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告官,上海首例区县政府“一把手”出庭应诉

澎湃记者 陶宁宁

2014-05-07 08: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5月6日,上海黄浦区法院,黄浦区区长彭崧作为被告法定代表人出庭应诉,成为上海首个出庭应诉的区长。澎湃记者 寇聪 图
        5月6日下午14点,上海市黄浦区区长彭崧出现在了黄浦区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在一起行政诉讼案件中,彭崧作为黄浦区政府法定代表人出庭应诉。
       这是上海区县政府“一把手”首次出现在法院被告席上,也是彭崧第一次亲历审判过程。在将近3小时的庭审结束后,彭崧向澎湃记者讲述了许多本次出庭的感触,就连一些微小的细节他都印象很深。“我从来没想到,敲法槌的声音会这么响!”彭崧说,当法槌落下的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肃然起敬”。
       去年一年,上海黄浦区所发生的行政诉讼案件共有175件,而今年4月底前已多达75件,作为区长的彭崧即便有心也不可能频繁出庭应诉。不过,所谓上行下效,彭崧希望自己坐在被告席上的举动能够为推动政府依法行政带来一些成效,“只有领导带头,群众才会跟着学、跟着干。”
原告:我们之间是平等的
       彭崧提前半小时抵达了黄浦人民法院,为当天的应诉,他准备好了厚厚一叠材料和辩护词,在举证、辩论等环节,他都要亲自应答。开庭前,彭崧说自己“稍微有一点紧张”。
       行政诉讼,用通俗的说法叫做“民告官”。而当天开庭的这起案件,是黄浦区“民告官”案件中涉及最多也最复杂的旧改行政诉讼案。原告方要求,撤销被告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沪黄府房征补【2013】32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
       在法庭上,原告与被告各执一词。原告认为,其居住的旧仓街104弄9号房屋属于露香园二期地块,该地块已纳入土地储备范围,由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上海市黄浦区土地储备中心实施土地储备,因此,其认为其应当与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和上海市黄浦区土地储备中心协商房屋拆迁补偿事宜,被告没有资格对其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
       而被告方则表示,在2011年1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颁布之后,黄浦区政府已经调整了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范围,区政府收回了原露香园二期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通过征收方式对该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和其他建筑物拆除后重新出让。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围绕案件争议焦点,就案件事实、程序、依据等进行了举证、质证、辩论,彭崧就原告对征收决定合法性问题的疑义,做了补充说明并发表了综合性辩论意见。
       对于黄浦区区长本人出庭应诉,原告委托代理人童学波也表示“完全没有想到”,不过童学波觉得,是不是区长本人出庭和案件审批完全没有关系,“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不会因为他是区长而受到影响。”
 选这个官司不是因为容易“赢”
       该案件经法院合议庭审理,当庭判决结果为:驳回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沪黄府房征补【2013】32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的诉讼请求。彭区长第一次打官司就胜诉了,当澎湃记者问及彭崧是不是选了一个容易“赢”的官司出庭时,彭崧笑着摇摇头。“判决之前当然不确定到底是赢还是输,其实赢还是输都没有关系。”彭崧说,他选择这个案子出庭应诉更看重它的“典型性”。
       彭崧讲述起自己决定出庭应诉的始末。“区政府一直在讨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的工作,我对区法制办的同志说:‘我也是行政机关负责人啊!’他就回我说:‘所以你也要去。’我一想确实如此,我要求各部门负责人都积极出庭应诉,自己却躲在后面,这样不好。”
       决定出庭应诉后,下一步就是决定哪一个案子出庭应诉。“黄浦区所有的行政诉讼案件中,涉及旧改的最多,占34.2%。”彭崧说,露香园地块是全市最大的旧改地块,对于黄浦区意义非凡,他选择这起涉及露香园地区旧改的行政诉讼案件出庭就是考虑到这些“典型性”。“另外,这起诉讼中的许多问题并不简单。”彭崧称,他也想选一个“技术含量高一些”的案子。
       在出庭前,彭崧也做了不少准备。他利用空闲时间看完了案子所有的卷宗,向区法制办工作人员请教庭审的各种细节和种种法律问题。彭崧对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我过去负责过城建工作,对征收补偿方面的事宜比较清楚。”
出庭应诉纳入考核体系
       当被问及出庭之后有何感受时,彭崧说到的第一个感受便是“法庭威严。”“我们这些政府工作人员大多都接受过法律培训,但直接坐在法庭上参与诉讼过程,感受完全不一样。”连法槌的响声都让彭崧印象深刻,“我之前听人说法槌外是包了一层皮的,但今天才知道不是,没想到敲法槌的声音这么响。真是肃然起敬!”
       彭崧认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能为推动依法行政带来许多成效,“在法庭上,我们是平等的,行政机关一样需要举证、质证、辩论,这些都要求我们,以后我们做的每一个行政行为都需要经得起法律的推敲。”在庭审结束前,审判长也支出了被告方黄浦区政府在行政行为中所存在的瑕疵,彭崧把这些
       都记了下来,“一些简单化的操作会加重老百姓对于政府行政行为的不信任,这些都需要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