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光一辈子积蓄,我住进了CBD隔壁的烂尾楼

2020-09-11 11: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烂尾楼,不可能妻离子散的。”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渴盼已久的小家,陈艳春像是被人扼住喉咙,无力且颤抖地说出了那句话。陈艳春花费半生积蓄买到了烂尾楼■

陈艳春花费半生积蓄买到了烂尾楼■


陈艳春是第一位搬进云南昆明“别样幸福城”烂尾楼的业主,也是每个月背着近4000元房贷的单亲妈妈。
2013年初,来自四川农村的她花费所有积蓄又贷款35万,在昆明巫家坝CBD西侧,买了套60多平米的一房一厅。
原本她打算在这里结婚、定居,开启幸福生活。后来,婚倒是结了,但这套房带给她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幸福,而是接踵而至的错乱。
这套位于“幸福别样城”4号地的房子,本该在2015年4月交房,却因开发商债务问题,烂尾7年。“幸福别样城”4号地烂尾楼■

“幸福别样城”4号地烂尾楼■


有房却住不进去,几年来,业主们试过各种维权方式,都没能推动解决烂尾楼难题。陈艳春和丈夫只能带着老人、孩子租住在附近的城中村。
租住的地方又窄又小,还要一边供养老人小孩,一边还着4000多的房贷,诸多生活琐碎与不顺,导致陈艳春和丈夫经常吵架。女儿刚满1岁时,丈夫便和陈艳春离了婚。
在陈艳春看来:如果当时没有烂尾楼,一家人能顺利住进新家,也许自己和丈夫并不会爆发那么多争吵,他们也不会离婚。
再或者,假如能早点搬进新家,她也能省下一大笔租房费用,女儿也会生活得更好。但现实是,成为单亲妈妈后,陈艳春只能继续背着4000的房贷带着女儿租房生活。陈艳春带着女儿住在烂尾楼里■

陈艳春带着女儿住在烂尾楼里■


因为之前的房东不允许女儿带别的小朋友进入房间,陈艳春的女儿一度很自卑。
生活过得飘摇而拮据,能够落脚的“小家”近在咫尺,她们却住不进去。但命运仿佛并不懂得垂怜她们,不幸又一次次接踵而至。
四年前,陈艳春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受重伤失去了劳动能力,治疗费再次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的打击,她跟朋友合伙开的小餐馆彻底关了门。5月份,出租屋的合约也到期,工作不好找,陈艳春再也拿不出房租。
走投无路,5月18日那天,她终于突破对生存空间的底线,住进了没水没电、杂草丛生的烂尾楼。在烂尾楼里的“家”■

在烂尾楼里的“家”■


刚住进烂尾楼时,陈艳春曾被10多条流浪狗围攻。每天晚上,她要等到凌晨四点钟才敢睡觉。
有人劝她出去住,但陈艳春说:“现在能去哪里呢,我们没有家了。”说到这里,眼泪啪嗒啪嗒坠落,她忍不住掩面痛哭。说起无处可去,陈艳春忍不住掩面痛哭■

说起无处可去,陈艳春忍不住掩面痛哭■


小区里,和陈艳春有相似经历和想法的人很多,烂尾楼里前后共有50多户业主入住,大多都是因为别无选择搬了进来。
他们都是来自农村,在昆明打拼多年,打算在这里落脚,一辈子只买得起一套房的普通人。
受疫情影响,卯勇今年上半年几乎没有收入,另一边还要还房贷和维持家里生活。为了减轻生活压力,6月17号,经过深思熟虑,他也带着老婆和儿子住进了自己买的烂尾楼。同样住进烂尾楼的业主卯勇■

同样住进烂尾楼的业主卯勇■


2014年,到昆明打拼的第7年,为了能让孩子上公立小学,卯勇终于攒下18万的首付,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如今孩子已经小学六年级,却迟迟没能收房。
为了生活方便,其他住进来的业主都会选择住在一层或二层。但与别人不同,卯勇一家是烂尾楼里唯一每天爬18层,坚持住自己所买房子里的业主。
其他业主都劝他住在低楼层,但他仍然坚持:“还是住自己的房子最踏实”。
对卯勇一家来说,搬进烂尾楼,甚至是件值得开心的事。儿子兴奋地大喊:我们终于住进自己的家了。卯勇一家在烂尾楼的家里煮火锅■

卯勇一家在烂尾楼的家里煮火锅■


过去几年,卯勇一家人像浮萍一样飘在这个城市。他们搬过无数次家,常年住在潮湿的地下室。因此,卯勇全身长满红疹。
卯勇妻子说:“有钱人,他们一个家烂了可以去住其他的家,像我们都是从山咔咔里来的,一辈子只能买得起这套房子。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家。”
为了节省开销,住进烂尾楼的住户们会AA制吃大锅饭。相互熟悉后,邻居们给烂尾楼里最小的业主——陈晓莉一岁大的儿子起了个小名叫“盼房”,意思是盼着住进这个房子。业主们给陈晓莉1岁的儿子起名“盼房”■

业主们给陈晓莉1岁的儿子起名“盼房”■


陈晓莉说:“我觉得好悲哀,大人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把这种盼望寄托在一个小孩身上”。
然而除了感慨,她也没有别的办法。转过一幕,她又抱着孩子指着对面的小区说:“盼房,你看对面的房子漂不漂亮啊。”眼神里满是羡慕。
这套房,也承载了陈晓莉一家太多的期盼。2013年,她和丈夫花光家里老人的积蓄买了这套房。希望靠这套房结束漂泊,成为这座城市里的主人。
陈晓莉的丈夫说:刚买完房每次回村里,因为自己在城里有套房,他都格外引人羡慕。后来,房子成为烂尾楼后,走到别人面前,他变得不敢说话。陈晓莉一家站烂尾楼里看对面明亮的小区■

陈晓莉一家站烂尾楼里看对面明亮的小区■


买完房子后,陈晓莉就在脑海里想象,交房后要带奶奶坐电梯到自己住的17楼,后来,奶奶去世,他们也没等到交房,还在这个城市里漂着。
8月27日,经过多次维权和网络热搜发酵,“别样幸福城”4号地已经启动复工续建,预计2021年10月底竣工交房。
50多户被迫入住烂尾楼的业主们可搬入临时过渡房3个月。3个月后,他们将开始新的漂泊与期待。“别样幸福城”4号地已经复工续建■

“别样幸福城”4号地已经复工续建■


住在烂尾楼里时,每当夜幕降临,卯勇就喜欢趴在窗户护栏上看远处灯火通明的巫家坝CBD。
周边楼群林立,万家灯火,只有他们这栋楼被黑暗包裹着。卯勇的眼神里流露着说不出的孤独与无奈。
搬离之后,烂尾楼18层的墙上,仍保留着卯勇写下的那句话: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他们共同的目标都只是想有个家■

他们共同的目标都只是想有个家■


(文中陈晓莉为化名)
文案丨dahlia
设计 | 李梦丹
运营丨李广博 卢月丽 李婧琨 
关键词 >> 烂尾楼,烂尾楼入住,昆明烂尾楼,昆明,别样幸福城,房产,房贷,开发商倒闭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