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大泼水节被指“集体性骚扰”,学生:是同学间平等玩乐

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阳 实习生 陈静雅 牛悦旻

2015-10-29 15: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华中科技大学泼水节。  资料图
“女生被男生用水泼成了落汤鸡,身体轮廓鲜明地显现出来”……近日,一篇名为《当女人被流氓文化包围——兼评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刷爆网络。
文章用“不堪入目”形容泼水节的图片:有男生挥舞着女生的胸罩做出胜利者的姿态;一个男生赤裸的后背上大大地写了一个“屌”字。作者直斥,华中科大传统的泼水节,是集体的、流氓的、无耻的针对女孩子的大规模性骚扰事件。
对于“集体性骚扰”及“男权文化”的指控,不断有华中科大学生提出质疑:当时女生也可以随意进出男生宿舍,男女学生之间是完全平等地、开心地玩乐,不存在“性侵”、“女权”之说。
著名性学家彭晓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泼水节是大学生一种合理的发泄方式,不应上纲上线到男权女权,更非集体性骚扰。
不过,据澎湃新闻了解,华中科大泼水节确实给一部分学生留下了不太美好的回忆,存在扰民嫌疑,这一起始于2006年的学生自发活动,已于2015年正式取消。
饱受争议又给学生留下无数回忆的泼水节,将不会再出现于华中科大的校园中。
质疑文章:男权主义?集体性侵?
华中科大“泼水节”缘起于2006年,当时一位大一新生向楼下学生泼了水,还引起了一时的批评讨论,后来演变成一年一度的毕业季非官方狂欢节,毕业生们相互泼水,尽情狂欢。
“泼水节”一般开始于毕业晚会结束后,各院系学生高举院旗、呼喊院号,举行大规模的“游行泼水”活动。在得到舍管阿姨的允许下,有些学生会冲进宿舍楼。而参与其中的,不仅包括毕业生,也有各年级学生,其中不乏许多女生。
也许是担忧泼水节失控,2011年后,华科相关领导对学生自发组织的泼水节进行了一定限制:如禁用消防栓喷水,在韵苑“公主楼”等地安排保安站岗等。2015年,“华科泼水节”正式取消。
不过,这一节日的取消,仍未能挡住外界的非议。
10月25日,简介为“女权主义者”的高富强在其个人微博发表文章《当女人被流氓文化包围——兼评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直指华科的泼水节是典型的男性霸权。
引发作者思考的来源是“清华南都”于2013年6月转载自人人网吕建敏的文章——《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全过程》,文中有大量的图片和文字描述,诸如“人文(学院)的几十个女生就这样被四百多土木男包围了,黑灯瞎火的,你们懂的,各种尖叫,各种QS(禽兽)”,
不过,原作者在其文末附加了一句“毕业疯狂照,勿做过多解读”。
高富强依此批判道:“在这场游戏中,男生天然地享有无限豁免权,包括侵犯了女生的身体与心理的豁免。而女生,只能承受,只能顺从,只能被动地配合男生玩这场游戏。”
他引用了一段了视频,来证实“流氓文化确实在华科存在”——在一段“华中科技大学2014毕业纪念‘青春不说再见’!”视频中,群体游行的男生集体喊着“学妹学妹,跪求一睡”。
截至10月27日,该批判文章点击量已破百万,评论数达到了三千八百多条。
华科大学生:活动中男女是平等的
“高富强把华科的女生预设为弱势群体,把事实歪曲到性骚扰、侮辱女性,给华科男贴上了“猥琐下流”的标签,这样泼脏水的行为令我无法接受。”
高富强发文后,华科新闻学院一名周姓女生向澎湃新闻表达了她的愤慨。
对于性骚扰、男权的指控,不断地有华科学生站出来质疑。
有学生指出,高富强所指的“女生被男生用水泼成了落汤鸡,身体轮廓鲜明地显现出来”一图,其实是身着统一院服“攻占男生宿舍”的女生们。
而“男生挥舞着女生的胸罩做出胜利者的姿态”的照片,有知乎网友@zoeee称,当事女生解释说“洗衣服放在盆子里忘记了,直接泼下去了。”
华中科大新闻学院毛同学亲身经历过一次泼水节,他说,当时女生也可以随意进出男生宿舍,男女学生之间是完全平等地、开心地玩乐,不存在“性侵”、“女权”之说。
毛同学指责高富强的文章“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作者仅凭几张图片、没有经过调查取证就胡乱臆测”。
“基本不存在女生被动的情况。”对于“攻占女生宿舍”一说,曾参加过两次泼水节、华科11级毕业女生殷爱(化名)这样回应,“一般泼水节很晚才开始,不想玩的关灯关门,想玩的一般跑出去玩了,比泼水女生比谁泼得都凶。”
中文系女留学生塞莉娅很怀念这一已被取消的毕业活动。“我觉得泼水节对我来说,是唯一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和中国人玩得那么开心的活动,就我参加的三次来看,都没有男生不尊重女生的举动,我看到大家都是很乐意参与的。”
另一位在美国留学的李威(化名)也表示“真不愿意玩的不会开门,开门后不愿意被泼的我们也只会握手意思一下”。
性学专家:肯定不是集体性骚扰
华中科大泼水节是否可以定义为一场“集体的、流氓的、无耻的针对女孩子的大规模性骚扰事件”?
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著名性学家彭晓辉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们要明确性骚扰的定义,它是指以权力为支撑的一方对另一方提出不受欢迎的性要求或性求爱,性骚扰所涉及的双方必须要有明确的权力从属关系。但‘泼水节’事件中,男女生间不存在这种权力支撑的相互关系,所以不构成性骚扰”。
彭晓辉说,集体性骚扰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从来都没有这个说法。“泼水节”应该是一场大学生的文化活动,活动本身没有问题,其中也可能会有那么几个同学行为粗俗,但这仅仅是个案,对群体活动的性质不构成影响。
彭晓辉觉得,“泼水节”是大学生一种合理的发泄方式,毕竟人无完人,年轻人的一些行为在大众看来有违社会风尚,那只能说是个别年轻人的修养问题,只要不侵犯他人利益、不触犯法律,就不应过多地干涉,也没必要将此事上升到男权女权的高度。
“如果此类活动侵犯了一部分人的权益,那他们应该走法律途径维权。作为利益不相关者,我们不应该过分地插手,否则只会激化社会矛盾。”
反对者:违背了狂欢活动的本意
不过,泼水节并非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美好的。有环保人士就大骂这是浪费水资源的行为,发声反对泼水节的,还有喜静不愿被泼的女生,以及被大规模人群打扰睡眠的人们。有学生指责其“野蛮”“过激”,违背了狂欢活动的本义。
知乎匿名网友这样描绘泼水节的夜晚:门上高窗有男生吹着口哨,扒着往里看。门外有踹门的,一个劲的喊着开门,楼道里吹着喇叭的游行大军跟旅行团似的,浩浩荡荡的过,这样的行为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该网友称“要是换成居民区,早就报警了。”
曾参加过一次泼水节,如今在美国留学的李悦(化名)也反思道:“高富强文中的图片有断章取义嫌疑。但另一方面,大家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行为很野蛮,冲进女生宿舍、脱衣服、甩内衣这样的行为,一定程度上已经违背了这个狂欢活动本身的意义。”
大规模的游行泼水,是否会有一定的安全隐患和风险呢?华科社会学系学生盈盈说她不否认泼水节存在很大的问题,甚至赞同学校取缔该活动的做法,但在她看来泼水节的症结一方面在于它的安全隐患——学生们在激动的情绪下很容易有过激、不当的行为;另一方面在于它严重影响了部分反感这种疯狂集体狂欢人的生活。

【五花八门的毕业纪念】
耶鲁大学:戴怪帽子
世界名校耶鲁大学的毕业仪式历时三天,其中第二天下午的"毕业班日"是整个毕业仪式的重头戏,因为这一天有一项特别的传统——"戴怪帽"。也许是某一届学生觉得戴着方顶学士帽太枯燥而想出了这个新奇把戏,延续至今。离毕业典礼还有几个星期,耶鲁的毕业生们就忙着挖空心思,买也好,借也好,现做也好,就为了在千奇百怪的"戴怪帽"大会上一展风采。
京都大学:Cosplay
京都大学2015年的毕业式出现了传说中的“COSPLAY毕业生”大军。很多学生身着奇装异服出席毕业典礼,并将照片发到社交网络上,引发了日本网民大量的吐槽。热爱在毕业典礼上Cosplay的不仅仅是京都大学的学生,京都的其他高校也流行着这种奇怪的“风俗”。京都市立艺术大学每年也会举行类似活动,学校的官方网站甚至也会刊登出学生身着奇装异服的毕业照片。
中国矿业大学:裹浴巾拍照
的某个班级,为了把毕业照拍摄出不一样的感觉,他们居然选择了全体裹浴巾去拍照,男的半裸,女的露出肩膀和大腿,年轻的身材真是好。创意之余,也有不少网友直呼尺度太大。
东莞理工学院:男女生共用厕所
东莞理工学院10级广播电视新闻学1班的毕业生拍摄了一组毕业照,图中有两张男女混搭在厕所拍下的合影最为引人注意,一张是几位男生和女生站在马桶前做小便状;一张是几位男生在厕所间探头伸手,几位女生则做巡视状挥手致意。
健康
我是人类性学教授彭晓辉,有关性知识的问题,问我吧!
彭晓辉 2015-06-17 301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华中科大,性骚扰,校园文化,泼水节,男权

继续阅读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