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谎师”揭秘测谎:贿赂案最常用,学历越高说谎反应越强烈

澎湃记者 李燕

2014-05-26 20: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市检察院内,检察院技术处测谎员陈黎(右)正在模拟测谎工作。

        浅色调的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长桌,桌上有一台巴掌大的仪器、两杯清茶。
       张肖楠穿着休闲服坐在扶手椅上,姿势轻松随意,但他对面的男子却正襟危坐。两人正在进行一场特殊的对话。
       张肖楠是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院技术科的一名测谎师,专业称呼是“心理测试师”,专门对反贪案件中的各类当事人进行心理测试并出具《心理测试检验意见书》。
       在上海市检察系统,具有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发的心理生理测试鉴定人证书的只有4人,张肖楠就是其中之一。
测谎:前后分为5个环节
       张肖楠工作时不穿检察制服。为了让被测人感觉放松,最好还能产生信任,休闲的衣着显然更合适。
       不过,市检察院技术处的测谎师陈黎则一定会身着正装,“给人以正式专业的感觉,容易产生信任感。”当然,工作开始之前,他们都会向被测试人表明身份。
       显然,测谎的房间是特别设置的:整体是温和的浅色调,墙面都软软的。软质地不但能让人放松,而且还可以防止自残。房间内除了长桌和两张扶手椅外,两个单人沙发和一张茶几构成了更为轻松的谈话空间。
       和桌子相接的正面墙壁是由镜子构成,经过反射,让这个没有窗的房间明亮而又柔和。镜子也是特制的,对于隔壁房间来讲,这就是一面玻璃,透过它可以看清楚测谎室内的每个角落。
       桌上巴掌大的仪器就是测谎仪,有着各种各样的接口。测谎时,这些接口将分别接上呼吸传感器、脉搏传感器、皮电传感器以及血压传感器。这些传感器将被测试人的心理变化导致的生理反应,转化为曲线图谱显示在软件界面上。
       测谎一般分为背景了解、测前谈话、激励测试、正式测试和测后谈话5个环节。 “事实上,测谎从一见面就开始了。”陈黎说。
       在和被测者见面前,测谎师会根据对被测人的了解及想要确认的内容编写测试题,每组包括十余个小问题,测谎师就是通过采集被测者在回答所设计问题时的生理反应,来判断被测人员的心理活动。因此,俗称的“测谎”,事实上是一种心理测试。
       在测试前,测谎师会把问题全部告诉被测者,以确保被测者不会因为理解或者表达的不同,而影响到面对问题时的真实心理反应,并根据被测者的理解和实际情况修改问题。
       正式测试开始前,测谎师会和被测者进行一个被称之为激励测试的小实验。这种测试也叫猜数字实验或扑克实验法,这种实验是向被测人证明仪器的性能。比如,拿出 几张不同的扑克牌,让被测者选中其中一张,然后测谎师指着扑克牌逐一问被测者,选的是不是这个?被测者被要求统一回答,“不是”。
       被测者在这一阶段的反应,可以作为个体在说谎时生理反应的一个标尺,这对测谎师根据最终的测试图谱得出检验结论大有助益。“每个人身体各不相同,说谎时的反应也不相同,这个测试是被测者自身的一个心理比较。”陈黎说。
微表情好不好用
       几年前,美剧《LIE TO ME》风靡全球,剧中主人公利用微表情破案的技巧神乎其神。测谎似乎就是现实版的《LIE TO ME》,那微表情是否真的那么神,在现实中是否好用?
       “你 看过《LIE TO ME》吗?我就是那时候开始研究微表情的,第一季来来回回看了很多次。”说起微表情陈黎兴致高昂,他身后的《FBI教你读心术》从书架上探出头来。书内, 一些关键地方,用红色笔勾画了出来。比如:“通常,人们还会通过限制自己头部的曝光率来达到隐藏自己的目的,如竖起衣领和低下头,这被称作海龟效应。
       陈黎说,现实肯定没有美剧那么神奇,剧里面确实有可以借鉴的地方,但这些都是有理论支撑的。不过,微表情的观察是贯穿整个测试过程的,因此这要求测谎师时刻关注被测人的一举一动。
       2013 年年底,一名男子刘某因涉嫌抢夺被批捕,案件移送检察院后,刘某情绪激动,一直否认,最终承办人员决定使用测谎。在征询刘某意见时,他同意了。持续一个小 时的测前谈话中,刘某表面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看上去很平静,但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让陈黎有了大致判断。“我了解过他的背景资料,这是一个有前科的 人,所以面对询问时他表面镇定就很好理解。”陈黎说,谈话中,刘某数次用手轻触额头或挠鼻翼,有一次甚至吞咽出声。
       “这些都是人 紧张时的反应,如果这些反应出现在相关问题上,那就很可疑了。”随后,陈黎进行了激励测试。从测试的图谱来看,刘某说谎时生理反应很大,在图谱上表现很明 显。陈黎拿着图谱,平静的报出了刘某所选的内容,之后再温和的给刘某讲解图谱每一条线意味着什么。“你看这条绿色的是皮电反应的线条,你说谎时这个峰值很 高,图谱很明显,说谎时人的生理反应是控制不了的。”
       在陈黎不温不火的语气下,刘某的表情开始不再平静。陈黎悄悄的坐回自己的位置,并不急着进行正式测试,而是安静的等待。“这时候他心里已经开始变化,我给他时间消化。”
       “是我干的。”不到10分钟,刘某在被逮捕十余天后第一次开口承认犯罪。
       陈黎坦言,微表情的运用只是辅助作用,真正起作用的还是要靠图谱,但是微表情的掌握可以让测谎师在测前谈话环节更容易形成自己的判断,而且每个人生理反应强度各不相同,只有通过综合考虑微表情、图谱、个人背景等情况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果。
行贿受贿是测谎大户
       检察院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很多, 不可能给当事人一一测谎。哪一类案子最需要使用测谎?答案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没有第三人的案件通常会借助测谎仪。
       在 职务犯罪案件中,测谎主要运用在行贿和受贿案件中。“这类案件一般都是行、受贿人一对一,没有第三人目击,如果现金交易,很难查到其他线索,一旦双方订立 攻守同盟,则很可能让案件的侦查进入僵局。”张肖楠解释,一般的贪污、挪用等情况,通常都有相关的银行记录或者记账凭证。为了保证测谎的准确率,张肖楠通 常要求对行贿人和受贿人进行测试,将双方的检测结果进行比对。在公诉案件方面,主要是一些翻供和没有第三人的案件。
       2004年,24岁的张肖楠进入嘉定区反贪局当一名普通侦查员,每天和各种各样的职务犯罪嫌疑人打交道。侦查、审讯,是他的主要工作。
       2005年,一件普通的受贿案让他很头痛。经过多次询问,当事人坚称“没拿钱”。最后想到试一试测谎,委托外单位专家进行测谎,案子很快有了新进展。从此,张肖楠开始踏入测谎师的队伍。
       作为上海市检察院测谎工作的负责人,43岁的陈黎其实从2000年就开始参加各类心理测试的技术研习和进修。不过,那时候测谎还是一个不太被了解的“新技术”,甚至一度有人认为检察机关不适合使用,因此检察系统内使用极少。
       2009年,这一情况开始改变,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了《人民检察院心理测试技术工作程序规则》文件,明确了全国检察技术部门开展心理测试工作。自此,测谎技术真正开始走进检察机关。
       在 查办职务犯罪中,传统的侦查模式注重对嫌疑人口供的获取,由供到证,侦查工作的重点主要放在审讯上。受到社会环境、工作环境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职务犯罪的 作案手法日趋呈现隐蔽性、反侦查性等特点,侦查难、取证难、不供、翻供现象较为普遍,造成了反贪办案周期长、难度大,牵扯大量的人力、物力。心理生理测试 技术被引入职务犯罪侦查工作后,在查办职务犯罪案件中起到重要的辅助作用。
       上海市检察院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开始上海检察机关使用测谎的案件逐年增多,从2009年24件上升到2013年的199件,今年以来已经超过60件。
       不过,陈黎说,测谎在检察机关运用得最多的并非职务犯罪案件,而是普通刑事案件,职务犯罪案件仅占三分之一。陈黎认为,今后测谎应当在反贪领域介入更多,发挥更大的作用。
高学历人群配合度高
       从2005年至今,张肖楠参与测谎的案件超过200起,其中不乏大案要案,上海市环保局前副局长严舜钧受贿案就是其中一起。
       2008年11月,上海市环保局前副局长严舜钧因涉嫌受贿被举报。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当时的一份对外材料显示,该案由反贪局以受贿人为突破口,通过打测谎心理战等方式侦破。
       某环境资源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总裁王春(化名)正是整个案件的突破口。王春原籍浙江临安人,曾经是某大学研究环保科学的副教授,到英国大学拿到博士文凭后,成为某环境资源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绝对的高知。
       王春与严舜钧于1988年相识,两人交往甚密。此前,他已经风闻严舜钧被查处,两人有过沟通、约定。虽然内心惊慌,但王春在被调查时始终支支吾吾、避重就轻。
       2009 年3月26日,王春因涉嫌向严舜钧行贿被刑拘。王春承认了严舜钧给予他公司的许多帮助,交代了在出国考察期间送给严舜钧和另一环保局官员几千欧元的事情。 但他否认和严舜钧有重大的经济往来,并辩解两人是朋友关系。检方的侦查一直没有实质进展,而当时严舜钧的家人都在美国,为了防止严舜钧出逃,王春的审讯迫 在眉睫,最终检方想到了测谎。
       按照正常的程序,张肖楠对王春进行了测谎实验,主要问题围绕严舜钧女儿在美国读书期间,王春和她是否有经济往来。
       测前谈话、激励测试、正式测试,整个过程王春一直都极为平静和配合,即使是当张肖楠将激励测试的明显反应图谱展示给他看时,他也没有表现出惊讶和紧张。
       不过,张肖楠知道这份平静是伪装的。因为图谱反应出王春极度慌张,图谱上甚至能看出,在回答相关问题的瞬间,王春存在屏住呼吸等一系列的说谎反应特征,同时其对应的生理反应也特别强烈,尤其是皮电形成明显峰值。
       最 终,张肖楠根据图谱,做出王春在相关问题上存在说谎反应的心理测试检验意见书。当晚,侦查人员继续对王春进行审讯,显然经过心理测试,王春已经明白瞒不过 去,当即向检方讲述了在美国给予严舜钧女儿2万美元的经过。以此为契机,严舜钧受贿案不久便水落石出。
       2009年,严舜钧案件开庭审理时,严舜钧对检方的指控毫无异议,包括涉及王春行贿的4000欧元及2万美元。
       很多案件,在正式测试之前测谎就结束了。张肖楠曾测试的案例中,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在激励测试结束后,就直接说出了实情。“我在跟他解释心理测试原理时,他就说这是我的专业我比你更了解,激励测试结束,他一看图谱明白自己的生理反应骗不了人,最终坦白。”
       实践显示,学历背景越高的人,心理测试时说谎反应反而更加强烈。“一方面学历高,更容易接受和配合心理测试,而且对于心理测试的原理和问题的理解度也更高。”张肖楠说。
测谎师的“中立”最重要
       “我不是来审讯你的,我是技术部门的测谎师,来帮你自证清白。”这几乎是陈黎、张肖楠和被测者见面伊始的开场白。这句话,不是场面话而是真心的。
       虽然在陈黎和张肖楠的实际测试中,大部分被测人都被证实撒过谎,不过对于测谎师来讲,“中立”依旧是不能动摇的根本,为了保障结果的准确率。
       其 实, 在接受测谎的人当中, 确实有人是清白的。这时候,测谎师的身上寄托着他们的希望,因此必须慎之又慎。“在很多复杂的图谱中,我更倾向于不冤枉一个好人。”张肖楠说,有时候遇到 一些被测者的图谱和表现让自己受到迷惑,虽然有说谎的可能,但他也都会出具“无结论”的意见书。
希望测谎结果有法律效力
       严 舜钧案件开庭时,检方提交法院作为定案的证据中并不包括心理测试检验意见书。张肖楠参与的200多起案件,也是同样的情况。市检察院的统计数据显 示,2009年至2013年,心理测试检验意见书在案件的侦查、公诉中被采纳并取得正面效果的占80%左右。心理测试意见被采纳,但却无法成为证据呈交法 庭。这正是目前测谎师的困境。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刑事证据种类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常年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唐志坚表示,检验 结论意见书和鉴定意见的最大区别就在于,鉴定意见具有法定的证据效力,可以作为法院定罪量刑的关键证据;而检验结论意见书则只是办案人的辅助工具,可以帮 助办案人更好的进行侦查、审讯,找准案件的突破口,最大限度还原真相。
       让检验结论意见书变为鉴定意见,正是陈黎等所有测谎师的期望。测谎属于心理测试的范畴,在美国某些州有这样的立法,心理测试可以直接作为证据。不过,张肖楠坦言,这需要技术和法律双方面的发展。
       “在 那些心理测试结果具有较高法律效力的地区,对于心理测试人员的专业学习、实践经验都有更高的要求,而且在大学有对口专业,基础教育背景和加上深入研究实 践,一系列严谨体系下成长起来的测试人员才是结果具有效力的保障。”陈黎说,显然,我国目前还不具有这样的基础条件,只有当技术上、体制上完全成熟,才能 期待立法的转变。“美国等国家对于心理测试的研究超过100年,而我国是近30年才引入此技术,积累相差太大。”
       虽然,困难重重,但陈黎对于测谎工作前景还是看好的,“随着社会对心理的重视,测谎必然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悉和认可,这也必将促进测谎在社会各行各业中的运用。”
       目前,上海检察系统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正在4名测谎师的指导下,参与测谎工作。经过实战积累,他们将逐渐成长为检察系统的中坚力量。“我并不希望人数太多,精而专才是最重要的。”陈黎说。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检察院,测谎,反贪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