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过皮特、EXO又如何,我仍是个无出路的纹身师

2020-09-26 12:1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豪七 艺术头条ArtExpress
如果纹身行业有世界杯,纹身师金度允是可以代表韩国参赛的选手。
从业十四年,为超过一万人纹过刺青,客户包括EXO男团的门面朴灿烈:
韩国一线女星韩艺瑟(《九尾狐外传》、《老千》):
以及布拉德·皮特——皮特专程请他从首尔飞到洛杉矶为自己纹身,下针前还签了保密协议,不能向外界透露皮特的部位和图案。
金度允的刺青功力体现在细节上——仙鹤的羽毛、脚杆、趾尖,是直追中国花鸟工笔画的销魂勾勒;
兔子的绒毛下,掩映粉嫩的脸颊和耳朵,我见犹怜;
初秋的叶子,微风吹过后,显出活灵活现的褶皱;
蝴蝶翅膀展开后,可爱的半透明感觉;
再细小的图案,只要出自他的手笔,都精美到让人想舔一口。
凭着过硬的刺青作品,金度允被公认为是韩国的顶级纹身师,且名声早已溢出国界,在Instagram上拥有近50万全球粉丝,这个影响力在全亚洲纹身行业也是数一数二的。
金度允在工作室
明星客户、巨量粉丝、应接不暇的生意、能够兑现艺术天赋的职业……一个纹身艺术家能够企求的名利,金度允都得到了,但即便如此,他仍有走投无路的感觉,“从业十四年来,好像一直困在茧房里,挣脱不出。”他说。
金度允的感觉,全韩国的纹身师都有;金度允遇到的困境,全韩国的纹身师都在承受。
这种困境包括,金度允在首尔市中心的纹身工作室,不能设在临街旺铺,门面不能有任何招牌或说明标志;
每回过机场安检,都忐忑不安,害怕包里的纹身工具被发现;
每次和陌生的客户打交道,都小心翼翼,怕因恶意举报而坐牢……
金度允遇到过蛮横的客人,找借口挑剔作品有瑕疵,要求退款,或买一赠一,否则便威胁要报警,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乖乖认怂,但求息事宁人,但客人走后,留下的屈辱和恐惧却长久挥之不去,“每次发生这种事,我都会想一走了之,干脆他妈的离开这个行业!”他说。
而他仍然是幸运的,因为水平高,他有挑选客人的余地,不容易“踩雷”。有的纹身师碰到的就不只是退钱那么简单,而干脆是勒索——做完一单业务,不仅赚不到钱,还要倒贴一笔钱出去。


金度允作品
据统计,韩国五千万人口中,至少有100万人纹过刺青,从业的纹身师超过两万人,纹身行业年产值约为1.7亿美元,而且还在不断增长。
潮流浩浩汤汤,韩国的纹身法却自岿然不动。
表面原因是出于卫生的考虑——韩国医生群体强烈反对纹身合法化,因为会“危及韩国人的健康”,韩国医学协会称,“被没有医师执照的纹身师刺青,可能导致皮肤严重感染或过敏反应”。
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刺青长期以来的污名化,令立法者宁肯以保守态度对待——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纹身还是韩国黑帮成员的标志,看见露出刺青的汉子,民众避之唯恐不及。
纹身师金高石从业25年,九十年代开始替人刺青时,见识过那时候的盛况,“找来的客户八成以上是黑社会,纹的东西一律是老虎、大龙、蟒蛇,令我很快成长为一个娴熟的龙虎画师。”
“如今,找上门来的客人大部分是追求时尚的年轻人,他们喜欢纹可爱的小图案,对自己有意义的数字、警句。时代变了,在身上纹狰狞猛兽的家伙,越来越少了。”金高石说。
原标题:《服务过皮特、EXO又如何,我仍是个无出路的纹身师》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纹身艺术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