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女生每日用画与山区孩子交流:发现他们积蓄了很大的能量

澎湃新闻记者 吴洁瑾

2016-05-04 11: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敏媛支教时和当地的学生在一起。  本文图片均为 腾讯大申网 图
“我想象天堂就是这样的,老人们会去天堂,我奶奶应该就在那里,我会想她,虽然她去了天堂之后就没有跟我说过话,但是我觉得她在天堂一定很开心。”
5月3日下午,101幅来自甘肃定西山区101名小学生的作品,以“彩虹童画”为主题在华东理工大学奉贤校区展出。纯真的“童画”和让人心酸或捧腹的童语深深打动了参观者。
这是陈敏媛在支教中精心搜集的绘画作品。这名华东理工大学第三届支教团团长,曾以每日手绘支教日志而被人广为熟悉。她对每一位孩子的画作进行了访谈,深入孩子们的梦想,并将其带到上海,专门办了一个山区儿童的画展,希望让更多人能关注山区孩子们的精神世界。
华理研究生支教团自2013年至今,已连续组建三届,向甘肃省定西市的贫困县、乡输送了18名支教志愿者。
小福的成长故事
“我画的有闹钟、房子,闹钟从房子里出来晒太阳,这个小人的名字叫小猪,我还画了一朵蓝色的花,箱子里面装了文具,是给澳洲的小朋友寄去的……”这是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高峰乡明德中心小学的三年级学生小福的作品,以及他自己描述的内容。
然而,几个月前的小福却是一个自卑、内向的孩子。因为天生的读写障碍,小福无法跟上班级的学习进度:不会读写拼音、无法完整地写字,也从不做作业,考试也看不懂试题。如果生活在城市里,也许他能够到特殊学校就读,但在山区,他只能念普通学校。
“班上同学都说我笨、长得丑。”陈敏媛在第一节班会课上提出和每个同学合影,得到了学生们的热情响应,结果全班只有小福拒绝了。这让陈敏媛觉得很心痛,她决心要走近他。
陈敏媛发现,小福对绘画具有别样的创造力,于是送了他一本白页本和一套水彩笔,给他布置了一项特殊的“作业”——绘画日记,让他每天用绘画来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想法。
而每天,陈敏媛也会花上十几分钟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与小福交流,了解他的绘画内容、情绪状态、内心想法。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小福开朗了很多,上课开始积极回答问题,他非常有自己的想法,好几次得到了全班同学肯定的掌声。
第二个学期一开学,小福在老师没有布置作业的情况下,主动交了一份抄写的生字作业。现在的小福不但能够在写字上有了很大的突破,每天完成作业,和同学们的关系也融洽了很多,还经常画画送给老师和同学。
陈敏媛发现,艺术能够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提升他们对于自身的价值认同感。
以画作媒走进孩子们心灵深处

小福的成长,让陈敏媛发现了绘画的神奇:何不让孩子们都尝试用绘画表达自己?
在全班试行绘画表达后,陈敏媛惊喜地发现,孩子们的能量像一股洪荒之力般倾泻而出,生活、经历、情感、理想,都通过一幅幅稚嫩的画作表达出来。
陈敏媛不断以画为媒介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用画走进孩子们的心灵。她还募集了3000多本儿童绘本和一万多元的资金,为孩子们建立了一个阅读和艺术的空间——彩虹绘本屋,让孩子们能够在里面自由地阅读、绘画、创作。
“我希望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能量被更多人看到。”利用课余时间,陈敏媛独自完成了对全校101名学生画作的访谈,并在华理的“跬步+”青年发声平台等公益社团的帮助下,于5约3日在华东理工大学举办了”彩虹童画”展。
支教团还把本次画展所有的作品制作成了1010张明信片,每张明信片上都有孩子亲笔祝福。这些明信片在画展现场进行了义卖,所有收入都将用于支持当地的教育。
【对话陈敏媛】
用画和孩子交流,他们更愿意真实表达自己
澎湃新闻:为何在支教中如此频繁地让孩子绘画?
陈敏媛:支教之初,我们和很多人一样,更多关注到这边地物资缺乏,当物资渐渐足够时,我们发现,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外部可以看得见的东西,他们的精神也非常需要关注。
我在这一年支教中教授三年级语文,也担任三年级班主任。一开始,我发现我们班级学习成绩最差的一个学生在班中被其他同学嘲笑,内心很自卑,也不愿意和我交流。
他没有能力完成我布置的日记,但是我发现他非常喜欢画画,并且很有绘画天赋,于是结合之前接触到的艺术治疗的一些知识,我让他每天手绘日记交给我。他很喜欢这个方式,每天都会把日记用绘画的方式表达出来,然后我会和他做一个访谈,通过对画的内容的提问,了解他每天发生的故事,这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
渐渐地,他越来越愿意主动和我交流,他的画也得到班级同学们的认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现在不仅经常画画送给我,还开始主动写作业,和班级同学也有了很融洽的关系。最关键的,我发现他快乐、开朗了许多。
借由这个个案,我开始发现绘画的神奇,于是想到了让孩子们都尝试用绘画表达自己。绘画的过程首先就是一种创造的过程,能够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和表达力,同时,当完成艺术作品时候,孩子们会收获到一种价值感和自我认同感,这对他们的成长是非常有帮助的。
以画为载体,孩子会更愿意去描述画中的内容和画画时候的想法。围绕着绘画内容的访谈,比单纯的问问题让孩子们感觉更安全,更愿意去真实地表达自己,也让我们和孩子们的距离更近了。
澎湃新闻:在和孩子们交流画时有什么发现?
陈敏媛:因为专业的关系,我比较擅长做访谈,于是在课余时间独自完成了全校102名学生的画作的访谈。这个过程真的非常辛苦,因为要牺牲很多休息的时间,但是访谈的过程和结果都让我很“惊艳”——我看到了平时在学校里看不到的东西。
借由画和访谈,我了解到了一些孩子的家庭,开始明白他们的家庭如何塑造了他们现在的一些想法和性格;我也了解到了一些孩子的梦想,那些纯真美好的梦想也唤醒了我心中那份热情;我更看到了很多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非凡的绘画天赋,他们笔下的画和故事,让我看到了他们身上蕴藏的无限的潜力和可能。
需要自己劈柴生火烧炉子
澎湃新闻:支教过程中,有没有很崩溃很难过的时候?
陈敏媛:的确遇到了很多让人崩溃的事情。学校位于海拔3000多米的高峰乡明德中心小学,刚上山时我们就崩溃了,队员们出现了轻微的高原反应,而且容易感冒、咽喉上火、嘴唇爆皮。
当地特别冷,需要自己劈柴生火烧炉子,水也特别脏,一开始无法接受喝这样的水,由于水少,也不能经常洗澡洗头。作为一个女生,感觉是非常艰难的,上山一周后就有队员打起了退堂鼓。我作为队长,有一天安慰完队员,走在大山上,一面跑一面哭,觉得很无助很绝望,朋友、家人都离我好远,很无助孤独。但是想到自己对孩子们所承担的责任,还是坚持了下来。
澎湃新闻:这一年支教,觉得给当地孩子家庭带来了什么?
陈敏媛:目前已经走完八九十户学生家庭了,经常来回走三四个小时山路去他们家里。我发现很多山区家长都不擅长表达,也没有时间和精力耐心与孩子们沟通,经常采用比较暴力的方式。我们去家访很重要一件事就是让他们学会用好的方式与孩子交流,现在家长耐心会比以前好很多。
另外,我们还为三十多个学生进行了一对一的资助。有一位家长非常感谢我们,她将家里唯一一只老母鸡下的鸡蛋积攒起来,积到20多个时便走了很远山路专门给我们送来。我们推脱,她说“我们能拿的出手的也就这个了”,我觉得这是最让我感动的。
“这些孩子很很大的韧性,积蓄了很多的能量”
澎湃新闻:为什么希望有更多的人来看画展?
陈敏媛:首先,我觉得孩子们的作品真的非常棒,可以给人带来关于美和创造力的体验。同时,我觉得,孩子们的画和话都是走进和了解他们的一个非常好的途径,画中蕴含了他们的故事和思想,可以让我们看到更加真实和深入的他们。
我也希望通过孩子们自己的表达,通过画展的形式,为“山区儿童”这个群体发声。这个群体通常在大众眼中是一种弱势的、可怜的、缺乏资源的形象,但其实,在和这些孩子相处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身上有很大的韧性,他们承担了很多,自身也积蓄了很多的能量,这些能量能够支持他们去面对未来的困难。我希望为孩子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能量被更多人看到。我相信,他们的能量,可以感染到每一个前来看展的人。
澎湃新闻:画展结束之后有什么计划?
陈敏媛:画展结束之后,我会继续陪伴孩子,走完这单纯美好的一年的支教时光。我会继续完善为孩子们搭建的绘本屋,让他们通过更多的方式发挥自己的价值。
我也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平台的支持,把孩子们的画带去更大的平台,让更多的人能够来聆听他们、感受他们。
至于我个人,今年9月我就正式上研一了,但是我的梦想不会变,我希望能创立自己的公益组织,今后一直致力于乡村教育的精神世界,将生命教育、性别教育带入乡村学校。我希望能在每一所乡村学校都成立一个“绘本屋”,让孩子们能通过绘本领略世界的美好。

【孩子的画】
作者:高娟(一年级)
内容:《彩色天堂》,我画了玫瑰花和荷花,后面还有一只彩色的蝴蝶,还有一棵绿色加蓝色的花,我看到过这些花;天空是红色的,我虽然没有看到过红色的天空,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看到的;彩色的花要飘到天上很好看,我想象天堂就是这样的;老人们会去天堂,我奶奶应该就在那里,我会想她,虽然她去了天堂之后就没有跟我说过话,但是我觉得她在天堂一定很开心。
作者:韩福(三年级)
内容:我画的有闹钟、房子,闹钟从房子里出来晒太阳,这个小人的名字叫小猪,我还画了一朵蓝色的花,箱子里面装了文具,是给澳洲的小朋友寄去的。中间是一所大房子,因为没人住所以变成了箱子,里面有个魔术棒开不了。这个房子我进去看过,只有一个小板凳,还有一根橡皮泥做的魔法棒。
作者:陈文博(四年级)
内容:我的梦想是长大当一个科学家,研究有趣的动物和植物,我画的是我在写作业,但是不会画,爸爸在工作,他在修车。爸爸平时的工作是搬砖,就是把砖头从一个地方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很辛苦。等我长大了,我要让爸爸妈妈享福,妈妈也在搬砖的地方工作,就是负责在烤砖头的时候用泥土把门堵上,然后烧好了就把砖头推过去,搬到一个铁架子上,然后就会有车开到那边,妈妈就把砖头放在车上,那个车就走了。我家里现在条件一般,我希望我们家能够更加富裕一点。
作者:于天顺(四年级)
内容:我画了我家的房子、我、还有学校,我正走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家离学校很远很远,我早上5点就要起床了,5:40从家里出发,走到学校就快7点了,太远了,放学回家也是走到天都黑了,很辛苦。如果我的家能够离学校近一点我会很开心。路走到一半,其他人都到家了,我就只能一个人走接下来的路,不过我不怕,我都习惯了。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区孩子,支教,绘画,画展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