驹过隙,人生苦短。
——用户13675313813321
我是50后,那时我们学校组织去西郊公园是步行的。学校在老北站
——xgl714
八0年,十五岁,妈妈带我去上海姨娘家白相,带我去了西郊公园,玩的好开心,记得中午吃大肉包子,喝了汽水,动物园的门票都舍不得扔,带回来做纪念,和妈妈在一起,好幸福的感觉,
——用户50834761271
此文引发了我的共鸣。我们的记忆中,能去西郊公园春游,是少年时代最美好,兴奋的时光。多么想回到五六十前无忧无虑的日子。
——用户4199538772428
春游去西郊公园是小时候最幸福的时光,记得在下狮虎山时沿着路一圈一圈走不出来急得差点哭出来。[笑哭]
——用户50658923434
原来西郊公园真的有出名的盖浇饭啊70后从小听爸妈说起去西郊公园可以吃盖浇饭。每次去都么找到过,一直以为是传说~年过四十倒是解惑了,谢谢!
——shenyi228
勾起往事点点滳滴的回忆……天朦朦亮,从大杨浦定海洛乘25路电车先到齐齐哈尔路,排队换乘27路电车底到底静安寺下,再重复57路公共汽车底到底西郊公园。下午4点钟左右原路返回到家已是万家灯火时分。
——用户50222004911
今天这个标题唤醒了多少上海人对西郊公园的回忆,记得还有(版纳).伊纳),还买过他们的照片...
——海湾闲人NO.1
当初有同学在西郊公园吃9毛钱一份的盖浇饭,我吃的是爸爸中午省下的馒头,妈妈早上切片用油煎煎,撒些白沙糖,装在铝饭合里,那年代属于中产阶级。吃盖浇饭的都是部队军工厂的子女。
——建民435
73年初中一年级到西郊公园吃花菜肉片盖浇饭,一辈子忘不了,一辈子的话题
——用户8980991438372
小时候能去上海西郊公园玩,可是太奢侈了,象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是不可能办到的。
——帕吉诺夫
小时候,听说要去西郊公园白相特别开心,忘不了的情怀,真是谢谢你了这篇文章,让我们怀念过去了的那个时代。
——YJYX
图片来源:老有上海味道、上海长宁、新闻坊、人民网上海、一方视野、大众点评、搜狐、
编辑:小黑炭

原标题:《关于西郊公园,关于盖浇饭,关于我们的青春和记忆》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上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