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刊文:大学学费上涨陷两难,人们真正厌恶的是阶层差异

杨鑫宇/中国青年报

2016-07-19 12: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上调学费的同时,主政者也应当注意到不同阶层学生的承受能力差异,及时为那些对学费上涨承受力较弱的学生提供助学途径。
近日,广东、江西决定上调公办普通高校的学费,海南、内蒙古也召开类似的听证会。各地普遍强调,学费的涨幅考虑了居民经济承受力,同时会加大对困难学生的补助。然而,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调查显示,76%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大学学费偏高,“不能接受任何学费上涨”的受访者占到了33.5%。
上调大学学费这件事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一方面,大学的办学成本逐年攀升,要满足大学的生存与发展需求,上调学费不失为一种办法;而另一方面,公众普遍不愿接受学费的上涨。要跳出这个困境,就必须想办法解决“大学需要更多资金”和“公众认为学费太贵”之间的矛盾。
上大学究竟贵不贵?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在中产阶层家庭眼中,国内大学学费显然十分低廉,特别对有出国留学打算的学生来说,中国大学一年学费可能还不及外国高校一门课程的费用。然而,对那些出身于农村或小城镇工薪阶层家庭的寒门学子来说,答案恐怕完全相反。
公立大学应当以公众负担得起的合理价格,为社会提供教育服务,在尽可能大的范围内保障公民的平等受教育权。不同社会阶层“负担得起”的价格各不相同,如果上调学费是让那些有能力和意愿支付更高学费的人来承担增加的办学成本,而不给那些无力承受更高学费的寒门学子增加负担,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多来自社会底层的反对声浪了。
人们真正厌恶的不是学费本身多高,而是社会各阶层之间的不公。同样是让子女接受高等教育,富有的家庭只需稍稍多拨一点家庭预算,贫寒的家庭却要节衣缩食,这显然会让社会的贫富差距更悬殊。
当然,这并不是说应当按照学生的社会阶层与家庭背景而分别制定学费标准。合理的解决方案应兼顾学费标准的一致性和不同阶层学生的区别性。在上调学费的同时,主政者也应当注意到不同阶层学生的承受能力差异,及时为那些对学费上涨承受力较弱的学生提供助学途径。这不能止步于在嘴上说“加大对困难学生的补助”,而要实打实地进行助学金制度改革。
当下,助学金在各大高校的发放条件可以说相当苛刻,只有最贫困的学生才能享受到,这个范围远远小于社会对于“寒门学子”的认知。而国内各学校的奖学金制度,较多关注学生的学习成绩,而较少考虑学生的实际需求,这和学费高昂的欧美名校在发放奖学金时重点考虑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原则截然不同。对那些家庭条件稍好,不宜用奖助学金进行资助,但又不愿给家里增添负担的学生,我们也还缺少一套成熟的教育贷款体系,让这些学生可以独立而有尊严地自主完成学业。
当下,贫富差距在社会上客观存在,高等教育收费当然不能无视这一事实。如果教育主管部门能够在助学金、奖学金、教育贷款等方面作出改革,切实保障对高学费负担能力不足学生的权益,这些学生及其家庭自然不会继续反对上调学费,而那些认为现在学费不高,有能力负担更高学费的学生,自然也会乐见自己的学习环境能因更高的学费有所改善。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校学费涨价,寒门学子,奖学金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