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林森浩的家人去了四川两次,没有亲口道歉的机会

澎湃新闻记者 李燕

2014-12-08 09: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7月9日,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在林森浩的书房里。 澎湃新闻记者 张新燕 图
       他出生于1986年9月14日,复旦大学医学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2010级硕士研究生,2013年2月,成功签约广东省一家三甲医院,前程似锦。
       2013年11月,他站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的被告席上,被控投毒方式致室友黄洋死亡,涉嫌故意杀人罪。2014年2月,一审被判死刑。
       2014年12月8日,他将迎来二审审判。
       
       法庭上,他未掉一滴泪。
       冷酷、无情,杀人凶手,成为他的代名词。
       父母亲友却说他,孝顺、正直,乐于助人。
       学校师友评价,他勤奋、努力,不善玩笑。
       他自我评价,不懂人情世故,懦弱并自卑。

       
       1986年9月14日,林森浩出生在广东汕头和平镇,他排行老三,却是家中长子。此后几年间,这个家庭又迎来了一子一女。全家好几口住在一间20平米不到的祖屋内,屋外墙角砌出5平米的空间做厨房。
       仅有的一间房很难容纳5个孩子,因此林森浩小时候常常在东家住半年,西家又住半年。
       窘迫的家境让林森浩的父母更加辛苦地劳作。“家里的地村里集中征用了,我在录音厂当技师,爱人收废品。”父亲林尊耀说。
       在周围邻居的眼里,林森浩一直是乖小孩,“很小就懂事了,一点都不淘气。”和林家祖屋比邻而居的75岁王阿婆用闽南语回忆着林森浩的儿时。
       几乎和大多数乡村孩子一样,林森浩并没有让大人花太多心思就长大了,读书了。从小学到初中,林森浩成绩都很好,是其他孩子羡慕的对象,奖状常常贴满家中堂屋的墙壁。
       2001年,林尊耀用积蓄在和平镇另一头建了三层楼房,林家终于迁入新居。
       这一年,林森浩正在和平镇初中读初二。接近180厘米的个子让林森浩在同学中是绝对的“高人”,加上成绩优秀还是班长,林森浩有了“浩哥”的绰号,一直被叫到研究生。
       在发小柳学荣看来,林森浩长得又高又帅,成绩又好,而且还会玩。“我们以前经常出去玩,钓鱼、烤红薯。”在朋友群里,林森浩虽然不是最活跃的,但却绝不是最内向的。
       “他偶尔也会捉弄同学,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上课悄悄在前排女生衣服上写字。”和林森浩小学、初中一路同校的林鑫源说。
       2002年,林森浩考上了潮阳一中,这是汕头市重点中学、广东省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再之后,林森浩考上了中山大学,再到复旦医学院读研究生。
       大学时,林森浩生活拮据,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同时找了两份家教。“第二年基本就不跟家里要钱了,研究生时期还总是给家里带钱回来,2013年春节,他妈妈两次生病住院,他那年回家就拿了两万块回家。”林尊耀说。
       一直以来,林森浩都是家长和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林尊耀觉得,儿子林森浩唯一的缺点就是性格太直,不太懂人情世故。
       一件小事可以看出,林森浩的不善交际。
       2011年9月,黄洋搬进421寝室,和林森浩、葛俊奇成为室友。葛俊奇为了生活方便,购买了一个小冰箱。黄洋觉得,小冰箱比较费电,但却不好意思当面向葛俊奇开口。于是,让和葛俊奇同住较久的林森浩去说。林森浩找到葛俊奇说:“黄洋让我跟你说,,小冰箱比较费电。”根据葛俊奇的说法,之后他按照黄洋计算出的冰箱可能产生的电费支付相应费用。
       林森浩的导师丁红也认为,林森浩在学业上是相当努力,对老师相当尊重。但跟他年龄相仿的同学感觉他比较傲气,说话语气直接,也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
       对此,林森浩自己也曾努力改变,不过似乎收效甚微。
       一审开庭时,林森浩的态度冷静甚至可谓冷酷。林森浩的姐姐却说,他只是不善表达。
       姐姐说,2012年7月,母亲忽然病倒,被送医院。最初,家里人怕影响林森浩学习就瞒着他。但后来情况不容乐观,林森浩母亲被转院到汕头,一家人心里没底,这时才通知了林森浩。林森浩连夜坐车赶回家里,放下行李就直奔医院。
       “当时,七姑八婶都围在妈妈身边哭得不行了,可我弟弟和医生交流后只是简单说了句‘可能一辈子都要吃药了’,然后就呆呆地站在病床前。”
       在姐姐看来,即使在知道母亲病情严重后,弟弟林森浩也没有表现激动。“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并不是冷酷,而是喜怒不言于色。”
       一审判决后,父亲林尊耀的全部生活都围绕着为儿子二审做准备。“工作没法做了,我得准备随时到上海去处理事情。”林尊耀说,但这并不是最难的,毕竟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带着希望。但家里的情况却不容乐观,“爱人(林森浩母亲)身体不好,也不识字,我至今没敢把判决结果告诉她,现在她很敏感,一看到陌生人就紧张,但三天两头总有记者来。”
       林尊耀说,现在东拼西借筹了10万元钱,希望能有机会补偿给黄洋父母。“我想去跟他们道歉,但他们并不接受。”林尊耀说,他曾经去了两次四川,但都没有见到黄洋父母,没能亲口道歉,更别提取得他们的谅解。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复旦投毒,林森浩,黄洋

相关推荐

评论(1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