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文化圈层|BDSM:一个自成光谱的情色亚文化

关注
2020-10-13 13:38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围炉weiluflame 围炉 收录于话题#文化圈层10个

前言

BDSM是一种情色亚文化,也有人认为是一种虐恋亚文化。BDSM四个字母是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和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三个概念的笼统概括。

BDSM中有不需借助性行为但非常情色的活动。例如绑缚和展示,在不涉及两人的身体接触与性行为的前提下,也能产生强烈的快感与兴奋的体验。虽然这些行为会被多数人认为是不愉快、不受渴望或不利的行为,但BDSM以参与者们旨在以彼此同意为前提,在安全、理智、知情同意(safe, sane, consensual, SSC),或 “共知风险的两愿实践”, Risk Aware Consensual Kink, RACK)的基础上达到彼此欢愉。

(本文为文化圈层完结篇)

一、什么是BDSM

BDSM是一个”umbrella term”(宽泛/概括概念),其所涵盖的活动十分多元,也就是标题中“自成光谱”的含义,但她们一般是性唤起或性行为的一部分(Neef et al., 2019)。在参与人群(直、LGBTQ+)、活动程度(痛感、权利让渡多少)、契约持续时间(全天候/有时间限制)、活动形式(语言/肢体)等都可大不相同。

BDSM和虐待的区别,图片来自网络

Clarisse Thorn, The S&M Feminist 向媒体公司 BuzzFeed Life分享她的看法,大多时候,一个人会对在绑缚与调教、支配与臣服和施虐与受虐中的一种或两种类型感兴趣,而非是享受全部。 参与BDSM活动可能会带来强烈的兴奋(exciting)与欢愉感(pleasurable),但并不一定涉及性行为。性治疗师(sex therapist) David M.Ortman 的临床实践理论中,将性 (the sexual)与 情色 (erotic)两者区分开。情色是由欲望(desire)而来,与刺激,期待,身心投入等感官相连;而情色的图像与想象是由原始(primordial)感觉,感动(sensation)和经历而来,是抽象,主观并充满情趣(playful)的。 但性行为(sexuality)是具象的,是一个经历情色的方式,属于客观的,生理性的,身体的范畴。BDSM关系的核心是权利的动态变化(权利交换),双方自愿则是权利交换的基础,这也是BDSM与奴隶制的根本区别,因为不存在一方对另一方隐瞒的某些特权。某些BDSM行为分支(如露出play等)可能涉及无辜的旁观者,因此双方自愿上升为多方同意,或不能影响其他未知此行为的人。一般而言,大家在BDSM中不能为所欲为,但可以无条件拒绝不想做的事。

现代BDSM活动也有一些指导规则,其中最通用的就男性同志S/M行动者(GMSMA)在1983年构想的SSC原则,包括安全(Safe)、理智(Sane)、同意(Consensual)。“安全”指不导致外伤或身体损害;“理智“划定现实与幻想的界限,将“权力交换”被限制在BDSM活动中;“双方同意”则强调,双方须在BDSM活动前商讨,且在过程中遵守界限。

值得注意的是,BDSM能否满足以上三个条件还是有争议性的。有人就认为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理智“其实是一个带主观意义的词,因为一般很难判断一个人是否处于理智状态。在此背景下诞生了RACK(Risk-accepted consensual kink)原则,不拘泥于保证100%的安全性。

(需要提醒的是,在法律上,如果造成了身体伤害,对方的同意并不能成为你的辩护词。)

表情包来自网络

BDSM中有几类基本身份:S对应施虐者,M对应受虐者,追求的是生理快感;dom是支配者,sub是臣服者,探讨的是精神快感。top是执行动作的人,不一定专指dom或S;bot是接受动作的人,和top的含义相对。除此之外,还有“皮一下”的brat,灵活的switch等。 “支配”是在权力交换的关系中对另一方进行精神或身体控制的状态。相反的,“臣服”是将个人控制身体与精神的权力让渡“支配”者。“支配”与“臣服”的权力转换会在双方的口头或纸本契约中约定,确定关系中“权力转换”的时间长短和激烈程度。

在一般双方同意的BDSM中,“施虐”指通过施加疼痛或看他人被施加疼痛来获得快感(pleasure)的途径。“受虐”指通过被施加疼痛或侮辱来取得快感。施虐与受虐在精神科学与医学中仍然被用来指代精神疾病与心理病理模型。 但在BDSM社群中,施虐与受虐代表在双方同意下能带来强烈欢愉,感官与净化 (catharsis)的活动。如前文所述,并非一定要包含以上三种模式才是BDSM,如绳缚,就是包含绑缚与调教,但不含“支配”与“臣服”(具体实施上有辩论空间,但总体而言BDSM的范畴与定义有很广的灰色地带)。 身份上, 虽然角色扮演会随着场景不同而改变, 但dom 或 sub的身份认定是更难以改变的。实际的案例中也有享受于不同场景和角色,因此无法认定自己是dom还是sub的情况,因此dom / sub 也可能是交换的(switch), 会改变的身份认定。

Sexual Medicine的一篇2019研究发现,身边有过BDSM经历、或BDSM相关的性幻想(捆绑、鞭打等)的人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多。他们比较了7篇过往研究,总结发现3%到12%的受访者过去一年有过BDSM行为,30%-60%的受访者有BDSM相关的性幻想。当然,因为BDSM话题的特殊性、性羞耻、问卷设计用语不同等缘故,研究结果会存在一定的偏差。

五十度灰影片截图

流行文化中BDSM有多样的表现形式。五十度灰可能是大众认知里最有名的BDSM有关作品, Rhianna的2011年歌曲S&M旨在让大家对自己的身份充满自信。其歌词( sticks and stones may break my bones, but chains and whips excite me )、MV中均包含BDSM元素,如乳胶服饰、动物扮演、鞭打、行动限制(胶带把人贴在墙上)、捆绑等。

mv截图

BDSM中性的驱使力来源于权力的情色化,以此获得性与情欲兴奋,而这份情欲诱惑(erotic allure)就来源于权力的差距。在BDSM活动中对性(sexuality)主动观察,检查的一方掌握更大的控制与权力,被观察,被检查的一方则处于失去权力的状态。在双方同意的BDSM活动中,拥有更多权力,主动观察的一方可以将权力较少的一方物化为情欲与浪漫的对象,权力较少(powerlessness)的一方也因其让另一方感受到更脆弱(vulnerability),弱小的幻想(illusion)而更能激起对方的欲望。而对权力较小的一方而言,因另一方获得权力感与双方间获得性吸引感的程度来源于自己对另一方的信任感和权力转交的过程,加上对方对自己的脆弱性的感知,所以权力较少的一方反而获得了掌控感(in control)和掌权感 (in possession of power)。在双方履行契约的关系中,"支配者”并非如外界看来是处于完全放弃权力的状态。双方关系中一个通过主动的观察检视,另一个则通过展示来提升双方的欲望。鞭打与铐手这些涉及束缚,打击身体的活动BDSM中,也有涉及人与人间的权力表达与宣泄。支配方可以触碰,惩罚承受方,但承受方往往没有同等的权力。但承受方(sub)用耐力承受住支配方(Dom )(在游戏中或称“主人”)的打击时,就像对方证明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与用处,而“痛感 ”(pain)是表达权力中的冲击与宣泄的媒介 (关于用痛苦与疼痛表现个人对权威的屈服,或对精神理想与权威承诺的牺牲此文不详述)。

而双方同意下进行的大原则可以将BDSM中的权力情色化与一般性侵犯区分开。权力色情化仍然是有争议性的,刺激性吸引力本身与权力结构是否有关联,在与人的关系中用色情化的方式处理,展现权力是否合理,权力的色情化是否等同侵犯他人的身心界限,贬低他人的人格而不能在社会价值观中被理解,被接受呢?

过去的精神疾病诊断于统计手册中,BDSM行为和心理疾病之间并没有明确分界,法院也曾将“参与BDSM活动”作为剥夺孩子监护权的理由之一。因此,人们常将BDSM与许多污名化印象联系在一起,导致仅10%的BDSM参与者会坦诚他们的爱好(2015年,美国)。Green的2001研究发现,性解放程度较低的女性更容易将BDSM与这些污名化印象联系在一起。公共政策更是加剧了这种刻板印象,因为“很多政策制定者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双方都认可的SM行为”。

现代BDSM是一种爱好,最后从交友到修成正果和过程中被羞辱、不公对待的例子都有很多,这里因为篇幅原因不具体介绍。应该注意的是,BDSM的交友和其他任何兴趣一样,考虑的更多是“志趣、想法、观念相合”,因为情色只注重“下体能互相榫卯”则有可能收获一个骗局和一个拉黑。

二、关于BDSM文化的感受/圈层的思考

Grace | 我一开始接触“BDSM"是通过文字作品。被其中很诚实的欲望表达和色情化的状态吸引,和一般小黄文不同,BDSM题材会强调双方的关系建立与权力欲望的博弈。虽然现在看来中文的BDSM题材文学将视角集中在对Dom的崇拜和理想化(往往社会权力也高),而弱化Dom被sub 吸引,双方关系的互相建固性。

我本人没有尝试过BDSM,但“色情化权力” 的活动方式让我着迷,一是其中性与个人欲望的连接对年轻人来说就是探索自我,认识自己的一种方式,二是当下主流不容“为色而性时”时,BDSM给个人欲望,双方关系和权力流动一个难得的空间。我能感受到一般二元关系下男女关系的权力僵化,女方处于更被动的,在男方看是来更脆弱的,女方自己在关系中也是价值感更少的,但我却不知道在关系中自己,或对方,或双方需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滋养性的,有助双方成长的关系是怎么样的。BDSM在一个看似角色僵化的role play中,双方却在寻找享受过程并获得价值感的平衡。我不知道其中纯欲望,纯发泄和双方建立关系与信任的比例有多少,但至少提供了一个和平常羞于出口的欲望连接,又在情与权中寻找平衡的可能。同时我非常能理解想尝试BDSM的行为可能给人很大的羞耻感,让人回到原先正常的生活。但个人的欲望被唤醒或打开后,有了个人身份Dom, 或Sub 或BDSM爱好者的身份判断后,回到原来的生活就如谎言一般。BDSM体验目前难以主流接受的,但我相信人的欲望,身份的探索不应该被简单的对与错框定,“正常” 与“病态”也不能简单按照主流价值界定划分。

絔冰|可能我自己是个业余爱好者,而且一向对和性有关的话题不太避讳的缘故吧。如果BDSM的尝试会给你带来不适和羞耻感,那之后不再做便是了,不适所有人都要拥有同一项爱好呀。

自己从《五十度灰》开始了解SM文化,后来发现自己对皮具和鞭子的喜爱;买过道具,也和亲近的人一起探索过。之所以用“探索”(explore)而非“实践”(practice)这个词,是因为我们都只是想一起找点新乐子的人。

之前买过的各种玩意儿��图源撰稿人

每次尝试之前,我们都讨论双方的底线,明确什么是双方都接受做的,过程中反馈如何实现。可能因为初探索,我们都算是switch(注:可以在dom和sub之间切换的类型),做dom时都会更加关照身为sub的另一方,比如每spank后都会询问反馈,从而不断调整力度和位置。

(个人经验请勿上升群体)其实现在发觉在SSC之外,BDSM要求更高的其实是对彼此的信任。上面的介绍里涉及了一些和陌生人建立契约(?)的关系,但就自己目前的唯一经历,一起探索BDSM反而是加深了彼此之间的信任和包容,因为知道ta不会借BDSM伤害我。其实在BDSM行为中,sub在权利让渡方面拥有主动权,因为只要有一方不同意,BDSM的行为就不应该继续进行下去。

我几乎可以说是自由意志的拥趸,但我认为自由意志也意味着做出选择的人需要对一切后果承担责任,在BDSM的例子中,责任应该是共同承担的。不过有人认为“知情同意”只是理想状态,“知情”本身就不一定能实现。我也读到过一些反面的例子:M被误解、不良对待;S被M的质疑;微博上的乳胶娃娃事件;还有更多本就处于权力不平等的案例,我也觉得很痛心。

但我还是想举个简单的例子,希望至少能减少大家对SM的误解(B/D和D/M并不能想到orz)。食物中的“辣“并不是味觉,而是化学物质刺激细胞,在大脑中产生的灼烧一般的痛觉。对于无辣不欢的人而言,吃辣就是一种愉快的痛觉体验,所以视痛感为快感并非那么奇怪。

后记

絔冰|我要衷心向所有看到这里的读者们道一句感谢,希望这篇文章能稍稍打破一些圈层的限制,能表达“文学作品中表现的情色活动中的SM,和现实中BDSM行为有出入“的想法就已经很开心了。动笔之前我还在和partner一起讨论未来准备进行的尝试,以及在准备去的BDSM酒吧、party、游行、表演等活动,所以还有很多可能等待探索,我也还有很多要学习。

Grace | 本文没有详述“施虐”与“受虐”的机制和疼痛感更深层的精神意义,一是在我没有体验过的情况下不知道如何用词句描述是更开放,又保持理性的。二是BDSM需要双方的信任与遵守承诺,我也曾看过字母圈经历分享,一个男M不喜欢也不享受某些被认定为M应做的事情,被女S强迫后感受很糟糕的被侮辱,性侵的感受。BDSM在国内还是小众的活动,也很少被公开讨论,希望借着这次圈层稿的机会,能与大家分享我们对BDSM的理解和感受。我和絔冰也是持续的关注这个议题,本文有不周全的麻烦指正或读者有相关精彩的分享也欢迎告诉我们哦。

Trivia :

维基百科认为BDSM最早的记录来自美索不达米亚文化,楔形文字记载了Inanna女神主持的仪式,其中体现了dominatrix(女性作为dom)的元素。

参考资料:

BDSM维基百科

Green, R. (2001). (Serious) sadomasochism: A protected right of privacy?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orial, 30, pp. 543-550.

Lanciano, T., Soleti, E., Guglielmi, F., et al. (2016). Fifty shades of unsaid: Women’s explicit and implicit attitudes towards sexual morality. 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logical Assessment, 12, pp. 550-556.

Marsh, A. A., Blair, K. S., Jones, M. M., et al. (2009).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 the ventr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and responses to status cues. 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21(4), pp. 713-724.

Neef, N. D., Coppens, V., Huys, W., and Morrens, M. (2019). BDSM from an integrative Biopsychosocial Perspective: A Systematic Review. Sexual Medicine, 7, pp. 129-144.

Ortmann, D. M., & Sprott, R. A. (2012). Sexual outsiders: Understanding BDSM sexualities and communities, 1, pp. 20-44

Richters, J., de Visser R., O., Rissel, C. E., et al. (2008). Demographic and psychosocial features of participants in bondage and discipline, ‘sadomasochism’ or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 (BDSM): data from a national survey.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5(7), pp. 1660-1668.

S&M (song) 维基百科

Scheel, J. (2020). BDSM: What Is Healthy and What Is Pathological? Psychology Today.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sex-is-language/202001/bdsm-what-is-healthy-and-what-is-pathological

Wright, S. (2018). De-pathologization of consenual BDSM.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15(5), pp. 622-624.

绳师48号(字母圈概念百科全书,看完直接毕业;字母圈非典型找m指南等)

撰稿 | Grace 絔冰

审核 | Christina

图源 | 网络 撰稿人

原标题:《文化圈层|BDSM:一个自成光谱的情色亚文化》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