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六千多个旧衣回收箱的利益链:以公益为名每月或获利百万

澎湃新闻记者 查乐

2016-01-27 11: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引言】
近年来,在上海的不少居民小区内,出现了诸如“大熊猫”、“绿房子”之类的废旧衣物回收箱,不少市民都会将自己不再需要的二手衣物放进回收箱,这些回收箱往往还打着“公益”或“政府实事项目”的旗号。在采访中,大部分市民表示,“把自己不需要的衣物拿出来扔到回收箱里是市政府倡导垃圾分类的一种方式,这些衣服扔到里面也比较放心,不会被其他人胡乱利用。”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其中有些箱体已经被走街串巷收垃圾的小贩承包,导致旧衣物直接流向二手市场或焚烧炉,不仅传播疾病、污染环境,还跟政府倡导的垃圾分类背道而驰。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经过连日暗访,发现废旧衣物回收箱存在诸多问题:一个连厂房都没有的公司如何成为废旧衣物回收公司?为何有些小区同时放着两个不同公司的回收箱?有些箱子印着“市政府项目”字样,遭到相关部门否认……
1月21日,由上海市民提供的一份空白项目合作协议和2张发票,揭开了废旧衣物回收领域一些鲜为人知的“领域”。
上海虹口区一住宅小区内的熊猫废旧衣服回收箱。高剑平 澎湃资料
乱象一:小贩的秘密:每个箱体月租60元,最多可赚90元
两家公司其实是一家
浦东新区唐陆公路福易家超市对面的小路上,车辆一过尘土飞扬,污水直接排进河内,发出阵阵刺鼻的味道。一个占地几百平米的简易厂房内,曹某某正把收购而来的废旧衣物卸下车。这边一堆牛仔,那边一堆毛衣,几个妇女忙活着将夏季衣物和秋冬季衣物分类,孩子们在旁边跑来奔去,偶尔拿起旧衣物做道具,扮演电视剧中的人物。给废旧衣物分类让他们把工作和家庭生活绑在了一起。
曹某某只是租下这个仓库的五名承租人之一,五人均来自河南,彼此间非亲即故,来沪已十多个年头。曹某某算子承父业,他的父亲曹某至今还活跃在收购废旧衣物的第一线。
多年来的合作让他们彼此间有种默契:从不对外人谈起这些旧衣物的来源,即使有人上门谈合作,他们对旧衣物的来源也三缄其口,不得已就称“来自废品收购站”。对于旧衣物的流向也只是轻描淡写地告知,“好点的就出口,其余卖给原料加工厂。”
然而,他们极力隐藏的秘密,却随着市民提供的一份空白项目合作协议和2张发票浮出水面。
该协议甲方为上海万容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文中写有:甲方将其废旧衣物电子废弃回收箱的回收功能使用权以元/只/月的价格租给乙方。租金每季度支付一次(先付租金后使用)乙方有权回收箱体内居民投放的任何废旧物资,收的物资归乙方所有。乙方需向甲方支付箱体押金1000元/只。
另外,一张交款单位为曹某(杨浦)的收据,在收款是由上注明:69个衣物回收箱租金。时间是从2014年9月20日到当年的11月19日。支付方式为现金,共计8280元。盖章单位为上海超仁圣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另一张是19个衣物回收箱租金的收据,交款单位和收款单位的公章均同上。

1月21日,提供线索的市民告知,上海超仁圣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海万容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称万容公司)其实是一家,曹某即为曹某某的父亲。
没有厂房的回收公司
1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以租赁万容公司在沪的所有箱体为名,约见了公司物流总监孙宝中。
早上10点,外高桥自贸区华京路418号门前有些冷清,见面后,孙宝中上下打量记者一会后,明确告知:“我们公司箱体不出租,既然来了就进公司看看。“
进门后,前台墙壁上却张贴的是上海超仁圣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字样,“万容公司在二楼,跟超仁圣公司其实是一家。”孙宝中说。
从前台左侧小门进入,穿过一个空旷地毛坯房间后,来到一间约60平的展示厅,厅内有一台简易的分拣机器和若干袋打包好的废旧衣物。
澎湃新闻记者再度表明来意,愿以每年2000元的价格租下万容公司的在沪箱体,并告知因为中东难民潮,手头急需大量二手衣物处理,由于公司所在地天津库存不足,故来上海寻找货源。
在约半个小时的交谈后,孙宝中渐渐放松警惕,在一个墙角处告知真相:并非不想租给记者,而是公司大部分箱体已经租赁给他人,尽管对记者开出的价格非常满意,但是冒然收回恐怕对方会故意破坏箱体。“他们经常去收旧衣物,居委会认识他们,你再进去恐怕也不容易。”
“可以从他们手中收回,我加双倍价钱,双方都不会伤了和气。”记者表示,如果可行的话需要先看下厂房的库存。
孙宝中说:“不瞒你说,我们没有厂房,自己手中也只有少部分箱体,留着捐给政府做慈善的。”
在记者的一再抬价下,孙宝中表示,他只是老板的弟弟,要跟老板商量下才能最终拍板。
上海工商网企业信息查询网上显示,上海超仁圣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是倪建桃,登记机关是浦东新区市场监督局,成立时间是2004年6月17日。
上海万容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为孙小红,登记机关也是浦东新区市场监督局,成立时间是2012年3年16日。
有市民提供一张名片显示,作为上海超仁圣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倪建桃,同时还是上海万容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裁办副总经理。
当天记者以调查废旧衣物回收箱分布情况为名,曾采访浦东新区金桥城管市容协调科,一名陈姓工作人员称,其辖区内分别安置有缘源公司和超仁圣公司的箱体。记者追问,超仁圣公司是否是万容公司时,对方表示是一家公司。
记者在和曹某某短信交流中证实,万容公司收据上交款人曹某的确是曹某某的父亲。
“两笔账”拨开迷雾
为何对废旧衣物来源和流向避而不谈呢?万容公司又为什么把箱体租赁给走街串巷的捡破烂小贩呢?
面对疑惑,一业内资深人士给记者算了两笔账。
按照上海目前箱体的情况来看,一个箱体月均能收取废旧衣物80公斤。其中,夏季综合类衣物符合出口的约15%,秋冬衣物综合类约5%,纺织原料资源化利用约25%,余下为化纤和混纺的废旧衣物。
夏季综合类衣物1吨在6500元左右,秋冬衣物1吨约2000元,资源化做成纺织原料的均价约2800元一吨,其他化纤和混纺的均价为200元一吨。
按此计算下来,一个箱体按照合法的盈利方式每月约可获利150元。
该人士补充解释,目前在国内,废旧衣物流向只能有三个方向,一是出口部分国家,二是帮困济贫(不能产生经济效益),三是资源化利用。所谓废旧衣物合法的盈利模式,即用于出口和资源化利用。
从万容公司开给曹某的收据上可知,万容公司每个箱体月租金为60元,这就意味着老曹每个箱体每月有90元可赚,还需从中支付人工、场地以及车辆费用。
一条李维斯八成新的牛仔裤在二手市场能卖到200元左右,比分类后出口或资源化利用赚钱快得多,还省事。不过,废旧衣物在我国是严谨流入二手市场的。”该人士说,另外,废旧衣物也不能用于燃料,尽管煤炭的热值和废旧衣物的热值相当,约5000大卡左右。目前普通煤炭每吨600元,远高于200元一吨的化纤和混纺类价格。“政府主导废旧衣物回收的目的是资源化无害化,如果流向二手市场或用于焚烧的话,就跟其目的相悖了。”该人士说,废旧衣物极容易传播疾病、污染环境,而混纺织物里的化纤焚烧时产生的二噁英极易让呼吸系统和中枢神经致癌。
“个人的贪婪在利益面前容易被放大,这就是为什么在我国废旧二手衣物的收购项目总是由政府牵头,交给资质完善的专业公司来处理,而不是转手交给收购废旧物品的小摊贩,一旦交给小贩废旧衣物流向就会失控。”该人士说。
该人士表示,按照每个箱体每月收取80公斤废旧衣物来算,根据经验,公司至少要有1000个箱体的投放量,才能扭亏为盈。
该人士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家正规运作的废旧衣物回收公司场地费一年40万元,人工80万元,社保18万元,油费20万元,以及其他18万元,总计年支出约176万元。按照每个箱体每月150元盈利来算,1000个箱体每月15万元,一年约盈利180万元,除去帮困济贫等公益捐赠外,差不多略有盈余。
这就意味着,一家废旧衣物回收公司如果箱体不足1000个一定会亏损,如果想从中获利,就不得不砍掉支出的大头,如人工、场地等费用。万容公司表示,在沪全部箱体有700多个。
市民将旧衣投入回收箱。雍凯 澎湃资料
乱象二:废旧衣物回收公司真面目:有的“挂羊头卖狗肉”
全市至少6500个回收箱
早在上海世博会期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环资司、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中共上海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等部门已对废旧纺织品(衣物)综合利用等情况进行考察调研。
2010年9月25日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十五个部门联合推进生活垃圾分类促进源头减量的实施意见》(沪府办发62号)文件,当年12月15日就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开始在居民住宅小区进行试点;2011年5月15日起推进至全市的试点工作;2012年2月27日上海市政府召开实施2012~2014年环境保护和建设三年环保行动计划,为了解决不断增多的生活垃圾对环境的压力,上海市政府将“生活垃圾源头减量分类收集”建设项目和“废旧衣物回收利用”循环经济和生产建设项目同时列入第五轮三年环保行动计划。“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首次被列入“循环经济和清洁生产”专项建设项目计划中,希望通过两个项目的建设实现生活废弃物“资源化、无害化、减量化”的目标。
从2010年以后,上海陆续出现一些从事废旧衣物回收的公司,目前比较知名的有四家:分别是上海缘源实业有限公司(下文称缘源公司)、上海荣灝纺织品有限公司(下文称荣灝公司)、上海万容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称万容公司)和上海绿圣纺织品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称绿圣公司,该公司曾以多家政府部门主办为名在南京路步行街世纪广场放置回收箱,而被市绿化市容局约谈,后来该公司口头道歉。)
缘源公司箱体目前约有2050个,分布于除宝山之外的上海所有区县;荣灝公司箱体约有2700多个,分布于除崇明、普陀、奉贤之外的上海所有区县;万容公司箱体约有700个,主要分布于浦东、杨浦、闵行、徐汇和宝山;绿圣公司箱体不到1100个,分布在除崇明、奉贤、松江、杨浦、虹口以外的区县。
经营范围不同但做相同生意
记者在上海工商网企业信息查询网上查询相关信息后发现,缘源公司经营范围是衣物整理归类后的调剂;荣灝的经营范围是生产、加工纺织品、服装、箱包、鞋帽、服饰辅料、电脑绣花,衣物整理归类(除洗涤),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万容经营范围是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和循环利用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以下限分支机构经营: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纺织品的加工(未取得许可证不得从事经营活动),附设分支机构;绿圣公司经营范围则是纺织原料及产品(除棉花收购)、服装服饰的销售。
四家公司的经营范围不同,为何均从事废旧衣物回收工作呢?记者带着疑问分别采访了青浦区和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对此,青浦市场监督管理局张科长称,缘源公司和荣灝公司的经营范围虽然表述不一样,但是意思是一样的,根据他们从事的业务来看基本符合其经营范围。
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称,从万容公司的经营范围来看,属科技发展、科技服务行业,跟废旧衣物回收根本就是两回事,属于不同行业。绿圣公司从事的业务基本符合其经营范围。
谁来监管废旧衣物回收?
记者还发现,缘源公司箱体“大熊猫”肚子上写着“上海市人民政府‘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项目”,项目组长单位是上海市发改委、经信委、建交委和环保局;荣灝公司箱体“绿房子”上写有“上海市政府实施环保项目”;万容公司箱体“蓝房子”上写着“上海市人民政府实事项目”。
就这些项目的立项情况,记者分别采访三家公司,缘源公司表示他们的项目是由市发改委立项的;荣灝和万容公司表示,他们的项目是由市绿化市容局废旧物管理处立项。三家公司均表示,每月他们都需要上交回收衣物量的数据表给废旧物管理处。
市发改委对此不予回应,要求记者采访废旧衣物回收的主管部门市绿化市容局。市绿化市容局则明确表示,并没有对荣灝和万容公司的项目进行立项,同时强调,市绿化市容局只是垃圾分类的主管部门。
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14号)第四条明确规定:市绿化市容行政管理部门负责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的组织推进、指导和监督管理。市商务行政管理部门负责生活垃圾中可回收物回收的指导和监督管理。
根据14号令,废旧衣物回收的主管单位应该是商委,那么对于上海目前从事废旧衣物回收公司是否在商委备案?对这些公司的指导和监管中,商委做了哪些工作?以及几家公司宣称是政府项目,商委是否知情等问题,至记者截稿前,仍没接到对方的回复。

乱象三:衣物回收箱箱体投放由谁负责:都称有官方背景
暗战:“大熊猫”被封口
1月23日,家住浦东新区灵山路中星景园的张小姐带着5岁的女儿去喂“大熊猫”(二手旧衣物回收箱),却发现“大熊猫”的嘴巴被第五大道居委会贴了通知封住了。通知上写道:为方便衣服分类整理,居民的废旧衣物请先捐到居委。
张小姐致电居委会,被告知就是为了方便衣服分类整理,只要七八成新的衣服,内衣不要。他们只负责收取,其余一概不知。
“大熊猫”所属的缘源公司称:“我们没有通知居委会这样做,既然是废旧衣物回收,是没有所谓只要几成新,更没有不要何种衣物这样的说法的。”
“如果小朋友真想投‘大熊猫’,可以把通知撕了。” 第五大道居委会表示,不过这张小姐更为难,“明明旁边还有个‘绿房子’,但女儿就是想投给‘大熊猫’,我既要尊重女儿的想法也不能草率地撕去通知,毕竟她这个年龄还以大人的举动为榜样。”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小区门口的确放置着缘源公司的“大熊猫”和荣灝公司的“绿房子”。
“这两家是不是存在竞争才导致‘大熊猫’被封口?”张小姐问。事实上,三家公司的战火早已经拉开。
荣灝公司负责人许先生称,一般情况是小区内有一家箱体,他们就会选择避开,不过实际上还是存在一个小区放几家箱体的情况,不可避免地存在正面冲突。
“街道推荐啥就装啥”
一从业人员直言不讳:“投放箱体越多,公司就越赚钱,高档小区能投放进去回收率更高衣物质量更好,抢占‘高地’是必须的。”
那么这个“高地”如何抢占呢?
荣灝公司负责人许先生称,到一个区投放箱体,先是跟区绿化市容局沟通,再跟街道,最后跟居委会沟通。
缘源公司负责人杨先生投放箱体的途径跟许先生略有差别,他先是跟区政府沟通,再跟街道,最后跟居委会沟通。“主要是有些区的绿化市容只认某个公司,不过在投放过程中也的确得到了不少区绿化市容的大力帮助,如静安、虹口。”
投放一个箱体需要沟通至少三家部门,那么最终决定权是在哪个部门呢?
记者在浦东新区的沪新小区、沪一小区和兰城小区内发现万容公司的“蓝房子”,沪一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徐先生称,这些“蓝房子”是沪东新村街道投放进小区的。随着线索追问,沪东街道称是金桥城管市容协调科推荐安装的,金桥城管则称听从浦东新区垃圾分类推进办意见,浦东新区推进办则表示是由市绿化市容管理局口头推荐的。
博兴路465弄一支弄和二支弄内分别被放置了“蓝房子”和“大熊猫”,两个小区属于一个居委会管理。
“分别安装两家箱体存在什么样的考虑?或是有何依据吗?”面对记者的询问,该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没啥依据,上面(街道)推荐什么就安装什么。”
据知情人透露,这些箱体投放可不是随意投放的,有些区只认一家公司的箱体,其它公司不认。
缘源公司负责人就表示,曾一度想在闵行大量投放箱体,结果该区绿化市容局只认万容。
记者致电闵行绿化市容局,一工作人员表示,在闵行投放的箱体只有荣灝公司一家,都是市绿化市容局推荐过来的。“有公文吗?”记者问。“没有,都是口头推荐的。”该工作人员表示。
但实际上,在走访过程中,闵行区三家废旧物回收公司的箱体均有进驻,比如爱庐世纪新苑有三个缘源公司的箱体,金莲新城内有两个,君临天下也有两个,而广润苑和畹町路假日风景万科均投放的是万容箱体,莲花南路1111弄则是荣灝箱体。
缘源公司负责人说:“他们(闵行区绿化市容局)不认我们公司的,能够进驻这几个小区,是因为小区居委会主动联系我们的。我们是市政项目,他们还是很认可的。”
从目前的箱体分布情况来看,闵行市容绿化部门对箱体分布情况并不完全知情。浦东新区牡丹社区旗下有八九个小区,但是该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也不清楚小区内投放的是谁家的箱体。
对于投放箱体一事,市绿化市容管理局表示,这是公司自主行为,绝对不会也从来没有以行政方式推荐过哪家公司。
责任编辑:王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大熊猫,旧衣物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