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福将(上):“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徐书白

2014-08-05 09: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时候读《说岳全传》,印象最深的便是牛皋。岳飞手下良将多矣,如张宪、杨再兴、岳云等,但才智有限、言行粗鄙的牛皋却总能靠着自己的好运屡建奇功,如第三十二回《牛皋酒醉破番兵 金节梦虎谐婚匹》中,牛皋“吃得大醉,反打败十万番兵,得了大功”。正应了北宋人魏泰在其笔记《东轩笔录》中所说的:“古人有言,知将不如福将。”
       波诡云谲的情报战场,生死常系于一线之间,相较于常规战场,风险犹有过之。敢吃情报这碗饭的人,才智不知胜牛皋几许,然而这却不够,能坚持到最后胜出的,往往还是逢凶化吉的福将。
左翼文学大将夏衍不愧是条“汉子”,在戏剧创作之余还跟中共秘密党员杨度接洽,从事地下工作。

       左翼文学大将夏衍以戏剧、电影剧本创作名世。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开始,他就在潘汉年领导下,以公开的文化人身份为掩护,秘密在上海从事情报工作。彼时杨度表面上是杜月笙的老师和食客,实际上却是中共秘密党员,常经由杜月笙为中央特科搜集各类情报。潘汉年安排与杨度接头的,就是夏衍。之后抗战爆发,夏衍辗转香港、广州、重庆多地,抗战胜利后重回上海,不久又回香港,协助潘汉年从事地下情报工作。(参见黄祥豫主编《潘汉年在上海》一书,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1月第一版)
       李克农之子李力在《从秘密战线走出的开国上将:怀念家父李克农》(人民出版社,2008年8月第一版)一书中说:
       夏衍与父亲皆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互相知名,但不认识。1937年,他们在半公开的中共上海办事处初次见面。谈话中,夏衍发现父亲虽非文化人,但对文艺界情况十分熟悉,如某作家是哪里人,某人在监狱里用了什么假名,某人在上海有较好的社会关系等等,一清二楚,令他感到惊讶。这是因为父亲在国共谈判中,交涉释放政治犯,调查研究做得非常细致。谈话结束出门时,父亲向一警卫做个手势。夏衍以为是要给他叫车,便说:“不用,我离这儿很近。”父亲说:“不,先去看一看,弄堂外边有没有‘狗’?”停了一会儿,没有发现情况,两人才握手告别,父亲加重语气地说:“听说你是福将,在上海没有被捕过。但是,愈是这样愈要当心。不要以为蒋介石会发善心,一边在放,一边在捉,即使国共合作了,也还要格外当心。”
       此后一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夏衍一直安然从事着文化工作和地下情报工作,“福将”之名,信非虚誉。也不知是否与李克农的提醒有关。
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养山是本色当行的情报工作者,参与创建中共特科。图为1982年5月陈养山在兰亭。

       与夏衍这位文化人相比,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陈养山是本色当行的情报工作者。陈是“老特科”。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周恩来在上海成立中央特科,1928年4月,陈养山被调入中央特科,参与中央特科的创建,自此开始情报生涯。
       事实上,早在1924年陈还是个武汉钱庄店员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了地下活动。他所在的钱庄被中共武汉地委定为交通站,由于前来找陈养山联系的人实在太多,甚至引起了钱庄老板的注意。此后,从1925年5月调上海共青团中央工作开始,到1940年6月奉调回延安为止,陈养山辗转上海、天津、重庆、西安多地,一直在国统区从事情报工作,长期与国民党特务周旋,从未失手。其间最凶险的一次经历,便是1931年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幸得潜伏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科长徐恩曾身边、担任徐秘书的钱壮飞及时告知,曾与顾顺章一起工作的陈养山被周恩来安排转移到天津,逃过一劫。恽代英、向忠发、蔡和森这些中共早期高级领导人,则因顾顺章叛变而遭捕获、杀害。
       据说,曾经有许多人问过陈养山:“你长期在龙潭虎穴中闯,在敌人眼皮底下工作,敌特怎么没有发现你?难道你有什么秘诀吗?”陈养山的回答是:“没有什么秘诀,只要胆大心细,沉着机警,临危不慌,守口如瓶,就能避免出事。”
       这些话虚头巴脑的,说了等于没说,真个是守口如瓶。还是陈的夫人章素贞实在,她爆料说:“其实他还是有诀窍的。第一,他外出办事不坐车。这样,发生险情可以马上躲掉,而且常步行既能熟悉街巷环境,又能锻炼身体,还能为党节省经费。第二,他不轻易照像。这样敌人不容易掌握他的容貌形象,能避免敌人的追捕。第三,他办事从不作记录,凡事都记在脑子里,能避免泄密。”有了这些经验之谈,福将的成功,可以复制。
       不过这也怪不得陈副检察长,他守口如瓶惯了,须知,就连他自家老婆,也是“直到1940年陈养山回到延安,组织上向章素贞说明真相时,她才知道丈夫的真实身份”。(上述陈养山事,均来自张显辉《中共隐蔽战线精英——陈养山》一文,载《大地党刊》2007年第6期。)
    
延伸阅读:
请点击>>>谍影重重 ︳“共产党员的修养”
请点击>>>谍影重重︱一见立人误终身:轰动台湾的郭廷亮匪谍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