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上海申江医院被诊为尖锐湿疣花费数万,医生涉无证行医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陈斯斯

2016-06-14 13: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申江医院
4天检查花费3.7万元,24岁女子黄晶先后2次在上海申江医院被诊断为尖锐湿疣,第二天赴杭州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显示仅为病情轻得多的急性外阴炎、湿疹、慢性阴道炎。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上海申江医院为黄晶治疗的医生李树全涉嫌无证行医、第三方检测结果与存档信息不符。
该院院长表示,“可能是他还没有拿到医师执业证就行医了”。据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监督所官网显示,在2014年3月25日、2015年3月31日,该医院因“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处罚。目前,上海静安区卫生监督所已介入调查。
百度搜索出申江医院后微信咨询
2016年4月23日,在南京上学的黄晶发现外阴口有一粒类似痘痘的物体,次日上午便去南京妇幼保健院做了检查,同时在百度上搜索相关病情。
浏览网页时,她进入了上海申江医院的网站,与在线医生“刘医生”进行沟通,并加了“她”的微信进一步咨询。

在得知黄晶已去南京妇幼医院检查后,刘医生告诉她:“这个医院检查妇科还可以,但不是国家指定的性病诊疗中心。你这么担心,我建议你来上海做个权威的检查。”
这名在线医生对黄晶说,其医院拥有“十二五根治技术”,利用患者自身感染的病毒培养抗体免疫制剂,输回体内后可以一次性根治,2至3天可以完成治疗,“病毒吞噬,疣体脱离需要7到10天左右”。
经过数日咨询,黄晶的焦虑到达顶峰。她对澎湃新闻记者回忆说,在和“刘医生”沟通的这几天中,自己几乎无法入眠。黄晶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有一天凌晨三点,她还在向“刘医生”求助。黄晶称,在与“刘医生”的交流过程中,“她让我感觉自己肯定是得了尖锐湿疣,他们医院是专业治疗性病的,可以治疗。”
在去上海之前,黄晶拿到了南京妇幼保健院的宫颈细胞学检查报告,显示其有轻度炎症,微生物HPV感染一项为无。但“刘医生”通过微信告诉她,“这个医院报告不准。”
4天花去治疗费3.7万元
4月29日上午,黄晶从南京赶到上海,从高铁站直奔位于静安区沪太路上的上海申江医院,1个小时后,她就被该医院性病诊室的李树全医生诊断患了尖锐湿疣。
黄晶回忆说,当天李树全怀疑她得了尖锐湿疣,建议她做人乳头瘤病毒(HPV)核酸检测,1个小时后黄晶得到了检查结果,李树全看着检查结果告诉她,“病么肯定就是这个病,在中国第一难治的是艾滋,第二难治的是疱疹,第三难治的是尖锐湿疣,就是你这个,在几年前,尖锐湿疣是没法治疗的,现在可以治疗了。”
从4月29日到5月2日,黄晶4天的检查治疗费用近3.7万元。她提供的缴费单据显示,其间,护士每天在其大腿根部内侧进行“经皮穿刺三叉神经干注射术”、吊4袋盐水、并做“深部热疗”一个小时。5月2日,再次注射“可以吞噬体内病毒的针剂”后,李树全宣布这一疗程治疗结束。
5月29日,黄晶来到上海申江医院复查,此次医院提供了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上海金域检验所的检验报告,检测项目为“高危型HPV DNA检测”,判断结果为阳性。
黄晶称,随后李树全继续强推他们的针剂,她表示经济困难,暂不选择打针,李树全突然爆粗口,并说“你几万块没有,几千块总有吧”。此时,黄晶感到自己可能进了一家“黑医院”。
在朋友建议下,黄晶于5月30日上午,去浙江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人乳头瘤病毒分型(HPV 分型)全项检查,结果HPV分型的检查结果都是阴性,诊断为妇科炎症。
初诊当日涉事医生尚未拿到执业证书
李树全在黄晶病历本上签的名字都为“陆伯甫”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李树全在黄晶病历本上签的名字都为“陆伯甫”。对此,李树全6月8日称,陆伯甫为科室主任,自己一直都签他的名字,“主任在就签主任的名字。”
李树全说,陆伯甫已经年近80岁,不可能看病,每天来医院坐3小时。他还强调,“签主任的名字是规定”。
在上海申江医院办公室,该院人事部工作人员提供了李树全的医师执业证书。澎湃新闻记者通过上海卫生监督所官网查询发现,李树全的医师执业证书的颁发日期为5月18日。但是,李树全将黄晶的病诊断为尖锐湿疣是在4月29日,此时他还没有获得医师执业证书。根据相关规定,李树全涉嫌无证行医。
李树全的医师执业证书的颁发日期为5月18日。
为何李树全在病历本上签陆伯甫的名字?该医院院长陈丽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可能是当时执业证书还没有办下来,就先签了别人的名字,具体要问问陆医生,不知道两人是否有什么协议。
对于李树全的行为,陈丽说:“这肯定是不对的。”她甚至反问:“这李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此外,陈丽表示,黄晶最初接触的在线医生“刘医生”类似于客服,并非医生。
除了李树全涉嫌无证行医,上海申江医院给黄晶的第三方医学检测报告单也可能涉嫌造假。
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出示报告的第三方检验机构金域检验所,对方表示,4月29日和5月29日接收到黄晶的送检样本,其中5月29日的检测结果为阴性。据其介绍,送到检测中心的检测需要3天时间才能出结果。对于上海申江医院1小时后就向黄晶提供报告且检测结果截然相反一问,对方表示,“这个要问医院。”
挂着陆伯甫名字的诊室。
6月8日中午,澎湃新闻记者致电陈丽,对方表示,过了端午节一定会查清楚。陈丽还表示,她对李树全的印象很模糊,几乎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医生。
记者询问,招聘时是否会征求院长的意见,她说,就是看一下有没有证,有证填一下表格就行了。她承认上海申江医院的医生都是外地医院转来的。上海申江医院人事科提供的资料显示,李树全1970年生人,毕业于华北煤炭医学院,学历为大专。
6月8日,李树全还在挂着陆伯甫名字的诊室内坐诊。
当天下午,记者再次致电陈丽,表示亲眼见到李树全在坐诊,陈丽回应“奇怪”。6月13日,记者再次致电陈丽,对方表示李树全和陆伯甫两人休假,还无法进行调查。
申江医院近一年来多次被处罚
经黄晶同意,记者将其在上海申江医院的就医资料提供给上海某三甲医院的一名妇科医生。
这名妇科医生表示,从整个就诊报告来,李树全对黄晶的诊治存在诸多不规范的地方。高危型HV的持续感染是宫颈癌和宫颈癌前病变发生的重要原因,但HPV阳性并不代表发生病变。80%的女性一生中都可能感染HPV,其中大多数能被自身免疫系统清除,不会产生病变。
“小于30岁的年轻女性一过性HPV感染高达91%,正规公立医院建议对小于25岁的女性进行细胞学筛查即TCT,此时HPV检测用于细胞学异常者,30岁以上女性可采用细胞学和HPV联合筛查。筛查异常时可能建议患者去做一个阴道镜活检,进一步确诊是否发生病变,再最终决定是否需要采用激光等物理治疗手段或者手术等方式去治疗。”上述妇科医生说,从黄晶的就诊报告来看,她并未进行进一步的TCT项目筛查。
据这名妇科医生介绍,目前国际上针对HPV阳性的药物都不具有特效性,只是会增加HPV转阴的可能性,根本没有必要在HPV阳性后马上使用一些昂贵的药物以及注射干扰素等免疫疗法,一会加重患者的痛苦,二会让患者承担不必要的诊疗费用。公立医院TCT细胞学检测费用150元,HPV检测花费300元,阴道镜检查、活检以及药费根据具体情况花费数百元。
此外,这名妇科医生还表示,从黄晶的就诊经历来看,她两次检查时间相隔仅一个月。按照常规,一般是半年复查一次。
上海申江医院因“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处罚。
据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监督所官网显示,在2015年3月31日、2014年3月25日,上海申江医院因“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处罚。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该医院还因其他问题被处罚3次。
澎湃新闻记者从静安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监督所获悉,目前该部门已介入调查。
(文中黄晶系化名)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无证执业,民营医院,妇科病

相关推荐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