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国际公务员:联合国招录比例410:1,中国名额半数仍空缺

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蓉 实习生 宋碧云 王阿敏

2014-07-20 0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7月 6 日至15 日,由中国联合国协会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际合作司合办的国际公务员能力建设培训班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

       中国的“国考”大军浩浩荡荡,“国家公务员”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岗位。相比之下,“国际公务员”这个名词对于很多人来说却颇为陌生,在联合国分配给中国的150多个国际公务员名额中,仍有半数处于空缺状态。
       2014年7月 6 日至15 日,由中国联合国协会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际合作司合办的国际公务员能力建设培训班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虹口校区举行。本次培训班共有102名学员参与,由国内外联合国官员、外交官担任导师,其中包括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陈健大使、前联合国大会和议会管理部文件司中文处处长徐亚男大使等。
       所谓国际公务员,即为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中供职的各类工作人员,他们受国际组织行政人员分责人领导、为全体成员国服务。
       国际公务员能力建设培训班,旨在系统地介绍联合国机构框架、工作情况、考试机制和应聘流程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探访了这个培训班,对话了大使、学员,并辗转找到了前几期国际公务员班的学员,力图全方位揭开“国际公务员”这个神秘职业的打造过程。
与外交使节面对面
       在本次的国际公务员能力建设培训班上,学员们有机会与中外使节近距离对话,除了报考技巧规则,最令学员们动容的是这些外交大使所带来的精神引导。
       学员陈立俊表示:“我们过去看来的英雄主义和无私奉献这样被视为空话大话的情况,这些大使却在真正用心做着。他们那个年代,真的是国家需要他们到哪儿,他们就到哪儿。这些精神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
       而当学员提问前联合国副秘书长陈健大使,在联合国工作是否要有国家观念、决策时多考虑国家的因素时,陈健大使回答说,“只要凭良心做事就好”。在联合国工作是为全世界人民效命,而不是为一个国家做事。
       参与学生之一的浙江大学林潘同学告诉澎湃新闻,在参加培训班之前,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国际公务员,现在有了一个明晰的认识。
       北京第二外语学院张彤彤说:“来这个培训班之前,感觉国际公务员非常高大上,遥不可及。上完课之后,觉得努力一下,还是可以够得着的。”
 “我们的薪资以生命来计算”
        在成为国际公务员之前,首先就要有一笔巨大的投入,包括资金支持和精神压力。
        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法专业、现就职于世界银行的葛青青,曾在联合国总部实习半年,葛青青表示, 如果仅从个人层面出发,或许很难找到坚持下去的动力。葛青青在联合国实习的过程中注意到,在她所实习的国际组织法律部门里,没有一个正式的中国员工。她意识到在制定国际法时,如果没有中国人,世界将很难知道中国的想法。
       而即使成为联合国职员,薪资也并不能成为国际公务员的骄傲。
       曾在联合国总部安理会、联合国驻华机构实习的高骏在与投资银行工作的朋友谈及联合国职员的收入时,对方露出不屑的神色。高骏便半开玩笑回了一句:“our salary is counted by lives(我们的薪资以生命来计算)”。高骏认为,在联合国任职,是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而努力。尽管财富确实能给人带来很大成就感,但这并不是他生活的全部。
申请:三种途径,录取比例410比1
       要成为国际公务员,主要有三种途径:
       第一,通过报考外交部成为工作人员,再由外交部外派到联合国担任职位。
       第二,参加联合国在华举行的“青年专业人才计划”(Young Professional Programs, 简称YPP考试)。该测试会根据联合国所需岗位分专业考试,以2014年为例,考试设信息系统和技术、政治事务、经济事务、广播制作、人权、摄影六个专业,考试合格者将进入。
       第三,通过浏览联合国下设机构官网的招聘信息,投递个人简历,也有可能成为国际公务员。
       竞争之激烈,从数据上便可看出端倪。
       以2012年的“青年专业人才计划”报考情况来看,联合国共收到来自79个国家、4.1万人的简历,经过筛选,向其中5500人发放了准考证。而最终笔试、面试均合格,进入联合国初级业务官员待聘名单的人数不足100人。与报考人数相比,录取比例大约为410:1。
       另一方面,联合国采用的是定额岗位编制。只有当有人退出时,才能空出一个职位。如今,即使联合国的退休年龄已下调至62岁,加上中途辞职的,对于新近人才的需求依然很小。
标准:能力、经历、国际视野
       联合国的录用标准究竟有多高?
       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王学贤表示,专业能力、外语水平、工作经历、国际视野,一样都不能少。
       联合国相当于一家大公司,每个部门都有需求的专业人才,要想上岗,专业知识、技术就必须过硬;其次,联合国要求国际公务员熟练掌握两门以上的外语,而简单的听说读写能力不能满足联合国的工作需求,还需掌握工作语言才能过关;而海外实习所产生的昂贵费用,也成为许多中国应聘者通向联合国的一座大山;在对国际组织、国际事务的了解上很看重细节——大到联合国理念,小到每个组织机构的缩写,在这一点上,就有过中国学生因没有答出某国际组织的缩写而被联合国拒之门外。
       葛青青表示,就法律条文而言,法律官员讲得都是西班牙语、法语,这对于只会英语和中文的同学来说,很多工作没有办法触及。从语言方面而言,中国人是比较吃亏的。
       王学贤认为,加大政府对国际公务员人才的重视和培养至关重要。这不仅能在专业能力、外语水平的教育上给予支持,更能够在资金上支持青年人才前往海外实习,丰富其工作经历。
实习:时刻学习,强烈的危机感
       曾在联合国实习过的学生们,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葛青青在联合国实习内容是国际法法条编撰的协助工作,然而,国际法课堂上学习的知识,远远跟不上国际会议里讨论的最新议题。葛青青说,只有时刻保持学习的心态,才能跟上工作要求。
       曾在联合国总部实习的高骏也表示,整个实习过程就是个学习过程——学着写报告、学着在专业性极强的多语言环境中工作,他往往白天上班,一下班上了地铁就开始看材料。
       高骏说:“反过来看,咱们年轻一代符合联合国要求的学生也不多。中国学生对联合国的了解不够深入,对国际事务的理解也很浅薄,我实习回来之后更是有很强的危机感。”
现状:中国名额半数空缺,在职多为翻译
       成员国承担会费的多少,决定了该国的国际公务员席位数量。按照目前的联合国会费比例计算,中国籍联合国工作人员的分配名额在150至160人,而实际使用仅为70人左右。其中,居于中层的相当缺乏。
       除此之外,通过自行投递简历成为国际公务员的400多个中国人中,很大一部分在从事翻译工作。
       现任中国联合国协会副会长兼总干事刘志贤表示,人才供给不足是中国籍国际公务员人数失调的根本原因。他解释说,联合国采用公开招聘的形式,只吸纳具有直接上岗能力的高质量人才。因此,“即使中国有几十个空缺席位没有使用,如果达不到联合国的标准,那么也是不可能被录用的。”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公务员,联合国,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