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一个河北农民,靠买卖旧货成收藏大家

关注
2020-10-23 11:15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刘传俊是中国古代文房收藏家,他来自河北沧州,从小是个农民,因为家境贫苦,无法完成高中学业。90年代,他就开始四处收旧货,17岁那年就赚进了百倍利润。(04:29)
刘传俊,中国古代文房收藏家。

来自河北沧州,从小是个农民,

因为家境贫苦,

无法完成高中学业。

90年代,他就开始四处收旧货,

以王世襄先生撰写的

《明式家具研究》为自学基础,

17岁那年就赚进了百倍利润。

在买卖古代家具的过程中,

文房用具,比如笔筒、镇尺等,

经常被当作附加品来赠送,

刘传俊不自觉地越收越多,

从2000年起,有系统地收藏,

至今已超过500件。

为了弄清楚文房藏品的来龙去脉,

刘传俊花10年做研究,

今年出版了《文房》一书,

为自己的每件藏品都做了“身份证”,

社科院考古系教授杨泓、

藏家马未都都为他点赞。

“文房不仅是笔、墨、纸、砚,

而是一个中国文化体系,

把文房文化传承下去就是我人生的意义。”

自述 刘传俊 编辑 白汶平

我叫刘传俊,是个藏家,也是个生意人。

90年代初,我就开始从事古典家具的生意;2000年左右,开始有系统地收藏文房,大约有500件藏品。

我花了10年去探究每件藏品背后的文化内涵,逐一给它们拍照、编列成册,算是藏家中的研究者吧!

文房的体积都不大,大部分是小件的,不会占太多空间,我在家里收了一些。

另外在北京三环租了间带院的房子叫“可园”,专门放我喜欢的家具和藏品,平时我一个人待着,也会招待朋友一块喝茶聊天,是我的一个精神家园。

被迫高中肄业,眼泪滴到纸上湿透了

我老家是沧州农村,小时候很穷。父亲身体不太好,母亲打点零活维持家计。

读高中的时候,外祖母正好住院,我交不出20块钱的学杂费,没有办法完成我的高中学业,当时我眼泪都快下来……

我回到学校,把我的书和被褥打成卷放到自行车后面,回家之前给老师写了封信,眼泪滴到纸上已经透了,我说我要去挣钱,等挣到学费之后再回来完成学业。

刘传俊青年时期

古代的家具都是通过运河从南方运到北方的,我们那个地区正好是沿运河两岸。

以前沧州、河间、静海、大城这一带出过很多宦官,他们的亲戚也会留下一些东西,所以我们村子很多老前辈,农闲的时候就会去收购旧的瓷器、瓶子、罐子再转卖。

第一年的时候,我骑着家里唯一一台自行车出去收家具,没有人带我,结果不到一年的时间,给家里弄了5000块钱的亏空。

我只好又去打工,挣了钱我也没马上还债,又偷偷地去收旧家具。

《明式家具研究》王世襄编著

我们村里有一本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大家复印了看,之后就按图索骥了,开始对古典家具、明式家具、清式家具有清晰的思路,凭书上的图案,线图,去收家具。

1992年,我17岁,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件值钱的家具。当时是在陕西的县城里,买进的时候是花了260块钱,转手卖了24000块钱,差不多是100倍的利润。

后来,我想挣更多的钱,所以我没有回去高中读书。

《文房》,刘传俊著

花10年找资料、研究

举牌拍下市场首件“百万笔筒”

刚开始我的收藏其实是被动的。

当我去收购和收集这些明清家具的时候,会有一些小件木制类的文房,比如笔筒、镇尺、小的木器文玩。

这种东西当时不值钱,我不还价买东西,对方还会送给我,就是我们说的“搭头”。

那时候收集小东西也不当回事,因为也不值钱,所以就攒着,后来变成越攒越多。到2000年的时候,开始有意识、有系统地收藏。

比如同类的、造型相似的、材质一致的东西,我会选择几件好的留下,其他的就会卖掉。等于是把数量减少,但把质量提高了,所以我的收藏是滚动式的过程。

价值上百万的玉兰花卉黄花梨笔筒

其实过去文人对文房的喜爱和重视程度,远超过大件家具。但是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反而集中在家具、字画上。

直到2011年,一只雕玉兰花卉的黄花梨笔筒破了过百万的记录,那是我举牌拍下的。

日本人能做到的,我当然也可以做到

时间久了,我就想把这些东西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开始翻很多书、古籍查资料,参考宋代的《文房图赞》,以及元代的、明清的一些参考资料,很多书薄薄一本就要几千元。

我有一套日本的书《小林山房》,它的内文就是用毛笔写的,配上手绘文房的图,让我非常感动,心想一个日本人能做到,我当然也可以做到。

我家里单一的作者最多的书,就是杨泓老师、孙机老师,还有扬之水老师的书。宿白老师的书虽然存世量不多,但是我都买。

光是买书的钱,就能在我老家买两栋房子了。每一本我都仔细地读过,书页里都有笔记和标签,有时候厚厚一本书,能用到的信息也就一两个段落。

我在家里客厅搭了一个摄影棚,逐一给我500件藏品拍照,因为东西大部分很小件,上头的雕刻和纹饰很细致,得换好几个角度才能拍全。

我没学过摄影,自己拍、自己研究,很长一段时间,我习惯从半夜熬到天亮,甚至睡到一半还醒过来继续拍摄,生活作息渐渐地和家人不同,后来不得已跟老婆分房睡。

前后大概花了10年,为我收的文房做“身份证”,去挖掘背后的文化内涵。

刘传俊和女儿

我很感慨,大家一提到文房,马上就联想到笔墨纸砚,或者认为只跟笔墨纸砚有关才叫文房,其实这都太窄了。

比如我的女儿、我的孩子们,以前我收藏一件东西,他们就问“爸这是什么?”我说这属于文房,他们就很惊讶,或者我突然拿了一个砚滴,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文房是一个大的空间概念,它里面可以有跟信仰有关的空间,也有自己休闲的空间。

文房的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精华。没有文房,古代的字画怎么画出来的?王羲之的字,张旭的狂草,他们怎么写出来的?

刘传俊和社科院考古系教授杨泓

在大学教授眼中,

我是业余爱好者中的翘楚

《文房》在2020年一月出版,我的老师杨泓老师今年85岁了,他是社科院考古系教授。

他说我写的这些东西,如果我是他的博士生,肯定过不了的,但是我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能够把文房写到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杨泓和刘传俊是忘年之交

我出书的时候,杨泓老师为《文房》写了5000多字的长序,他虽然不完全同意我书里所有观点,但是他尊重我,这是一个老前辈、老学究的态度。

这也是他到目前为止唯一给一个人的书写的序。我真的是非常感动。杨老师说我是他的忘年交,这个是对我的一个非常大的鼓励吧。包括马未都老师、海岩老师、刘丹老师、张涵予先生也都很支持我。

刘传俊出版的《文房》全套

我把文房这个体系,分成了文房纯用具、文房清玩、文房雅玩、文房清赏、文房清供和文房动使,还有一个其他类。

文房纯用具,就是笔墨纸砚印,跟书写用具有关的器物,比如说跟笔有关的笔筒、笔件、笔床、笔洗;跟墨有关的砚台、砚滴、墨床、墨匣;跟纸有关的,镇尺、压尺,都归到文房用具里面。

黑漆嵌螺钿、描金双龙戏珠纹管笋尖花豪笔(大明万历年制)
黄花梨花卉纹笔筒(晚明)
眉纹月池歙砚(宋)

我自己也会使用这些文房,但现代书房其实有很多古代文房器物是没有实际用途的,比如砚台,现在有几个人写毛笔字还研墨?更多是一种装饰性,营造出一种气场。

这个砚滴,上面趴了一条齿虎,背拱起来,很多人看到不知道这是什么了,它是用于研墨的时候可以加水,上面有两个孔。

前面这个是嘴,水从前面流,但你用手堵住后面的孔,水就流不出来的,能控制水量。

紫檀抱月式墩大理石砚屏(明)
荷叶盖银香盒(宋)
黄花梨象、围棋折叠棋盘黄花梨、黄杨棋子 (明)

文房清玩,“清”是清静的清,就是自己或者是两三知己可以把玩欣赏的器物叫清玩。

文房雅玩就是人多的时候玩,比如说棋道具、酒道具、茶道具、香道具也可以归到雅玩里面。

太湖石山子黄花梨原座(明)
木雕彩绘自在观音坐像(明)

文房清赏更容易理解了,你自己可以欣赏,比如说菖蒲、供石。

文房清供有关的造像、法器。动使是可以移动使用的器物,这个词出于宋代,比如说交椅,马扎,可以在屋里面用,也可以搬到院里面用。

刘传俊用紫檀挂画杖更换字画

还有一些我们不太熟悉的文房,就是其他类,比如这只紫檀的挂画杖,它前面有一个豆荚形状的口,爆开一点点,那个就是捅画轴上面那根线的,把它挂在上面一收,画就下来了,非常高级别的。

有了这些分类后,我再根据我的理解,把这些器物分在对应类别里面,逐一做论证。大家可能觉得有些器物分清玩也行,雅玩也行,这个我就不管了,总要有个分类,才能逐一开始做一些梳理。

北京三环租300㎡房子

专放收藏的“精神家园”

现在,我的生活半径不超过5公里。我觉得把时间花在交通上太浪费了,尤其在北京。

2011年,我在北京华威桥东三环附近的老旧小区里,租了一个空间,取名叫可园,距离我家10来分钟。

室外的院子里,我种了几个品种的竹子、红枫、还有腊梅,除了冬天特别冷的几个月之外,一年四季基本都有绿有花。

我在里面放了一些明式家具、文房、赏石、花器。我经常自己从院里面捡一点枫树叶,捡一点竹枝来插。

插花的瓶子是东汉的、茶栈是宋代的,赏石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都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

我没有学过插花,我也没有学过茶道,但我觉得一个空间、一个环境、一个器物,整个气场跟气息跟你是契合的,那彼此之间的关系就很舒服。

可园的地板和玻璃偶尔有点灰尘、门上面可能还有两个蜘蛛网……其实我倒觉得这是自然的状态,让人来了以后不拘束,舒服就可以了。

有的时候我心情不好,待在家里又不愿意让老婆和孩子们看到我压力太大的状态。我就会来可园,给自己泡杯茶、倒杯酒、点根香、翻翻闲书,这是我自我调节的方式。

有个自己的空间放自己喜欢的东西挺好的,就像一座精神家园。

没有念大学是我人生中的遗憾,我的高中同学全部都是大学毕业生,除了我。

不过我觉得每个人的人生轨迹不一样、家里的条件不一样,不管有没有完成学业,你能够活出自己的精彩就可以。

近年来,文房的重视度逐渐提高,但是还不够完整,想要传承文化,首先需要了解。

我希望我能用通俗的语言去让大家认识文房,对我来说,能够把我喜爱的文房体面地传承下去,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部分图片由嘉宾提供

原标题:《一个河北农民,靠买卖旧货成收藏大家,教授点赞:这样的人太难得!》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