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雾霾让东航客机兜了好些圈子,民航华东局:备降没有遭拒

澎湃新闻记者 李萌

2014-10-29 22: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东航MU750航班因雾霾选择备降,却遭济南、青岛机场以停机位饱和理由拒绝。飞机在河北承德和遵化上空盘旋多圈。落地时燃油仅够再飞半小时。

       10月25日深夜,北京遭遇严重雾霾,数十架次计划降落首都机场的航班不得不选择其他机场降落。
       据航迹图显示,东航MU750航班备降过程几经周折。其应答机一度调整为“7700”的紧急状态,最终于10月26日0时16分降落青岛机场。事后有微博爆料称,MU750曾被济南、青岛、大连机场拒绝降落。落地后机内剩下燃油1520千克,仅够飞行约半个小时。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悉,10月29日,中国民用航空华东地区管理局在其官网首页显眼位置发布通报称,“针对有媒体报道10月25日MU750航班备降遭拒一事,华东局对该航班备降情况启动航空不安全事件调查程序。经查,相关报道与事实不符。”
民航自媒体:MU750备降有隐情        
       10月25日深夜,北京地区遭遇严重雾霾。
       当日,东航MU750执行日本旭川至北京的飞行任务。据当日航班动态信息显示,客机于日本当地时间19时47分起飞,计划于北京时间22时35分抵达北京首都机场。
       23时30分许,航空自媒体“FATIII”通过微博发布信息称,根据其航迹图显示,MU750航班在山东青岛和即墨之间掉转航向,飞向目的地北京。在抵达北京上空东北方向时,MU750向东转向。随后,又在河北承德和遵化上空盘旋。从北京区域飞往青岛的过程中,航迹图上出现了两个圈状的飞行轨迹。
       有民航业内人士当晚透露称,MU750在备降过程中出现剩余油量不足的状况,地面空管指挥人员遂要求机组将应答机代码调整为“7700”,这一国际航空界通用应答机编码的含义是飞机遇到了非常严重且可能危害飞行安全的紧急情况。
       10月26日0时16分,MU750降落青岛机场。民航自媒体“航空物语”于当日发布微博称,MU750的备降过程另有隐情。
       “航空物语”表示,MU750机组在飞行中发现北京天气标准低于机组运行标准,拉升后决定备降济南,通知东航运控部门并获得同意。在飞往济南过程中,管制员通知机组济南机场不接收备降飞机,除非机组宣布最低油量或紧急油量。机组又决定备降青岛,在飞往青岛途中又被管制员告知济南、青岛、大连机场均只接收宣布最低油量或紧急油量的备降航班,且必须在北京管制区域内耗油至最低油量才可备降。
       据“航空物语”称,当MU750在青岛机场降落后,机组检查发现剩余油量仅为1520千克。
       “1520千克燃油,对于一架空客A321飞机来说,基本仅能坚持飞行约半小时。”沪上一名资深飞行员说,如果燃油不足,而又无法确定可以接收的机场,机组甚至会考虑强制落地。这种情况充满了风险。
       此外,有民航飞行员和空中交通管制员通过微博爆料称,各地机场找各种理由拒绝接收备降飞机的情况近年来愈发普遍。
民航华东局:MU750未向济南机场申请备降        
       针对该事件,中国民用航空华东地区管理局于10月29日在其官网首页显眼位置发布《华东局关于10月25日MU750航班备降情况的通报》称,“针对有媒体报道10月25日MU750航班备降遭拒一事,华东局对该航班备降情况启动航空不安全事件调查程序。经查,相关报道与事实不符。”
       该通报还披露了初步调查情况:1. MU750决定在管制员指挥下备降青岛机场,期间未向济南机场提出备降申请。2. 青岛机场在不停航施工、停机位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及时接受该航班安全备降。落地后,机组检查剩余油量符合东航《运行手册》对A321机型最低油量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通报最后附上了一段中国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局长蒋怀宇的话:航空安全是公共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民航行业各单位都要以飞行安全为中心,切实落实备降保障责任,辖区各机场必须严格执行航班备降有关规定,违者一经查实将按相关法律法规严肃处理。
       “当天晚上空中航路和北京周边的机场都异常繁忙。”一位民航知情人士称,10月25日MU 750由空管北京区域调度机构负责引导调度,整个过程并未出现矛盾。
       10月29日,东航也发布官方微博称,“10月25日晚,日本旭川至北京MU750航班抵达北京上空时,因天气急剧变化,首都机场不符合落地标准。机组严格按照规范程序操作,与地面指挥部门保持密切沟通,根据指令选择周边机场安全降落,未出现其它异常情况。”
业内人士:机场不乐于接收备降航班        
       “我不敢断言,一些机场在推诿扯皮。但在实际飞行过程中,确实感觉他们不太乐于接收备降航班。”沪上一名飞行员向澎湃新闻记者坦承,备降航班的“麻烦”不仅在于机场需要临时调度保障力量,为其解决机位、供油、餐食等问题,更可能需要直面“愤怒的旅客”。
       “几乎每个备降航班上都有因备降而产生情绪的旅客。”他说,如果备降时间预计较长,旅客被安排在航站楼内等候,安抚工作便直接落在了航空公司和机场地面保障人员肩上。吵闹甚至打骂的事件并不偶发,保障难度很大。
       该飞行员举例称,其不久前执飞一趟哈尔滨至浦东的航班途中,因浦东机场遭遇大雾无法接收降落航班,机组必须备降。“当时有很多选择,比如虹桥、南京、厦门等地。这些都距离浦东机场较近,我们不必担心油量不足的危险。”
       他说,但协调后发现,上述机场均处于“满客”状态。“燃油越来越少,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问题。”最终,机场折返至青岛机场备降。他坦言,在此情况下,机组压力倍增。
       实际上,在哪里备降并不是机组在空中可以随机做出的选择。按照要求,任何航班起飞前,都已经设定了一主一副两个备降机场。民航业内人士解释称,除了距离目的地较近外,备降机场还必须可以接收该型号飞机,当地的天气和跑道条件良好等因素。飞机每次飞行所携带燃油,也是依照备降机场计算得出的。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航,雾霾,机场,备降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