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回收箱旧衣物流向调查:常被偷走到地摊卖,被捐赠的很少

澎湃新闻记者 赵磊 栾晓娜

2016-01-08 07: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1月7日,上海虹口区一住宅小区内的熊猫废旧衣服回收箱。 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图
1月7日下午,在上海虹叶茗园北门口,一位年轻的妈妈抱起刚会说话的孩子,引导他亲手把旧衣物塞进“大熊猫”嘴里。
这只“大熊猫”是一个塑料制成的废旧衣物回收箱。孩子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之所以引导孩子捐赠旧物,是为了从小就培养孩子的慈善意识。孩子的外婆在一旁不解地说:“这不就是垃圾箱吗?不就比你小时候公园里陶瓷熊猫垃圾箱大嘛!”
“大熊猫”身份一时间颇为尴尬:到底是慈善“集宝盆”还是旧物“垃圾箱”?
比这个更受关注的是:这些旧衣物到底被用来干什么?流向何处?哪些部门来对这些企业的回收行为进行监管?
回收箱遭窃保安不愿管
如今,“大熊猫”废旧衣物回收箱分布在上海各个角落里,数量达1300多个,尤以虹口区较为集中,仅该区就有348个,覆盖313个小区、213个居委会,覆盖率达55%。
自从大熊猫废旧衣物回收箱“落户”各社区之后,那些丢了可惜、不丢又太占地方的闲置衣物貌似有了好去处。
这些“大熊猫”的胸口用红色字写着废旧衣物回收箱,下面写着:上海市第五轮环保三年行动计划循环经济和清洁生产建设项目、废旧衣物回收箱、社会公益人人参与的字样。该项目建设单位: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
上述孩子的母亲认为,既然是公益项目,回收的旧衣物肯定是用作慈善。
孩子的外婆则认为既然建设单位是公司,肯定是营利的,怎么会捐赠,“肯定是垃圾回收利用了。”
同小区的白领李小姐对“大熊猫”是“聚宝盆”还是“垃圾箱”根本不在乎,“我只要不穿的衣物,就塞它嘴里,反正女孩子的衣服更新得快。”她同时表示,自己都是夜里偷偷塞,避免被她父母看到,唠叨她浪费,“我妈妈说,大熊猫肚子里衣物都被人家拿出去到夜市上卖了。”
门卫大叔指着门口的“大熊猫”说:“这个放在我们小区北门口大概有7个多月了,天暖和的时候,半夜里总有人把里面的衣服掏出来,一件件选,好点的嘛,就自己拿走,不好的就又塞进去,也不知道是自己穿还是拿出去卖。”
与虹叶茗园小区不同的是,一路之隔的宇泰景苑小区把大熊猫放置在小区里面,但依然遭人“惦记”。
该小区居民胡女士说:“肯定是拿去卖了的,地铁口每天晚上20元一件的毛衣,就是从‘大熊猫’肚子里掏出去的。”
参与过捐赠的该小区居民张先生反问记者:“你知不知道捐赠出去的旧衣物被用来干什么了?有没有人监管呢?我不怕捐,但怕稀里糊涂地捐,你说是不是啊?”
采访中,不少居民表示,回收箱遭窃,保安不愿管,说不属于他们的职责,“初始环节都没人管,后续环节谁来负责呢?我们捐出的东西如何保证被有效利用呢?”
部分旧衣物流入地摊市场
“大熊猫” 的“主人”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杨膺鸿说,被从“大熊猫”里偷走的旧衣物主要有三个流向:完好无损、成色较新的衣服会流入二手地摊市场出售,比较破的衣服被以低价卖给一些砖窑厂作为燃料,没有再利用价值的衣物就被扔进垃圾桶。
事实上,没有经过严格消毒的二手衣物在流通环节很容易传播细菌,而混纺、化纤成分的布料在焚烧过程中会产生有害物质,填埋之后也很难降解。所以,不当的处置废旧衣物对于人体健康、环境都起到了有害作用,而旧衣物回收则能避免问题发生。作为上海循环经济和清洁生产专项项目,“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项目”被列入上海市实施2012-2014年第五轮三年环保行动计划。
杨膺鸿的公司是上海最早在小区设置旧衣物回收箱的企业。他坦承,他们不是单纯的慈善机构,“我们要吃饭要生存,慈善只是我们公司对社会的回馈行为。”
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回收的旧衣物一般进行两次分选,第一次是价值分选,成色新、款式新的衣物将挑出来,通过臭氧和紫外线消毒后捐献给有需求者,属于典型的慈善行为,这部分占据公司回收旧衣物的3%-4%;第二次是面料成分分类,捐赠余下的回收衣物会按照毛、棉、化纤、混纺、鞋包分类后,再生利用为纺织原料。
他进一步介绍说,棉、混纺和化纤面料再生利用为纺织原料,鞋包加工成再生材料,而含毛的衣物则是利用价值最高的一部分,目前的做法是提供给毛纺织厂再制造成纺织原料。比如毛纺、棉纺原料可制成无纺布,其中棉纺原料可以在消毒处理后,与新棉以及涤纶蚕丝按照2:7:1的比例,制成牛仔裤的面料;又如,棉纺原料中的棉毛衫,可用于纺纱,进而制作手套或劳防用品。 除此之外,混纺原料通过工业化再生处理后,可用于制作路基布、养路布、菜棚保暖棉、树木过冬保暖布以及车用隔热用布等。而这些正是公司生存发展的基础。
“我们现在回收的旧衣物,有8%左右比较好,我们就把这些挑选出来,捐赠给贫困地区。”上海绿圣纺织品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民政系统对捐赠的衣物都有比较严格的要求,比如要清洗、消毒等,为此,公司与一家大型洗衣公司联手,通过一些社会机构、慈善机构进行衣物捐赠。除了8%的衣物捐赠外,另外92%的衣服则在进行分类后,进行再回收处理。
绿化市容局称无权监管
谈到市民关心的回收箱里的旧衣物流向谁来监管一事,杨膺鸿摇摇头坦言:“目前,的确是空白。”
他呼吁,政府尽快建立一个监管机构,来对整个旧衣物流向进行监管,并对回收旧衣物的机构的运作进行监督,让其更加规范化、高效化。
但现实是,不仅仅旧衣物流向没人监管,就连旧衣物回收箱的监管都无人问津。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从性质上说,居民产生的旧衣物,属于生活垃圾中的可回收物。而根据2014年开始实施的《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管理办法》规定,生活垃圾中可回收物的回收,由商务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指导和监督管理。
据该负责人介绍,2011年,上海开始推行垃圾分类,绿化市容局也鼓励社区设置旧衣物回收箱,并引导有意愿的企业为社区提供收运服务。目前,全市已有三家企业在从事这项工作。
“但是,对于这些设置旧衣物回收箱的企业,我们没有审批的权限,也没有法律、法规授予我们绿化市容局对他们进行监管的权限。”上述负责人表示,这个市场是企业自发行为的市场,他们曾希望能够得到企业的一些数据,比如回收了多少旧衣物及其去向等,但有的企业愿意提供,有的企业不愿意提供,所以绿化市容管理部门无法完整掌握这些数据。
目前,上海市绿化市容局正在和市商务委、市发改委等部门协同加快“两网合一”,即生活垃圾处置网络和再生资源回收网络的协同,逐步推动废旧衣物等低价值可回收物的有序回收再利用。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旧衣服,回收箱,上海

继续阅读

评论(2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