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升初新政带热学区房:有的每平方米售价超过18万

中青报

2015-12-07 13: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2月7日热播电视剧《虎妈猫爸》里宁可推迟一年入学也要让孩子入读名校的剧情,如今在天津有了现实版。
女儿小晨6岁半了却还没上小学,天津家长吴悦倒是一点儿也不着急。
今年她做了件“大事”。4月,她临时决定把一家三口所住的红桥区一套114平方米的房子卖了,在和平区买了一套40多平方米的热门小学学区房。因为小学招生时新房还未交房,没有房本,已满6周岁的小晨错过了今年入学季。
“只要能上好学校,晚一年怕什么!”吴悦理直气壮地回答来自亲朋好友的质疑声。
而促使她突然做出这个重大决定的,是今年年初天津出台的“小升初新政”——取消一切选拔性考试、杜绝“小卷”(指天津几所名校单独命题招生——记者注)、公办初中全部划片就近入学。
对这个原本旨在促进教育公平、给择校热降温的新政,吴悦有着自己的“解读”:连初中都划片了,买学区房“势在必行”。
她绞尽脑汁地分析了各学区的优劣势,还加入了若干个“小升初家长”讨论群,讨论来讨论去,最终和一些家长达成了共识——在和平区上好学校的概率最大。
正是一批和吴悦有着同样想法的家长,给天津市中心一些原本很火的学区房又“浇了油”。在天津,最热门的小学学区房,均价已经炒到每平方米5万元。有中介甚至还推出不足10平方米售价180万元的奇葩学区房,每平方米竟超18万元。
然而,想入手动辄几百万的学区房,对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并不容易,都得经历各种不同的“折腾”。
从大房子“蜗居”进“鸽子笼” 也觉得值
吴悦原来的房子,按照划片可以上红桥区一所还不错的小学,从家走到学校也就10分钟左右。
她原本已经规划好孩子的升学路了:在家门口上小学,小升初时拼一拼,要么通过“小卷”考上“市五所”(天津市教委直属的5所重点中学,也是天津最好的5所中学——记者注),那可是全市好学生都削尖脑袋往里挤的;要么就平时抓紧点,按照平时成绩和评优等排名,争取能在区内上一所排名前两位的初中。
然而今年初出台的“小升初”新政,把吴悦的计划彻底打乱了。
没有考试、没有排名、严禁跨区,连“走后门”都给堵得严严实实。全市各区把小学和初中划成一个个学片,每个学片里分别有几所小学和几所中学,而这些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口碑则良莠不齐。
其实,小学免试划片就近入学,在天津已经实行多年。可小升初全部“摇号”却是头一遭。也就是说,小学毕业后,没有任何选拔和考试,所有学生可以通过填报志愿、随机派位,直接升入学片内的一所初中。
吴悦一看自己家所属的学片,区内最好的初中并不在其中。剩下的都是她眼中“不怎么样的”初中学校,甚至还有“垫底”校。
万一运气不好,孩子摇号进了“垫底”校怎么办?成绩好坏且不说,如果风气不好,女儿学坏了怎么办?她立即焦虑起来——把孩子的前途交给运气,这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
眼看孩子5月就要报名上小学了,吴悦经过几天的深入“调研”,还是临时决定——买和平区的学区房。
她的理由是:和平区好学校最多,小学就能打个好基础;将来初中摇到好学校的几率也大很多。即使运气不好,摇号进了区里最差的学校,也比其他区的差学校强!
为了防止炒作学区房,和平区在新政出台之后随即明确规定,自2015年起,热门学校及学位短缺学校学区内,每户6年内只有一个学位。
“以后好学校的学区房可更不好买了!”吴悦不禁对自己的决策沾沾自喜起来,“以后你想买还未必能买得到!”
吴悦一番苦心换来的40多平方米的新家,女儿看了却并不满意,“小得跟鸽子笼似的!”
这是中心城区学区房里少有的新楼盘,因为是高层,出房率低,实际使用面积更是少得可怜。
“至少比那些老房子住着舒服多了吧!”吴悦有着自己的盘算。她打听过了,这个楼盘从去年到今年,每平方米涨了七八千元,“将来出手肯定不吃亏!”
全家“接力”送孩子 每天都像接力赛
儿子上小学才3个月,李昊却觉得日子过得“无比漫长”。为了让孩子能到市中心最热门的小学上学,家住南开区华苑居住区的李昊一家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折腾”。
去年,他拿出全部积蓄70万元,又向孩子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分别“集资”20万元,再贷款50万元,买下了位于市中心一所热门小学的学区房。“走遍了周围的中介,160万元是片内总价最低的房子了。”当时中介告诉他,十万火急!另外两个客户拿着定金就等着交钱过户了!
李昊去看了房子,就是他小时候见过的“伙单”。也就是说,两户人家分别住在同一个单元房里的两间屋,共用厕所和厨房。
隔壁的邻居把房子出租了,目前是3名外来务工人员把那儿当宿舍。李昊当时就想,这房子就是给孩子落户上学用,一家人还住在现在的家里,这样生活质量也不会下降。
没想到,孩子入学以后的日子,让李昊感到苦不堪言。
从家到学校的距离,在地图上显示将近10公里,然而却途经天津市早高峰最堵的几个路段。开车既费时又不好控制时间,特别是学校坐落在老街区里,周围还有几所学校,早上7点多堵得一塌糊涂,李昊决定每天乘地铁送孩子上学。
每天早上,妻子负责做早饭,李昊负责送孩子上学:先是从家走10分钟到地铁站乘坐3号线再倒1号线,出站后再走10分钟到学校。看着孩子走进校门后,李昊再一溜小跑乘地铁去上班。可孩子下午4点半就放学了,李昊和妻子都还没下班,接孩子成了难事。幸亏,孩子的大伯出手相助!
大伯刚退休,家又离学校不远。他提出,可以每天下午去学校接孩子,然后陪孩子一起乘坐1号线直到换乘站,此时李昊也下班从单位赶到换乘站,刚好能接上孩子继续乘坐3号线回家,大伯再自己乘地铁返回。
“快崩溃了!一家人都跟着紧张兮兮,每天都像接力赛,哪个环节都不能掉链子!”如此折腾又兴师动众的“送学路”,李昊一家已经坚持了3个月,觉得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为了能在7点半把孩子顺利送进校门,李昊每天早上6点就得让孩子起床,而妻子5点半就得起床做早点。
“大人吃点苦也就忍了,可孩子太小,觉得挺可怜的。”李昊无奈地说,开学才3个月,儿子已经感冒发烧两次了,“就是这么折腾病的!”
上了好学校 真能赶上好老师吗
“如果家门口都能上好学校,谁愿意折腾?”李昊的感慨,道出了许多家长的心声。免试就近入学,其实是《义务教育法》中早有规定的。但不容忽视的现实是,目前各中小学在办学水平、教学质量上仍存在一定差距。哪个家长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划进差学校呢?
事实上,教育主管部门并没有回避客观存在的校际差距,明确表态,均衡教育资源、缩小学校差距是改革的重中之重。具体举措包括,让优质初中与普通初中结成学校联盟、集团化办学、九年一贯制等。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配套政策,就是“让教师和校长合理有序地流动起来”。这一举措,真正戳中了不少家长的内心。毕竟,择校就是为了择名师。
孩子今年上幼儿园大班的钱霖,起初也四处打探学区房,可一番斟酌之后,最终决定就留在家门口上学。
她的观点是,既然老师都流动起来了,家门口的学校也会有好老师了,如果费尽心力上了好学校,却赶上从普通学校交换来的老师,“不就白折腾了吗?”
那么,教师流动能不能从根本上实现教育均衡呢?在一所普通初中任职的王校长表示,教师流动,更重要的是高质量地流动。他认为,现在的流动还不够充分,需要加大力度,“应该真正让名教师、特级教师都能流动起来。”同时,配套做好教师流动后的管理、评价、晋升、考核和薪酬等问题,解决教师的后顾之忧。
在一所优质初中校担任班主任的张老师说,从今年首次小升初划片入学情况看,以前我们招收的都是区里比较优秀的生源,可划片升学之后,把所有初中学校放到同一起跑线了。“现在我们的生源差异比较大,有不同层次水平的学生,对每个老师都是一个新的考验”。
选“好的教育” 更应关注孩子成长
“目前,教育部门的举措和家长的认识之间,存在一定的脱节。”南开中学副校长贺海龙认为,面对改革,家长应该保持平常心,要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特别要回归教育发展的自身规律来给孩子选择学校。
他认为,对孩子的成长而言,没有比民主良好的家庭环境和平和的心态更重要的了。“如果家长太过功利,会无形中把压力转嫁到孩子身上。“小学生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早早背上沉重的包袱,对他们的成长没有好处。”
“教育不要锱铢必较。”贺海龙说,目前,教育均衡是必然趋势,在现阶段,应该正视校际存在一定差异的现实,但更要明确,孩子未来的发展主要靠自身努力和家庭教育。
对此,家长也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有条件,还是尽可能给孩子最好的!”吴悦说,现在学校之间的差异是历史上多年形成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大楼可以很快建起来,可老师水平的提升、教育质量的提高肯定需要时间,“我的孩子不能当这个牺牲品!”
而令家长趋之若鹜的“好的教育”,到底是什么?一所热门小学校长认为,大部分家长还是认为,好成绩就是好的教育。在他看来,目前的评价方式过于单一,是导致家长“择校热”高烧不退的重要原因,“必须从只关注学习成绩的单一评价,转变为着眼学生全面发展的综合性评价。”
“整个社会的心态都太急功近利,但教育不能这样。”贺海龙说,“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怎么就不算是幸福的人生呢?”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学区房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