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圈图录费调查:声称赴港拍卖,形成展-拍-检高额收费链

澎湃新闻记者 陈逸欣 张婧艳 姜丽均 实习生 潘文

2016-02-25 13: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月13日报道《文化圈涉骗行为连发,上海一公司被指骗百余私人收藏者后跑路》之后,陆续收到多件类似投诉,涉及上海宝山、普陀、徐汇等多个区的多家文化或收藏公司。
春节前后,澎湃新闻连续走访这些公司和上海多个文化市场,一些业内人士和收藏者反应文化市场鱼龙混杂,特别是一些拍卖、收藏公司或从业人员玩弄“图录费骗术”——以免费展示、高价代售、赴港代拍等为由,用远高于市场的价格估价,骗取藏品委托者支付高昂鉴定费、押金、图录费、委托费等费用;有的甚至找“托”让收藏者相信,但最终宣称流拍或无人购买,往往无果而终。
其中,仅上海宝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艺公司”)的维权者代表杨邓川称,据其统计,目前这一家公司即有近200人前来投诉,涉及金额近1000万元。对此,上海徐汇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近日表示,正在对举报情况进行核实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手段在专业人士和管理部门看来,漏洞百出,比如正规拍卖公司的行规是“不成交,不收费”,比如文物很难出境到香港拍卖,比如普通个人在香港都可以注册拍卖公司……但一些文化公司利用国内拍卖公司一般不拍卖普通收藏品、收藏者想“捡漏”赚一笔的想法等情形,轻易就能从收藏者手中拿到数万甚至数十万元的各类费用,并让文化市场成为鱼龙混杂之地。
上海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也提醒收藏者,文化市场上有许多中介公司和展览公司,并不具备拍卖资质,却打着“香港某拍卖的公司”的旗号,声称“赴港拍卖”,大量征集文物收藏品,收取高昂的图录费,形成“一个展览公司背后套一个境外注册的拍卖公司、一个检测中心”的产业链。”
上海宝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梦想落空
春节前,来自河南的杨邓川曾向澎湃新闻爆料称,包括他在内共有176人被宝艺公司诈骗。该公司在上海大量征集文物收藏品,并以拍卖等为借口,向众多藏家骗取前期高额服务费(押金)。
相关调查报道刊发后,杨邓川收到了宝艺公司约其谈判的通知,但双方的谈判演变成了一场肢体冲突。
“当天现场有多名受害人被抢合同和资料,他们动手打人,有些被打伤的人被送到医院,没钱连医药费都付不了。”杨邓川称,1月18日,他和几十名维权代表如约来到谈判现场,没有见到宝艺公司的负责人,却看到了约60名身穿黑衣的“安保”人员。
被打伤的宝艺维权者验伤报告。
对此,宝艺公司相关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谈判现场大部分维权者情绪非常激动,不适宜谈判。公司派来安保人员维持秩序,是怕影响大楼中其他公司办公。
“宝艺现在根本没诚意和我们谈。”杨邓川事后说,宝艺公司在这次谈判中态度强势,他预计维权之路将艰辛漫长。
杨邓川等收藏者曾经梦想借助文化公司销售藏品发财,但不少人现状窘迫。“目前登记在册的受害人共196名,共计损失金额960多万元。有些外地过来维权的藏友,都在借钱住宿和吃饭。”杨邓川说。
春节前,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了这些收藏者。他们蜗居在上海市徐汇区的出租屋,三四人或者六七人挤在一个房间,有人每天三餐就靠着馒头、咸菜度日。“没钱吃饭,也没脸回家。”一名在宝艺公司门口打地铺的收藏者说,春节就要到了,不敢回家见亲人。
2016年1月初,这些收藏者告诉澎湃新闻,宝艺公司在上海徐汇区光启城的办公点已“人去楼空”。对此,宝艺公司相关负责人1月12日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公司目前只是在装修,没有倒闭,到了大年初八(2月15日)就会恢复正常经营。
2月22日,已经过了宝艺公司承诺的2月15日恢复正常经营日期,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宝艺公司位于上海光启城的办公点,大门紧闭,房内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2月22日,宝艺公司大门上张贴的告示。
门口依然贴着该公司1月6日发出的告示:“因公司唐总监被部分客户及社会人员限制人身自由达50小时以上,保安小王被四名客户持凶器挟持并致伤……我公司已经向政府上报此事,政府已经决定介入处理此事。为了更好地服务我司客户,即日起恢复正常接待。”
杨邓川看到宝艺公司张贴的告示后说:“强词夺理,瞎编乱造。他们有营业吗?这是在故意找理由拖延时间。他们找‘黑社会’打藏友致重伤的事情怎么不说?我们是他们的客户,打伤客户事后连个道歉赔偿都没有。”
2月22日,宝艺公司大门上张贴的告示。
2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再次致电宝艺公司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公司目前只是生意清淡,择日就会恢复营业,“部分委托人对我公司存有一定误会。我们也没有跑路的打算。”
“宝艺公司如果没有实际的履行合同的能力,也不打算履行;如果没有展览的场地,也没有经营拍卖的能力,也就是说交易的能力,而且此事涉及的受害人人数众多的话,那么宝艺公司就涉嫌违法,而且有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的张金锋律师说。
上海徐汇公安分局经侦支队表示,对举报的情况正在进行核实调查。如何判定诈骗要看合同中约定的服务是否已经提供,在这个合同中,如果是展览展出已经进行过,欠缺诈骗的认定要素。据徐汇公安分局经侦支队了解,宝艺公司负责人并没跑路。
宝艺维权者报案的接报回执单。
先付钱来
在宝艺公司相关调查报道1月13日刊发后,澎湃新闻又陆续接到多起类似投诉,既有继续举报宝艺公司的,还有投诉上海金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简称“金祁公司”)、上海珩隆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简称“珩隆公司”)等公司的。
这些投诉者大多对收藏一知半解,对文物和艺术品拍卖市场非常陌生。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中,文化公司、展览公司、拍卖公司的“业务员”找上了他们。在采访期间,澎湃新闻记者听了一个又一个这样的故事。
来自安徽的丁筛娥今年33岁,家中有一个“古董花瓶”,经朋友介绍,她上网搜索到了宝艺公司有关拍卖鉴定的信息,想为这个花瓶估个价。
她回忆说,一个月后,宝艺公司主动联系上了她,表示对她手上的花瓶十分感兴趣。她便带着花瓶从老家来到上海,并交给宝艺公司,委托其进行展览。
“宝艺告诉我,展览是为了找潜在买家。为保证找到买家后不反悔拿回藏品,他们收了我3万元的押金。”丁筛娥说,交付押金后不久,她就接到宝艺公司电话,称已将花瓶拿到香港拍卖。然而,丁筛娥等了几个月,也没有拍卖成功的消息传来。
宝艺说流拍很正常,如有花瓶的检测鉴定结果,将大大提高拍卖成功的可能性。”丁筛娥又交了1万多元的检测费用,“以前我对花瓶没有研究,也不懂,现在知道了,都是一环套一环的骗人路数。”
丁筛娥说,“委托给宝艺拍卖的‘古董’花瓶是母亲陪嫁时候的嫁妆,花瓶没要回,母亲临终前一直怪罪我……”
投诉人柯腾(化名)说,他想把收藏多年的猪砂拿去拍卖,便上网搜索相关拍卖公司的信息。不久,金祁公司主动找上他,告诉他:“这猪砂在市场上十分罕见,研究了大半辈子的古玩,也没见过这样的稀罕之物。”
金祁公司把我的猪砂估值几千万,‘忽悠’我拿着东西送检,收取鉴定费用78000元。”柯腾说,“即便我放弃拍卖了,公司也不再归还这笔钱。门口还聚集着不少保安,阻挠被骗的收藏者讨要费用。”
根据柯腾提供的名片,澎湃新闻记者于2月24日尝试拨打上海金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E1总监助理张德俊的手机。
电话接通前,对方的待机彩铃是一段广告:“这里是香港跨国拍卖有限公司上海金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本公司是一家专业权威的古玩、古董拍卖鉴定交易平台,同时征集各类古玩、字画、玉器、瓷器等。”
电话接通后,澎湃新闻记者询问该公司是否从事收藏品拍卖,对方非常热情。当提到柯腾“猪砂”一事时,对方马上转变态度,并将电话挂断。
除了丁筛娥和柯腾被收取的押金和鉴定费,还有不少收藏者反映,他们被打着拍卖行旗号的公司收取了图录费。
什么是图录费?据上海文化界业内人士介绍,“图录费”主要用于照相、印刷图录,以便对拍品进行宣传。其费用根据拍卖会的规模、图录的精美程度、拍品在图录中所占的版面和位置等的不同而收取,价格从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
拍卖业内惯例,委托品没有成交之前不会收费,正规的拍卖公司都会按照拍卖制度、行业规范,谨慎操作。”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承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拍卖市场上确实混杂着一些非法拍卖公司和从业人员,他们打着“文物和艺术品拍卖”的幌子主要骗取高昂的鉴定费、图录费、押金等,而这些费用都发生在图录资料准备和宣传阶段,被业内称为“图录费骗术”
“赴港拍卖”
不管是押金、鉴定费,还是图录费,凡是遇到收费,一般总会让人多几分警惕,更何况是上万元甚至更多的费用。
为什么有这么多收藏者那么容易就相信了?
“赴港拍卖”可以说是招揽收藏者的杀手锏。众多收藏者表示,宝艺公司、珩隆公司、金祁公司对他们进行前期宣传时,都会提到“赴港拍卖”。
因为赴港拍卖,来自内蒙古的收藏者王丽杰竟把婚房卖了。“婚到现在都没结成。”王丽杰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是卖了婚房交的30万元押金。”
据王丽杰回忆,2015年3月,她的婆婆拿着家中的收藏品来到上海给宝艺公司估价,得到了300多万元的估价,但无奈交不起押金。婆婆当场并没有与宝艺公司签订合同,之后王丽杰和婆婆商量卖掉了新房,付清了给宝艺公司的押金。同年7月,王丽杰和婆婆来到香港拍卖会现场,但其收藏品流拍,此后既没拍出也没卖出。至今,宝艺公司未向王丽杰归还这笔押金。
收藏爱好者陈小姐家中藏有价值千元的银币(俗称“袁大头”)。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一天她上网搜索有关“袁大头”的相关信息,得到了一位“专业人士”的联系方式。她试着找这位“专业人士”咨询,对方根据照片给她的银币开出了10万元的估价,提出按照估价的一定比例收取各种名目的费用,如定金、图录费。
该“专业人士”告诉陈小姐,如果顺利成交,拍卖行还要收取一定佣金,而一旦流拍,可以选择私下交易,也可以退回钱币,但定金、图录费等不可退回。他还表示,自己负责前期咨询和宣传,和香港某国际拍卖公司合作多年。
陈小姐说,幸亏她了解相关法规,没被“赴港拍卖”的说辞忽悠。当时,她问这名“专业人士”,按规定1949年以前的文物禁止出境,自己的钱币如何能够交由香港某国际公司拍卖?这名“专业人士”听后当即挂断电话。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该专业人士的手机号码发现,该号码的归属地是上海,所属公司自称是香港某国际拍卖公司。截至澎湃新闻记者发稿前,该号码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如果是业内懂行的人,会发现这里存有许多破绽,第一条就是文物如何带出境?”上海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袁斌表示,根据《文物出境审核标准》,凡在1949年以前生产、制作的具有一定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文物,原则上禁止出境
袁斌称,大批收藏者掉入“陷阱”,除了他们不了解法律,还有一个客观原因——在内地,除非真正价值不菲的古董文物,各大正规拍卖行拒绝拍卖普通藏品,赝品更是不可能。因此,只要有公司答应收拍并估出了高价,答应“赴港拍卖”,多数收藏者基本上什么条件都会同意,高额押金、鉴定费、佣金等都不在话下。
澎湃新闻记者接触的几十名投诉者也印证了这一点,“赴港拍卖”对他们有着极大的诱惑力。投诉者林书华更是坦言,当初就是冲着“赴港拍卖”来的。
在上海从事拍卖业务、艺术品收藏的专业人士吴先生进一步解释说,“赴港拍卖”诱惑力大,一是因为香港特区是国际化大都市,给了收藏者一种市场更大潜在买家更多、机会更多的感觉;二是在香港注册拍卖公司的要求并不如内地要求高。
吴先生表示,在中国内地注册的正规拍卖公司,公司名称里都带有“拍卖”二字,也有严格的审批;而在香港特区,则没有这样的要求,任何个人都可以在香港注册拍卖公司
难以监管
除了前面提到的陈小姐,今年52岁来自福建的黄新华也在被忽悠的过程中及时醒悟。
黄新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曾从老家把收藏多年的古董带到上海交给珩隆公司。该公司称有三种方式可以帮助成交:一是把这件藏品交由公司“赴港拍卖”,需缴付一定的服务费或称宣传费;二是选择“私下成交”,公司负责寻找合适的买家,需缴付一定的保证金(即押金),保证在公司找到买家后不反悔交易;三是由珩隆公司收购,收购前会送往专门部门检测,根据检测结果支付收藏者一定的收购金,但收藏者需向检测部门支付一定的检测和鉴定费用。
黄新华选择私下成交,将手中的古董交予珩隆公司。“没过多久,珩隆公司打来电话说找到了百年不遇的买家,如果同意成交,马上将60万元打到我账上,同时需交付10%的保证金(6万元)。”黄新华说,交付保证金后,他提出要与买家见面,珩隆公司表示买家带了检测中心的两个鉴定专家来,需把艺术品送检,将收取一定的鉴定费用,同时以“60万元马上到账”为由拒绝了黄新华与买家见面的要求
黄新华一听要收取鉴定费,觉得事情不对。“检测中心如何能鉴定出古董艺术品的真伪呢?我这才反应过来所谓的‘赴港拍卖’、‘私下成交’和‘送检”都是忽悠人的。”黄新华表示,“钱不大可能要得回来了,我去要钱,可能又钻入了另一个圈套和骗局,吃一堑长一智。”
在一个网上维权群中,除了黄新华,还有十几名和他有着相同遭遇的受害人。
2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致电上海珩隆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电话接通后,记者表明身份和来意后,该公司相关人员随即将电话挂断。截至发稿前,上海珩隆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的电话一直处于忙音状态。
上海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陆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上海珩隆艺术品展览有限公司和上海金祁文化艺术有限公司都不具备拍卖资质。
陆海说,市场上有许多类似珩隆和金祁的这样的中介公司,这些公司并不具备拍卖资质,他们打着“香港某拍卖的公司”的旗号,声称“赴港拍卖”,大量征集文物收藏品,收取藏友高昂的前期鉴定费和图录费,“他们的路数大多相似,一个展览公司背后套一个境外注册的拍卖公司和一个检测中心,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但是,相关部门查处这些公司存在难点。“这些展览公司、中介公司单个来看,并不违规,但是看整条产业链问题就很大。对于注册在境外的拍卖公司,很难进行监管。”陆海说。
据陆海透露,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曾发通告查处上海逸筠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缘光艺术品检测有限公司,无奈上门时公司均已跑路,“市面上很多检测中心也都不具备鉴定古董、古玩资质。市民碰到类似情况一定要多长个心眼,以防被骗。”
如何避免
“平心而论,这些虚假或非法的拍卖公司之所以能够存下来,也有收藏者的部分责任。”业内人士说。
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承载认为,两类委托人(收藏者)较为容易上当受骗,“有一类委托人对自己的藏品自视过高,坚信自己的藏品可以拍出天价,如此一来,哪家公司报价高,就相信哪家,很容易上当受骗;还有一类委托人实际心里清楚自己的藏品根本值不了那么多钱,这种‘捡漏’的想法很危险。”
他还认为,一些媒体不严肃地过分宣传,以及一些唯利是图的专家也起到了不良作用,“文化市场乱象的背后少不了媒体的推波助澜,如鉴宝节目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文化收藏领域,但其实对于收藏或拍卖的事情往往一知半解,便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
“拍卖行业是有一定门槛的,懂行的人是不会轻易上当受骗的。”承载说。
根据《拍卖法》等相关法规,首先,成立拍卖公司必须要有1000万元的注册资金,至少需要运行3年才可能拿到文物艺术品的拍卖资质,每年还需通过年审,拍品要经文物部门审批通过。其次,拍卖公司需要取得营业执照、拍卖经营许可证,从事古董文物拍卖的公司还必须取得“文物拍卖许可证”。
据上海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袁斌介绍,在国家文物局官方网站上,可查询到具备文物拍卖资质的拍卖公司名单,如遇到名单上没有的拍卖公司,收藏者需要格外留心,“不排除官网名单公布的滞后性。”
拍卖业内惯例是委托品没有成交之前不会收费。”承载表示,仅凭这一条就可以判别不少所谓拍卖公司的真假。
“因此,若有公司在拍卖前提出收取鉴定费、评估费、图录费等要求,需对此保持警惕,并可向工商部门投诉。”承载提醒称,如果对方索要前期费用过万元的,应即刻要回拍品,调头走人。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拍卖,诈骗,文物,收藏品

相关推荐

评论(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