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抗议愈演愈烈,俄罗斯的“支持”能撑住卢卡申科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立凡

2020-08-19 09: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已连续担任五届白俄罗斯总统的卢卡申科在8月9日的总统大选中以80%多的得票宣布再次当选。然而,白俄罗斯的反对派认为选举中存在大量虚假投票和任意计票等作弊行为,随即白俄罗斯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目前抗议已持续了一周多,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

白俄罗斯的局势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波兰和三个波罗的海国家集体发声,提议在白俄罗斯建立一个全国委员会,以推进当局与反对派之间的对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3日表示,有必要在国际观察员监督下举行新的白俄罗斯总统选举。而欧盟国家领导人决定在8月19日举行视频会议讨论白俄局势,并可能增加对白俄现政府的制裁。随着白俄罗斯军警、教师、医护和外交官等群体纷纷倒戈,17日远在立陶宛的反对派领导人季哈诺夫斯卡娅宣布愿意担任白过渡期的元首。
面对国内汹涌的反对声浪以及国际压力,卢卡申科能否顺利完成其新一任总统任期?笔者认为,现在国际社会或许应该考虑下后卢卡申科时代白俄罗斯的发展。
俄罗斯的“支持”靠谱吗?
不过,白俄罗斯当局也并非在国际上完全孤立,至少俄罗斯目前已对其表示了支持。8月15日-16日,面临外部压力和国内挑战的卢卡申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二次电话会谈,普京表示,俄白联盟不容破坏,莫斯科愿意在白俄罗斯请求时提供“全面援助”。
但是,俄罗斯的支持能帮到卢卡申科吗?
首先,俄罗斯只是有条件地支持白俄罗斯现政府。卢卡申科与普京近日的二次通话后,莫斯科表示将随时在必要时刻为白俄罗斯提供一切军事帮助。但没有说明何种状态是“必要时刻”。普京在首次通话时指出破坏性的力量不应该试图破坏联盟国家框架内的互利合作,二人更多的是讨论此前在白俄罗斯被捕的俄私人军事公司瓦格纳成员的有关问题,由此看出克里姆林宫采取了观望的态度。许多俄罗斯人认为白俄罗斯不是克里米亚,也不是南奥塞梯,无法追根溯源地用军援手段为某人提供帮助,当然更主要是克里姆林宫也看到了卢卡申科目前在白俄罗斯形势危急,自然不会贸然出手。
第二,联盟的框架无法支持俄罗斯更多地干预白俄罗斯的事务。虽然白俄罗斯是《俄白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的成员国。但《俄白联盟》尚未充分执行,而《集体安全条约》第四条规定,若成员国受到来自一个国家或者国家集团的侵略,就可视为对该组织所有成员国的侵略。若发生类似侵略行径,其他缔约国都要给予包括军事援助在内的必要帮助(解释了“必要时刻”),但白俄罗斯目前并未受到外部侵略,目前国内的示威也不属于符合条约第二条的“恐怖袭击”。根据该条约第二条指出,当缔约国的领土完整、独立出现安全威胁,或者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安全遭受威胁时,缔约国要及时启动协商机制,协调立场,采取措施消除威胁。所以俄罗斯无法在现在的情况下贸然出兵支持卢卡申科,安抚和精神支持是克里姆林宫的惯用手段。
第三,俄罗斯永远将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此次明斯克的大游行并没有提出反俄罗斯或者亲西方的口号,克里姆林宫非常清楚这一点。从2005年开始,俄罗斯已经逐渐接受诸如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等前苏联国家“颜色革命”的后果,白俄罗斯只有600亿美元的经济体量,不足俄罗斯的零头(俄达1.66万亿美元),且白俄罗斯对俄罗斯的依赖远高于俄对白的需求,所以俄罗斯不会真心帮助卢卡申科。且卢卡申科在竞选期间将干扰大选归罪于俄罗斯,现在却又认为是来自西方的威胁,克里姆林宫会认为他的“忠诚度有问题”。
俄罗斯也不愿意激化白俄罗斯境内的反俄情绪。如果克里姆林宫军事介入支持卢卡申科将进一步刺激本已强烈反俄的白民众。俄罗斯政治家格列布·帕夫罗夫斯基就指出,普京并不希望给卢卡申科军事援助,而是希望能够安抚白俄罗斯百姓,为后来的新当权者建立亲俄的民意基础。
第四,俄罗斯也不希望西方由此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和批评。内忧外困的俄罗斯显然不愿意把俄远东的集会和白俄罗斯的抗议相结合,而引火烧身。2020年7月25日,俄罗斯远东哈巴罗夫斯克市再次爆发大规模抗议游行活动,并有席卷整个俄罗斯之势。如果由此变成了东西两股力量,那会使俄罗斯感到腹背受敌,莫斯科急需平息远东的怒火,如此时援助白俄罗斯将分身乏术。普京不会希望俄罗斯再次被孤立和被挤压。
白俄罗斯抗议将如何收场
俄罗斯的一些专家已经认定,卢卡申科已经无法控制白俄罗斯。实施军事干预控制局势,一般是在初期,大概爆发街头抗议的第二天能够被控制,但白俄罗斯抗议行动已经持续了一周,而且蔓延到多地。卢卡申科至今没有和抗议群众谈判和解,虽然卢卡申科17日表示目前正在研究旨在重新分配权力的宪法修改方案,经全民公决后成为新宪法,他愿意根据宪法交出部分总统权力,但他不会在“街头抗议”等压力下决定重新选举。
由此可以推断白俄罗斯局势发展会有以下几种可能:
第一,与反对派寻求折中方案,如完成一部分政治制度的改变,特别是对宪法的修改,有白俄罗斯专家建议可以在六个月内指定全民公决,提出与反对派进行政治对话的框架,提交新的宪法修正案。反对派已经提出将总统的权力合理分配给总理和议会,根据政党名单进行选举,重新设定总统任期,这对卢卡申科来说是妥协。
第二,拒绝妥协,但这势必付出巨大的代价。卢卡申科可能会选择这种方式,但随着示威的持续进行,对卢的压力会增大,最后会引发西方所有的国家对白进行制裁,白完全孤立,这是最差的选项。
第三,卢卡申科也可能选择吉尔吉斯斯坦首任总统阿卡耶夫的老路,流亡海外。不出意外他将流亡莫斯科。许多前苏联国家政客有流亡莫斯科的先例。而卢卡申科与普京相交甚好,或能在俄罗斯长久居住。而俄罗斯不会担心其他国家的闲言碎语,也不会计较收留卢卡申科可能会招致西方制裁的经济损失,只考虑自己政治资本的得失。
有一点可以比较肯定的是,无论未来由谁来执掌白俄罗斯,俄白联盟的基础和发展方向不会迷失。即使卢卡申科真的在此次抗议中下台,并流亡俄罗斯,白俄罗斯新领导也不会因此与莫斯科翻脸。
总之,无论白俄罗斯此次抗议以何种结局收场,白俄罗斯面临的诸多内政外交事宜都是放在白俄罗斯领导人面前的考验。特别是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恢复、工业私有化和土地改革等问题是白国家领导人要处理的首要选项。
(李立凡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俄罗斯,卢卡申科,俄罗斯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