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库克说上海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

澎湃新闻记者 储静伟 姜丽钧 韩晓蓉

2015-05-15 11: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库克的微博发布了他在上海南京西路店与顾客握手的照片。
       “这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
       作为全球创客们的偶像之一,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5月14日在上海的这句话,显然是对这座城市的一次温情致意。
       在当天和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会面中,库克还感叹,上海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城市发展的奇迹之一,每次来到这里,都能够深深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活力。
数字中的上海“第一”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表示,欢迎苹果公司在中国、在上海有更好的发展。陈正宝 图
       在5月14日与库克会面时,韩正说,上海的发展离不开这座城市里每一个人、每一家企业的贡献,我们欢迎苹果公司在中国、在上海有更好的发展。
       自2001年进入上海,苹果公司就将公司的中国运营中心和业务中心设在这里,15年来苹果公司与上海共同成长。
       库克说,希望继续扮演好负责任的企业公民角色,来回报这座城市,参与这座城市的建设。
       不过,也有人说,不少企业觉得上海房价贵、用人成本贵,不得不撤离上海。
       如果单从生活成本、商务成本等某些看得见的成本来说,上海目前确实处在全国的一个高地。可是仔细观察会发现,真正离开上海的企业,多数却是不符合上海发展方向的高污染、低端制造业等类型的企业。更多的高端制造业、高科技产业、金融服务业等,在上海越做越大,或者越来越向上海集中。
       拿外资落地来说,全球知名咨询公司德勤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上海的外商投资平均成功率超过62%,其中浦东新区的外商投资平均成功率达到68.3%,位居全国首位,全国的平均水平才30%左右。截至2014年12月的数据显示,外商在上海设立跨国公司地区总部484家、其中亚太区总部24家,投资性公司295家,研发中心379家。这一数据远超全国其他省市。
       在2003年底,上海拥有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才56家。而到了2011年,入驻上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共计有347家。截至2013年底,上海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有445家,成为中国大陆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集中的城市。
       有人或许会问,不是说外商、民企在上海站不住脚跟,真的是这样吗?看看最近的几个例子:
       2015年,民生人寿将总部搬迁到上海,目前上海总部的网络设备正在招标中;
       2015年,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已低调完成总部变更,注册地址已由杭州更改为上海浦东新区。
       2015年,媒体报道万达集团将把总部从北京迁到上海,并且王健林很喜欢上海。
“上海优势”被多方位解读        
库克表示,上海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杨深来 澎湃资料
        近来,“上海被谁抛弃”、“上海凭什么”的论调每隔上几年就卷土重来一次,但事实却一次次证明了其错误性。
       那么,库克上述表态的依据从何而来呢?
       此前也有媒体总结出“上海优势”:上海的自然和人文环境更合适国际人士生活;上海区位优势更方便;上海资本和金融业更为便捷和发达,人力资源更为丰富;上海更国际化,市场化氛围更浓,契约意识更重。
       国经中心上海分中心咨询部主任王泠一认为,有世界眼光的上海一直是一个很谦虚的城市,总是努力地学习世界上最先进的经验。而且敢于开放。“上海的国际化有它的传统,也具备世界眼光。”
       王泠一认为,在这种开放的氛围里,经过这些年的积累,尤其是1992年以来的积累,上海的经济品质已经进入世界先进城市的行列,各项指标排名基本上是前五名左右,确实是代表中国发展的最高水平。
       而上海社科院创意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慧敏则认为,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他们向往上海这样一个综合资源能力比较强的城市。
       “科技资源比较丰富,人才比较集聚,综合基础设施也比较完备,带来了很多的便捷和高效率,还有一样很重要,上海是一个金融资本汇聚的城市。”王慧敏认为,这些都为上海吸引创新创业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再加上上海的国际性和开放度,都是上海的吸引力所在。
       王慧敏所在的民革上海市委,在2013年就曾经做了关于外籍文化“创客”的调查,在这些来上海创业的海外设计人才看来,上海对他们很有吸引力的,上海不但有国际化的生活方式,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生活体验,还可以为他们的事业提供有更好的发展前景的机会。
       上海社科院信息所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兴全则认为,上海在人才结构、基础设施、消费市场、融资便利、经济腹地、多元文化等方面优势明显,这些都是吸引海内外“创客”移居上海的主要因素。
       有一点不容忽视,如果仅从商务成本、生活成本来说话,纽约、伦敦应该是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了,可为什么众多的全球跨国公司、金融等高端服务企业仍然趋之若鹜?显然,公平的制度、良好的营商环境、便捷的服务等等同样重要。
       前DoNews技术总监霍炬4月2日在自己的专栏里写道,在上海生活的几年中,他完成了一家公司的融资和创建。期间跟上海一个区县级政府打过一些交道,到了地铁口,发现主管招商的副县长本人带着雨伞开着车来迎接我们。“我们只是一家初创公司,上海从市民到官员的专业精神和服务意识,都是极其优秀的。”
上海拿什么吸引年轻创客们     
       显然,库克的上述表态也是对这座“伟大城市”年轻创客们的一个鼓励和肯定。
       正如韩正5月14日在接见库克时所说,一座城市的发展要有源源不断的活力,就要给年轻人更大舞台、给创新创业者更多机会。
       可是,一些人士总会抬出国内创新、创业的标志性人物来说事,“上海没有马云,没有马化腾,你们还折腾什么劲!”
       “如果浦东能有万千年轻人创业,那比一两个马云更加让人高兴。”前不久,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在回答媒体提问是曾如此回答,其实这个答案一样适合于上海。
       澎湃新闻记者近日走访全上海的创客中心发现,近几年来,浦东、静安、黄浦、闵行、普陀等绝大多数上海区县都兴起创客中心或者创业孵化中心。这些“创客中心”、“创新创业孵化中心”往往就在一栋商务楼里租下一两层楼房,或者在某个创业园区划一小片区域,体量不大,而且往往是由几个合伙人发起,提供创业条件,在里面“折腾”的多是身家单薄、甚至不名一文的年轻人,或者刚毕业的大学生。
       可是这些年轻创客们的智慧和创新精神却是无止境的,几年拼搏下来,最初的一个“金点子”可能衍生出一个崭新的科技创新产业、互联网+平台、或者一堆牛逼的技术和专利。
       在张江孵化器,创始人李瑜用4年时间创造出市值达10亿元的优谈网;而一个叫“连尚网络”的公司,凭借其自主研发的“WiFi万能钥匙”,仅仅用2年时间,注册用户已经突破5亿人,资本市场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在静安的上海创客中心,十几个年轻人创造了“足记”奇迹,短短的时间火爆朋友圈,投行争相投资。在闵行起点创业园,一家叫“美食送”的网络点餐配送公司,很短时间营业额超过一亿元。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上海的雄厚的工业基础、众多的高校和研究院所,它们联合为创新企业提供了强大的配套能力和研发能力,这是许多省市不可比拟的。”相信假以时日,这些从创客中心、孵化中心“孵化”出来的一个个创新企业,他们未必不能诞生下一个“马云”、“马化腾”。
       王兴全也认为,正如美国战后的主要科技创新基本都源自于二战时期的大型研究项目,旗舰型的科创平台对“创客”社会而言具有根本性的作用。因而上海的定位不仅仅只是一个超大型的“创客”空间,而应继续发挥本地国有企业、外资企业、科研院所在技术创新平台方面的优势,作为全国‘创客’的平台。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科创中心,苹果公司,韩正,库克

继续阅读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