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下一页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5

这个问题很刺激,因为有些开始触碰我们一些未知的边界了。
古埃及人自己几乎没有留下制作木乃伊的“手册”。公允地说,的确是有描述停尸、敷膏油、涂树脂这样的话,但是到底是怎么做防腐处理的,这些个工作是怎么分工的,埃及人就是不说。因此,我们很难直接回答这位网友的问题,只能通过已有的信息来做判断。
既然埃及人没写,总有人写吧。别说还真有。希罗多德写过,西西里的迪奥多罗斯(Diodorus Siculus)也写过,还写得挺细致。根据迪奥多罗斯的记述,我们可以肯定,奴隶是极为不可能参与木乃伊最核心的制作的,因为木乃伊“入殓师”实际上地位很高。这里头有套上阿努比斯面具的僧侣监督,还有手指经卷的僧侣专门负责念咒。迪奥多罗斯老爷子甚至说,木乃伊入殓师是可以随意进出神庙的,而且大家还要对他毕恭毕敬。这样看来,奴隶是不大可能了。不过迪奥多罗斯也提过一种人,叫slitter,就是往遗体上划拉第一刀的那位,这位可是遭了秧了,因为埃及人认为这一行为实际上是对身体的冒犯,因此,这个slitter划拉完之后,就要被其他僧侣追着打,仪式性地惩戒一下儿。有的埃及学家就说,这种人肯定要选战犯啊或者囚犯这种人吧。其实迪奥多罗斯人家没这么说过,只是学者们的推论。
古埃及人自己留下的一些文献里也暗示木乃伊制作这个行当并不低贱,反而是个很有油水的行当,保密都来不及。托勒密晚期的哈瓦拉有这么一群“入殓师”,他们的世俗体纸草留了下来。从这批档案里头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行业里头是有很严格的规矩的。给尸体防腐的人和在葬礼上帮忙的人之间是有明确的边界的。因此即便是有奴隶参与“抬杠打幡儿”,估计也很难参与到木乃伊制作。有学者认为这个是木乃伊制作人这一家子的商业机密,估计很难让奴隶学了去。当然,话不能说死。因为在古埃及,奴隶主的确是教奴隶一些手艺的。一些奴隶是帮着跑商的,或者帮着做手艺的,或者是学了写字儿帮奴隶主管理其他奴隶的。但是据我了解,似乎没有提到说能学木乃伊制作的。
那可不可能是平民呢?这个是有可能的。根据哈瓦拉的纸草,这个行业是一个家传的行业,因此很可能就是被当做一门手艺。平民是可以做的。可是有人就要问了,不是说有僧侣吗?嗯,的确有,但是问题是在古埃及,僧侣和平民是可以转换的。一些农民可能一年里大多数时候种田,但是有一个月会到本地的神庙轮班儿,帮着其他僧侣看个大门儿啊或者管理下供品什么的,在这期间,他被仪式性地净身之后,就是僧侣(埃及人管僧侣叫wab,意思就是“清洗”)。所以,圣俗之间的边界不是那么的清晰。在木乃伊制作的仪式中,和可能是平民套上面具,在这个仪式里作为僧侣。当然,这些还都是有猜测的成分,需要我们进一步去发掘木乃伊作坊,或者寻找更多的档案。说到这不得不提一句,这次在萨卡拉不仅发现了木乃伊,之前也发现了木乃伊作坊,这可能会推进我们对类似问题的认知。
感谢您问出这样独特的问题,让网友们也一瞥埃及学家没有史料的“窘境”。我们对古埃及的研究远没有尽头,谁也不知道哪些新材料又会给我们什么惊喜呢?

2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