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家顾客自述:签独家合同后不断压价,对上下家信口开河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张婧艳 实习生 李玥娴 黄文盈 何凯 严德伦

2016-02-24 15: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链家业务员正在打电话。  朱伟辉 澎湃资料 图
在“疯狂”抢占市场的行动中,房产中介链家渐渐被推上风口浪尖。
2月23日,上海市消保委召开房产中介消费者满意度调查发布会,公布了两个有关“链家”涉嫌违规交易的案例,直指“链家”通过销售“自制”金融产品赚取高额利息、隐匿房屋抵押信息等不道德行为。
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近期调查发现,不少房屋买家或卖家指责链家业务员有隐瞒实情、不断压价、电话骚扰、拖欠房款等行为。在一个以中介费仅数千元的房产中介App的用户微信群里,买家和卖家以“绿皮”来代称链家。
事实上,伴随着链家大肆扩张出现的各类投诉,只是目前房产中介行业中乱象的一个缩影。
上海市消保委的数据显示,其受理的房产中介服务投诉量逐年攀高,2015年受理的投诉量已达2012年的2.8倍。其体察结果则显示,消费者对房产中介行业的总体满意度只有11%,购买过房产中介服务的消费者遇到问题的比例则高达84.8%。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市消保委2月23日的发布会上,受邀与会的20家大型房产中介中,有一半缺席,包括汉宇、亚业、康开、台庆、住商、志远、宝原等10房产中介
投诉一:中介谎报卖家情况导致买家多付利息
2015年10月,上海买家黄女士通过链家购置了一套房子,但她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由于链家业务员的不实信息,致使她和丈夫无法完全利用公积金贷款,最终要多付10万元利息。
按照黄女士的说法,购房时其丈夫即将退伍,需到2016年1月1日才能使用公积金贷款。2015年10月,链家业务员介绍了一套黄女士中意的房子。黄女士当时强调,自己因为公积金事宜,要到年底购置房屋。
业务员回应“好商量”,建议黄女士先交5万元定金,慢慢走流程,到时再办理公积金贷款。在交定金到签合同期间,黄女士曾多次询问链家业务员,卖家是否愿意等到自己2016年才能办理公积金贷款,业务员一直承诺没有问题。
黄女士说,直到签合同前一天,业务员才告知她,卖家急着卖房子,黄女士需要办理商业贷款,这样可以快速放贷,否则只能算违约,定金也无法拿回。
后来,黄女士和卖家取得联系后获知,中介告诉卖家,黄女士只办商业贷款,会立即过户,而隐藏了黄女士希望到2016年才能交易的情况。后来,黄女士和卖家交换了跟中介的聊天记录,大量信息对不上。
最终,不愿5万元定金打水漂的黄女士同意办理商业贷款。总价170万元的房子首付90万元,黄女士需贷款80万元。由于黄女士丈夫的公积金无法申报贷款,黄女士咨询中介自己最大公积金贷款额度,中介答复为50万元。但事实上,黄女士最多仅能用公积金贷款40万元,剩余的40万元办理商业贷款。
由于链家工作人员的答复与实际情况不符,黄女士说,本来可以全部进行公积金贷款的房款,最终办理了40万元商业贷款,为此将多支付10万元利息。
投诉二:怀疑中介找人扮演看房客压价探底
在目前火爆的上海楼市,房源是中介最大的资源,拿到独家房源意味着有了稳定的中介费收入。链家等大牌中介为了拿到独家房源,往往会和房东签定独家代理合同,内容大多承诺多长时间内以多少的价格卖掉。
然而,签了独家代理协议后,真的就能像合同里约定的如数拿到钱了吗?上海市民陈女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讲述了她在链家签独家销售合同后的遭遇,她认为链家找人假扮看房客,压低卖房者的价位。
陈女士介绍,2015年10月,她想要置换一套房屋。在联系多家房产中介后,她决定与链家签订独家销售合同。
据陈女士回忆,当时链家承诺会过滤买家信息,并安排集中看房。同时,她不想过多泄露个人隐私,于是选择签署了独家销售协议。但是,之后链家中介的服务,让她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
“链家不断探底,最终以卖房者能接受的最低价位卖出去。”陈女士举例,链家的工作人员带来一名客户,称客户非常有意向,但是给出的价比挂牌价低。当时陈女士急于出手,勉强接受了低价。第二天,链家就推托说,这名客户很难对付,希望再降价,陈女士又给了一个更低的价格。陈女士当时以为马上可以成交,没想到,链家又表示,这名客户并非诚心想买,就算了。
“现在想来,或许是他们自己找人冒充的客户,只是来压价的。”陈女士回忆起那个客户的表现,感觉十分蹊跷。她说,当初,链家承诺会有集中看房,而来的三四名看房客中,有人进门只看了一眼就走了。“感觉不是诚心买房的,诚心的不会有人走一圈就出去吧?”陈女士说。
投诉三:中介收取定金后拖欠卖家房款
家住南京的王女士则投诉称,链家工作人员隐瞒交易实情,还推卸责任。
据王女士介绍,她出售的房子位于南京市鼓楼区,是在2015年10月通过链家与买家签署的合同,当时谈定的房屋售价为152万元。可是,当她收到买家打来的2万元定金后,链家就再也无声无息了,早就超过了其之前承诺保证的打全款时间。
王女士称,链家曾经表示,王女士交易的房屋是一个“三联单”,而事后王女士发现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四联单”。
所谓“四联单”,相当于在“甲乙丙丁”四个房屋买卖方之间,一环扣一环。以此类推,只有在上一位买家(对于前一位买家来说,其为卖家)拿到更前面一位买家的付款后,这位买家对应的下一位卖家才能收到钱。而王女士正处于这链条的末端,也就是“丁”的位置。也就是说,只有在甲乙丙都顺利支付或收到款项之后,王女士才能收到尾款。
王女士表示,她之所以投诉链家诈欺,是因为在签合同之前,链家业务员未告诉她实情,让她误以为办完相关手续之后,她就可以直接收到买房者的全额付款。
据王女士回忆,签合同时,链家工作人员声称,2015年12月底买方就会将全部房款支付给她。虽然当时合同上写的是最迟2016年3月付全款,但在中介人员极力保证12月底买方会付全款的情况下,王女士也就相信了链家,签了合同。可是签完合同后,链家就无声无息了,之前其承诺的12月底付全款早就不能兑现。
她说,后来才发现要等交易链上的前三位买卖方完成交易,自己才能收到尾款。她曾多次打电话给链家投诉,对方工作人员不仅没有提供合适的解决方法,而且服务态度也很差。最后,王女士只能通过朋友进行疏通,目前预计会在3月初拿到剩余的全款。
消保委:四成房源故意标低价,实价平均高两成
2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打开新浪微博,搜索关键词“链家”、“欺诈”,就弹出了近600余条搜索结果。投诉原因各种各样,例如,频繁接到链家业务员推销房源的骚扰电话;通过其中介的房子存在问题;未经用户同意就将房屋信息放上网;拿到佣金之后就没了后续服务等,凡此类投诉,通过微博在网上曝光的事例不胜枚举。
其实,针对链家的各种投诉只是目前房产中介行业的一个缩影。
根据上海市消保委对房产中介行业的体察结果来看,消费者对房产中介行业的总体满意度偏低,表示满意的只有11%,消费者对房产中介服务不满意的主要原因是承诺不履行、信息不透明、费用不合理。
购买过房产中介服务的消费者遇到问题的比例高达84.8%。其中,电话骚扰、虚标房价是产生纠纷的主要原因。消保委体察发现,41%的被调查在售房源故意标低房价,实际询问到的价格比网络上标的价格平均高出23%。在志愿者的暗访中,就有房产中介工作人员直截了当地表示:“网上价格都是虚的,标低就是为了吸引客户”。
消保委在体察过程中还发现,实地看到的房源中56%与网上宣传的不符。“有一套房子,网络上宣传的是室内精致装修,三室两厅,位于小区中心位置,满五唯一。”一位体察志愿者直言,到现场看到的实际情况竟然是装修简陋,三室一厅,位于小区边邻近马路,不是业主的唯一一套住房。
另外,体察结果还显示,21%的被调查门店未悬挂营业执照,90%的加盟店未在显著位置标明特许人和被特许人的真实名称和标记。消费者遭遇权益侵害后进行举报、反映和投诉的比例很低。选择投诉举报的比例只有21.6%,选择忍气吞声的消费者却高达78.4%。
上海市消保委透露,近些年来,市消保委受理的房产中介服务投诉量逐年攀高。2012年时,受理的投诉量为280件,2013年、2014年受理的投诉量分别为519件、566件。刚刚过去的2015年,这个数字变成了794件,是2012年的2.8倍。
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直言:“房产中介应该是通过优质服务生存和发展的行业,而实际情况却不尽如人意。房产中介应该回归本源,通过服务获取消费者的信赖,连蒙带骗的方式肯定不长久。”
上海市沪中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董敏华则认为,房屋中介市场乱象的背后隐藏着多种原因。一方面是利益驱动,一些房屋中介为了在市场竞争中寻求利益最大化,不惜违法操作。另一方面,中国中介市场缺乏统一的指导和规划,相关法律制度缺失、监管不到位,且缺乏统一的诚信管理机制,给一些无良中介提供了可乘之机。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房产中介满意度,链家,上海消保委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