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9年制义务教育搞了近30年,该延长了

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蓉 实习生 杨蓉 李冰雪

2015-04-02 22: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国家督学、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
       4月2日,为期两天的“‘十三五’期间大力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在华东师范大学闭幕。
       “目前全世界各国义务教育的平均时间为9.1年,我国低于这个世界平均值,中国已经实施了近30年的9年制义务教育应该延长了。”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国家督学、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袁振国在论坛上发言说。
       据袁振国介绍,泰国的义务教育年限达到了15年,美国为13年,英国、澳大利亚和瑞典也达到了12年,法国和丹麦为11年。国外义务教育的年限,也是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而不断调整的,如德国在19世纪末实行8年制义务教育,到了上世纪60年代延长至9年,进入70年代后期又延长至12年(其中9年为全日制普通义务教育,3年为半日制职业义务教育)。此前,中国已有政协委员提议,义务教育应尽早延长至12年。
       袁振国建议,中国可以在学前教育阶段取出一年并入义务教育阶段,从而进行“10年制义务教育”。他解释说,如果放在高中阶段,涉及高考和大学,太过复杂,因此可以放在学前教育阶段,也就是现在的幼儿园大班阶段。
       4月2日,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在发言时,指出了三种教育困难学校:城镇大班额学校、农村寄宿制学校、农村小规模学校。
       “河南郑州第五中学平均一个班学生人数达到了133人。”杨东平说,国家规定65人以上就属于超大班,而现在一个班人数达到100人的学校还很多。
       农村寄宿制学校和农村小规模学校,这两种学校都与此前的撤点并校政策有关。
       撤点并校从2001年起执行,2012年叫停。2011年统计数据显示,全国26.66%的学生是寄宿,西部的这一比例达到了34.3%。有调查显示,农村学生在附近城镇寄宿就读,教育成本平均增长了1000元。
       2010年数据显示,中国有村小21万所,教学点6.7万个。杨东平介绍说,农村小规模学校教育资源缺乏,但一撤校就面临着学生失学的问题,撤点并校之后,农村学生辍学率增加了。“这个问题比较敏感,数据能见度也低。”他说。
       4月1日,原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在论坛上发言说,“我要有时间、有精力、有工夫,就办一个全国连锁学校,只招收官二代和富二代,而且收全世界最高的学费,但要一定办成一流的学校。这所学校要进行军事化管理魔鬼训练,开设劳动课,学生寒暑假必须到贫困地区做义工。”
       “我已不是厦门大学教授,已退休了,正式身份应该是退休金领取者。”易中天说。当谈及现在的教育不公平现象时,他认为,“我个人的看法就是分流,消除教育不公平的前提是承认差距,因为差距是事实、是现实。现在我们的教育很奇怪,都没有劳动课了。至少,劳动课都变成摆设了。”
       此外,关于高校资源分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表示,教育政策牵涉到千家万户,一旦实施以后要大改是很难的。不要追求日新月异,而是要做一些调整拓展211工程,实现高等教育的均衡发展。他建议,假如增加211工程大学,应该主要面向条件比较艰苦的中西部大学,应该更多关注人文社会科学。
       据主办方介绍,来自全国各省(市、区)的教育主管部门代表、教育科学研究院院(所)长代表、各大高校教育领域相关研究专家等300余人参加了本次论坛。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促进教育公平论坛,易中天,陈平原

继续阅读

评论(1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