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成亚洲电子竞技中心:年轻选手在繁华地段写字楼内苦训

澎湃新闻记者 蒋睿

2015-01-13 13: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末的一个晚上,在上海徐家汇商圈一处高档办公楼内,100平方米的中央训练区域灯火通明。
       俱乐部星际选手胡翔、曹晋辉身着短袖T恤,对着电脑全神贯注敲击键盘与鼠标,这里是国内著名电子竞技俱乐部IG的大本营,选手们正在与韩国顶尖职业选手进行当日的“雷锋杯”线上比赛。
       当世界顶尖选手比赛时,数十万人通过现场和转播呼喊着他们的ID;一场DOTA2的T1赛季总决赛,全世界至少有2000多万人观看直播,冠军奖金高达数百万美元。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子竞技水平正走向世界中心,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电竞俱乐部迁至上海,上海这座以商业著称的城市,有望成为亚洲的电竞中心。
 脱掉“网游”外衣        
2014年4月29日,义乌,2014义乌国际电子竞技大赛决赛,吸引了许多人到场观战。 CFP 图
       “电子竞技”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人与人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智力对抗运动。
       经过15年发展,电子竞技脱离了“网游”的外衣,已成为广泛关注的世界体育赛事,并成为中国第78号体育运动项目。
       2014年12月5日,由国家体育总局主办的NESO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在青岛举行,这是体育总局继2004年后,再次以“全国运动会”的形式举办电子竞技大赛。
       而国际上,一些著名的电子竞技赛事更如火如荼。
       比如DOTA2的TI赛季总决赛、英雄联盟的S赛季总决赛等,全球至少有2000多万人观看赛事直播,冠军奖金高达数百万美元。此外如WCS星际争霸2世界总决赛,几百名世界各地的职业选手要通过一年的努力,在各大洲赛区获得足够积分,前16名才能晋级。
       据网易竞技的数据,2014年,DOTA2总奖金达到了24053446.68美元,紧随其后的英雄联盟奖金为18517360.89美元。
       除了奖金,吸引电竞选手的还有被聚光灯照射的“封神”感。
       28岁的胡翔来自武汉,19岁的曹晋辉来自湖南衡阳,他们自2013年起包揽了国内星际争霸2赛事的冠、亚军,并多次代表中国参加顶级赛事WCS大赛。这对IG的“双子星”在世界上拥有极高的人气,每逢大赛,有数十万人通过现场和转播呼喊着他们的ID和“China”。
       Newbee战队的5名冠军选手除了训练,还专门有上海戏剧学院的导演为他们训练形体,其成员王兆辉还代言了奇瑞汽车广告,这在中国电子竞技历史上又是一次突破。
 电竞俱乐部租下写字楼        
       IG俱乐部由大连万达总裁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一手组建,多次获得过全国电子竞技冠军,其大本营就设在上海徐家汇商圈一处高档的商住两用办公楼,共租下3层。数十名IG的队员和管理人员每天就在这里完成训练、会议、聚餐和休息。
       俱乐部300平方米的空间里除了训练区域,还有宿舍、浴室,另配有洗衣机、跑步机、健身座椅和哑铃。
       2014年12月2日晚上,俱乐部经理吴军再三向澎湃新闻表达歉意,因为当天正在办理曹晋辉赴韩国比赛的签证,次日全队又要去青岛打NESO比赛,不得不将采访约在了深夜。
       IG俱乐部星际争霸项目,是目前公认的中国第一队。队内的王磊、胡翔曾经获得过WCG世界电子奥林匹克星际争霸2的亚军和季军,这也是迄今为止,非韩选手在WCG赛事上获得的最好成绩。
       “雷锋杯”是IG俱乐部一手创办的顶级线上比赛,分为每日赛和月中总决赛,每日赛天天举办,冠军有近百美元的收入,月赛则有2000美元,吸引几乎所有的韩国冠军选手参加,月赛转播时,百万名观众在线观看,经常让吴军的电脑瞬间死机。
键盘鼠标半个月一换        
       然而,光鲜外表下,电子竞技选手在绝大多数时间里进行着枯燥、乏味的训练,频繁穿插于各个国家比赛场地。
       在IG俱乐部休息室的桌子上,有一堆废弃的键盘和鼠标,吴军解释说,配给选手的电脑硬件平均半个月就会报废,“非比赛日每天8到10个小时的训练,频繁的队内战术例会,选手的生活几乎不出这300平方米。”
       APM是指一个人每分钟的操作指令数,普通人不到100,职业选手经过长年特殊训练,可以达到常人的3倍。
       仅仅勤奋还远远不够。胜率、冠军、奖金才是职业选手的试金石。对选手来说,已无法享受电子竞技的乐趣,更多的是生存与竞技的压力。
       现今主流电子竞技项目,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在16到22岁,平均寿命只有2-4年。随着年龄增长,选手的反应和灵敏度会明显下滑,相对于传统体育项目,电子竞技的淘汰率高得惊人。
       吴军说,很多打职业的孩子都来自单亲家庭,家庭经济一般,他们在本应读书受教育的阶段来到陌生的城市和队友一起生活和打拼,经常出国比赛。
       IG的星际争霸选手,除了曹晋辉只读到初中二年级休学,其他队员都有本科、大专学历。
       胡翔早在武汉就读本科大二时,就已入行成为一名魔兽争霸的职业选手,毕业时,母亲想让他留校工作,但是几经考虑后,胡翔决定拿到学位,继续当选手。转入职业后,胡翔在WCG2012总决赛上拿到季军,很长时间“统治”了国内的星际争霸2。
       然而,1年后,年仅17岁的曹晋辉办理休学,成为职业选手,在很多比赛中击败老大哥胡翔,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一,被玩家尊称为Jim大神。
       父母曾非常反对曹晋辉做职业选手,只同意他尝试一年。“后来我拿了很多冠军和奖金,家里也就不反对了。”曹晋辉说。
       胡翔和曹晋辉已想好了未来的发展方向。退役后,会向电子竞技的教练员、制作人、解说方向发展。
月薪普遍七八千        
2013年4月19日,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市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春季赛比赛现场,WE战队全力应战。  张新燕 澎湃资料
       作为一项新兴的体育项目和产业,不少圈内人表示,电子竞技还存在体系不完善、俱乐部发展不稳定等问题。
       Newbee俱乐部经理佟鑫曾在采访中谈到,电子竞技行业基本处于亏损,除了一些冠军选手,普通选手的收入还很吃紧。
       IG战队每年的投入在600万元左右,商业活动所得不及成本一半。“像我们IG的王总和其他俱乐部的投资人,他们对电子竞技有很强烈的兴趣爱好和独特的见解,坚信电子竞技的发展会越来越好。”刘明说。
       如今,Newbee俱乐部从临时居住的小别墅搬到了徐家汇的一处高端写字楼里。公司负责人李连子出生于1984年,此前从事金融工作,因兴趣做了电子竞技经理人。日前,他收到了一名复旦研究生的求职信:“我知道如果从事电子竞技业,自己将会放弃很多经济上的收入和待遇,但我并不后悔。”
       “我们不希望这些热心的朋友,放弃安逸的生活和即将完成的学业来从事电竞。”李连子说,电子竞技正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中国的电子竞技的明星选手有着和公众明星一样的关注度,但是一直以来也仅仅在一些电脑厂商中获得投标,奇瑞的代言为中国的电子竞技圈开了一个好头。”
       但从历史发展来看,电子竞技确实在走向黄金期。
2013年4月17日,上海市宝山区大学路WE 英雄联盟战队的训练基地,夜幕降临,队员们依然在各自电脑前奋战。 张新燕 澎湃资料
       早年电子竞技刚刚开展时,职业选手的生活并没有现在那么美好。当时,职业选手普遍薪酬只有2000至3000元,而且还不能按时领取,即使获得成绩,还有主办方拖欠比赛奖金。
       “那时很多职业选手的收入难以温饱,后来Ace职业联盟成立,俱乐部得到了更多的赞助和投资走市场化运营,选手的基本收入和生活有了明显的改观。这在中国电子竞技历史上有着里程碑的意义。”IG俱乐部副总裁刘明说。
       李连子表示,公司化和运营化是职业俱乐部未来发展的趋势,现今优秀的俱乐部,即使失去了投资方也能获得新东家千万元的投资。
       目前一些俱乐部的主力选手,薪酬已经上涨到7000到8000元,一些明星选手的月薪已经突破万元。随着关注度的提高,一些直播平台会高薪聘用选手和职业制作人参与直播。
上海成电竞亚洲中心        
       在电子竞技发展中,上海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考虑到方便出国比赛、选手长期发展等因素,包括Newbee和IG多家国内俱乐部,都将大本营迁到了上海。
       IG俱乐部副总刘明表示,在北京时因成本问题在郊区建了基地,但是后来发现对选手的生活和出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IG宁可多增加一些开支,将俱乐部放在上海繁华地段的写字楼内,目前从成效上看是值得的。”
       中国的电子竞技产业也逐渐由最初的不认可,到现今的逐渐为大众所接受。前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队领队、星际老男孩系列节目制作人黄旭东说,社会刚刚开始了解并认同这个行业。按照他的分析,电子竞技的最终发展应该是类似于“网球”这样的高端体育项目,“中国电子竞技水平在全世界处于较领先地位。就市场而言,中国已经逐渐成为亚洲的中心,上海则是中国和亚洲的中心。”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电子竞技,网游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7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