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新冠疫情背景下的中俄科技合作:现状、特点、趋势

2020-08-27 10:1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8月2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分别致信祝贺中俄科技创新年开幕。习近平主席强调:“中俄作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和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科技大国,要顺应时代大潮、把握发展大势,推动两国科研工作者和科技界开展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交流合作,为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当下,新冠疫情对国际交流与合作施加了空前的负面影响,不仅干扰了国际间正常的科技、人文、经济交流,同时也激化了不同势力间的既有矛盾。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资本主义阵营国家正在试图利用其在科技领域的优势重新展开全面对抗。在此大背景下,中俄间科技合作不仅对中俄拥有重要的政治和经济意义,也是一剂促进国际社会的多边合作的“强心针”。
一、推动中俄深化科技合作的宏观国际、国内背景
我国学者早已将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确定为我国可能面临的重大国际政治风险[1][2]。同时,冷战时期形成的出口管制机制并没有随着冷战和社会主义阵营的消失而消失。公开、正式的瓦瑟纳尔协定取代了非公开、非正式的巴黎统筹委员会(与下设的中国委员会)。随着中美间结构性矛盾的激化,包括瓦瑟纳尔协定在内的各类出口管制机制正在强化[3],从资本主义阵营获取到先进前沿技术的可能性、资本主义阵营国家供货的可靠性正在日益降低。同时我国面临着产业结构升级、国防现代化、建设具有可靠动员能力的现代化国家三重任务,对海外先进技术与跨国科技合作的需求有增无减。
进入21世纪以来,中俄关系不断转好,合作范围不断深化。特别是在2019年,中俄间的全面合作计划已经达到自建交以来的新历史高点[4],决定将2020-2021年设为“中俄科技创新年”[5]。除此之外,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使中俄更加深刻的意识到加强两国间科技合作的价值和意义,从而推动了中俄间科技合作的进“疫”步深化[6]。在此背景下,中俄科技合作“必将成为俄中两国最富前景的合作领域之一。”
二、中俄间科技合作中的部分重点领域:现状、特点与影响因素
中俄作为两个国有经济占据重要地位的经济体,两国间科技合作必然体现出这一特点:中俄间科技合作,落实主体多为双方的国有部门。如中国石油与俄油(Rosneft)、俄气(Gazprom)签署合作协议[7]。而俄铁(РЖД)与中国铁路总公司也签订了合作协议[8],而中核集团与俄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更是保持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9]。
中俄间科技合作拥有具体的合作目标和明确的项目需求。如中俄之间的重点合作领域-核工业,就是基于我国对清洁能源、核材料的明确需求而展开的。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核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对稳定、高效的清洁能源的需求也水涨船高。核电的发电能力不受气象条件限制,可全年满功率发电。同时核反应堆产热稳定,可灵活调整电-热生产比例,稳定生产高品质的电力和热能以满足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需要。而核电规模的扩大意味着对核材料的需求加大。因我国铀资源对外依存度高达70%以上,所以建立闭式核燃料循环、建设高核燃料利用率反应堆与保证核威慑的长期有效已成为核工业领域的三大基本任务。为完成这三大任务,中俄间展开了大规模的合作。中俄间涉核合作可大致分为三类:核燃料制造与放射性同位素分离与富集工厂、核电项目、先进技术开发。在与俄国家原子能公司的合作过程中,利用俄技术先后改建、新建了汉中、兰州两处铀浓缩厂及宜宾核燃料元件厂,掌握了俄制VVER型反应堆的燃料元件制造技术。在核电项目方面,田湾核电站1~4号机组,7~8号机组,徐大堡核电站3~4号机组均以俄制VVER系列反应堆为核心。在先进技术开发方面,中国实验快堆(CEFR)也是基于俄方技术建设而成,可为下一代快中子增殖反应堆的设计和建设提供必要支持。而俄方的需求也十分明确:需要中国的市场与资金来维护和发展苏联解体后由于国家财政能力陡降而濒临崩溃的科研体系。
由于中方拥有明确的合作目标与项目需求,所以中俄间科技合作主要集中在国防工业、能源、冶金、交通等中方较为弱势的领域。中俄间国防工业科技合作除在军用航空发动机、防空武器系统等传统领域外,同时还针对早期预警系统的开发展开了合作。
在先进材料方面,中俄合作前景可期。中俄在先进材料领域的合作,不仅起到了满足中方技术需求的作用,还起到了中俄两国经济互补和互助的作用。俄在钛合金的制造、加工、应用方面具有巨大的技术储备。俄制钛合金已广泛应用于核能[10]、航空、航天、航海等领域。根据2012年的统计数据,俄制钛合金产品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约达25%。其中VSMPO-AVISMA公司是俄罗斯钛基材料的生产和加工的龙头企业[11],长期为波音、空客提供品质稳定的钛合金零部件。
中俄间在以钛合金为代表的先进材料领域的合作,不仅能够弥补国内既有行业的不足,同时又能够助力新旧动能转换、产业结构升级。除此之外,还凸显出中俄间科技合作的第二个特点:体系性。不仅注重引进俄方关键技术,还重视引入支持关键技术落地的全套设备、技术方案。在这方面国内已有先例。云南钛业公司通过与俄罗斯企业进行合作,不仅成功掌握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钛合金熔铸技术,填补了国内多项技术空白,还基本掌握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钛基材料加工、冶炼装备的设计、制造能力,提供了稳定可靠的钛基材料供应。
中俄间的科学技术合作的另外一个特点是科、教并重,不仅重视学界间的交流,同时重视以科教行为为载体的人文交流。中俄间科技合作,除双方国有企业、国有科研单位外,双方高等教育界的合作占据了中俄间科技合作的小半壁江山。中俄间高等教育界合作除校际双边合作机制外(如北京大学-莫斯科大学联合研究生院、北京大学-莫斯科大学中俄数学中心),更有多边合作机制-中俄高校联盟。至2019年,中俄间已建立综合性、工学、医学、经济学、教育学等多个学科强势院校加入的高校联盟。
中俄之间科技合作的另一个特点是合作周期长。这是由具体合作行业的行业特点与合作单位的性质决定的。
通过分析中俄间的科技合作领域、特点,可以简单总结出影响中俄间科技合作具体领域[12]与具体合作形式[13]的三大因素。
第一大因素是政治互信水平。政治互信水平是决定双方科技合作具体形态和具体领域的核心因素。缺乏高水平的政治互信,科技合作的具体形态和具体领域就只能局限在缺乏战略价值、成熟的领域中。而低水平的政治互信,只能催生以单一项目为主体的科技合作形式。
第二大因素是经济互补水平。经济互补水平是影响双方科技合作具体形态和具体领域的核心因素。 经济互补水平不高,说明双方产业结构同质化的趋势较强,双方企业更易在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中产生竞争性关系。因此在产业结构同质化程度较高国家间,科技合作多以低合作水平、低战略价值、低市场潜力的特点存在。
第三大因素是行业特点与合作主体的决策偏好。每个行业都具有符合本行业需求的项目周期。重工业(如装备制造、冶金、化学、兵器、交运)的合作周期要显著的比轻工业(如消费级电子、轻纺、食品)长,私营部门的合作周期普遍比国有部门短。这是由合作主体的决策偏好不同所引起的。与私营部门看重利润、通过缩短合作周期控制合作风险的决策偏好模式不同,国营部门综合考虑包括政治和战略需求在内的各类因素的情况更为多见。因此,行业特点与合作主体的决策偏好都会影响合作的具体实现形式。
三、新条件下确定中俄间科技合作的新领域的基本原则与中俄间科技合作的新趋势
2018-2019年,特朗普政府已经决定将美国的战略重心设定为大国竞争,重新开始与世界岛上的大国展开全方位对抗。无论是任命秉持“核致胜论”查尔斯·库普曼为代理国家安全助理,还是更新军事学说中有关核武器实战化应用的章节[14],或是激进的核武库更新计划[15],都体现出了美国重建可信核能力的决心[16]。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激化了世界各主要国家间的矛盾。受此影响,特朗普政府决定加速核力量的现代化进程。在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寻求恢复核试验的可能性。2020年6月,美国国防部批准用于W93弹头的早期开发预算。这一切表明,美国准备将核武器与核军备竞赛重新定位为赢得大国竞争的“制胜法宝”。
面对日趋紧张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现实,中俄会选择深化双方在国防和军事领域的合作以对抗来自美国的压力。但中俄双方都无意组建军事联盟以应对来自的西方的威胁[17],更不准备为新两极体系添砖加瓦。中俄双方的战略重心各不相同,但同时承受来自西方世界的全方位压力。有专家认为,这种压力会迫使中俄建立军事合作关系以抵抗来自西方的压力,提高军费的使用效率[18]。但同时维持双方在地缘政治竞争中的灵活姿态,也是影响确定具体合作领域的因素。
笔者认为,中俄选择维持本国在地缘政治竞争中的灵活姿态时,会在确定新的科技合作领域时遵循如下三点原则:
一是中俄两国科技合作中的具体领域会长期集中在具有防御性特征的技术领域。
二是普京总统为中俄科技创新年开幕式准备的贺信中强调:“科技创新影响着两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中方仍需面对贫困人口基数大、国民生活水平普遍偏低的特殊国情,因此中俄科技合作,仍然会聚焦在改善国民生活水平、提高国家综合国力两大主题上。
三是中俄间科技合作,还会重视发挥“榜样”作用,成为国家间合作的典范。习近平主席认为” 中俄作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和具有重要影响力的科技大国,要顺应时代大潮、把握发展大势,……,为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普京在2019年的瓦尔代论坛上宣布将与中国合作共建早期预警系统(Early Warning System, EWS)[19]。而当年更早些时候,在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的公开讨论中,退役俄军将领、军事专家叶·布赞斯基表示双方可在建立早期预警系统方面达成合作[20]。这一合作不仅是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回应,更是中俄之间下一阶段科技合作的趋势体现:第一,中俄之间的科技合作由过去的单向输出转为双向互补型输出[21]。第二,中俄对具有防御性特征的先进敏感技术合作已持开放态度[22]。这些趋势将会使中俄间开展新领域的合作成为可能。
四、结论
习近平主席指出,“身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俄承载着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更大期待。”基于国际政治的现实与中俄两国的具体国情,中俄间的科技合作将继续集中在两国国防和社会发展急需的领域。随着中俄间政治互信的深化和人文交流的扩大,在“灵活姿态三点原则”的基础上,中俄间的科技合作未来必将从单纯的“具体技术项目合作”上升为“科研体系合作”,合作模式也必然从单纯的“科研项目协调”延展为“科技政策协调”。

(作者:张君义,莫斯科国立大学亚非学院博士研究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参考资料
[1] 王缉思. 世界政治进入新阶段[J]. 国际战略研究简报,2018.
[2] 阎学通. 对中美关系不稳定的分析[J]. 清华大学学报, 2010.
[3] Dekker,B. The US-China Trade-tech stand-off and the need for EU action on export control.
[4] «Совместное заявление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и Китай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о развитии отношений всеобъемлющего партнерства и стратегического взаимодействия, вступающих в новую эпоху». http://www.kremlin.ru/supplement/5413.
[5] Распоряже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от 23.12.2019 № 436-рп "О проведении Годов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го научно-технического и инновационного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http://publication.pravo.gov.ru/Document/View/0001201912230053
[6] Weitz R. The COVID-19 Pandemic Boosts Sino-Russian Cooperation.
[7] 在习近平主席访问俄罗斯期间中国石油与俄油、俄气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https://www.cnpc.com.cn/cnpc/tpxw/201707/aad4c654521c43389cda099ea2f89be7.shtml
[8] 铁路合作组织2018年工作报告,https://osjd.org/dbmm/download?vp=51&col_id=121&id=1595.
[9] 中核集团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深化核能合作,http://www.sasac.gov.cn/n2588025/n2588124/c3782358/content.html.
[10] A.C.奥雷辛科,张华. 俄罗斯核动力用钛合金[J]. 中国钛业,2018(03).
[11] 李大鹏. 俄罗斯BCMПO-ABИCMA公司的钛合金制品及其在核电厂中的应用[J].国外核动力,2012(03).
[12] 具体领域指经由双方行业主管机关确定、通过外交手段达成一致、满足国家行业分类标准的要求并在此进行合作的具体行业门类。
[13] 具有法律效力、能够无误执行的一切合作方案的集合。
[14] Joint Publication 3-72.
[15] Strategic Command boss warns of nuclear ‘point of no return’ https://www.defensenews.com/smr/nuclear-arsenal/2020/02/28/stratcom-head-warns-us-near-nuclear-point-of-no-return/.
[16] 基辛格在《选择的必要》一书中提出威慑三角模型:有效威慑是三个因素的积-力量,使用力量的意志与目标对威慑的感知。见Henry Kissinger, The Necessity for Choice, Garden City, New York: Doubleday, 1962, p.12.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力量现代化计划中包括赋予F-35使用核武器执行打击任务的能力。
[17] Russia: "We don`t have or plan to create military alliance with China" – Puti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IggCnxe_X8.
2019年12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https://www.fmprc.gov.cn/web/sp_683685/wjbfyrlxjzh_683691/t1726917.shtml.
[18] Aliyev N.Military Cooperation Between Russia and China: The Military Alliance Without an Agreement?
[19] Sushentsov A.  Strategic Conditions of Russia-China Entente. https://valdaiclub.com/a/highlights/strategic-conditions-of-russia-china-entente/.
[20] RUCN2019. Сессия 2 конференции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в новую эпох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7N_k5DY0vI&
[21] Gressel G. The authoritarian entente: Sino-Russian security cooperation.
[22] Stefanovich D. . Russia to help China Develop an Early Warning System.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