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师群体崛起:业内欢呼年薪可达亿元,多方担忧干扰学校

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蓉 徐晓阳 实习生 周晓卿 王英杰 吴伊端

2016-04-01 13: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时薪1.8万的“天价教师”王羽最近火了,其实,这样的独立教师在中国内地已是一个规模不算小的群体。
近日,在线教育“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独立教师这个群体中,大多数人有冒险精神、善于运用互联网手段进行教学和推销自我。他们个性化的教学方式,正扩大教育市场的产品供给,将推动培训机构乃至整个教育行业的转型升级。
多家在线教育平台的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在中国内地的独立教师群体中,可能会出现年收入近亿元的“补习天王”。
亦有教育界人士担忧,在线教育对教师如此有吸引力,如何能保证学校里的教师安心工作,如何保证实体学校教育不受影响,已经到了需要管理部门和社会各界关注的关口。
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对人民网表示,中小学在职教师不应因为参与有偿在线教育而影响教学,但会不会实行“一刀切”的禁令,目前尚在进一步研究中。
在线教师:大多有冒险精神,善于自我推销
在线教育平台有意为“理科王工作室”的三名创始人开设万人大课,一堂大课的收入有望超过千万元。
独立于教学机构之外、收入高、职业又相对自由,类似王羽这样的教师,被业界称为“独立教师”。曾因为写下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辞职信的顾少强目前也是一名“独立教师”。
独立教师是互联网兴盛时期的产物,当线上直播培训出现之后,在教育培训行业逐渐分化出现这样一个新的群体,他们并不隶属于任何机构,只是在网络平台上,凭借自身的能力招收学生。
大部分独立教师生存的最大平台是O2O教育平台,有的是用户在线上完成购买,去线下的教育机构享受服务;有的采用完全的线上教学。目前规模较大的O2O在线教育平台包括轻轻家教、跟谁学、疯狂老师等。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认为,独立教师这个群体中,大多数人有冒险精神、善于运用互联网手段进行教学和推销自我。他们个性化的教学方式,正扩大教育市场的产品供给,将推动培训机构乃至整个教育行业的转型升级。
在线教育平台:九成“挂掉”,也有的获数亿融资
“互联网+”浪潮的来袭,让在线教育今年出现前所未有的火爆。有数据表明,2015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399亿元,其中最受追捧的教育O2O吸引了大量资本涌入。
轻轻家教在2015年2月获得IDG和挚信领投的A轮数百万元融资后,当年4月8日获得红杉领投的B轮1500万美元融资,5月后拿到好未来B+轮融资,紧接着6月26日完成由好未来领投、IDG、挚信、红杉跟投的C轮1亿美元融资。
轻轻家教CEO刘常科原是昂立教育董事长,辞职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轻轻家教,定位于一对一辅导。“家长们对于优质教育的需求是持续上涨的,互联网教育满足了他们个性化的需求。” 刘常科对澎湃新闻说。
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认为,互联网和在线教育让教师可以实现财务和精神的双重自由,受到欢迎是必然的。
然而,在线O2O竞争也相当激烈。“就好比团购网站当时一哄而上,后来死掉99%,在线教育也存在优胜劣汰,市场上与‘跟谁学’类似的机构有2000多家,现在已挂掉至少90%以上。” 跟谁学创始人、CEO陈向东对澎湃新闻说。
成立于2014年的“老师来了” 风头正劲之时曾获得过A轮融资,但2015年9月因资金断裂宣布关闭。创始人虞益栋承认市场竞争惨烈。
未来:可能将出现年收入亿元级在线教师
多个在线教育平台的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以及韩国、日本等地,都出现了个人收入近亿元的“补习天王”级教师,而中国内地目前虽然有收入百万元级别的独立教师,但从发展趋势看,出现收入过亿自由教师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王行军是同济大学博士后,也是疯狂教师在线教育平台的年度人物,2015年7月,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创立的“理科王工作室”,月均收入超过200万元。在线教育平台打算为他开设万人大课,按照每人付费的模式,一堂大课的收入将超过千万元。
“在传统的补课机构里上课,老师完全像个机器一样,学生来了之后就教,走了以后再教下一个学生,但我们这里不一样,我们会做定期的调研活动。我们创业起初没想过赚多少钱。我们作为老师,本质是给学生最好的,让他学到东西。” 王行军告诉澎湃新闻。
创建初期,理科王工作室仅有3名教师,如今已有百余名教师和数千名学生。其中大部分教师还是原机构中非常优秀的名师,他们借助平台,通过抱团取暖的方式产生了巨大的群体效应,实现了教师个人的利益最大化。
理科王工作室的合伙人之一李钰敏原是一名公办学校教师,月收入为几千元,“现在在我们工作室,人均月收入5万元已是底线,有教师月入两百万元,我们工作室上课金额一个月300万元是家常便饭。”
争议:公办教师能否参加在线辅导
随着天价在线教师话题的迅速升温,一场有关公办教师参加在线教育是否合理合法的争论也愈演愈烈。
据澎湃新闻了解,全国现有1000多万在职中小学教师,他们大多被严禁参加校外培训机构,或由其他教师、家长、家委会组织的有偿补课,特别是对公办教师。
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会否对中小学在职教师参加有偿在线教育实行“一刀切”的禁令,目前尚在进一步研究中。
对此,江苏一高三学生家长告诉澎湃新闻,如果线上教育是大势所趋,不如鼓励公办教师也参与其中。“教学经验非常重要,只有教学经验丰富了,才能知道难点重点,能针对不同学习水平的学生进行不同的讲解方式。”
有教育界人士认为,在线授课的迅速袭来,是市场有需求,本质是教育的优质资源供给不足。国家相关部门要做的,是增加优质教育资源这一“供给侧改革”,而不应是担心教师趋利、严禁全体教师参与其中。
上海打虎山路第一小学校长卞松泉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教育是公益性质的,公办学校教师通过兼职家教获取利益,与公办教育本质有所冲突。要么教师可以完全走市场化路线,跳出公办学校;要么进行互联网教学的探索,但应秉持完全公益免费的原则。
卞松泉认为,解决在线辅导教师给传统学校教育出的难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由政府部门和公办学校牵头,搭建免费优质的在线教育课程平台,满足学生和家长需求。其实,上海已经有许多免费的在线课程平台向学生开放。
陈向东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教育部规定,未来的公办学校会更多地采用第三方的服务,采购市场服务,可以加速公办学校的课程内容的优化和升级,这对于教育的发展将是良性的。”
担忧:在线教育会加速公办教师流失吗
除了公办教师是否能参加在线培训,多名教育界人士还担忧,在线教育的高收入和工作模式对教师的吸引力是巨大的,随着线教育的普及,如何让仍在实体学校里的教师面对诱惑安心工作,如何保证实体学校的教学质量,如何引导家长和学生在互联网和学校间权衡选则,已经到了需要教育管理部门和社会各界关注的关口。
3月29日,《检察日报》刊文抛出两大疑问:在职教师参加在线辅导,该如何定性?当在职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元的收入?他还会在乎每月几千元的本职工作吗?
“冲击是存在的。”3月31日,上海静安区知名学校“静教院附中”的一名高级教师告诉澎湃新闻,在线教师收入很高,确实能够吸引公办学校的老师。
在他看来,现在公办教师流失的情况确实存在,他们整体绩效工资在8-10万元一年,加上一些其他奖金,在上海生存的压力不小,工作负担也普遍很重。而线上教师的高薪制,对公办教师的诱惑不言而喻,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但冲击也没有网上讨论的那么大。”这名教师认为,并非每名教师都适合做在线教育,“一方面需要业务能力强,另一方面也需要熟练运用信息技术的能力,有的可能需要团队来做这个”。
此外,在他看来,相比线上教育,传统的课后家教更具针对性,能对学生进行个性化辅导。
“线上教师不能掌握个体学生的薄弱点,因为他们不面对实际的学生,他们讲得再精彩,也只是主观性的讲解。”面对在线教育是否会颠覆传统教育时,河北秦皇岛市一公办学校的温老师表示,不论在线教育如何发展,传统的学校教育仍将是主流。
在他看来,在线教育的高收入和工作模式对教师吸引力虽大,但公立学校教师并不会一窝蜂出逃,“据我了解,线上教师对教学水平要求更高,讲得好才能拿高收入,实体学校更能让教师安心工作。”
多个在线教育平台的负责人也向澎湃新闻表示,高薪在线教师只是少数,“一两个明星教师特别火正常,但不会每个人能成明星。” 跟谁学创始人、CEO陈向东表示,大多数的老师收入并不高,有老师需要用低价甚至免费来吸引学生,还不一定能保证有持续的生源。
教育
我是“疯狂老师理科王”创始人,关于独立教师的问题,问我吧!
王行军 2016-03-31 338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独立教师,在线教育,辅导,培训机构

继续阅读

评论(6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