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中介生意经:向护工医生买死者消息,冒充民政推销一条龙

澎湃新闻记者 肖茜颖 吴洁瑾

2016-04-04 09: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殡葬中介生意经:向护工医生买死者消息,冒充民政推销一条龙
殡葬中介牟利术:万元一条龙葬礼只能走廊遗体告别,赚了多少【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殡葬中介生意经:向护工医生买死者消息,冒充民政推销一条龙
一家年赚上千万的殡仪馆:平均消费三千,火化费20年未涨【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清明时节,殡葬中介服务“白色暴利”浮出水面。 
上海市民叶先生日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投诉,他花了1.58万元为逝去亲人购买“一条龙”殡葬服务,却连仪式告别厅、棺材也没有。 
他怀疑120急救人员放消息给“一条龙”,让毫无经验的一家人“中招”;而“一条龙”从业人员带着名片自称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的服务人员,更骗取了他们的信任。 
4月3日,上海民政局下属“白事热线”962840工作人员回应说,类似“一条龙”机构只是社会上的中介机构,和民政局没有关系。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确有部分民营“一条龙”机构为抢生意,向个别医院护工、120急救人员甚至医生购买消息。上海市宝山区殡仪馆馆长姚建明表示,这类“卖消息很难管”。
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会长王宏阶近日指出,目前,上海中心城区约75%逝者家属委托“一条龙”代理殡葬业务。上海市宝山区殡仪馆馆长姚建明则透露,如今整个市场中,民营无证“一条龙”大概占到三四成。 
花1.58万元办丧礼,只能在走廊遗体告别 
上海市民叶先生最近投诉称,家中老人过世后,因为遇到黑心“一条龙”,悲痛的家属犹如再次跌入冰窟。
 “2016年1月7日13时30分,表妹打电话通知我,她86岁的母亲,我的姑妈在家里去世了。”叶先生说,120救护车随车医生认定老人去世后,就开具了死亡证明。 
叶先生表妹当时告诉他,120救护车离开10分钟后,一名看上去40来岁,自称是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一条龙”的谷姓男子就来敲门了。该男子自称姓谷,出示的名片抬头为业务经理,印有两个手机号码。名片开头为“FIS上海市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第二行印殡葬礼仪服务公司。背面则是相关服务内容。 
叶先生强调,事发时表妹一家并未联系任何“一条龙”服务,只打过120电话。“我怀疑120里部分人员和‘一条龙’服务有联系。” 
“姑父已九十高龄,表妹夫之前脑梗后尚未康复,姑母的丧事只能由没有经验的表妹一人操办。”据叶先生介绍,当时,对方并未提供殡葬服务清单,报价1.58万元,所开收据没有公章、单位,仅有他的名字、所收费用。
“对方一直说价格优惠,质量保证,一切会安排好,不要担心了,付钱就行了。” 叶先生补充说,“谷某收钱以后,就将遗体运走了,灵堂也没布置。” 
叶先生当日获悉后,便觉得事情不靠谱。“当晚我在电话中要求谷某出具正规的服务清单内容,他答应第二天10点在他指定的宝山殡仪馆当面交清单。” 
“第二天一早,‘一条龙’开了一辆又破又旧的面包车,把我们近20名亲戚家属带到了宝山区殡仪馆。”对此,叶先生也提出了疑问,表妹一家住在上海市虹口区中山北路附近,离宝兴殡仪馆近得多,为何舍近求远? 
“根本没办法搞仪式。”据叶先生描述,他们是在宝山区殡仪馆走廊中完成遗体告别的,“这是我们经历亲人悼念活动中最悲伤的一天。无(告别)厅,无人接待。姑妈遗体放在走廊角落一辆遗体平板车上,无棺材,遗体身穿最普通的寿衣,仅盖一条黄薄被,极少量纸钱。”根据叶先生提供的照片显示,他的姑妈身旁也无任何围花。 
“谷某并未出现,仅司机在场。”叶先生称,姑父那么大年纪,现场连凳子都没有,“找了老半天才借到一个。”。 
叶先生当时除了悲伤就剩愤怒,“一条龙”服务也未提供黑纱、花圈。在家属的抗议下,司机拿来了十几支花和两只简陋的花圈。 
他再次打电话质问谷某,“对方态度傲慢,‘你如果要见我,就把亲戚带到饭店,我在饭店等你们’。他就是想再把我们拉去他指定的饭店用餐,最低2000元一桌。” 
民政“白事热线”回应:该“一条龙”只是中介 
部分民营殡葬“一条龙”机构为抢生意,向个别医院护工、120急救人员甚至医生购买消息。上海市宝山区殡仪馆馆长姚建明表示,这类“卖消息很难管”。

对于叶先生反映的事情,宝山区殡仪馆馆长姚建明回应并不了解,因为馆内视频录像仅保存1个月。“但我们也有在走廊里告别的情况,因为有些家属要求比较简单,不需要告别仪式,核实后就直接火化了。若情况属实,可能存在双方前期没有沟通好。”
姚建明介绍说:“在宝山(殡仪)馆,火化费180元,冷藏30元一天,接遗体是400元,礼厅小的300元,中厅450元,大厅900元。单笔消费全部加起来包括基本服务在内平均在3000元左右,如果家属只选择基本服务,最低消费只要700多元。对于困难人群,还会免费送一个98元的骨灰盒。”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名片上的电话联系到谷某。谷某称其经营店面在上海市西宝兴路725号。澎湃新闻记者经实地探访,该地址是一家名为“福赋园堂殡葬服务”的店面。
对于记者“这家店和上海市民政局殡葬服务中心有何关系”的质疑,谷某说:“我们属于殡葬服务中心,民政局管理的,我们是民政局附属单位。”
4月3日,澎湃新闻记者拨打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白事热线”962840。该中心隶属于上海市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只有唯一一家正规的国营殡葬代理机构,为民政局下属的,叫飞思(FIS)殡葬代理中心,如果需要该机构服务的,只有通过拨打962840才能取得联系,不会有工作人员主动找上门的情况发生。
对于谷某所谓“民政局附属单位”的说法,该962840工作人员回应称,“这只是社会上的中介机构,和民政局没有关系。”
民营“一条龙”花几千元买信息,正规殡葬业宣传却困难
殡葬行业的种种不规范,已被诟病多年。一些从事殡葬“一条龙”的服务人士承认,部分医院护工和少数120急救人员、太平间工作人员倒卖逝者信息“牟利”。
上海明州殡葬的沈先生在其网页上标注:“千万不要相信医院里面所谓殡葬‘一条龙’服务,第一,他们接到一个生意就要付信息费,有的要给护工几千元的信息费。第二,不按照常规收费标准。第三,骨灰盒价格高得离谱。
一家店面位于上海市民和路137号的“一条龙”服务人员称:“个别120人员从当中拿钱,所以千万要注意。人没了,他们会问你,要‘一条龙’么,如果你要了,那种‘一条龙’就要给他们近四五千元的信息费,这个钱就摊在家属头上。有的护工也会放消息,甚至连有的医生也打电话放消息。”
就连谷某也很戒备同行“抢信息”。他对澎湃新闻记者称,“当心医院太平间推荐的‘一条龙’。因为‘一条龙’要支付太平间信息费,两三千元吧,很贵的,所以不要听。我们是不会斩你的。”
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乔宽元曾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在医院“卧底”。他指出,“社会上‘一条龙’服务往往会在死亡的源头去抢生意——医院。对于病人去世的消息,有时候护工比医生都知道得早,同时他们又掌握信息:手机、家庭地址。他(她)会马上把信息传到‘一条龙’,甚至几个护工同时发出。按照潜规则,不管信息是否有效,每条都会给钱。所以有时候也会有几个‘一条龙’挤上门服务。”
“从业的门槛很低,但就是得有信息源,很多民营‘一条龙’都会买消息。” 姚建明指出,“卖消息很难管,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根据宝山区殡仪馆的日常情况,姚建明发现,“八成家属都是委托‘一条龙’办理。一方面,很多是人没过世,已经有‘一条龙’上门推销甚至洽谈业务了;另一方面,消费者对殡葬行业不了解。比如,公立或者是规范的‘一条龙’的宣传异常困难,市民很忌讳。”
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会长王宏阶也表示:“据我们统计,目前上海中心城区已有约75%的丧家委托‘一条龙’代理殡葬业务。应该说‘一条龙’确实有其存在的价值,是市民治丧不可或缺的,也是殡仪馆的必要补充,否则不会发展到这么大规模。”
【如何避开殡葬“黑中介”】 
第一,可以选择上海的国营“一条龙”殡葬服务,电话是962840和64644444,官网为http://www.shbz.org/。
第二,也可直接对接殡仪馆,联系相关事宜。
第三,上海市殡葬协会多年来对部分社会上的“一条龙”进行培训,其中不乏服务较规范、收费较公道的民营中介,比如可参考上海市殡葬行业协会注册殡葬代理机构名单,目前为118家。
责任编辑:王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殡葬,民政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