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时薪1.8万在线授课教师:月入20万,睁眼上课到闭眼

实习生 王英杰 吴伊端 澎湃新闻记者 徐晓阳

2016-03-29 15: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 猿辅导物理老师王羽 图
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普通教师可以靠互联网收入“天价”的年代。
“一小时收入18842元,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超网红?”最近,这则新闻火遍网络,引发争议。
根据网上所列课程清单,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据教师所在平台介绍,扣除20%的平台分成后,一名名叫王羽的在线授课教师,时薪高达18842元,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
3月28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联系到了“天价教师”王羽,对方表示,网上公布的时薪其实低了,现在自己最高时薪为25000元,“这个月的收入为二十多万元”。
“天价教师”也引发了公办教师参与在线培训是否合法的争议。
南京教育部门一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办中小学在职教师做在线教师,属于有偿补课,应该被禁止。
3月29日,《检察日报》刊文抛出两大疑问:在职教师参加在线辅导,该如何定性?当在职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元的收入,他还会在乎每月几千元的本职工作吗?
对此,“天价教师”所在的在线教育平台回应称,一些教育欠发达和资源匮乏地区的学生,因为有了互联网,才能分享到国内最顶尖的教师资源,同时支付的费用比他们当地的辅导还要低很多。该平台认为,从追求公平教育的角度,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市场化机构的教师,都应该有更多人能参与在线教育。
当事“天价教师”:这个月收入二十几万元
“天价在线教师”是否真的存在?究竟有多少?
3月28日,天价培训教师所在的平台猿辅导称,王羽的收入水平并非孤例,至少还有5位教师单小时收入过万元,很多老师月收入超过5万元。
今年三十多岁的王羽是其中的金牌教师之一。
他告诉澎湃新闻,2005年至2011年底曾在新东方上课,之后回山东老家创办了培训学校,之后因为“线上教育便宜可让更多人受益,更符合自己的价值观”,加入了线上培训,“线上课程便宜很多,很多是免费的,还有1元、9元,最高也就只有149元。”
王羽坦言,网上所传的时薪18842元,比实际情况还低了些。现在他最高时薪是25000元,这个月收入是二十几万元。
不过他在线上课的压力,也比线下授课高了两三倍。为了准备一个小时课程,自己通常会花约30个小时备课,每天基本上都处在工作状态,从睁眼到闭眼。
3月28日,他在自己的微博上感叹,“没有哪个老师的课是不能错过的,只要你没错过生活。然而我却错过了我的生活。”
并非每个人都是高薪
也并非每个在线教师一节课都能挣个几千上万。
在某在线辅导平台做兼职的某高校在读博士王老师告诉央广网记者,由于自己刚加入平台才两个月,知名度还不行,一节课收入在五六百元。王老师说:“我主要上大课,单价1块钱,学生一般是600、700个人。学生跟我说,只要是1块钱的课他们都会买,5块钱货比三家,9块钱就要斟酌一下。”
3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身在伦敦2区的一名在线教师。该教师目前在伦敦一高校从事语言教学,从去年开始,她每周末远程开课,给中国学生进行英语辅导。
她表示,自己每节课学生少时几十人,多时有一千多人,她所开的课程,每节课在1元至5元不等,收入每月在浮动。“我在的平台有很多收入很高的大牛老师,但我并不是。”不过她认为,在线教育高度灵活,给了教师极大地时间自由,自己非常看好其发展前景。
质疑:公办教师线上授课是否踩线?
此次天价在线教师被曝光后,最大的争议集中在了公办教师该不该在线培训上。
近日,南京教育部门一负责人受访时表示,中小学在职教师做在线教师,属于有偿补课,应该被禁止。
3月29日,检察日报刊登了评论文章《“在线教师”1小时薪资过万元,谁当反思?》,赞扬“在线教师”是三方得益的教辅范式:节省了场地、管理成本;参与辅导的老师也更方便;成百上千的课程一下子变成了几十块钱,而且可以精挑细选,性价比如坐火箭般飙升。
但评论文章也抛出了两大疑问:在职教师参加在线辅导,该如何定性?当在职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的收入,他还会在乎每月几千元的本职工作吗?
公办教师:通过在线培训挣钱是合法收入
“这没什么好指责的。”对于公办教师通过在线培训挣钱,江苏常州一四星级中学数学教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这是他们的劳动所得,合法收入,有市场有需求,配得上这个收入。
不过,该教师也认为,尽管在线教育有着性价比高的优点,但互动性差也是其显著弊端。“很多老师不了解学生情况,也不是在学校一线教书,学生不能指望从这些课上获得质的飞越。”
在该名教师看来,身边考虑做线上教学的同事并不多,“在线培训能做好的也是少数。他们进驻平台后,需要营销包装自己,打响知名度。获得市场。”
王羽的周围也仍有很多坚持线下教学的老师。“仍有一些老手艺人坚持手工打造吉他,而这些老手艺人就像现在坚持在线下教学的老师们,我不能唐突的评价哪个更好,只能说各有利弊”。
【对话王羽】
这个月的收入应该在二十几万
澎湃新闻:您现在一个小时能赚多少?在线教师平均收入如何?
王羽:现在网上说我一个小时的工资是18000,其实是比这个要高的。我现在最高的时薪是25000元。这个月的月收入应该在二十几万。
在线教师的收入高低,要看老师的资历和能力,能力高的多赚点,能力低的赚少些。
澎湃新闻:您现在每天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王羽:每天基本上都处在工作状态,从睁眼到闭眼。在线上课时间平均一周十几个小时,我会偶尔安排健身。
澎湃新闻:在线上直播时是否会对着装有要求?
王羽:这个还是很重要的,早上上课肯定要早起洗脸,不能蓬头垢面地给学生上课。因为老师的精神状态也会影响学生的精神状态。虽然不至于西装革履,但是整洁干净还是要的。
“线上课程便宜很多,更符合我的价值观”
澎湃新闻:在线教育之前,您在干什么?
王羽:2005年至2011年底,我在新东方上课,之后回到老家山东济南创办了培训学校,在这个过程中对于教师的责任有了更多感触。
培训学校是全日制的,学生选择培训学校时,除了教师的资质,他们还会考虑设备、校区选址、饮食和住宿,对于教师的选择就弱化了。同时,办培训机构时要考虑怎么招生,这同样分散老师的精力。这样让我变得不能专注于教学本身,把教育变得更像一种商业游戏。
而线上就不一样了,我感觉它让我在教学上有更大的施展空间和自由度,学生则完全根据自己意愿选择老师,老师完全按口碑来说话。
这更符合我当教师的初衷,我喜欢凭我自己的本事去做事,守住教师的本真。在我看来,这种教学模式很有潜力。
澎湃新闻:在线教育的价格与线下教育差别大吗?
王羽:在教育投入方面,报名线上课程要省很多钱。我早年在新东方时,普通线下课程要100多元一小时,而像上海、北京的名师一对一辅导课程,一个小时收费可达1000多元。
有一个故事让我至今印象深刻,2009年,我给一个小姑娘补课,到了中午,我和她说可以休息一下聊会儿天,这段时间就不算在课时里面了。那孩子对我说,“那不知道可不可以您再给我讲一点,我想多学一会儿,不想把父母的钱浪费了”。2010年到2012年时,在和学生们私下交流时中我了解到,很多家长为了学生高考,节衣缩食让他们上更好的课程。
而线上课程的价格就要便宜很多,现在猿辅导上面的课程有很多是免费的、1元的、9元的... ...最高也就只有149元。这样一来,家庭在孩子教育投入上面的压力就变得没有那么大。对于我而言,转战线上更符合我自己的价值观,所以我做出了这个选择。
线上授课比线下累两三倍,要维持课堂精彩程度
澎湃新闻: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的压力有何区别?
王羽: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我的备课时间都很长。为了准备一个小时课程,我通常会花约30个小时备课。
线下上课时,我有固有的节奏,到哪儿该让学生做五分钟的题,到哪儿该让学生们之间讨论一下,即使有些学生不愿意去做,但是他们也会慑于老师的气场去训练,去讨论。这个过程老师可以休息。
但线上上课压力明显变大,因为上线上课的同学们都是用手机或者电脑来听课,他们可以看到老师,但是老师看不到他们,这样就会导致他们缺失了一种对老师的畏惧感,可能让他们训练他们也不会去训练了。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老师们只能持续“放干货”,让课堂的精彩程度一直维持下去,让成绩不那么好、主动性不强的同学也愿意听。
其实,在线上上课更像是开讲座而不像是讲课,这样讲课让我觉得比线下课程累出两到三倍。同时还有一个压力是,不熟悉线上讲课模式的老师,很可能会因学生们在讨论区的发言乱掉分寸。但是,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可以实现学生和老师之间平等交流。
澎湃新闻:线上授课有实时聊天窗口,会不会遇到有些同学上着课就聊天,影响课堂秩序的?
王羽:对的,确实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在上课时为了保证课堂的趣味性,老师肯定会穿插一些有意思的话或趣事儿去调节课堂气氛。遇到您说的那种情况,我会带带节奏,不会让上课的节奏跟着学生跑,这在于老师的一种把控。比如我会在说完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后提醒学生,万事万物都是物理,然后回到上课的主题上。
澎湃新闻:您之前提到,线上上课时看不到学生的表情。那您认为在接受同学反馈方面是否会有障碍?因为开课面向全国,生源范围广难免学生素质会有差别。
王羽:接受反馈方面的确存在障碍。但是面对高考这样的标准化考试,这个问题还是有解决办法的。
一方面,有经验的老师基本能掌握题目的难点、困惑点,这样的老师会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把控全局。有很多同学问我,老师您怎么在我们还没有问的情况下就能知道我们的问题在哪里?我笑说,“我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其实这就是多年教学的经验积累。
另一方面,会有些一对一的课程,这时老师可以针对性分析学生的个别问题。
备课线上课程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之前我有自己的完整的教学体系,但是现在转到线上教学,我的讲课内容从原来的面向区域高考题型转到面向全国。
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受益,我现在讲课更加注重教授学生某一类题型的操作思路,在方法的实践性应用上为学生做指导。使用归类型讲法,接触不同省市的题型,扩大覆盖面,让学生在短时间内在解题技能方面有所提升。这也是应试教育的一中培养模式。
澎湃新闻:您是老教师,在纪律掌控上比较有经验,但是对于新教师来说,纪律是怎样维持的?
王羽:新教师在安排上课之前都会有一个培训,会有老教师传授经验。同时也会有人及时的跟踪和纠正。
周围仍有很多坚持线下教学的老师
澎湃新闻:身边是否有越来越多的老师转战线上?
王羽:我是比较接受新鲜事物的一个人,所以喜欢去尝试线上授课。但周围也仍有很多坚持线下教学的老师。
我就用吉他举个例子吧,线上教学对于我而言,就好像在流水线上造吉他,它是工业化社会催生的新事物,它是标准化的,更有效率;但是也仍然有一些老手艺人坚持手工打造吉他,而这些老手艺人就像现在坚持在线下教学的老师们,我不能唐突地评价哪个更好,只能说各有利弊。
教育
我是一名阿拉伯语教师,有关阿拉伯语学习的问题,问我吧!
Salih 2016-01-19 68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在线教师,在线教育,公办教师

相关推荐

评论(3.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