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毕业当网红,李雪琴的野生幽默:七分自嘲,三分丧

2020-09-16 15:4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度公子 一日一度
抖音粉丝519万,微博粉丝195万。
只要李雪琴继续留在《脱口秀大会》舞台,这个数字还会涨。
一个外行网红,闯入脱口秀半决赛,让一群专业演员都感到了职业危机。
编剧史航形容这一幕是:像一个巨人,没有弯腰就走过拱门。
李雪琴的野生幽默,七分自嘲,三分丧。
这是她的风格,也是她的生活。
1
李雪琴的走红,是她倒霉生活里,一次幸运的偶然。
2018年,她正处在人生低谷,其实再过一年,就能从纽约大学教育学研究生毕业。
可日益加剧的抑郁症,让她对一切都束手无策。最严重时,连课都上不了。
万般无奈下只好办理了停课休学,干脆回北京治病。
一天,她溜达到清华大学,看到游客们正围着校门拍照。李雪琴也学着他们,打开手机摄像头,拍了一条抖音。
面无表情,素颜出镜。没有任何台词准备,操着一口东北味普通话,张口就来: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吴亦凡是她喜欢的明星,而李雪琴是借用一位东北大妈的名字。
初尝试后,拍视频成为无聊生活中的一种调剂。
她继续化身李雪琴,带着偶像吴亦凡在北京各处打卡。
“吴亦凡,我现在在圆明园,你吃饭没呢?”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我来三里屯了!”
没想到2019年1月,吴亦凡竟然发视频回应了。
“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
素人成为网红的距离,只有一个晚上。
随后,李雪琴涨粉破百万,直接登上热搜第一。
被偶像喊话,一夜成名,当之无愧的“追星锦鲤”,咸鱼翻身。
李雪琴自己也没想到,惊喜来得这么快。
她用仅存的理智,在邀约的公司中挑了一家能胜任的。工资可观,待遇不错,起码在北京,她能好好生活了。
2
很多人好奇李雪琴为什么喜欢吴亦凡,原因也很简单。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没啥烦恼,因为我没有过这种生活,我从小就生活在了一种漩涡里。”
用她的话说,14岁已经失去了理想主义,只想赚钱。
那年家道中落,父母离婚,李雪琴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和很多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她始终觉得父母分开,都怪自己不够好。
在艰难的心理博弈中,她选择了跟母亲相依为命。
从此,处在青春期的李雪琴被迫长大。
她要接过母亲所有任性的情绪,帮她度过那些煎熬的日子。
比如写完作业了,刚看会儿电视放松一下,母亲便勃然大怒,破口大骂。
她听话地关掉电视,也不反驳。不敢有一点青春期的叛逆。
再比如考试没发挥好,来不及自己沮丧,还要先安慰母亲失望的心情。
一个没离开学校的孩子,竭尽全力安抚一位成年人,这份负担可想有多重。
一旦背上,根本卸不下来。
她拼命地学习,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要用成绩换一点母亲的笑脸。
以前不患得患失的她,开始严苛地要求自己决不能考第二。
不然别人就会说:你看父母离婚以后,还是把孩子耽误了。
她不能让妈妈听到这种流言,尽管母女两人,她才是应该被保护的那个。
她就读于当地最好的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北大来辽宁自主招生时,她也没有特长加分,仅靠考试成绩还是拿到了第一名。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
多年后,李雪琴把这些经历都讲成了段子。
用她惯用的语气,带着一口东北腔说:我妈是我带大的。
台下一片哄笑,可是笑完之后,回顾一个孩子当时的处境,你会觉得深深地同情。
孩子只是孩子,他们当不了家庭的保护神,也做不了父母关系的粘合剂。
成年人的问题不该交由孩子处理,也不该把他们原本自然生长的人生拖垮。
但是遗憾的是,很多孩子已经因此早早消耗了过多的热情。
他们很难重新快乐起来。
父母分别再婚后,李雪琴依然没有更快乐。
“虽然你俩不是和对方结婚,但我衷心的祝福你俩过得幸福。”
送出祝福后,如释重负,但却更加孤独。
3
2019年,李雪琴走红了。
那些家长里短依然缠绕着她,唯一好的一点是,她有了经济实力。
起码终于不再担心父母的生计,她豪爽地给二老买了好几份保险。
安排好别人的生活,再考虑自己。
她本就是抑郁症病人,不适合高密度、高强度的社交和工作。
但生活排山倒海的压力,毫不留情把她推到了悬崖边。
原本得过且过,没有希望,不抱期待的生活,上过热搜后,一去难返。
身不由己的时刻太多太多,多到足以让她自杀。
有天晚上,她用水果刀在手腕割了三道,企图体验自杀。
看到出血之后,她又冷静地给自己包扎好,坐回电脑前继续加班。
最大的感慨竟然是:“我刚刚浪费了一个小时加班时间自杀,没死成。”
那时,每天收到无数条陌生人的微信,要从早回到晚。
躁郁症加重,她把自己锁在房间的次数越来越多。
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卧室,她把自己关在里面,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做什么。
有一回,她突然打开房门,找出屋外的榔头,哐哐敲击手机屏幕。
屏幕上碎得都花了,但微信还是不住地往外跳新消息。
她反抗的次数很多,但更像内心的自我挣扎,对既定事实毫无影响。
因为她要做的事情,依然在备忘录上排起长队。
整个团队都在围绕自己干活,她要养活一群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出去接活。
每天睁开眼睛,面临的都是新挑战、新活动,她是被生活鞭策的陀螺。
这种生活有人羡慕,有人渴望,她也知道这是来之不易的机会。
想活下来,就得坚持。
幸运女神不会问你喜不喜欢这个机会,你只有选择在机会降临那一刻,条件反射地抓住希望的微光。
4
李雪琴是一条有底线的咸鱼。
她愿意尝试很多事,但绝对不做完全没把握的事。当然,你也可以说她怯懦。
早前,她被邀请去参加一场直播,跟《奇葩说》冠军之一陈铭对谈。
李雪琴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他挺有文化的,我怕聊聊聊我接不住。”
编剧史航一直挺喜欢这位东北姑娘,认为她看问题的视角很有趣。
就邀她和作家止庵对谈,主题是鲁迅、张爱玲、周作人三选一。
但是李雪琴还是拒接了。
“不瞒您说,这三个名字在我这儿就只是知道。我有自知之明,我没有这能耐。”
那么多艺人上赶着拗知识分子、文化学者的人设。
李雪琴堂堂北大本科、纽约大学研究生的高材生,却认为自己“没有能耐”。
其实她在去年就接到了《脱口秀大会》的邀约,当时录制第一期时,她也在现场。
看看这种形式,如果可以的话,第二期她就报名参赛。
在后台遇到了前一季脱口秀冠军庞博,两人随口聊了两句。
李雪琴立刻断了尝试的念头。
“我去参加个屁啊,连庞博都上不去台了。”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但今年李雪琴还是来参赛了,结果没有她预想地这么糟糕。
相反,她拿了一次爆梗王,分数一骑绝尘,把全场的脱口秀演员都比了下去。
大张伟为她连连爆灯,李诞猛夸她天赋异禀,杨天真都想签下她。
但李雪琴还是不高兴。
连王建国都说:“从我认识你开始,我就没见你高兴过。”
5
不高兴的李雪琴,踏出了关键一步,起码勇敢了。
去年,她参加了陈坤发起的公益活动《行走的力量》。
在枯燥而艰难的行走中,她多次出现高反,跌入冰河,身体素质不好,只能跟在队伍的末尾。
整个过程中,她都一直垂头丧气。
回过头看自己翻过的一座座山时,心头才豁然开朗。
“承认别人行而自己不行,是认识自己;但不行还要往前走,那就是勇敢了。”
不爱笑的李雪琴成为了一名专业的搞笑博主,现在又是一位天才脱口秀演员。
镁光灯下,她杵着那张不开心的脸,说着没精打采的笑话,台下笑倒一片。
她喜欢被这些笑声包围,尽管她自己感到快乐稀薄。
如果痛苦被转化成别人的快乐,这也是自己存在的意义。
李雪琴的段子让我们找到共鸣,因为我们都是李雪琴。
成年人身不由己地工作和生活,庸庸碌碌,时常找不到活着的价值。
可是,哪怕心里有一万个放弃的理由,只要明天闹钟响起,还是会起床继续奔跑。
毕竟最勇猛的战士也会有意志松动的时刻,最乐观的强者心头也会有阴翳。
我们都该承认个人的不足,然后勇于超越自己,这才是最大的意义。
李雪琴,加油!
今年,我们都要加油!
原标题:《被吴亦凡翻牌后,她一夜爆红:北大毕业当网红,李诞都说她是“脱口秀天才”》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李雪琴,自嘲,脱口秀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