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4年喀什巴莎公路终于通车,上海援疆人杨中良却已不在

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成

2015-01-08 22: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10月,杨中良站在即将通车的新疆喀什巴莎高速公路上。
       2014年秋天,对很多上海援疆人来说,是迎来巨大收获的金秋——穿越沙漠戈壁,治理盐碱沼泽,历经四年挥洒热血建设的巴莎高速公路实现了试通车。只是,在庆功的时候,这些热血男儿却发现少了一位曾经朝夕相处的好“援友”。
       2014年10月26日,巴莎高速公路代建指挥部38岁的指挥长助理杨中良,返沪参加公务员任职考试,因突发心脏病离世。那一天,距离整个代建团队结束代建任务已不足一个月。
       上海援疆指挥部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姜爱锋说:“杨中良同志是践行中央支援新疆工作的时代楷模,是勇于担当、吃苦在前的优秀共产党员,是好学上进、奋发有为的青年才俊。”
       2015年1月8日,“杨中良同志事迹报告会”举行,上海市总工会追授杨中良“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共青团上海市委追授杨中良“青年五四奖章”称号,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党组追授杨中良为市交通委“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记三等功。
“这里我顶,你先回去吧”
       2002年,杨中良从哈工大研究生毕业,进入了当时的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处。
       刚进单位,杨中良便主动提出承担更多工作,发挥自己在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方面的专业特长。考虑到杨中良初来乍到,而上海的交通又比国内其他城市更加复杂,于是,党委书记张敏毅(现任市路政局党委书记)给了他一张交通卡,让他先熟悉一下上海的情况。
       没过多久,单位安排杨中良去徐家汇做一个交通分析的项目,五路交汇的徐家汇在交通管理上一直是个难点。很快,杨中良就拿出了一个评估报告。
       在2006年成为快速路监控中心的负责人后,为确保快速路监控中心眼观六路、道路信息传播八方,他亲手培养起一支精通业务、技能过硬、甘于奉献的队伍。地面道路新增情报板工程,监控系统改造和数据共享,使快速路交通诱导信息发布准确及时,为社会公众出行提供了便捷高效的信息服务。
       2012年,市路政局成立,原快速路监控中心和公路路网管理中心整合后成立了市路政局路网监测中心,杨中良担任中心副主任。路网监测中心管理范围覆盖了全市7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和近200公里的城市快速路以及4桥12隧等越江设施,并延伸至国省道干线公路,每天情报板上的红黄绿3色路段的变动、各种文字信息的提示以及微博上的路况信息发布,均来自路网控制中心,它也成为上海交通最忙碌的一双“眼睛”。
       2012年初,申城普降大雪,暴雪预警达到橙色,城市快速路网运行面临严峻考验。中环共和立交积雪严重,他立即组织除雪队伍开赴现场;卢浦大桥路面结冰吃紧,杨中良立即随同应急抢险车辆前往援助撒盐化冰;道路发生多车追尾,他立即调配牵引车前往救援……就这样以单位为家坚守岗位连续奋战近50个小时。
       和杨中良共事10多年的路网监测中心运行科的李晓蓉说,这10多年里,遇到过不少灾害性天气,但却没有通宵值班过,因为杨中良每次都会说:“这里我顶,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考虑到我是女同志,他总是尽量照顾,而他自己,半夜里实在困得不行,就在监控中心的办公室里眯一会儿,第二天继续上班。”
“试试看吧,我会努力做好的”
       2014年初,上海市路政局召开援疆动员大会。会后,杨中良积极报名,成为上海第八批援疆干部中的一员。后受上海市建交工作党委委派,赴任新疆巴莎高速公路项目上海市代建指挥部指挥长助理。作为代建指挥部领导班子成员,分管房建、机电工程以及外水、外电工程代建管理。
       2月22日,杨中良抵达万里之外的新疆喀什,3天后,来到了位于莎车县的巴莎高速代建指挥部。
       原先代建指挥部是希望能有一位从事建筑方面的干部,因为高速公路全线的收费口、服务区的房建施工进度有点慢。
       代建指挥部指挥过震文觉得杨中良多年从事路网监测工作,对高速公路所需的监控、机电方面会比较熟悉,而对于工期本已很紧张的房建项目来说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面对新的工作岗位和新的工作内容,第一天报到的杨中良既没有信誓旦旦,也没有说豪言壮语,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表态:“试试看吧,我会努力做好的。”
       1个主线收费口、7个匝道收费口和3个服务区的48幢单体建筑,总建筑面积4.3万平方米,散落在233公里的巴莎公路沿线,杨中良来到指挥部的时候,一半多的建筑连地基部分还没有完成。
       面对繁重的任务和紧张的时间,杨中良经常在现场蹲点,与施工人员在工棚同吃同住,直到把问题解决才回指挥部。
       巴莎高速地处我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春季的沙尘暴一起,伸手不见五指。晚上,杨中良就住在工地彩钢板的房子里。早晨起来一看,几乎是睡在沙里,来不及刷牙洗脸,第一件事就是抖床单。蹲点经常是一星期,很快,他就能随口说出项目上相关工程的进展情况,并具体到哪个单体或路段的细节。
       服务区需要通水,对其它地区的高速公路来说并不是问题,但巴莎高速两边有大量的沙丘、戈壁,用水是个大问题。一次,为了给巴楚服务区寻找水源,车辆进入沙漠后无法行驶,杨中良带着几名工作人员下车,在沙漠中徒步行走,走了大半天,最后是在12公里外的毛拉乡找到了水源。
       有了水源,但管道敷设一路上要经过农民的林地、农田、民居以及公路等,会涉及到一些征地费用,但管道施工中并没有这部分费用。通过实地勘察,杨中良找出一条能绕开农田、民居等地方的最佳管道线路。
       代建指挥部工程部房建、机电负责人赵静锋说,巴莎高速沿线共确定了8处引水线路,每一条引水线路杨中良都亲自走过,还动手设计线路走向或调整原先的线路走向,总共节约了投资200万元,“今后人们在服务区用水的时候,不知是否会想起中良。”
       除了每天奔波在项目沿线,及时掌握各施工区域工况,协调解决站前管网、机房装修配电等施工难题,八个月里杨中良几乎没有完整的休息日。
       杨中良分管的机电工程和房建工程均先于主线完工。其中机电部分在去年6月完工,8月30日完成系统调试,创造了所有参建单位中最晚进场、最先完工的佳绩。房建工程先于主线工程于10月16日验收合格,被前来验收的新疆交通厅相关负责人夸赞为新疆高速公路史上最好的房建工程,巴莎高速也成为新疆地区第一个实现“五同步”交工的高速公路。
 “你可回来了”
       除了恶劣的自然环境,社会因素的影响,对杨中良和其他援建者来说也是严峻的挑战。
       2014年7月28日,莎车发生暴恐袭击。当天,赵静锋正在服务区进行水泵调试,中午过后,发现手机信号没了。直到下午4点多,赵静锋接到了杨中良的电话,电话那头,杨中良告诉赵静锋,莎车发生了暴恐袭击,指挥部要求所有施工人员立即撤退。
       “当时只想着尽快完成调试,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赵静锋说。到了下午7点,赵静锋再次接到了杨中良的电话:“怎么还没撤啊!指挥部要求必须撤,撤的时候顺便劝退路上的其他人。”
       当赵静锋等人回到指挥部门口时,杨中良已经在门口等着,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可回来了。”
       而就在此时,距离暴恐分子聚集地点只有不到1公里的艾力西湖收费站,还有120名施工人员还没有撤离。当晚8点多钟,杨中良和代建指挥部副指挥柯欣一起前往艾力西湖收费站,说服了施工人员连夜撤离,从而避免了重大人员伤亡事件的发生。
       事后,柯欣悄悄地问杨中良,你当时去项目部路上怕不怕,杨中良回答:“我两个手心都是汗,怎么会不害怕,但确保施工人员的安全撤离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去,良心难安,万一出事,也许我们会后悔一辈子。”
       杨中良住在莎车分指挥部大院宿舍楼的301室,房间内设施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橱、两个床头柜,客厅里还有一张写字台。在床头柜上,如今依然放着一本《人生哲思录》和季羡林谈修身养性的《中流自在心》。
       住在201室的李庆新说:“指挥部大院内早上8点45分起床,洗脸刷牙后,大家要去食堂吃早饭,经常门一开,就能碰到从楼上走下来的中良,直到现在都觉得他还住在楼上。”
       在繁忙的工作中,亲人是杨中良内心的牵挂。也许是离家的时间长了,在一次聊天中,杨中良对李庆新说,“8岁的儿子好像都不愿意给我打电话了。”其实,即便在上海,他陪儿子的时间也不多。
       “我今天可以回去陪儿子了。”“儿子今天上学是我送的。”杨中良偶尔会在同事面前“炫耀”一下,对别人来说,接送孩子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对杨中良来说并不容易。
       “我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所有节假日没有他的陪伴,因为他总是坚守在路网运行第一线。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和他一起关注各种预警信息,因为需要随时做好值班的可能。他对道路的情感也已经到了热爱的程度,所有外地的同学朋友来上海,从外环外开始,他就能电话指挥各种路线,包括各种单行禁行封道……”妻子秦豫这样回忆杨中良。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援建喀什,上海援疆,巴莎高速公路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