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警暗访捣毁“顶级90模特会所”:卖淫女皆非90后

澎湃新闻记者 杨洁

2014-11-18 16: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犯罪嫌疑人吴某

       “浦东顶级90模特会所”,附带极具诱惑性的美女图片——11月初,一则偶然弹出的网络广告引起了上海警方的注意。
       11月1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悉,上海警方经过暗访,成功捣毁了“浦东顶级90模特会所”。据警方介绍,所谓“顶级90模特”仅是招嫖的一种宣传手段,卖淫女均为70后、80后来沪妇女,且大多已婚已育,部分身高不足1.6米。
       “广告的暗示意味非常明显,很可能涉及卖淫嫖娼。”浦东公安分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副大队长马警官介绍说,“浦东顶级90模特会所”的广告没有明确地址,只留了手机号和QQ号。
       随后,民警申请了新手机号,打通“会所”手机。
       “大哥,你需要什么服务?”电话那头传来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他推销卖力,但始终不肯透露会所具体地址,仅表示如果确定需要服务,可以到东明路海阳路路口接人。
       为了探明会所信息,民警决定暗访,一探究竟。
       到了约定的路口,一名男子按时出现。他将民警带至位于东明路2065号的“康鑫SPA会所”。据警方介绍,“这间会所是原来的小浴室改建而成,大约有七八间包房,面积并不大。价钱是690元/小时,小姐提成350元。”
       探明价格和流程后,民警佯装家中有事,借故离开。
       11月14日下午,民警开始在会所门口守候伏击。至11月15日凌晨,民警当场在会所抓获涉案人员14人。
       据警方透露,“浦东顶级90模特会所”的实际管理者是23岁的张某与26岁的杨某。张某在网上发布招嫖信息,并负责联系接客人去会所。杨某则担任“鸡头”的角色,负责带小姐给客人挑选一番。
       2014年10月以来,两人开始经营会所,并雇佣虞某、吴某、罗某等5人从事收银、望风等工作,招募卖淫女况某等人在会所内从事卖淫违法活动,从中获利。
       所谓“顶级90模特”仅是招嫖的一种宣传手段,卖淫女均为70后、80后来沪妇女,且大多已婚已育,部分身高不足1.6米。
       目前,杨某、张某等2人因涉嫌组织卖淫罪被刑事拘留,虞某等5人因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被刑事拘留;另外行政拘留7人。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警方表示,11月15日至16日凌晨,上海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了下半年第8次治安整治集中行动,期间,共查处涉黄涉赌案件102起,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员224人,其中刑事拘留26人,行政处罚198人,关停问题场所56家。
对话涉案嫌犯        
       11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看守所,对话了涉案嫌犯吴某。21岁的吴某来自贵州。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来上海?
       吴某:今年3月,父亲过世了,我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妈说,一直待在家里没有钱。我就来上海了,想做一两个月赚点钱。10月8日到上海,来找工作。本来我是想去工厂的,但工厂要做满3个月才能回家,我怕到时候回不了家。
       澎湃新闻:以前在外面打过工吗?
       吴某:读书读到初中,就出来打工了,去过广州,以前也来过上海一次,在工厂和酒店都工作过。
       澎湃新闻:你怎么会去“康鑫SPA会所”的呢?
       吴某:我自己找的。我以前在老家做过足疗,看到有家会所就进去了,想去应聘做领班,他们说不需要领班。我说你们这里需要什么,他们说需要一个服务员,工资保底,一个月3000元,包吃包住。应聘我的人跟我说,不要问也不要多说。
       澎湃新闻:你在店里负责什么工作?
       吴某:坐在吧台,客人来了我就发鞋子。白天11点,阿姨来店里做饭,到晚上9点走。阿姨在的话,我就只要发鞋子。晚上阿姨走了,我负责进去收床单,打扫一下卫生。我们一般(下午)2点开门营业,晚上工作到凌晨2点。
       澎湃新闻:包房里面有什么设施?
       吴某:有七八个包房,房间里有淋浴室,浴室里有一张床,“水磨”就是在这里。淋浴房外面还有一张床。
       澎湃新闻:你知道会所是做什么生意的吗?
       吴某:一开始去不知道,我以为是棋牌室,上了十几天班,有个人说这里面是“水磨”。后来上班久了,他们就告诉我,这里是卖淫嫖娼的地方,我想着再做几天就不做了,就回家。谁知道还没做到几天就被冲掉了,就来这里了。
       澎湃新闻:你们店里有多少个小姐?
       吴某:一般有四五个,有时候有五六个。
       澎湃新闻:平时什么时候客人多一点?
       吴某:一般星期一和星期天人比较多。
       澎湃新闻:多的时候一天有多少客人?
       吴某:多的时候一天十几个,少的时候一天七八个。
       澎湃新闻:会所收费是什么样的?
       吴某:有另外一个人收钱的,每次收700元左右。“下钟”了,小姐打电话出来,说好了,一般都是七八十分钟,白天阿姨收拾房间,阿姨走了我就去收拾房间。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卖淫,招嫖,会所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