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改影坛女神的潮流中,我遭受了审美碾压

2020-10-19 20:3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豪七 艺术头条ArtExpress
一张标准网红脸给人的印象大概是这样的。
高鼻梁、高额头、尖下巴,配上超饱满苹果肌、宽大双眼皮、厚肿嘴唇、韩式平粗眉,全套做下来,即为标准的网红脸。
现在想象一下,把上个世代公认的影坛大美女,林青霞张曼玉王祖贤关之琳钟楚红李若彤张柏芝等人,统统P成现在流行的网红脸,大家作何反应。
左为钟楚红,右边是锥子脸·红姑
左边是林青霞,右边是迪丽热巴·青霞
左边是邱淑贞,右边是白素贞
左边是小龙女,右边是小蛇女
左边是曼玉,右边是鳗玉
看效果,是不是挺让人百感交集的?——面孔五官,更符合现在的潮流了,代价是个人特点也被抹去了。
这样的事情,正在外网发生。并掀起了一场关于审美标准的恶战。
现在Instagram上最流行的玩法,就是把欧美影坛的经典美女,P成当下时兴的网红脸,朱丽叶·罗伯茨、安吉丽娜·茱莉、莫妮卡·贝鲁奇、梦露、詹妮弗·安妮斯顿、凯特·温丝莱特……都成了魔改的对象。
朱丽叶·罗伯茨(左为原图,右为P图,下同)
安吉丽娜·茱莉
凯特·温丝莱特
詹妮弗·安妮斯顿
蕾哈娜
安妮·海瑟薇
这些千姿百态的美女,P成网红脸后,无一例外变得肤色更深,下巴更尖,嘴唇更厚,牙齿更白,鼻子更小巧尖挺,眉毛更浓更粗,眼眶更大更宽,皮肤则光洁无暇,平滑到看不见毛孔。
莫妮卡·贝鲁奇的对比照
这种“网红脸改造”在社交网络引来两极化的反应,一边是如潮的恶评:
“这些明星本身已经是万里挑一的美貌了,在ins上居然还被嫌不够美,需要加滤镜改造,这让我们普通女孩怎么活?这种玩法真他妈操蛋!”
“哈哈,连神颜的莫妮卡·贝鲁奇都要P,感谢变态的instagram,把美貌标准提升到全球妇女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太诡异了,朱丽叶·罗伯茨根本不长这样,这不是她!她真实的模样就很美,很有特点,为什么要改成这样?”
另一边,则是成千上万的点赞和欢呼:
“太美了,简直天仙下凡,我多想长成这样啊!”
“我超喜欢P图后的效果,不好这一口的人可以滚蛋,没人求你来看。”
“美到冒烟,全方位通杀,就像电脑动画里走出来的尤物,感觉看到了未来的高级人类!”
这种网红脸有个专门的说法,叫“Instagram脸”,代表了当下盛行于欧美乃至全球的美色标准,它与中国的网红脸有重合的特征,也有不同之处。
P成网红脸的碧昂丝
网红版米兰达·可儿
网红版“龙母”艾米莉亚·克拉克
网红版“龙母”
网红版波姬小丝
网红版卡梅隆·迪亚兹
网红版莫妮卡·贝鲁奇
一张“Instagram脸”到底指的是什么?源自何处?为何风靡全球,成为当代女性美貌的标准?
《纽约客》杂志试图搞清楚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好莱坞著名化妆师科尔比·史密斯——服务过“神奇女侠”盖尔·加朵、詹妮弗·劳伦斯、凯特·布兰切特等当红女星。
在史密斯看来,ins脸是一种融合了多种族特质的混血美貌——“深色肌肤和丰厚的大嘴唇来自黑人,粗黑眉毛和杏仁状大眼睛来自印度人,纤薄挺拔的鼻子来自白人。”
这种美貌的始作俑者,即当今互联网头号网红金·卡戴姗女士——在Instagram坐拥全球第一多的1.8亿粉丝,相比之下,时尚大刊《Vogue》只有区区三千万粉丝,美国总统特朗普只有八千万粉丝。
金·卡戴姗
史密斯把她描述为Ins脸的“零号病人”,“换句话说,把明星们P成网红脸,就是把她们的五官轮廓P得像金·卡戴姗那样。”
这个观点在杰森·戴蒙德那里得到了印证,他是名噪洛杉矶的整形名医,真人秀节目《贝弗利山庄整形医生》的主人公。
杰森·戴蒙德
“我有百分之三十的客户是拿着金·卡戴珊的照片进来的,她是姑娘们整容的头号范本。我职业生涯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就是与固执的姑娘们反复讨论,朝金的方向动刀子,对她是否合理。”戴蒙德说。
“还有百分之四十的客户是拿着Gigi Hadid、Emily Ratajkowski、Kendall Jenner等人的照片进来的,她们长得与金·卡戴珊大同小异,算是金的分支版本。所以可以说,我大部分客户的终极目标,就是想整出一张卡戴珊式的脸。”戴蒙德说。
金·卡戴珊的妹妹Kendall Jenner
类似的手术做得多了,戴蒙德知道横行网络的ins脸背后有多少人工痕迹。
“我的观察,Instagram上百万粉丝级的美女大V,95%用了修图软件,95%做过整形。”
“没有黑人血统的姑娘,自拍照里却翘着两片饱满厚实的香肠嘴唇,那怎么可能是天生的?同样的,一个黑人姑娘,自拍照里却翘着个精巧尖挺的鼻子,那怎么可能是天生的?”戴蒙德说。
据美国整形外科学会数据,2018年,美国人共接受了720万剂肉毒杆菌注射,250万剂填充物注射,其中92%的手术来自女性客户。
事实就是,ins脸虽多,纯天然长成照片里那样的,少之又少。
即使金·卡戴珊本人,美貌也不全是“妈妈给的”,还有整容手术、浓妆和修图软件的功劳——卡戴珊在采访中承认自己定期做肌肤美黑、打肉毒杆菌、注射填充物,才拥有现在的模样。
但整形专家称她不止于此,还动了鼻子和颧骨,引以为豪的丰臀也是做脂肪填充的结果。
更别提卡戴珊家族“每出图必有精修、每出街必有化妆”的处事原则。
这是个残酷的讽刺——连树立网红脸标准的元祖都借助了种种手段才拥有这般色相,说明时代正在追逐一种真实人类无法达到的超现实美貌。
而这种美貌,相比过去会更加诱人吗?史密斯的答案是肯定的,“真的越来越漂亮了。美得像性感的小老虎,像不切实际的雕塑,像3D打印出来的玩偶,唯独不像真实人类长出来的脸。”
“我很同情现在的小姑娘,因为要面对这样苛刻的美貌标准,压力难以想象。”史密斯说,“而且短期内看不到改变,至少未来十年里,仍会是这种标准在主宰我们的审美。”
嗯,它苛刻到即使是过去公认的大美女、大明星,也不够美,需要加上滤镜,再度改造。
再看一波魔改网红版的明星脸,她们的模样代表了这个时代正在追逐的美貌——像机器人一样的完美,令真实人类绝望的完美,需要手术+浓妆+滤镜才能达到的完美。
它疯狂、扭曲、千篇一律,同时也浩浩荡荡,不可阻挡。
安妮·海瑟薇
泽塔·琼斯
珍妮佛·劳伦斯
温丝莱特
奥黛丽·赫本
梦露
佩内洛普·克鲁兹
娜塔莉·波特曼
暮光女
德普女儿莉莉
“小丑女”玛格特·罗比
梅根·福克斯

原标题:《在魔改影坛女神的潮流中,我遭受了审美碾压》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