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空姐空少在大陆“打工”满月,常遇延误会努力和乘客沟通

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成

2015-06-04 12: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6月1日,上海,春秋台籍空乘许少苹(右)和王俊壹(左)。澎湃新闻记者 杨博 图
       到6月7日,首批在中国大陆航空公司“打工”的台湾空乘人员将入职“满月”。
       这批空乘中有空姐也有“空少”,5月7日加盟春秋航空客舱服务队伍。在春秋,他们按照每天不同的排班顺序,服务于90多条大陆航线和上海到高雄、台北的两岸航线上。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这些台湾空乘。
       这份工作和他们目前所生活的上海,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节点,虽然上岗不到一个月,他们已经被大陆辽阔雄壮的风光、不同的美食所折服,也被众多的方言所困扰,还遇到了以往在媒体上看到的航班延误时“愤怒的乘客”。
晚上航班延误到天亮,闭眼就能睡着
       脱下空乘制服,换上便装,许少苹看上去就像是上海一名普通的邻家女孩。她来自台湾,还曾经在台湾当地电视台担任出镜记者。
       聊起在大陆近一个月空乘的感受,许少苹说,自己还是比较喜欢上早班。
       早班5点多就要签到,4点多钟就要起床。“我觉得上早班精神还是比较好。”许少苹说,她也飞过几次晚班,有两次因为流量控制的原因,飞完落地后天都亮了,能听到小鸟在叫。这时候很希望眼皮一闭马上就睡着。“虽然晚班后第二天能休息,但真的会睡上一整天才能补回来。”
       另一位台湾籍空乘王俊壹也有类似的感受,他说自己比较幸运,基本上都是早班。“有一次是晚上8点的班,凌晨才落地,落地时还真有点精神恍惚的感觉。”
       和其他空乘一样,根据班次的不同,台湾来的空乘也是每天会从上海飞往不同的城市,远的如昆明、贵阳,最远到乌鲁木齐,但一般不过夜,飞机落地后接着就会返程。即便是飞台北,也没有下飞机。所以,他们要与飞往的城市来个亲密接触也不容易。
       “只有过夜的话,我们才会走下飞机,走出机场。我去了一趟乌鲁木齐,在那里过夜,吃到了新疆的羊肉,味道很不错的。”王俊壹说起来还颇有回味。
听不懂方言但能感受到旅客心意
       飞不同的地方,客舱里就会响起不同的乡音。各地不同的方言,对一直习惯说普通话的许少苹来说,还真是个难题。
       “遇到听不懂的时候,就只能请资深的乘务员帮忙咯。”许少苹说,像昆明、贵州等地的方言,她一句都听不懂。尤其是面对一些年纪大的或头一次坐飞机的乘客,沟通的时候常常要看他们的动作。比如当他拿着登机牌的时候,能知道他是在问座位,拿着水杯的肢体语言告诉我是要加水了等等,经常是猜出来要做什么。
       “但老人家真的很可爱,他们可能是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看到乘务员,第一次与我们交流,然后下飞机的时候会向我们道谢。虽然我们还是听不懂,但能看出来老人家想表达的意思,我们也很开心。”
       虽然来上海近一个月了,但上海话对他们来说,也是基本听不懂。“但在上海与人交流并不担心,只要人家知道我们是台湾来的,就会立即用普通话和我们沟通。”
“领教”了航班延误时旅客的脸色
       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大陆多座大机场因天气变化大,航班延误时常发生,不少旅客带着情绪。许少苹一次在工作中,因为天气不好航班延误了3个小时,由于旅客已上飞机,舱门已关闭,机长也通过广播告知了因为天气原因,需要等塔台的起飞指挥,但仍有旅客要求让机长出来讲讲清楚,“为什么人家已经起飞我们还在这里等?”
       “延误的时候很明显可以发现客人会把情绪带上飞机,总想找一个人宣泄的样子。”许少苹说,“这个时候我就听他讲,他讲完之后心里可能舒服些,而后我再微笑着跟客人解释原因。如果客人要喝水,要毛毯的话会第一时间送给他。他们会稍微冷静一点,但一上来脸色都不太好看。但我们尽量去安抚旅客的情绪,虽然我们自己事先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间能起飞。”
       也有一些旅客对于像春秋航空这类低成本航空的概念还不清楚。有时,春秋航空会向旅客发放提前预订的付费餐食,“但是有一些没有被送到餐的乘客会很生气,会问‘为什么他们有我们没有’。然后,虽然我跟他们解释,但有的旅客还是会显得很生气。我觉得,这还需要时间让他们慢慢理解。”许少苹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挑战。
       “在飞机上会遇到讲话比较大声的,或者玩手机的,用沟通还是可以让他们接受。”王俊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碰到霸机、擅自打开安全门、殴打空乘人员等“很不文明”的旅客。
上海房租贵过台北,爱去七浦路杀价
       逛马路、游朱家角,品生煎尝小笼,还去七浦路,“这些观光客必走行程,我们也会去啦,有时也去饭店吃饭,比较喜欢的是酸菜鱼和黄鱼面。”许少苹说,感觉在上海的南京东路、南京西路,国际品牌商店比台湾那边要多;田子坊像个文艺区,很喜欢;有时会去新天地,和朋友一起去感受上海的夜生活。“朱家角,风景蛮漂亮的,还能坐船,在那里玩好像穿行在古装剧里,很有意思的,台湾好像还没有这样的景点。”
       让许少苹印象深刻的是假日里去东方明珠。“因为买票的地方看到人不多,但进去以后才发现排队的人排了好几圈,结果差不多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才上去,在上面走悬空步道(玻璃地板)还是感到很害怕,不敢走,眼睛捂着不敢看下面。但来了总要去看的,就像游客去台北总会上101大楼一样。”
       王俊壹在上海动物园附近租了一套房,一室一厅,每月2000多元。
       “感觉上海的房价还是蛮贵的,类似的房子在台北每月是1000多元人民币。”王俊壹说,上海的居民还蛮淳朴的,“像我们去菜市场买菜,知道是台湾来的,老板还会便宜点,送葱,辣椒等。居民也对我们都很友善的,会多照顾我们一点。”
       王俊壹感到在上海最有意思的生活,莫过于去七浦路市场。“那里有卖各种包包鞋子的,那边有个特别的地方是一定要杀价,而且都可以杀价,感到很过瘾。”
不习惯汽车不让行人,过马路会小心
       许少苹在上海出门主要乘地铁和公交,她觉得公交车更便宜也比较方便,唯一的坏处是遇到下雨天或上下班高峰经常堵车。
       “台北的地方相对小一些,上海地方大,所以一堵车很可怕,这时候还听到有的车喇叭狂按。”许少苹说,她最担心的是走在路上会被车撞。
       “这里的驾驶员感觉比较凶,不大愿意礼让行人的感觉,喜欢与行人抢道,可以随便右转,尤其是车子遇到红灯也可以右转,那在台北是不行的,不然要罚款的,而在上海过马路就一定要看一下左右的车辆了。”
责任编辑:王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湾空乘,上海,延误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