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戏增肥30斤,刘亚仁又一次拿到青龙奖最佳男主角

哈多利

2021-02-10 10: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月9日,刘亚仁凭借电影《无声》(Voice of Silence)获得第41届韩国青龙奖最佳男主角。2015年,他凭借电影《思悼》获过这一殊荣。2016年,他还凭借古装剧《六龙飞天》拿下了百想视帝。三个重量级奖杯在手,放眼韩国85后男演员,无人能出其右。刘亚仁获得第41届韩国青龙奖最佳男主角

刘亚仁获得第41届韩国青龙奖最佳男主角

因韩国疫情反弹,原本计划于2020年12月颁发的青龙奖,延期到2021年2月9日才正式举行。就在大家都以为,最佳男主角这一奖项已是李秉宪(《南山的部长们》)的囊中之物时,刘亚仁获奖了。
“最近和李秉宪前辈一起演戏(注:描写围棋棋手李昌镐一代传记的电影《胜负》),聊起了关于舞台恐慌症的话题,在登台之后,我很紧张,不知该对观众说些什么,听到了‘舞台有它的分量’这样的话。”刘亚仁表示,自己从李秉宪那里学到了很多。
谈及《无声》,刘亚仁坦言,这是一部低成本作品,观众的喜好分化明显。“当时洪义正导演提议,让我回忆一下最初当演员时的感觉,在片场虽然很辛苦,也会担心电影的质量,但是在整个拍摄过程中,新鲜感和导演的伦理观,是我收获的最大价值。”
为了这部片,刘亚仁增肥15公斤,“不得不把已经练好的身材努力地毁掉”,电影杀青后,他立马减肥,反而瘦了20公斤。这说瘦就瘦的本事,让笔者钦佩之余,十分希望得到他的瘦身秘诀和每日餐单。
有意思的是,在得奖的第二天,就有消息称,刘亚仁将与本届青龙奖最佳女主角罗美兰(《正直的候选人》)合作出演《阳光姐妹淘》金炯哲导演的新电影《High Five》。
畅想未来,刘亚仁说:“无论在哪里,不管被什么人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请(各位导演们)尽情地用我吧。我会作为演员继续生活下去。”《无声》海报

《无声》海报

正如刘亚仁所言,《无声》是一部小成本制作的电影,它讲述了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专门负责埋尸的犯罪组织清道夫泰仁(刘亚仁 饰)、昌福(刘在明 饰),意外卷入一件诱拐儿童案而发生的一系列始料未及的故事。
在《无声》中,“肥宅”刘亚仁没有一句台词,所有的交流,皆靠眼神、拍巴掌、发短信来完成,上车就睡觉,下车就埋尸,昌福哥指东,他不会打西,单纯又干脆。头脑简单,身强力壮,加上开不了口,从“善后”这个行当来说,的确是好用的人。
原本生活在乡野间,每天开着小破车,表面上卖卖鸡蛋,帮帮路边的老太太,接到单,便去帮“客户”处理尸体,也不怎么接触活人。
谁知有一天,“客户”让哥俩帮手看顾一个被绑架的11岁小女孩初喜(文胜雅 饰),等其父交了赎金便可放人。像是触发了某个奇妙的按钮,泰仁和昌福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泰仁、初喜、昌福

泰仁、初喜、昌福

《无声》的色彩和画面十分鲜活,自带一股黑色幽默的氛围,做事少根筋的傻瓜绑匪,看似单纯、实则心机深沉的小姑娘,强弱对比一转换,反倒是比普通影视作品里的绑架案,少了些张牙舞爪的套路,多了些真实生活的互动,有趣得紧。
刘亚仁饰演的“清道夫”泰仁,虽是壮汉一枚,按理说,在这一行也算是熟手了,做起坏事来,却粗枝大叶,笨拙可爱:绑人的绳子要拽好几次,才能调整到适合打完人拍照留念的高度;擦完血迹的布条,总能落几块在地上,还是人家小姑娘提醒他捡起来;甚至会用自己的口水封住“绑架信”的信封……两个清道夫,看起来很笨拙。

两个清道夫,看起来很笨拙。

30多岁的人了,泰仁这角色毫不刻意、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少年感,简直和《我独自生活》里那个为了给两只无毛猫洗澡跑上跑下,做个菜都要先发呆半小时的刘亚仁,一模一样。蠢萌至此,我要是小姑娘,我也跑路啊!刘亚仁饰演泰仁

刘亚仁饰演泰仁

凭良心说,如果单论电影的剧本和设计,《无声》可能不如刘亚仁之前的《燃烧》《思悼》这类经典作品,架构简单,没有大的起伏,也谈不上是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的爽文片。唯有刘亚仁、刘在明、文胜雅,这几个演员靠出色的演技,盘活了一部片。怪不得有网友评价该片,是“三流的剧本,一流的演员”。
泰仁这个角色呢,家里乱成垃圾场不提,一日三餐靠拉面、香肠度日,活得“猪狗不如”。初喜的出现,改变了他和“妹妹”的生活——衣服归置得整整齐齐,妹妹也开始梳妆打扮,还收拾出一套勉强可以穿出去见人的西装。
三个人的“居家生活”,看起来渐入佳境,就连昌福给初喜拍绑架照时,都笑着调侃:“喂,初喜!你总这样笑,你爸爸妈妈,该让你生活在这里了,要尽量悲伤一点。”文胜雅饰演初喜

文胜雅饰演初喜

正当观众以为初喜就要PTSD融入绑架者的日常生活了,一转头,她又能机智地趁泰仁放松警惕,假借躲猫猫之名逃走,遇到了喝醉酒的老警察,还颇为警觉地将其误认为是拐骗幼女的怪蜀黍。
这恰恰是本片最为精妙,也是最有意思的一点,绑匪和被绑架者的心思缜密度,是截然相反的。“早熟”的,是在父母身上早已学会分析利益得失的小姑娘,而绑匪,却像个误入歧途的呆瓜。你以为的“没心没肺的笑”,本质上是“两眼带刀,不肯求饶”。她的每一步,沉着冷静,伺机而动,以柔克刚,最终锁定了胜局。看起来经验老到的昌福,也没什么胆识,是个做事畏首畏尾的小人物。而以为自己读懂初喜的泰仁,不过披上一身帅气西装、装成大人模样,却从未有过大人的心智。
这结局,像是《无声》中明媚的乡间小道,白天骑着自行车逛,是一种模样,夜里用来叛逃、埋尸,又是另一番光景。
知人知面不知心,初喜的这番选择,其实并没有错,无论法律上,还是人情上。只是不禁令人感叹,利益得失,无声胜有声。谁又真能从言语中,品出人心呢?《无声》剧照

《无声》剧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无声,刘亚仁,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1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