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制医科生因政策衔接难拿规培证,大连医大“求政策支持”

澎湃新闻记者 徐笛薇

2016-04-23 06: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连医科大学
入学后苦读医科七年,临近毕业却可能拿不到进入医院工作必需的“规培证”。近日,大连医科大学多个年级的七年制医学生向学校及有关部门提出,望尽早出台并轨细则,在政策衔接过程中得到合理对待。
4月19日,大连医科大学宣传统战部负责人刘景伟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对于该校七年制学生的规培名额以及细则落实,学校也需要取得上级部门的政策支持,“近日准备召开对学生的座谈会,会尽力回答和解决学生的诉求。”
4月22日,大连医科大学通过官方微博称,学校“将继续积极向省级主管部门反映情况,进行汇报和请示,寻求相关政策支持;学校将全力推进相关工作,尽最大可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妥善解决七年制同学们的‘规培’问题。”
多届七年制医学生面临政策衔接的尴尬
2013年末,国家出台的《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所有新进医疗岗位的本科及以上学历临床医师均接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意味着,“规陪证”将成为医院招聘的硬性条件。
2015年3月教育部发文,临床医学教育调整为“规培5+3”,医学七年制本硕连读退出历史舞台。对于政策出台前已招录的学生规定,2010年以前入学的七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学生按原计划培养毕业;2010年及之后入学的,根据学生意愿及各校实际情况,可以在完成第5年学习后颁发相应的学历、学位证书转入本校后3年的研究生教育阶段,或者按原计划培养毕业。
当前,对于大连医科大学2011级七年制的学生来说,问题迫在眉睫。2016年4月17日,自称学校2011级七年制的学生“爱说梦话的monster”在微博中发帖称,已经进入大五本科实习尾声,但学校迟迟没有将其转入临床医学专业“5+3”一体化培养模式。
4月21日,该校一名2014级七年制医学生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据他和同学所知,不少学院校基本都给了七年制学生自主选择转“5+3”的机会,“按目前来看,我也拿不到规培名额。没有规培证,医院不收,就只有转行。”
澎湃新闻采访得知,该校多届七年制临床医学专业学生目前对未来就业、升学的前景还没有明确方向。面对严峻的规培名额的竞争,不少学生十分担心毕业时,可能要失业或只能转行。
学生诉求聚焦两个问题
就在近日,大连医科大学2009级七年制学生、2014级临床医学硕士规培并轨学员向学校提出了解决问题的要求。
该校2014级临床医学硕士专业研究生是全国培养模式改革试点的第一批并轨学员。然而,在附属医院开始“规培”5个月后,突然接到学校的通知,因附属一院、二院的规培名额不足,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不得不放弃现有的规培名额。剩下少部分需要报名申请转入其他附属医院规培,并重新在网上注册规培信息。
这批2014级学员的诉求聚焦两个问题:第一,之前轮转的5个月能否算进规培轮转时间内?学生提出,如果不算,就导致将延期半年才能毕业,错过找工作的最佳时期(用人单位不愿承担员工半年不入职的风险),影响职业生涯的工龄、晋级等诸多基本保障。同时,直接影响到选择继续读博者的升学深造机会(无法按时入学报到)。
第二,在外院规培拿到的规培证是国家级还是省级的?“如果是省级的,对于许多外省的同学来说可能就是废纸一张,这不仅浪费了一个规培名额,而且浪费了专研于自己学科的宝贵时间。”
目前,继续投入新规培基地的学生大多已顺利通过执业医师考试。可是,上述疑惑与问题并没有得到学校明确的答复。
“如果最后规培真的延期了,我们几百名毕业生的工作得不到任何保障。我们非常惶恐,害怕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2014级学员迫切希望学校在5月前给予答复,争取2017年7月拿到毕业证书的同期取得国家规培证书。
同时,学生们还称,多个兄弟学校如北京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吉林大学、中国医科大学、天津医科大学等高校的2013、2014级研究生通过向学校领导申请后,学校与相应省份卫计委沟通并达成一致意见。
就在2016年3月23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召开会议,会同教育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司局正研究规培过渡期政策。根据征求意见稿,2013级、2014级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经所在院校提出申请后,由省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组织相应培训基地,按照住培基本要求,对其在读期间的培养内容、临床经历和诊疗能力进行评估。符合条件者可依规定申请参加住培结业考核。
在国家文件的支持下,学校2013、2014级研究生可谓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可是,和2013级研究生同时毕业的2009级七年制的同学由于还没有得到相应的政策,仍处于政策过渡期的尴尬的位置。
根据规培政策,目前2015届研究生享受“四证合一”(毕业证、学位证、执医证、规陪证)的待遇,而七年制学生毕业后还要再重新培训3年才能注册执业医师。“当初(选择七年制)为了读硕士能少1年,现在反而比研究生学弟学妹们晚3年才能成为医生。”这让当初以优成绩录取七年制本硕连读专业的医学生难以接受。
他们呼吁学校向辽宁省卫计委争取和“5+3年制”研究生同等的对待,给予参加住培结业考试的资格。“在七年的时间里我们在课堂、在实验室、在临床实习中读比其他非临床专业多几倍的书也没有抱怨。我们接受和他们一样甚至更加系统完善的医学教育和训练,希望不要只留下我们被政策抛弃。”
4月19日,大连医科大学一名2009级的七年制学生对澎湃新闻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帮七年制学生落实相关政策,“只希望毕业之后能顺利当医生”。
学校回应:需要上级政策的支持
一名医学院的学生参加求职会。视觉中国 资料
4月18日晚,大连医科大学在微博中针对学校临床医学专业七年制人才培养与“规培”衔接问题做出说明:“同学们关注的焦点,实际上是伴随着国家教育部进行‘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也是全国25所招收临床医学专业七年制的医学院校和同学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大连医科大学还表示,对于学生的诉求,此前一直保持与上级有关主管部门密切沟通,并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并及时反馈在校七年制各年级同学的意见。接下来,还将进一步加强与上级主管部门的联系与协商,力求在国家教育部和卫计委现行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妥善解决同学们关注的问题,并称国家会很快出台七年制人才培养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衔接的相关政策。
但是,这则说明并不没有令关注此事的学生满意。不少学生在其下留言表示,说明中并没有明确地对学生诉求给予清晰的回应,也没有解决问题的时间节点,“太官方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医学生对对澎湃新闻说,学校应该正视这个问题。
“很多学生最担心的,确实是之前轮转的时间算不算在规培轮转内。”4月19日,大连医科大学宣传统战部负责人刘景伟回应澎湃新闻时表示,对于七年制学生的规培名额以及政策落实,学校方面也需要取得上级部门的政策支持,“政策上还没有明确的细则,我们做起来还是有些顾虑”。
刘景伟说,学校从2016年3月以来,一直在和省卫计委和教育局沟通协商,争取在源头上解决问题。“规培医院的名额也是由上级主管部门规定的。除了给学生的名额,还包括其他没有规培资格医院医生的以及本院还未规培的医生也需要名额。”
而对于部分医科院校解决七年制学生出路时采取的“自由转入‘5+3’”的措施,刘景伟表示,由于各省情况不同,每一个学校在实际操作中会有不同的考虑,“比如有的学校可能规培的名额比较多,也许就放开了;而有的学校的名额不能满足大部分学生,那可能需要在政策上做一些调整。”
“研究生院院长言论被曲解”
“爱说梦话的monster”等多名网友反映称,大连医科大学研究生院一位院长在回复2011级学生提出的“别的平行学校七年制有转‘5+3’”的疑问时,回答“中国医科大学有名额,你怎么不去考医科大,你怎么不去考北大”。该言论随即在学生中引起了强烈不满。
对于此事,刘景伟称,学校已经和涉事院长反复核实,也听取了录音,“了解下来并没有学生说的那个意思,可能学生在特定语境下曲解了他的话。”他表示,学校最近也在研究关于七年制学生的相关政策,针对学生的疑问进行了梳理,准备在近日召开针对学生的座谈会,致力于回答和解决学生的诉求。
4月21日,大连医科大学有2014级医学生向澎湃新闻透露,20日学校再次针对2011级七年制学生开了会,但是会后并没有向外透露具体内容。
大连医科大学4月22日再次通过微博发布《七年制同学“规培”问题相关工作进展说明》称,“学校高度重视同学们的诉求和提出的意见建议,几天来五次召开专题会议研讨解决方案。4月20日,学校副校长管又飞受学校党委委托分别在学校第一临床学院和第二临床学院组织召开七年制2011级同学座谈会,管又飞副校长和教务处处长尹剑代表学校向同学们全面解读和介绍了国家关于‘规培’的相关政策,向同学们通报了学校相关工作的进展情况和初步解决方案,认真听取同学们的意见和建议,耐心细致地解答同学们提出的有关问题。”
该进展说明称:“针对同学们的诉求和意见建议,学校在多方努力工作的基础上,将继续积极向省级主管部门反映情况,进行汇报和请示,寻求相关政策支持;学校将全力推进相关工作,尽最大可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妥善解决七年制同学们的‘规培’问题。”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连医科大学,七年制医学生,规培证

继续阅读

评论(38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