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匈奴当祖先,土耳其人是匈奴的后裔吗?

2020-08-26 18:1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环球情报员 环球情报员 来自专辑中东太乱了!
土耳其与匈奴
作者|霈霖
责编|Thomas
2020年6月28日,土耳其政府庆祝陆军建军2229周年。按照土耳其方面的说法,公元前209年,匈奴的冒顿单于按照十进制原则建立起土耳其陆军的前身—匈奴大军。
▲土耳其军队官方推送的陆军建军2229周年庆祝
这不是土耳其第一次纪念陆军建军,土耳其陆军建军的纪念对象也经过调整。早在1963年的6月28日,土耳其将这一天定为陆军成立纪念日,庆祝的是陆军建军600周年。因为在1363年的6月28日,奥斯曼帝国成立名为“耶尼切里”的职业化正规军。
现代土耳其继承自奥斯曼帝国,认它当祖宗,并且以1363年作为土耳其陆军建军的起源,大家都没有疑问。但为什么五十年内,土耳其又转而把匈奴认作祖宗呢?连祖宗都可以换,听起来是不是有些怪诞?
▲土耳其陆军军徽
一、突厥和土耳其
现代土耳其脱胎于奥斯曼帝国,而奥斯曼帝国源自于突厥,这一点是目前史学界公认的。根据国际史学界的研究,突厥民族的起源,至少有“狼的子孙”、“平凉杂胡”等五种说法,起源地也各不相同。
▲阿尔泰山的位置
一般认为突厥最早聚居于阿尔泰山西部,与塞种人有着相近的人种、语言和风俗习惯,都以狼为图腾。塞种人即是欧洲所称的斯泰基人,与波斯人有很近的亲戚关系。汉代开辟丝绸之路时,西域乌孙等国之中,就有很多塞种人。其主要后裔是我国的塔吉克族。
▲公元626年,突厥全盛时期,大唐刚刚建立,李世民在突厥大军的逼迫下,签订渭水之盟
突厥原本是鲜卑之后草原霸主柔然的“锻奴”,即锻造兵器的匠奴。突厥部落因为居住于金山(阿尔泰山南麓),而金山形似俗称“突厥”的兜鍪(战盔),所以这个打铁民族被称为了“突厥”。
公元六世纪中叶,中国正处于南北朝时代,无暇北顾之际。突厥打败曾经的主人柔然,成为草原新一轮的主人。经过数年的征战,突厥统治的疆域可与当年的匈奴媲美,但很快又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
突厥诞生于中华板荡的时代,以为中原王朝软弱可欺,同样没把新生的大唐放在眼里,率大军逼近长安,讨走大批的金银财物。不料,雄才大略的李世民岂肯受此大辱,没多久便发起全面的反击战。
▲公元645年,东突厥已经灭亡,大唐已经向西域亮出军刀,西突厥的末日即将来临
剽悍的唐军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击败东突厥。接下来,大唐重开西域都护府,志在恢复汉朝的荣光和版图。经过数十年的征战,唐高宗又击败原本统治西域的西突厥。公元745年,最后一任突厥可汗被杀,意味着突厥彻底亡国。
而西突厥治下有一个部落叫乌古斯人,主要活动在中亚地区。西突厥灭亡后,乌古斯人开始西迁。到1055年,他们在巴格达建立了塞尔柱帝国。
在随后的二百多年里,先是塞尔柱帝国分裂,罗姆苏丹国统一;然后罗姆苏丹国再分裂,一位名叫奥斯曼的部落首领再次完成统一。1299年,奥斯曼帝国建立,并一直延续到1923年。
▲拜中国、阿拉伯史书与突厥创立文字之赐,土耳其的由来和延续是比较清晰的
1363年6月28日,奥斯曼帝国成立欧洲第一支常备军“耶尼切里”。600年后,这一天被土耳其官方认定为土耳其陆军成立的纪念日。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土耳其源自于突厥,这一点是很清晰的。“耶尼切里”作为土耳其陆军的建军日,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既然如此,土耳其又怎么会把匈奴又当作祖宗呢?
▲耶尼切里军团
二、突厥与匈奴
中国二十四史中的《北史》记载着,突厥“其先居于西海之右……盖匈奴之别种”。即突厥最早聚居于西海之右,是匈奴的别部。据现代学者薛宗正考证,西海应该是现代的咸海,在今天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两国境内。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突厥跟匈奴是有区别的,但又有一定的关系。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突厥曾经接受过匈奴的统治。而匈奴曾是草原上部落联盟的霸主,这一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关于匈奴的由来,中国史书都以司马迁的《史记·匈奴列传》为准,书中认为:匈奴是夏朝淳维的后裔。据传说,淳维是夏桀的儿子,因触怒父亲而逃到北方苦寒之地,成为匈奴的首领。
▲公元前209年,冒顿杀父自立单于,所继承的匈奴,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游牧政权
不过,司马迁同时也把所有胡族的祖先都说成是华夏后裔,所以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现代研究认为,匈奴起源于阴山南北的鄂尔多斯草原一带,征服了东至大兴安岭,西及阿尔泰山脉,南达青藏高原、华北平原的广大草原地区,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
这个帝国虽然幅员辽阔,却是非常松散的,实际是一个部落联盟。他们没有从上至下的政权机构,牧民对部落首领效忠,各部落首领再向单于效忠,单于即是匈奴部落联盟的总首领。社会形态更接近于中原的炎黄二帝时代,文明程度实际上还没有发展到国家的程度。
▲公元前201年,匈奴已经发展成为雄踞北方的庞大帝国,一度将汉朝压得喘不过气来
公元前209年,秦始皇刚刚去世,陈胜吴广带着大伙儿造反的那一年,冒顿杀死父亲头曼,自立为单于。冒顿按照十进制原则,重建了匈奴军队,使之成为一支能征惯战、几乎天下无敌的常胜之师。这便是土耳其现在认为的、其陆军建军的源头。
不要小看了这个十进制,每十骑设一名十夫长,其上再设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有了这个严密的指挥系统,数十万匈奴大军运转起来,如臂使指,军令通畅。后世所有游牧民族都沿用了这个系统,直到今天,各国陆军同样以十人左右的班为基本战术单位。
冒顿单于统治下的匈奴,不但疆域达到鼎盛,更是中原最大的外患。就在冒顿单于称霸草原的几乎同时,刘邦建立了汉朝。为了解除这个威胁北方上百年的祸患,刘邦发动亲征,却差点成为冒顿单于的俘虏,靠行贿他老婆才逃了回来。
▲出土于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匈奴王族金冠,经考证,是唯一的匈奴冠饰文物,时间为战国晚期
从汉武帝开始,历经两汉的持续打击,一部分匈奴人内附中原,成为南匈奴,另一部分北匈奴被打得往北逃逸,从此不知所踪。等鲜卑等新的游牧民族崛起,称霸北方草原后,匈奴才完全消失于历史长河,不再见于中国史书。
有种说法是残存的匈奴人为躲避汉军的打击而向西迁移,这也是匈牙利人是匈奴后裔这个说法的由来。不过,现代的匈牙利人认为自己是匈人的后代。
▲南北匈奴的分化
三、匈奴与匈牙利
匈人和匈奴听上去非常相近,是不是同一个民族的名称,在不同时代或地区的差异呢?有部分学者认为是这样,问题是匈牙利人不认可。
根据古罗马地理学家托勒密所著《地理》的记载,匈人最早居住在里海北岸。公元2~3世纪开始进入东欧、高加索和中亚地区。4世纪后进入欧洲,接连打败包括哥特人在内的很多民族。这种说法得到欧洲史学界的普遍认同。
▲匈牙利博物馆内的阿提拉塑像,他是第一个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的君主,威震全欧
公元436年,称霸欧洲的罗马帝国刚分裂成东西两部分不久,阿提拉成为匈人首领,开创了匈人帝国的鼎盛时代,其疆域差不多达到全欧洲面积的一半左右。阿提拉也因为武功赫赫、杀戮无数,而被西方称为“上帝之鞭”。
但是,纯粹靠武力建立起的匈人帝国非常不稳定,他们的社会形态与匈奴颇为相似,部落联盟只对首领一人效忠,等阿提拉一死,匈人帝国迅速瓦解,只剩下少数余脉退到多瑙河下游定居下来,差不多是现代匈牙利的位置。
▲淡褐色区域为阿提拉建立的帝国,从面积上看,占到了差不多有欧洲的一半
那么这些匈人遗脉就是匈牙利人的祖先吗?无法确定!
可以考证的是,现代匈牙利人的祖先是马扎尔人,他们公元8世纪才离开乌拉尔山,进入南俄平原。等他们到达中欧的喀尔巴阡盆地时,发现这里是块水草丰美的好地方,便留在了这里,也就是后来的匈牙利平原。
▲公元896年,阿尔帕德大公率领马扎尔人来到潘诺尼亚盆地,成为现代匈牙利人的祖先
马扎尔人的到来,与匈人近似的装束和生活作战方式,马上勾起了欧洲对匈人的痛苦回忆,因而把他们也称为匈人。马扎尔人也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征战时期,但持续时间不长。他们改信基督教,吸收欧洲文明后,成为了一个与世无争的民族。
马扎尔人最终演变成现代的匈牙利人,欧洲有专家认为匈人是马扎尔人的祖先,只是离开发源地的时间不同而已。于是,匈牙利人认为祖先是匈人,喜欢把自己称为“阿提拉的后裔”。
▲现代的匈牙利位于喀尔巴阡盆地内
四、血缘之谜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匈人和匈奴联系在一起的呢?1756年,法国学者德奎尼出版了《匈人通史》,第一次把匈人认为是中国历史上的匈奴人。
这个理论后来又被《罗马帝国衰亡史》所接受,这两本史书在西方学术地位非常高,德奎尼还是英国皇家学会的会员,属于权威人士,这些都使该理论成为西方公认的“史实”。
1887年,清朝礼部侍郎洪钧组织人翻译了很多西方史学著作,因此发现了这个匈人即匈奴的理论。于是很快引起了清朝上下的注目,原来威震西方的匈人竟然是匈奴的后代,而匈奴又是被汉朝打跑的,原来黄种人也曾经这么厉害啊。
▲这张民族迁徙示意图,是根据匈奴西迁成为匈牙利人的说法绘制的,遭到越来越多质疑
这个理论当时得到了很多人的热捧,西方人自己考证出来的,他们肯定是承认的。清末的屈辱历史和一次次赔款割地,让中国人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找回民族自信心。至于此理论中的破绽,往往被人们所忽略。什么破绽?
据西方史书的描述,匈人更符合黄种人的特征,阿提拉本人就是身材矮小,鼻梁扁平,胡须稀疏。在中国人看来,这一点似乎不应该成为问题,匈人和我们一样都是黄种人,不是更能证明有血缘关系吗?
可问题是,中国史书记载的匈奴人却更符合白种人的特征,霍去病墓前的匈奴人石雕,明显胡须茂盛,五官凹凸,棱角分明,不像黄种人。俄国人的考古发现也证明,匈奴人具有相当部分的高加索人特征。
▲霍去病墓前的马踏匈奴石像,其中的匈奴人具有白种人相貌特点,因此匈奴应该不是黄种人
《史记·匈奴列传》中说,匈奴人“贵壮健,贱老弱”,不够强壮的人很难成为首领。《晋书》记载的匈奴人刘渊,也是汉赵政权的开国皇帝,“姿仪魁伟,身长八尺四寸”,折合现代单位,超过一米九。由此看来,阿提拉似乎并不符合这个外貌标准。
如果说有可能发生不同民族之间的通婚融合,一个白种人民族在往西、即白种人聚居区的迁移过程中,难道会越来越接近黄种人的相貌?
退一万步说,匈人和匈奴人即使可能在严寒的北亚地区有过交集,随后两千多年里,他们也已经完全分道扬镳,变成了两个不同的民族。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匈人和匈奴都是泛指当时东欧、中亚地带的游牧民族,因此而形成了这个泛概念,所以两者产生了联系。
▲现代匈牙利人更接近白种人相貌,他们唯一与东亚民族相同的,是名字的顺序先姓后名
其实在像苍天一样辽阔的草原上,从来没有过纯粹的大型游牧民族。在以强者为尊的草原上,被征服者完全顺从于征服者,拼命为之效力作战,并以成为征服者的一员为荣耀。血缘什么的,从来都不是决定性因素。
因此,每个称雄于草原的民族,都崛起得极快,衰落得同样极快。这显然是通过不断兼并其他民族和部落来实现的。而他们一旦被打败或首领被杀,整个民族或部落马上改头换面,变成另外一个民族。要想完全搞清楚他们的来历,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是目前史学界的主流看法。当然也有不少其他理论和解释,但能够支撑它们的证据更少。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考古发现,使这几个民族的来龙去脉更加清晰。
五、历史与现实
通过对匈奴、匈人、匈牙利、突厥、土耳其之间关系的梳理可以看出,土耳其陆军纪念“耶尼切里”还算有几分道理的话,把匈奴冒顿单于当作祖先,似乎是有点牵强了。
直到20世纪80年代之前,土耳其陆军仍然视“耶尼切里”为陆军前身。而现代土耳其的建国基础是全面“西化”和“世俗化”,土耳其陆军是凯末尔亲手建立的,一向是西化和反伊斯兰化的先锋。
▲土耳其国父凯末尔,没有他力挽狂澜,土耳其可能连现有地盘都保不住
但是,随着泛突厥、伊斯兰化思想的崛起,土耳其国内的右翼政党得到了蓬勃发展,并与奉行全面西化、世俗化原则的左翼政党,发生越来越激烈的冲突。到20世纪70年代末,这种冲突甚至演变为低烈度内战,双方死伤均达到数千人。
面对越来越混乱的局势,土耳其陆军终于在1980年发动军事政变,接管了政府。
▲土耳其陆军对抗伊斯兰化的骨干力量,多次发动政变,以保卫凯末尔革命的果实
正是在这场政变之后,土耳其陆军正式接纳“冒顿单于建立土耳其陆军前身”的说法。有分析家认为,这样做体现出了土耳其陆军对泛突厥化、伊斯兰化思想的压制。
突厥民族的伊斯兰化是在公元10世纪左右完成的,差不多是在乌古斯人建立塞尔柱帝国之前的那段时间。他们是在西迁的过程中,与阿拉伯人广泛交往,从而接受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更是个伊斯兰国家。
▲追溯冒顿单于和匈奴为祖先,土耳其陆军便可以不再与伊斯兰化的奥斯曼帝国捆绑在一起
而土耳其陆军将冒顿单于和匈奴认定为自己的前身,便将伊斯兰标签、甚至突厥这个标签给淡化了。匈奴人称霸欧洲大陆的时代远早于伊斯兰教的产生,匈奴的民族含义也比突厥更为广泛。
这样一来,土耳其陆军就不再“天然”是伊斯兰化的,更有利于对抗国内的伊斯兰化思潮,保持住其作为世俗化先锋的地位。由此看来,在追寻祖先荣耀的背后,透露着土耳其陆军的几分无奈。
作者|霈霖
历史资深爱好者
责编|Thomas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生|环球情报员主编
—(全文完)—

原标题:《认匈奴当祖先,土耳其人是匈奴的后裔吗?》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历史,匈奴,土耳其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