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色记录|松江姜家三男二女在大革命前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上海松江” 微信公众号

2016-06-30 12: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29 年国民党白色恐怖笼罩着中国大地,这年在上海松江城内中心弄(今县人民检察院西)里,有一家姜氏幼儿推拿医寓,医生是位名叫倪振尧的女士。一天,她与一位男青年耳语几句后,便请他进了内屋。原来,那位青年便是陈云同志,出来接头的是中共松江县委(兼青浦县委)书记严朴同志,而姜家,便是中共松江中心县委的所在地。倪振尧共生了7个子女,长成5个,3男2女:大女儿兆麟,四女儿辉麟,五儿长麟(即长林),六儿还麟,七儿余麟,均在大革命前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民主运动中觉醒
倪振尧的丈夫姜尧臣,是个私塾教师,兼施中医儿科医道。清朝末年,清政府极为黑暗腐败,姜尧臣忧念国家危亡,但报国无门,救国乏术。1905年7月,他在上海从《民报》《新民丛报》中获悉孙中山在日本成立中国同盟会的消息后,即回松秘密宣传,并剪去了发髻,决心救国图强;他倡议停办私塾,创立学堂,与友辈为改革教育不辞辛劳,奔走于上海、松江间。1906年,因劳累过度,肺病复发而去世,年仅37岁。
倪振尧顶住了社会上封建势力的嘲讽笑骂,继承夫业,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在姜家引起了强烈反响。她与女儿兆麟、辉麟一起加入了松江的反帝、反封建行列。她同两女带头剪去发髻和发辫,兆麟与辉麟率先加入了“提倡天足会”,兆麟以自己缠足之苦,控诉封建礼教的罪恶;辉麟以一双天足,宣传天足的好处,宣传妇女解放;倪振尧利用给小儿治疗的机会,向妇女讲解封建礼教对妇女的迫害,她还对贫病者减免诊金,受到妇女和病家的好评。
在江苏省第三中学读书的姜余麟,参加了学生罢课活动和松江学生联合游行,他团结同学宣传民主和科学。还麟参加了声讨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和抵制日货运动,带头烧掉了家中的两件日本货。当时正在张泽小学任教员的长林,因不愿留辫子,离开了私塾,从张泽赶到松江,写了“抵制日货”等传单,参加了演讲活动。那时,他遇到了松江革命先驱侯绍裘,两人成为挚友。1920年侯绍裘等在松江创办《问题周刊》,姜长林写了文章,反对封建迷信,宣传科学和民主。
姜辉麟。
姜兆麟。
在大革命洪流中成长
1921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是年侯绍裘、朱季恂在松江城里接办私立景贤女校(后改为景贤女中)。并以该校为据点,传播革命思想,进行革命活动。在景贤女校分校主持校务的姜兆麟和担任景贤小学教员的姜辉麟,受到了侯、朱民主革命思想的教育和鼓舞,尤其是听了沈雁冰、施存统、邵力子、杨贤江、叶楚伧等人生动有力的演讲,她们开始懂得了要解救中华民族,必须砍断帝国主义的魔爪,挣脱封建主义的锁链。当时,长林与侯绍裘等经常联系,探求改革社会,推进松江革命之大计。1923年5月1日,他与侯绍裘、朱季恂等共同发起出版了《松江评论》。姜长林发表过多篇文章,坚持民主主义立场,在积极反帝、反封建的同时,大力宣传社会主义、批判资本主义。其弟还麟认真记录了施存统、吴研因等人的演讲。把演讲稿整理出来,发表在《松江评论》上。余麟常跟着两位兄长听演讲,在少年的心灵中萌发了向往革命之情。是年暑假,长林、还麟参加了上海大学开办的暑假讲习班,听了邓中夏、陈望道等人讲课,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
1923年姜长林、姜还麟加入了中国国民党。长林先后担任国民党松江县党部监察委员,国民党江苏省临时省党部秘书、省党部秘书长等职。1925年4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国共产党上海法租界支部书记。是年,姜兆麟、姜辉麟相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积极宣传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五卅”运动期间,长林仍在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工作。那时,为了宣传反帝政治主张,侯绍裘写文章,恽代英刻蜡纸,长林油印和散发传单,经常废寝忘食地工作。姜家其他兄弟姊妹4人,在侯绍裘、恽代英的领导下,来往于上海、松江一带,帮助长林散发传单,并组织发动群众、声援罢工斗争。秋季,还麟、余麟经侯绍裘、姜长林介绍进入革命的摇篮— —上海大学学习。不久,还麟、余麟在上海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年冬,由侯绍裘推荐,经上海区委书记罗亦农同志批准,还麟、余麟被首批派往苏联中山大学学习。1925年,兆麟赴上海大学,参加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举办的政治训练班。学习期间,她由张应春、姜长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对党誓言:“我要从多哭到不哭,在敌人面前只流血,不流泪,宁可牺牲个人,不放弃革命原则,坚强工作,准备流血。”政训班结束后,党派她回松江搞妇女运动,她常带着妇女骨干和同学到母亲家研究妇女运动,倪振尧医寓便成为松江革命运动的据点。1926年,辉麟在母亲的支持下,冲破旧礼教的束缚,毅然离开婆家,抛下了当时最大9岁,最小仅2岁的4个孩子,到上海参加革命。在侯绍裘的领导下,开展党的机关掩护工作。是年10月,长林由周恩来推荐,赴广东任黄浦军官学校政治部第一科科长兼政治教官,致力于培养军事干部。
踏着烈士血迹前进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共产党员侯绍裘、张应春等许多革命志士,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于南京。革命趋于低潮之际,倪振尧还是激励子女继续斗争。辉麟由范志超介绍,来到奉贤城私立曙光初级中学,担任学校的女生校监兼司务工作,同时还在东门外一所小学兼课。1927年10月,经李主一、姜长林介绍,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她在刘晓、李主一等领导下开展地下工作,担任中共奉贤县委交通联络员。
1927年5月,党组织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调兆麟到汉口国民党苏、沪、浙、皖4省办事处,协助张曙时工作。倪振尧拿出多年积蓄,给她作路费,还勉励说:“人活着就要有志气,干革命就应什么都不怕。”她第一次远离家乡去汉口,担任妇委文书,与瞿秋白夫妇一起工作。不久,长林也到汉口,担任 4 省办事处委员。由于汪精卫在武汉叛变革命,长林、兆麟一起回到上海。长林到上海总工会宣传部及上海英商电车工会工作。党派兆麟到奉贤,公开职业是小学教师,做妇女运动工作。
1928年4月,曙光中学被奉贤县政府突然封闭。辉麟奉命转移到奉贤县南桥继续开展地下工作。旋即又调到上海,任中共淞浦特委机关交通员。不久,为了加强对南汇县中共组织的联系、掩护县委负责人的活动,特委又派她到南汇新场镇和周浦镇,通过行医方式,利用这两个镇上曙光中学学生的社会关系,建立了党的秘密机关,与吴仲超、周大根、蔡志锷等共同工作。
姜辉麟(中)和母亲倪振尧(右)、姐姐姜兆麟合影。
1928年7月,兆麟也被调到上海中共淞浦特委机关当交通员。她负责与松江等地传递特委文件及宣传品,还在陈云的领导下,到南京路探听情况、去沪西做妇女工作,一双缠脚到处奔波,从不叫苦。后来为掩护党的机关,由兆麟主持一个绣戏袍的作场。由于内线异己分子告密,机关需要马上转移,为求不引起敌人注目,她主动要求出面应付,使中共淞浦特委机关安全转移,严朴夸她为“保护机关的能手”。从此,党组织决定,她与严朴住“公馆”(机关),以夫妻名义同居。她除了是“主妇”外,还兼任会计、文书。1929年冬,严朴调松江担任松江中心县委兼青浦县委书记,兆麟也随之担任掩护松江中心县委机关的工作。机关就设的松江城里中心弄19号倪振尧医寓里。在倪振尧的掩护下,陈云、夏采曦等共产党常出入于姜家医寓,研究斗阵策略、步骤,开展党的地下工作。1932年上海党的机关遭到严重破坏,党组织又调严朴和兆麟搭档,住在上海的中央局机关里。兆麟化名群如,门口挂了一块“云间姜氏五世家传推拿幼科医士,群如女士医寓”招牌,掩护大批中央领导同志安全转入苏区。
还麟当时在苏联攻读炮兵,他生性耿直,在哲学等方面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毕业前,被王明排挤回国。不久,又遭到国民党刘振义逮捕而脱党。经柳亚子证明和邵力子保释而出狱。后由柳亚子介绍,在沪北、民生中学任教。
姜余麟自苏联中山大学毕业后,又转入航空学院学习。当时苏联航空事业还较落后,飞机起飞,由人力推动螺旋桨进行发动。1931 年,在一次飞机发动中,不幸牺牲,年仅26岁。
画家张培础创作的《女中英杰姜辉麟》。
辉麟于1930年奉命调上海,任机要交通兼妇女运动工作,先后在沪西、沪东等纱厂区活动。后又化名石贤,在虹口岳州路立中里,以创办中小学为掩护,自任校长,兼当教师。又办女工补习班,将学校作为党的会议和接头地点。1932年她毅然赴宁,在江苏省委负责交通、妇女运动工作。第二年,在回上海时被国民党逮捕,饱受酷刑,坚贞不屈,最后在南京雨花台惨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时年36岁。
兆麟于1932年由党组织护送抵江西瑞金中央苏区,先后担任财政部会计、国民经济部会计兼节省委员会和优待红军家属委员会主任等职。她是松江唯一在苏维埃中央政权机关中工作过的女共产党员。1935年,红军长征,兆麟因病不能随军,刘晓等领导动员她留在江西,以经商为掩护。不久被俘,遭国民党反动派的严刑审讯,忠贞不屈,坚不吐实。获释后,行乞回家。
度过长夜的悲欢
兆麟回到松江时,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在国民党统治和战争动乱的局势下,她与母亲倪振尧相依为命,以行医谋生,后又回到松江佛学会习账。同时,她多方设法与党组织恢复联系,曾在报纸上两次刊登“寻找严朴”的广告,寻找党的组织,可是,没有成功。
长林自抗战爆发后,因战事急剧变化,与党组织也失去了联系 ,在 上海屡经艰辛。他找到柳亚子,请他帮助寻找党的关系,但未能如愿,他便在上海民生中学任教,以待时机。
还麟脱党后,由于辉麟、余麟当时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为安慰母亲思念之情,他找到柳亚子共同商量,并由柳介绍去国民党南京反省院训育处,当了一名训育员。虽悉心探听姐弟下落,但始终得不到消息。抗战爆发后,他离开南京到达武汉,通过留苏同学的关系,在国民党第三战区所属机关谋了个差使。日寇投降后回上海,在上海格致中学及一所夜校任教。
1949年5月,解放大军南下的隆隆炮声,驱散了天际的阴霾,倪振尧终于在有生之年见到了松江的解放。她在新社会里幸福地度过了十几个春秋,于1963年病逝于松江。
度过漫漫长夜,长林在上海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先后担任了上海市人民政府文献委员会科长、上海市文物整理仓库副主任、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图书馆书目部副主任等职,还享受了“五卅”运动老战士的荣誉待遇。生前他将柳亚子给他的上百件书信、诗文全部捐献给国家,并在他的倡议和参与下,编辑出版了《柳亚子书信辑录》。他还与人合作为《中共党史人物传》撰写了侯绍裘烈士传,并姜辉麟、张应春等数名烈士写了传记,对她们表示深切的悼念。他于1987年病故于上海,遗体献给医学研究之用,无私地奉献了一生。陈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拍来了唁电,送来了花圈。
解放后,还麟被分配在上海市人民政府当俄语翻译。1954年因政历问题被逮捕,经陈云、周恩来同志的过问,于1956年获释,安排在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分局任翻译。“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冲击,于1967年含恨去世。
兆麟在新中国成立后,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松江地委供给科、妇委工作。1957年曾应陈云邀请,赴京参加“五一”节观礼。回松后,整理幼科推拿经验,发展地方推拿医术,编写了《幼科推拿入门》等著作。1971年病逝。
姜余麟烈士的遗体安葬在苏联国土上。姜辉麟烈士纪念碑树立在松江烈士林园中,石碑上刻着陈云同志撰写的碑文。
姜辉麟烈士纪念碑奠基典礼(1957年9月1日)。
(内容来源:松江党史办)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红色记录,松江姜家,大革命,烈士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