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CUP分享沙龙(上):聊破圈前,再一次认识同人

澎湃新闻记者 夏奕宁

2020-08-05 2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25-26日,上海迎来了一次久违的同人创作盛会,因疫情延期两次的COMICUP26(第26届上海同人展)终于在国家会展中心顺利举办。比起重聚的兴奋,在2020年“同人”这一热词的出圈,让这次展会的意义变得多少有点不一般。从不为人知到广泛科普,“同人”似乎一夜之间人尽皆知。但实际上,大众对它又实在知之尚浅。为更好地让普通大众认识“同人”,COMICUP上海同人展除举办主场展会外,在这一届增设了一次特别的分享沙龙。活动邀请博派资本投资经理、“同人文化为何重要”视频制作者Pheona做特邀主持,COMICUP上海同人展创始人冯凝华、bilibili版权合作中心国创部副总监陈卿、知名IP“凹凸世界”七创社CEO曲晓丹作为主讲嘉宾,共同探讨同人的世界。
再一次认识同人:是原创力量的孵化器,还是IP热度的测温计?
讲到“同人”这个词,很多人首先都会想到围绕热门IP产生的精美绘画或衍生小说,但COMICUP创始人冯凝华(香菇)认为,同人的概念并不是相对于“原创”,而是“商业”,它是由个人和团队自发创作,或以已有的作品为蓝本进行的二次创作——也就是包含原创同人和二创同人两种类型。
COMICUP上海同人展(以下简称“CP”)可以算是中国大陆地区可追溯的开展最早、规模最大的同人创作展。根据官方数据,每届CP的摊位数和参展作品数都在递增,在2018年-2020年期间,参展作品比例有一倍以上增长。同人创作并非出于“结果导向”,而是“目的导向”,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去创作这个作品?”“它首先诉求的是创作欲,甚至不思考后续的商业化。这是一种出于对作品、对角色、对角色与角色的关系进行想象的爱好,这个演绎和创作的本身是同人的内核,它跟商业的最大不同是,在创作欲表达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成功了。”冯凝华说。
COMICUP所鼓励的同人创作中,“同人志”的独创成分是比“同人周边”更高的。对于同人志,冯凝华的理解是要有一个完整的文本,也就是有一个故事,文本的东西会包含几种不同的表达载体,比如漫画、小说、图集、广播剧/音乐,还有游戏。
在CP官方APP“CPP无差别同人站”的登录作品中,同人志最多的还是小说,占47.21%,其次是漫画(28.95%),图集(20.15%),这可能是因为小说、漫画和图集可以通过一个人去完成,适合进行个人作者的自我表达,剩下更需要团队合作完成的广播剧、音乐、游戏等,目前合共约占4%的比例。COMICUP创始人冯凝华(香菇)

COMICUP创始人冯凝华(香菇)

同人可以起到什么作用?冯凝华提供了三个不同的视角:
第一,培育青年文化创作,为中小创作者提供展示空间。因同人创作不要求按商业价值作为发布标准,发表门槛较低,因此提供了一片创作起步的土壤。同人活动本身可以说是一个学校,一个实习的地方。她回忆最早一届COMICON1111(CP的前身),一共只有24个社团、1000多人的规模。但是经过12年的发展,到2019年,COMICUP的到场人次已经超过15万,超过2500个人或创作团体发布自创作品,线上创作者与阅读者更是远远不止。
第二,是对国产原创力量的孵化,以及文化IP成长发展的助力。一个创作者的初始动力可能是一个爱和欲望的交流,但他在做的事情是切切实实地在创作,这锻炼了许多同人社团以及同人作者走向成熟,并最终成功出道,如动画IP《那年那兔那些事》、游戏《阴阳师》《明日方舟》等。同人圈层的交流氛围,还推动了版权意识的普及。因为对作者的尊重、对创作者的同理心,让越来越多的读者认可对创作付费不仅仅是一种法律意识,更是对创作价值的肯定。
第三,则是关于同人与IP的协同共生。自2018年起,COMICUP开设并逐步完善同人作品排行,形成以创作为中心的人气风向标,分为作品总数榜/作品新刊榜/CP总数榜/CP新刊榜,可以非常直观且没有水分地看到IP的人气热度。同人对IP的助推作用,在资金能力没那么强但内容过硬的IP身上尤其显著。比如《罗小黑战记》和《凹凸世界》,它的投资不是顶级的,但作品的审美和动画表演都非常优秀,它就能够被在同人中被再度演绎,被更多的人看到且接受。
COMICUP的发展阶段,可以对标全球最大同人展——日本COMIKET。今年由于疫情COMIKET停办,COMICUP被动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同人展。COMIKET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阶段一,是千人-万人级的社团聚会;阶段二,是转至东京晴海后的稳定发展,达到十万人级水平;阶段三,是在Win95发售后COMIKET转移至东京国际展示场,稳定在50万以上参观者,也见证了日本ACG大繁荣。
而COMICUP目前在20万大关之前徘徊(2019年是17万人次,今年由于疫情人流有所控制)。冯凝华认为,同人活动本身是一片树林,里面会爆发出很多的生机与可能性,中国的人口以及长三角的经济优势,决定了这片丛林的发展势头更加迅猛,最终有可能达到日本的2-3倍规模。Bilibili版权副总监陈卿

Bilibili版权副总监陈卿

Bilibili版权副总监陈卿分享了B站国创的情况以及对同人的理解。
B站除了是一个视频平台,也是一个创作交流平台,视频创作者(UP主)或创作原创内容,或者根据原创内容进行二创。视频剪辑解说、评价、歌曲翻唱、仿妆、手工DIY 等等都是创作者创作的方式,原创内容与其二创作品相互成就,形成了独特的社区文化,国创作品的内容方也比较欢迎用户对作品进行二创,七创社《凹凸世界》原创和二创内容相互促进的案例,也让大家越来越意识到用户创作传播的重要性。二创既是观众与观众之间口口相传的推广,也能让内容方了解观众怎么评价作品,从而激发更多的创作灵感。
近年来除了海外动画以外,国产动画也在迅速崛起,B站一直致力于原创作品的开发,对合作项目分投资、运营、商业化三个方向持续投入,同时还发起了“小宇宙新星计划”来挖掘具有潜力的原创作品和动画人才,帮助更多动画创作者将作品呈现给观众。七创社CEO曲晓丹

七创社CEO曲晓丹

《凹凸世界》的版权方、七创社CEO曲晓丹以“和同人一起成长”为题,分享“凹凸世界”和同人的成长历程。
曲晓丹记得,当年创建七创社的时候全社就两个人,在CP申请了一个展位,“凹凸世界”最开始也是两个人一起做的PV,B站给了这个PV一个推广位,完成这个IP的初次亮相。
如今,《凹凸世界》已经成长为动画7亿+总播放量,漫画10万+销售量的新生IP,更登陆日本、中国台湾、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地平台,同名手游也在近日上市。2019年腾讯的00后用户画像大数据报告中,《凹凸世界》在00后受欢迎的动画排行榜排第四,国产动画中排名第一。曲晓丹坦承,《凹凸世界》取得现在的成绩,有很多部分源自于同人,甚至说“粉凹凸大部分是在粉同人,粉同人作者”也不为过。
从他个人来看,同人圈子首先是爱好者圈子,对作品有非常好的促进和保护作用,正是有了同人创作者群体,所以IP才不会那么快地没有声音,那么快地被人遗忘。同人为IP影响力加码,因此不能简单看同人产品是否分流了官方作品的人气或收益,因为这是一个共创共生的过程。
而在他的观察中,CP的发展也见证了国创IP的发展。早期的CP连国创区都没有,基本上是日本IP的天下,后来逐渐衍生出单独的国产区域,再到设立了《凹凸世界》专区、《全职高手》专区等等,这也代表了国内市场或者国内创作者成长爆发的过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崚怡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COMICUP,同人文化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