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医生给病逝患儿写信:化疗再难受,你都会叫我袁阿姨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2015-08-11 08: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新华医院小儿血液肿瘤科医生袁晓军写给已逝患儿的一封信被朋友圈广为转发。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即使当时化疗反应再难受,你都会欣喜地叫我‘袁阿姨’并报以虚弱的笑容;更无法忘记上一次超强化疗后,你对我说:袁阿姨,下次的化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强……我当时强忍着眼泪答应你以后不会这么厉害了。”
这是一封寄往天国的信,是上海新华医院儿科医生袁晓军写给因癌症离世的浙江患儿东东的。
连日来,这封信在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不仅引起医学界同行的关注,更为当下紧张的医患关系带来一丝温情。
新华医院小儿血液肿瘤科医生袁晓军。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图
8月10日,袁晓军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强调,“在东东的治疗过程中,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他父母的信任,才有3年的治疗和奇迹。”
一名医院管理人员对患儿表示惋惜的同时也指出, 急诊、小儿血液肿瘤科等往往以接受危重患儿为主,常常是医患矛盾聚集地,部分家属对医生的希望是“看病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但医学终究不是万能的。
患儿治疗3年后不幸离世
2015年8月7日10点半,在经过多种手段治疗3年后,来自浙江年仅16周岁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东东因出现并发症而不幸离世,在场医务人员都为这名勇敢与病魔斗争的男孩落下眼泪。
据袁晓军透露,2012年7月10日,13周岁的东东因腹痛一周在外省某医院进行肿瘤探查手术,被预言仅剩下两三个月的生命,而转入新华医院小儿血液肿瘤科,经肿块病理核实被诊断为“神经母细胞瘤”,因已出现骨髓和多处骨骼转移,确定为IV期极高危组。
“当时已经无法进行手术,希望通过化疗让肿瘤缩小后再行择期手术。但不幸的是,在经历了2个多月的标准方案化疗后,肿瘤仍然‘纹丝不动’,这表明出现了严重的耐药。”
袁晓军说,神经母细胞瘤是儿童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通常发病年龄越大治疗效果也越差。有资料显示,神经母细胞瘤约占儿童肿瘤发病率的6%~10%,但其死亡率却占所有儿童肿瘤相关性死亡的15%。东东在入院后,完全采用的是个体化治疗,先后做过2次手术,若干次化疗、放疗和生物治疗,2014年5月曾进行一次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一度创造了生命奇迹,肿瘤得到了有效控制,出院后的他甚至与健康孩子无异,跑步、打乒乓、研习书法都没问题。为了最大限度抑制残留肿瘤细胞的生长,东东还是要定期到医院接受化疗,无论化疗副反应多么强烈,孩子总是乐观地闯过一关又一关。
“今年7月29日,东东接受了脐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正当大家没来得及高兴时,东东突发颅内出血而不幸离开了人世。”
信件引发医患双方共鸣 
袁晓军表示,之所以写下这封信,起初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并没有想到获得那么多的认同。她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患儿家属非常感动,当天新华医院孙琨院长表示支持并转发,随后该信件被转发到一些医学类平台上,得到了诸多医学界人士的肯定。“这是当下坚守医护这个职业绝大多数人员的真实写照”、“医学不是万能的,面对死亡,有时候医生真的无能为力!向这些同行致敬!”
对此,袁晓军表示:“其实在东东的治疗过程中,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他的父母,是他们的充分信任和支持给了我们不懈努力的信心,我们的治疗团队结合自身的临床经验与国外先进的治疗理念,尝试了许多新的方案和方法, 3年的不懈努力,让我们一度见证了医学奇迹,让东东在有限的医学水平下尽可能地延续了生命,也是我们医者真正体会到了生命相托的责任之重。”
在接受采访时,袁晓军一直感慨医患关系,医务人员哪怕付出再多,只要能得到病患的理解就是最暖心的。她提到,美国特鲁多医生有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这句名言告诉我们,不管医学技术多么进步,目前仍然不能做到治愈所有疾病。对此,医生要明白,病人也要理解,不能对医学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袁晓军进一步指出,任何一个医生都是遵照医疗原则的,从穿上白大褂那一刻起,治病救人是绝大多数医生的最高奋斗目标,但同时离不开患者的宽容和理解。
不少网友为这封发自肺腑的信点赞。网友@玛蔻芮认为,医生只是冷静,绝不是冷血。网友@我是权权我也是点点表示,大声读出来了爱伴着眼泪,仿佛亲身经历,加油,愿一切安好!
观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观念须转变
信件为医患间架起沟通桥梁的同时,一名医院管理人员8月10日向澎湃新闻记者坦承,儿科是一个“弱势学科”,很多医学生不愿意报读。主因是它是一门“哑学科”,婴儿或儿童的沟通能力差,更加需要医生的临床水平去判断病因,但同时儿科医生承担的压力很大,家长对孩子的重视导致对儿科医生希望过高,如急诊、小儿血液肿瘤科等往往以接受危重患儿为主,常常是医患矛盾聚集地,家长对医生的希望是“看病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这种观念必须转变,毕竟医学不是万能的。
沪上一家三级医院工作人员表示,近段时间来,关于儿科医生的话题频频出现在媒体上,7月27日国家卫计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下发的《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提出为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今年起对专业人员开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消息一公布,“变相降低儿科医师的执业门槛”、“儿科医生被贴上了劣等医生标签”,更加使得儿科变为一门社会公认的弱势学科。
上海中山医院医务处副处长杨震曾公开指出,儿科医生与其他一些医生相比,需要付出更多的慈爱与耐心,应该给他们尊严,给他们尊重。
信件原文
致亲爱的东东:
2012年7月10日,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让我认识了你,一个总是带着腼腆笑容的阳光男孩,凡是接触过你的医生和护士都会觉得这个男孩有着良好的家教,即使经历了多次手术和强烈的化疗放疗,你依然勇敢地面对病魔。
我无法忘记,每次去看你的时候,即使当时化疗反应再难受,你都会欣喜地叫我“袁阿姨”并报以虚弱的笑容;更无法忘记上一次超强化疗后,你对我说:袁阿姨,下次的化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强,我有点儿怕了……我当时强忍着眼泪答应你以后不会这么厉害了。
1124天,我们一起经历了风雨,也见证了彩虹,所有知道你故事的人都说我们一起创造了奇迹!而我们希望能把这个奇迹延续下去,可是就在今天,2015年8月7日,你却安静地离开了我们……
这怎能不叫爱你的爸爸妈妈,和一群与你一起经历风雨又见证彩虹三年之久的医生伯伯、叔叔、阿姨和护士姐姐们,以及所有关爱你的人伤心呢?
让鲜花带去我们对你的思念和祝福,让朵朵浪花转告你:“亲爱的东东,我们永远爱你!愿你在天国健康快乐!”
袁晓军
2015年8月7日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患,儿科医生,袁晓军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