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踩踏事件抢救工作医生日记:没把那名病人救回来,很失落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2015-01-01 20: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2015年1月1日,这是让人感到无奈与凄凉的新年第一天,36死47伤,上海长征医院一名刚入行的年轻医生以网名“穿T恤的元谋人”,于1月1日中午在自己的QQ空间写下了一篇其参与外滩陈毅广场拥挤踩踏事件抢救工作始末的日记文章,详细描述了事发现场与抢救情况。
       “穿T恤的元谋人”1日晚告诉澎湃新闻,他叫施晓雷,去年刚毕业并于7月份签约长征医院,成为该院影像科的一名规培医生,当晚11点左右他正在自己所在影像科处理完报告,随后前往外滩参与跨年活动时遇到了这不幸的一幕,他与随行的同事当场参与了一名伤员的抢救,随后又返回医院,看到了急诊室、抢救室的不眠之夜,在这个夜里,数十名医生,但凡在医院附近、在岗的、加班医生、护士等都参与了伤员的抢救,急救科、普外科、神经外科、骨科以及其他众多辅助科室都加入到这场与生命赛跑的战争中。
       长征医院在此次踩踏事件中先后收治了28名伤者,是接治伤员最多的医院,截至1日凌晨4时,28名伤者中10人死亡,其余18名伤者目前大多脱离生命危险。
因为是医生——记2015元旦外滩踩踏事件我参与的抢救工作始末
       昨晚最终处理完所有报告已近11点,和同事收拾东西去站台等车。等了好久车不来,心一横,决定去外滩跨年,虽然明知灯光秀改场地了,还是打算去凑个热闹。11:35出发,一路狂奔,终于在55分警察拉起封锁的前一秒挤了过去。
       拍了好几张照片,也参与了倒计时,原本一切都那么美好,正顺着人群慢慢往北挪的时候,突然从后方传来喧闹,接着就看到警察和几个人往前挤,感觉像带着伤员的样子。也没多想继续走,接着就看到路障和疏导交通的警察,他们拿着扩音喇叭喊着不要停留,往前走。等走近了一看才发现路障后躺了一个人,有警察正在做胸外按压。犹豫着走了两步,我和同事商量说:要不去看看?她对我的想法表示同意。于是我们穿过拥挤的人群,向警察表明身份以后进入了围栏后。由于光线缘故看不清脸色及瞳孔,但呼吸和颈动脉搏动已经无法探及。抱有一丝希望的我们把伤员抱上一辆可能是临时征用的面包车,在两名警察的陪同下向医院疾驰,后来又加入了一辆警车开道。一路上我和同事还有一名警察轮流做心肺复苏,另一名警察随时与外界联系,中途我还给值夜班的同事打电话让他通知预检准备接人,当时是零点十五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回到了长征,在向抢救室交接时病人的情况还是没有一点好转,但接诊医生还是打开静脉通道、接呼吸机,尽最后的努力。
       没能把病人救回来,我和同事都很失落,她去帮我买了瓶水,腰酸腿软的我们瘫坐在急诊的长椅上,我从包里翻出两颗大白兔,一人吃了一颗(原因就不解释了),接下来我们把此事各自发了朋友圈——这个时候是凌晨一点。
       我送来的这个人应该是长征接诊的第一个踩踏事件的伤员,而此时此刻急诊的同事们包括我们都没有想到事态下一步的进展,急诊还是在一片过节的安静祥和的气氛中。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警笛由远及近,又有一批病人送了过来,数目和伤亡情况都不详,急诊瞬间忙碌了起来。
       同事明天还有事,不得不去坐夜线公交回宿舍,我则回到了三楼的办公室里准备休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出了好几身汗,也顾不上洗澡,准备就寝。我把床和被子都铺好了,可能是只有一个人太安静的缘故,坐了很久还是感觉心有余悸,于是决定去楼下和值班的同事待会儿。
       等到电梯门开的一刹那我惊呆了,整个急诊已经忙翻了天,大厅里全是人,家属,警察,院领导,市领导,保安……在此不得不钦佩长征对突发情况的紧急处置能力(就在刚才陆续接到两个电话,分别是宿管阿姨和医院在确认我们的情况)。我去看了一眼,清创室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面色铁青,已无生命迹象。狭小的抢救室里挤满了平车、伤员和忙碌的医务人员,内科的、外科的、急救的、B超的……我已顾不上看热闹,赶紧向12号房奔去,那里需要我,我也只有在那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果然CT室已经开始排队了,今晚的值班医生虽然缺乏类似事件的处置经验,但也还是按照流程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协理医师以便及时组织力量为临床抢救提供帮助。
       虽然已经开启了绿色通道,减免了一切手续直接检查,但在和值班的同事合作完成了三头一胸的检查后我意识到一台CT可能无法满足需求,而急诊略显老旧的机器一旦罢工必将影响整个救援工作的开展。于是我把工作交给值班医生,自己去三楼开二室的64排CT。
       机器正在启动,长年住在医院、熟悉设备操作、上午还在挂水的超哥也已闻讯赶来。不一会儿协理医师也来了。完成球管预热后,我打电话通知急诊CT开始向楼上分流伤员。当时已经两点多了。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我们陆续完成了约6个病人的胸腹部检查,由于第二天还有夜班,我先回办公室休息了,超哥和琼姐忙到几点不得而知。
       六点,我被值班医生的求助电话惊醒,有伤员病情变化需要复查胸腹CT,而他在急诊走不开,于是揉着睡眼穿上大褂去了二室。为了再有病人来时能及时检查,我回办公室拿了毯子披着趴倒在了操作台上……
       再睁眼已是八点,起身去值班室收拾东西,上午还要去实验室,路过抢救室门口看到那里还是站着好多人。而奋战了一夜的我早已说不出话,默默地前往地铁站。这艰苦的一战就算告一段落了。
       最后,向所有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全程为群众护航的警察同志和现场提供帮助的热心市民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向始终支持我的决定并全程陪同的甜甜同学和及时让出生命通道的司机朋友们表示诚挚的感谢;希望逝者的亡灵得以安息,希望伤者都可以早日康复,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希望有关部门彻查原因,杜绝悲剧重演,同时也希望自己今晚夜班平安无事。
       最后的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经作者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踩踏事件,医生,元旦

继续阅读

评论(2.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