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女生诉教育部“教材歧视同性恋”,学校否认以不毕业施压

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阳 韩晓蓉 实习生 李怡敏 吴锦硕 周钊琼

2015-08-21 22: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因不满歧视同性恋教材而起诉教育部的大学本科女生秋白(化名),8月21日被网上曝出遭到所在的中山大学施压,被要求停止起诉教育部,威胁其“可能毕不了业”,并将其同性恋身份告之其父母。
澎湃新闻记者从同志平等权利促进会负责人燕子处得知,秋白确实遭到所在学院辅导员频繁地谈话,要求其停止“现在的行为”。辅导员也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把她性取向告诉了她的父母。
对此,中山大学新闻中心王主任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称,目前学校的态度是不回应这个事情,希望尽自己的责任去保护学生的隐私,也并未听说学校有成立调查小组调查此事,“这相当于一个大家庭中有一个年轻的孩子出了事,那么这个家庭中年长的人能公开的谈论这件事吗?这个是不合适的”。
发现教材歧视同性恋,大学女生起诉教育部
2015年,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在翻阅教科书与相关调查报告时发现,许多教科书存在对同性恋错误的表述。40%仍然将同性恋视为病和变态,超50%以上的书认定同性恋需要进行“扭转治疗”变成异性恋。
而根据2001年4月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不再将同性恋划为病态,也没有“性取向需要矫正或矫治”的表述。
据此,2015年3月,秋白与同学并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广东省教育厅递交举报信,举报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四本教材,存在对于同性恋群体的错误、污名描述。
之后,秋白起诉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恐同”教材损害其名誉权,被天河区法院驳回上诉。
2015年5月14日,秋白向教育部寄送挂号信,申请公开其对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以及对高校使用错误和不符合国家最新科学标准的教材,有哪些监督措施。教育部一直都没有回复。
此后,秋白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行政不作为为由状告教育部。8月14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起诉,决定立案审理。
秋白起诉教育部一事,被全国媒体广泛关注,近日包括《中国青年报》等媒体均对其作了专访。
知情者:学校未经同意将秋白性取向告知其父母
8月21日,网上纷纷转起了关于“秋白起诉教育部,被学校施压”的传言。
当天,微信公众号“中大DIN”的发表了名为《教育部被起诉后,中大发生了什么》的文章,文章表示于8月20号收到了秋白的私信,得知其与学校之间的矛盾。
据“中大DIN”文章表示,秋白所在院系辅导员打电话给秋白称其“又搞事了”,结束通话后,辅导员和院书记通知了秋白的父母并表示,秋白的起诉行为对学校造成困扰,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甚至提出“秋白同学可能因而无法顺利完成学业”的说法。
“中大DIN”文章还表示,8月18日,院方转发了一些文章给秋白父母,称其在教育厅举牌等行为影响学校,也破坏规矩,院方还向秋白父母透露个人隐私,造成秋白“被出柜”。
“中大DIN”文章称,秋白正面临来自家庭与学校的双重压力,其家庭以中断她的经济来源作为威胁,和学校一起阻止她的行为。
8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拨打了秋白的电话,发现其电话处于来自转接状态,发其短信也未得到回复。
不过当天下午,澎湃新闻联系到了与秋白一直保持联系的同志平等权利促进会负责人燕子。2014年9月,听闻秋白的事件后,燕子曾主动联系后者,并免费为她提供法律帮助。
燕子告诉澎湃新闻,事情发生后,秋白确实受到了来自学院的很大压力。一是频繁地找她谈话,希望她停止现在的行为。二是辅导员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把她性取向告诉了她的父母。
接受采访时,燕子情绪激动:“你知道同性恋要面对家长的压力有多大吗?这是非常难的,不是说性倾向不能告诉家人,而是要去做好各种准备,做好自己的心理建设,做好很多铺垫之后再和家庭进行沟通。但是辅导员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秋白的代理律师王律师也告诉澎湃新闻,秋白曾表示,“她现在事情很多,想稍微平静一下”。王律师称,秋白是一个热情开朗的姑娘,近日能感觉到她压力很大,但她很坚强。
中大校方:中大是有包容性的
8月21日,对于中大打压秋白的传闻,澎湃新闻联系了中山大学宣传部长丘国新,他表示并未听说这件事情,“我们老师一般不会说这样的话。只要她学分够,各方面也符合条件,不会不给毕业证,这个有教务处的条例”。
此后,澎湃新闻又联系了中山大学的新闻中心王主任,王主任表示,目前学校的态度是不回应这个事情,希望尽自己的责任去保护学生的隐私,也并未听说学校有成立调查小组调查此事。
“我觉得现在就是大家庭里面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我们也不能和学生对峙。”王主任表示,从其个人的感受来说,中山大学作为一所优秀的大学它是有包容性。
她告诉澎湃新闻,根据她对学校办事程序的了解,除非功课不及格、挂科率达到多少或者有触犯法律法规的情况,否则不会有不给毕业的说法。“至于说是不是老师和她谈话的过程中说了这个话,我只能实事求是的告诉你,我没有做这件事情的核实”。
王主任表示,如果学校回应这件事,会涉及到学生个人的隐私,而且她的真实情况会被曝光,学生包括她的家庭所受到的伤害会越来越大,“这相当于一个大家庭中有一个年轻的孩子出了事,那么这个家庭中年长的人能公开的谈论这件事吗?这个是不合适的。我们只是希望至少从学校的角度来说能保护多少就保护多少”。
值得注意的是,8月21日18点02分,一位名为“永远爱学生的辅导员”的发表微博称,他是秋白的辅导员,就秋白起诉一事知会她家长并进行沟通,目的是不希望因此影响她的学业,而非使其“被出柜”。该微博称网络传言也不实,“我们从未以不能毕业等方式给秋白同学施压”。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秋白,同性恋,中山大学,教育部
热追问

继续阅读

评论(5.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