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把她的钱抢了交给国家:上海一大学生轻信电信诈骗真抢了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实习生 沈赟

2015-08-29 12: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一名金融犯罪集团的‘共犯’正在银行内取款,你上去把她的钱抢了上交给‘国家’。”近日在上海闹市街头,一名著名高校的大一学生按电话里“北京朝阳区公安局警官”的要求,抢走了一名女子装有2万元现金的包。
24小时抓获抢劫嫌犯
7月24日傍晚,急着用钱的徐小姐在上海五角场一家银行的ATM机内取了两万元现金。由于携带的包较小,小徐把2万元放入包内后,拉链一时没法拉上,她只好双手捏着鼓鼓囊囊的钱包走出银行。穿过人来人往的商业区,小徐走进较为僻静的国庠路。突然,一名男子从她背后冲了上来,伸手就抢走她手中的钱包,然后逃逸。
杨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接警后,立即会同五角场环岛治安派出所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一辆在案发后不久经过的出租车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经过进一步调查,专案组判断该男子扬招上了这辆出租车,最终在军工路一座公交车站旁消失。
当晚18时许,侦查员来到公交站附近实地走访,发现不远处就是一所名牌高校。通过对一系列线索的综合分析,侦查员将目光聚焦到了这所学校内。当晚,侦查员发现嫌疑人走进了学校的一幢宿舍楼。
为免打草惊蛇,在学校保卫部门的配合下,专案组经过一整夜的缜密侦查,确认逃入楼内的男子即为住在五楼某寝室的在校学生王某。7月25日13时许,侦查员在寝室内将王某抓获,并当场查获了被抢钱包。
“‘北京朝阳警察’让我抢的”
今年刚满20岁的王某系该校大一学生,在交待其作案动机时,他却称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而这还要从7月24日中午他接到的一个电话说起。
那天中午,正在寝室休息的王某接到“上海邮政”打来的电话:“你有一封从北京朝阳区寄来的贷款邮件没有签收。”对方要求他提供身份信息,并以“要提供证明”为由,把电话转到了“朝阳区公安局”,一名“陈警官”让小王找个没人的地方,在电话中给他做了份“笔录”,还以涉及案件侦查为由要求他保密。
“陈警官”告知小王,他涉嫌将自己的银行账户卖给了“金融犯罪集团头目进行犯罪”,并要求他转12000元到一个指定账户作为“保证金”…… 
由于家境贫困,陷入骗局的小王一时只凑出了3400元。在来到五角场某银行向指定账户汇款后,“陈警官”告诉他有一名金融犯罪集团的“共犯”正在银行内取款,“长发,身高和你差不多。你上去把她的钱抢了上交给‘国家’。”在骗子的威逼引诱下,已经堕入骗局无法自拔的小王,最终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他辨认出来的“金融犯罪集团共犯”徐小姐。
经过进一步核查,侦查员确认,当天中午小王遭遇了电信诈骗。然而,小王因涉嫌抢夺他人财物,已被依法刑事拘留,相关电信诈骗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对话犯罪嫌疑人:此前被电信诈骗骗过一次,当时借了四千元汇过去
小王来自云南的一个边远乡村,2014年9月,他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被上海一所高校录取。
澎湃新闻:当初是怎么会想到要报考上海的大学?
王某:上海是大城市,比我老家那里繁华,读书的时候我就一直想到上海来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高考填志愿时就填了上海的大学。
澎湃新闻:暑期你没回老家,在学校里做些什么?
王某:因为家里条件比较困难,回家还要一笔路费,我就留下来找了一些兼职。
澎湃新闻:7月24日中午接到诈骗电话后你是怎么做的?
王某:我当时没有多少钱,那个所谓的“陈警官”就让我去问同学、朋友借。但当时很多同学已经放暑假回家了,我只好打电话给在老家的父亲。“陈警官”让我以要参加商务英语补习班为由向家里要钱。
澎湃新闻:家里把钱汇过来了没有?
王某:父亲听到要一万多元后,让我多考虑家里的实际情况。我告诉他,全班同学都参加这个补习班,我不参加很没面子。他没办法,问村里的亲戚、邻居凑了3000元汇给了我。
澎湃新闻:然后呢?
王某:我去五角场那家银行取了3000元,加上自己有400元,全部汇到了他们(骗子)给我的那个账户里。因为还差不少钱,我自己实在没钱了,他们先让我去找贷款公司或者钱庄借点钱。我说我一个学生,不懂这些的。后来他们就对我说,我现在待的这家银行里有一个“金融犯罪集团”的“共犯”,只要我把她手里的钱抢过来交给“国家”,我就没事了。如果不这样做,银行里面还有两个“便衣警察”,他们会马上抓我。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找到那个所谓的“共犯”的?
王某:他们告诉我是个女的,长头发,身高和我差不多,正在ATM机旁取钱。我在银行ATM机旁转了一圈,发现最里面那个机器前一个女的很像。我就在电话里问是不是她?“陈警官”说就是她,他还说“便衣”会保护我的。
澎湃新闻: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一直在通话?
王某:是的,“陈警官”不允许我挂手机,要我随时报告情况。那个女的取钱后走出银行,走到国庠路周围没什么人,我就从后面冲上去抢走了她的钱包。然后,就往翔殷路政通路方向逃。过了一会儿,我拦了辆出租车,在军工路翔殷路下了车,清点了一下包内物品,发现有两万现金,几张银行卡和身份证。后来,我就逃回了学校。
澎湃新闻:抢到的钱你是怎么处理的?
王某:我拿出100元付了出租车费,又拿掉300元准备自己用,其他的19600元当晚就通过学校的ATM机汇到了“陈警官”给的账号里。然后,我就将钱包藏在寝室衣橱的后面。
澎湃新闻:你以前听说过电信诈骗吗?
王某:听说过的。大概是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收到过“法院”发来的短信,说我在淘宝购物时没有付款,淘宝公司已经向法院起诉我了。我按照短信上的电话打了过去,里面的“法官”对我说,因为我恶意透支,他们判决后会拘捕我,除非我把4000元欠款付清。我当时就向同学借了钱汇过去了。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发觉被骗的?
王某:钱汇好后,我就联系不上那个“法官”了。大约过了一个礼拜,我看到了贴在寝室楼宣传栏里的防范电信诈骗海报,又去网上查了一下,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澎湃新闻:当时没有报警,也没有和寝室里的同学说起吗?
王某: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内向,被骗后又怕别人笑话,所以没有告诉任何人。
澎湃新闻:既然知道电信诈骗,这次怎么又会上当?
王某:当时,我听到骗子说“犯罪集团”、“要抓我”什么的,就像真的一样,我心里很害怕,就按照他们说的做了。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学生抢劫,电信诈骗

相关推荐

评论(1.6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