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鱿鱼游戏》的爆红和年轻人的呐喊

张丰

2021-10-09 21: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Netflix原创韩剧《鱿鱼游戏》,引发了全球范围的讨论。这部讲述韩国故事的剧集,在韩国曾长期因为“不切实际”没人投资拍摄,现在却可能成为网飞有史以来最火的剧集。《鱿鱼游戏》海报

《鱿鱼游戏》海报

《鱿鱼游戏》的剧情,有着鲜明的美剧特色。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456名玩家收到神秘邀请,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岛上,参加一场生存游戏。如果赢得六轮游戏的胜利,胜利者可以获得456亿韩元(约3900万美元)奖金,而失败者,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剧集的逻辑建立在“极端情景”上。所有的角色,都是边缘人:失业的,还不起房贷的,有犯罪前科的……几乎每个人,都是现实生活的失败者、绝望者。玩这个致命游戏,是他们翻身的唯一机会。
男主角成奇勋更是一个典型。作为一个中年人,日子过得一塌糊涂:他没能力给女儿买生日礼物,无法支付母亲的医疗费,欠了一屁股债,连妻子也离开了他。从各方面看,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中年loser。
《鱿鱼游戏》最初的剧本,成型于2008年。那一年,韩国受到金融危机的重创,很多人的生活变得困难。此后,主创人员几经修改,让剧本更加完善,更接近现实。播出的版本,甚至有疫情的元素出现。
如果说剧本创作者最初是想“影射”韩国现实的话,过去十几年,剧本中反映的那些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反而更加严重也更加清晰。观众发现,那并不是虚构,而是活生生的现实。《鱿鱼游戏》剧照

《鱿鱼游戏》剧照

就这样,这部剧原本的构思,是像当年的日本电影《大逃杀》那样,利用游戏和暴力因素,来实现娱乐的目的,最终却成为一部现实主义力作:观众发现,不仅每个人都可能沦落成剧中那些命运悲惨的边缘人,甚至已经在那些人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很多人感叹:如果现实中真有这种游戏,不知有多少人会参加。
这部剧影响力超过韩国和美国,受到全球观众的欢迎,说明它的故事有着很强的“普适性”:房价越来越高,年轻人想通过自己努力在大城市买房越来越不太可能;在首尔,普通人想通过诚实劳动改变命运,过上体面的生活已经非常困难——其实这样的现象,又何尝只在首尔呢?
《鱿鱼游戏》的导演兼编剧黄东赫,把这部剧解读为“当代资本主义故事”“为了活命要去比赛”。韩国社会确实有着非一般的残酷性,困扰中国家长的孩子补习问题,早就是韩国的大问题;“岛国地缘”带来的危机感与竞争意识,让韩国社会充斥着一种额外的紧张感。
但是,抛开这些独特的“韩国性”,也能发现,这部剧所讲的故事,其实也是每个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的问题:明明经济已经高度发达,但由于贫富差距悬殊,大多数人在生活中感受到的却是疲惫、失落,甚至绝望。
例如在日本,年轻人的贫困和女性贫困,也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允许“非正式用工”,最终又加重了贫富分化,让更多年轻人看不到希望,一些人只好做“啃老族”或“食草族”。年轻人的“不思上进”,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
最终,要么死(安静等死,或者没有希望地混日子),要么像剧中那样,去赢得456亿韩元,就成为很多人深夜的秘密幻想。这个故事有着双重隐喻,一方面,“失败了就是死”,是大部分人的心理处境;另一方面,得到大奖,咸鱼翻身从此过上幸福生活,这又是一种职场人士所能幻想的“最终解决方案”。
换成中文语境,这两种境遇,分别对应“躺平”和“财务自由”。前者是彻底的放弃(在游戏中挂掉),后者是最终的期盼。这两种极端的状态,在骨子里又是一致的。很多人的想象无非是,一旦财务自由,就再也不工作,实现另一种“躺平”。
年轻人“躺平”,或者躺着看《鱿鱼游戏》,其实也是一种无声的呐喊:正视真正的问题吧,那不只是电视剧!设计 王璐瑶

设计 王璐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甘琼芳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鱿鱼游戏

相关推荐

评论(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