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上学家长:生子不如我,留钱有何用?

澎湃记者 吴洁瑾

2014-06-04 22: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张倩的家门上还贴着《我的课程表》、《我的劳动计划》和《我的学习评分》  澎湃记者 吴洁瑾 图

       除了在家上幼儿园,选择在家上小学的群体也正在不断发展壮大。在上海浦东高桥地区,就有这么一个家庭,选择让11岁的儿子留在家里上小学,由辞职在家的母亲担任儿子的教学工作,上午学语数外,而下午的时间则留给孩子运动或玩耍。妈妈说,孩子是她现在最大的投资。在家上学半年来,孩子开始真正爱上学习,效率也明显提升,孩子也有了更多时间去亲近大自然,最关键的是孩子保留了纯真自由的天性,没有成为学校“批量生产”的产品之一。
       干净整洁的书桌、满满一柜子的书籍,有成套的郑渊洁丛书,门上还贴着《我的课程表》、《我的劳动计划》和《我的学习评分》……日前,澎湃记者走进这个“另类”家庭,请他们讲述选择“在家上学”的心路历程与种种困惑。
       注:妈妈-张倩(化名) 爸爸-徐明(化名) 孩子-影子鱼(化名)
       
       澎湃:为什么会选择在家上小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倩:主要是两个原因吧,孩子前后念了两个公办小学,但运气不太好,碰到的老师都不太好,对于不听话的孩子会比较多地“打压”,我们觉得这对孩子个性发展有很大影响。
       另外一个原因是学校要考虑到大部分孩子的进度,因此教学进度很慢,我们孩子听一两遍就懂了,然后课堂上可能就会开小差,这就又会引来老师的批评。因此从去年9月,也就是四年级上学期,我们下定决心,打算退学。但校长比较开明,同意我们保留学籍,但可以不参加学校教学和考试。
       
       澎湃:你说的老师“不好”具体指什么?
       张倩:一年级我们念的是对口小学。只念了没多久就转学了,主要是因为老师的原因。当时老师暗示我给他送礼,但我没接茬,我觉得孩子成绩很好,不需要通过送礼达到什么目的。因为没有送礼,老师之前承诺他如果考试得三个100分,就给他当班长,但实际上并没兑现承诺。我想作为教师本不该如此轻易跟孩子承诺,承诺后又岂可失信于孩子?
       另外有一次课间孩子玩篮球不小心踢到人,被踢的同学并没受伤,而且早就原谅他了,但老师却认为孩子违反校规,每天要他早锻炼时间去办公室罚站,一天都不能例外。后来跟校长沟通后,那位老师非常生气,不理孩子,上课就叫孩子“那个人”。还有一次他们的班长课间活动受伤了,老师因噎废食,不让同学们课间外出活动,只能喝水、上厕所。
       
       澎湃:为何没有选择再换个学校?
       徐明:经历过2个小学后,我们觉得,要找到教育理念跟我们契合的老师很难。至于民办小学,了解下来觉得虽然硬件设施不错,但不见得软件就一定好,而且我们也担心在民办小学念书会容易造成孩子攀比的心理。
       
       澎湃:有没有考虑过效仿其他在家上学模式,比如几个家庭合请老师或念私塾?
       徐明:有考虑过与其他家庭合请老师,但发现很难凑得起来。因为上海在家上学的人数相对全国来说比例并不高,即便能找到,也分布得很散,年龄层次也比较广,很难凑齐相同年龄的孩子。
       对私塾我并不认可,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虽好,但还是得考虑应用问题,孩子长大后要踏上社会,如果只学小众化的内容,以后可能会出现问题,他的思维方式会跟主流社会脱节。
       
       澎湃:会担心违法义务教育法吗?
       张倩:我觉得在家上学并不违法,因为我并没有剥夺他受教育的权利,只是接受教育的地点不同而已。美国在家上学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起步阶段也很难,但现在因为数量越来越大,已经合法了,政府还专门提供在家上学的教材,我想中国的在家上学以后也会朝这个趋势发展。
       
       澎湃:在家上学,谁来教孩子学习?每天日程怎么安排?
       张倩:因为小学阶段比较简单,所以主要由我负责孩子的语文、英语;数学则由爸爸辅导。一般孩子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看一会书,然后吃早饭、洗碗扫地,7点半开始上午的教学,为语数外三门,每一门排课在一个半小时,当然累了也可以休息一会。吃中饭前我们一般会把三门主课结束掉。
       下午1点半左右开始,主要是实验、阅读、手工、画画、玩乐高或者安排户外运动等。到了4点在校学生放学后,我就让他自己下楼找同学们玩去了。晚上则是写日记和看书时间。周末我们一般不安排学习,就是玩耍的时间。
       
       澎湃:学习的教材是怎么来选择的?
       张倩:语文课我并没有用学校的教材,因为我觉得语文课本离我们实际的生活还是比较遥远,有点脱离现实。我选的是《增广贤文》和叶圣陶编写的《开明国语课本》。孩子本身就对古文有兴趣,而且《增广贤文》本身也是明代的儿童启蒙读物。《开明国语课本》是真正写给孩子们的课本,浅显易懂,我觉得非常适合小学生。
       英语主要是报的网上课堂,200多天也就300多元,而且教学很形象,会编很多口诀,方便记忆,孩子学起来很快。数学用的是学校教材,买了教辅书让孩子自学为主,不懂的地方等爸爸回家可以问。
       
       澎湃:半年来,学习的效果感觉怎么样?
       张倩:感觉各门功课都有明显提升。尤其是语文,可能学了古文的关系,四大名著中都已看过并基本理解,写的作文文笔也比在学校时流畅了很多。而且去外面玩,也会不定时冒出一两句应景的古文。
       数学我会在书店买一些考卷,每个单元都给他测一下。上个月我们已经把四年级下学期的数学课全部学完了,考了一下90多分,掌握情况不错,因此5月我们就暂时轻松一下,不学数学,等6月份再学五年级的课程。
       另外,从思想上来说,可能看的东西不一样,感觉他比同龄人在一些事情的看法上也会成熟很多。
       最关键的是孩子现在每天都很开心,保留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天真活泼,不像在学校时那么压抑,排斥学习,在学校时觉得写作业、考试都是为了父母,现在他懂得学习是为了自己掌握本领。
       
       澎湃:除了学习效率提高了,孩子在家上学还学会了哪些本领?
       徐明:因为有充足的自由活动时间,孩子也有时间和精力去学习更多技能。比如出去旅游时我们要求他自己做行程、做计划,我觉得这样比在学校死读书更实用,今后也能能更适应社会。
       今后大学生太多,岗位竞争激烈,最终拼的不是文凭,而是能力和经验。你看在一些企业中做到领导位置的以外国人居多,而国内即便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最多也就做到职业经理。我觉得这就跟外国人思维没被框死有关,像马云就是国内极个别的思路没被学校教育框死的,所以我希望儿子能更多地提升自己的各种能力,而不是只学习书本知识。
       
       澎湃:对于美术、音乐、体育课等副课也是自己教吗?
       张倩:美术我们让他自己画,随便画,不像学校,规定画什么东西,还必须画的像。音乐目前还没有好的想法。体育我们就让他去大自然奔跑,去公园爬树,去公园玩气枪,学空手道。
       
       澎湃:马上就要面临小升初了,初中、高中你们怎么打算?
       张倩:是的,我们也正在商量怎么上初中的事,之前有在家上初中的孩子家长给我打电话,想跟我讨论合作办初中私塾的事。
       徐明:初中阶段我们也不会考虑回去上学,我们会让他以自学为主,培养他的自学能力,但是因为初中阶段难度增加了,所以我们也会请一位老师,定期来给他拎个重点,作个概括什么的,让他能更好地掌握知识点。高中因为我们比较认可的一所香港民办学校有在上海办高中部,所以我们可能会回去上高中。这个学校是全英文授课,学生今后都是直接出国的。当然,究竟回不回学校上高中,是念普通高中,还是未来以留学为主的高中,我们都会尊重孩子的意见。
       
       澎湃:在家上学,孩子会觉得孤单吗?
       张倩:我觉得我们孩子不存在交往能力缺陷的问题。他本身就比较能说会道,会交朋友,人缘很好。因此,只要同学放学或放假了,他都会去找附近的同学玩,并不孤单。
       徐明:可能很多人觉得在学校才能开拓人际交往,但其实现在的小学管的那么严,课间活动也受到种种限制,因此同学之间交流地并不特别多,我觉得对于锻炼交往能力也是有限的。
       
       澎湃:那为何还要在网上发帖寻找玩伴?
       张倩:主要是想寻找同类型、在家上学的孩子。一方面家长可以做些教育理念方面的交流,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也可以在一起学习,但总体接触了十几位在线上学的家长,浦东的并不多,而且都离得很远,不方便一起玩耍。在高桥我们可能是唯一一个选择在家上学的家庭。
       
       澎湃:选择在家上学跟你们自己的学历、工作背景有关吗?
       张倩:我们都是普通的大专学历,并不是什么高学历。但跟我的工作背景确实有一定关系。我辞职前是在一家早教中心工作,发现很多妈妈把孩子送过来,都是希望早教中心能给孩子一剂“强心针”,打下去后孩子立马变聪明了。其实这样上一两节课,回家如果没有后续东西跟上,是没有用的。孩子的教育必须由父母亲力亲为。
       因此我从怀孕以后就去报班参加了蒙台梭利的早期教育培训,然后自己在家对孩子进行早教,效果非常好。本来希望孩子读小学后就重新上班,但由于一年级转学、四年级在家上学了,找工作的事就搁浅了。
       
       澎湃:为了孩子教育放弃工作会觉得可惜吗?
       张倩:不会,孩子是我现在最大的投资,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事业,即便我出去工作换回金山银山,也不如对他的投资。曾国藩曾说过:“生子不如我,留钱有何用,生子既如我,留钱又何用?”
       而且在家上学的家庭并不是个个经济条件都很好,很多家庭也只是中等,但这些家庭的教育理念都是把孩子放在第一位考虑的。
       徐明:钱多有钱多的做法,钱少也有钱少的做法。关键是你是否想做,现在在家上学确实有很多家长认可,但却很难跨出那一步。
       
       澎湃:孩子一直喜欢在家上学吗?
       张倩:对于去学校读书,他当然更喜欢在家自由自在。但也会有反复,比如前段时间他说不想在家上学了,也不要回学校。要像我们一样,出去工作赚钱。他说他会洗碗洗裤子。我说好吧,那你自己去找工作吧。然后他花了一下午时间在网上找工作,查有关童工是否犯法的报道,找了半天,终于放弃了,说他还是回来读书吧,因为没有人用童工,用童工钱也很少,而且最小的童工都要十七八岁了。
       徐明:他要出去找工作,我们也跟他说,你选择学习那么由我们来承担你的生活;如果你要去工作,那你就是大人了,就要自己承担生活费,要付给我们房租、水电煤费。
       
       澎湃:一路走下去,你们觉得最担心的问题会是什么?
       徐明:最担心的还是在家上学的效果到底如何?什么时候需要调整方向?因为对孩子的教育是不能走回头路的,不可能重来一次。做出这样的决定要担很大风险。在网上确实能看到不少孩子都在家上学,但真正已经踏上社会的不多,没有成功的先例可循。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可以算是踏入社会的成功案例,但他毕竟是名人,就算是普通人,每个孩子也都是不同的,无法完全复制。而传统教育最坏的地方就是将所有不同的孩子按照一个模式去教。
       
       
       
责任编辑:陈伊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在家上学,对话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